KR1c0014 詩總聞-宋-王質 (master)


[00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詩總聞卷九
             宋 王質 撰
  雅
   聞雅一
雅樂歌名也雅有大雅小雅見于季子所觀猶之可也南
山有臺之類豈不大而入小泂酌之類豈不小而入大姑
猶之可也既强以為風有正風變風又强以為雅有變雅
[009-1b]
前人所言以事之美惡分正變以辭之繁簡分大小既立
此法則古詩必有更張移易者細推季子所觀小雅有美
有惡大雅有美無惡小雅美哉思而不貳怨而不言其周
徳之衰乎猶有先王之遺民焉杜氏以為遺民者商王餘
俗故未大審爾乃周徳之盛非周徳之衰也故此成康以
下者皆是也大雅廣哉熙熙乎曲而有直體其文王之徳
乎杜氏以為雅者詠盛徳形容但歌其正不歌其變審爾
則小雅亦雅也何以及衰故此穆夷以上者皆是也更改
[009-2a]
移易斷無可疑者風亦有之如何彼穠矣之類明為王
姬下嫁齊侯之詩是也姑存以待識者
   聞雅二
雅大小諸篇㨿序王雅及后稷及公劉及太王及王季
及文王及武王及成王及宣王凡其上世之賢君無有
不及變雅止及幽厲而不及他王自厲王以上有昭王
穆王共王懿王孝王夷王自幽王以下有平王桓王王
風止于桓王未聞以下而皆不及至其詩無可復見幽
[009-2b]
厲之干渉者則以為思古思古不思文王而專思武王
不思康王而專思成王皆不可曉恐其間亦不及他王
或臣或民或男或女者不專二人當之子貢曰紂之不
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
焉然既為此學當不愧于天不怍于人不可承流言為
實說使為惡而苟免者何幸非已而妄受者何寃且如
無將大車悔將小人小眀悔仕亂世小人亂世豈非為
君之罪而不以幽王為刺何也采菽婦人怨曠瓠葉士
[009-3a]
大夫饔餼㣲薄何與于人君而乃以幽王為刺何也且
如漸漸之石以夷狄征役乆病而作苕之華以夷狄師
旅並起而作何草不黄亦以夷狄用兵不息而作而前
後两詩皆刺幽王中一詩不刺幽王何也瞻卬召旻皆
凡伯刺幽王大壞一稱旻天一稱昊天獨以旻為閔小
旻又不以為閔何也節南山正月十月之交雨無正小
旻小宛序皆刺幽王而毛氏以二詩為刺幽王四詩為
刺厲王何也序者如此釋者如此皆所不曉也
[009-3b]
   聞雅三
漢晉以下有迎享送神曲皆用諸大神後世亦施諸小
神今攷楚茨自楚楚者茨一章濟濟蹌蹌一章迎神也
執爨踖踖一章我孔熯矣一章送神也又有夕牲引牲
歌夕牲視牲也引牲陳牲也今考信南山恐是此歌甫
田大田皆是饗神之曲後世有藉田迎享送神歌太社
及先農迎享送神歌必有自来或曰頌告神之詩雅非
告神之詩特詠事之詩也自梁定國樂竝以雅為稱衆
[009-4a]
官出入奏俊雅皇帝出入奏皇雅太子出入奏徹雅王
公出入奏賔雅上夀酒奏介雅食舉奏需雅撤饌奏雍
雅牲出入奏滌雅薦毛血奏牲雅降神及迎送奏諴雅
皇帝飲福酒奏獻雅燎埋奏埋雅今楚茨信南山大田
甫田略見而楚茨為詳後世有飲福撤爼歌今楚茨末
章亦具所謂禮儀既備也
   聞雅四
古曲不傳于後世而三國六朝之間尚或有之漢有殿
[009-4b]
中食舉七曲大樂食舉十三曲魏有四曲皆取鹿鳴而
魏曲又增騶虞伐檀文王皆古聲亂後改騶虞伐檀文
王三曲更自作聲莭其名雖同而聲實異唯鹿鳴獨得
存後又改第一曰於赫與古鹿鳴同第二曰巍巍用後
所改騶虞聲第三曰洋洋用後所改文王聲第四曰日
復復用鹿鳴聲不用伐檀聲也且以詩推之則其存尚
見于此今觀於赫與鹿鳴繁簡長短不同不知何由用
其聲世傳桑景舒聞虞美人曲能動虞美人草以為此
[009-5a]
吴音也别製一闋與虞美人曲逈絶而艸亦動恐或有
之自晋宋以來食舉謂之四廂歌此鹿鳴所謂人之好
我示我周行也古列位左右前後分置所謂輔拂疑丞
是也自後謂之四廂食舉猶存其名後又謂之東西廂
歌漸廢四廂之制而至今軍職猶存四廂之名然皆虗
稱也大率古朝禮與軍禮相埒軍禮左右前後而尊者
處中朝禮亦然今軍軄則故軍儀亦故朝儀也其他未
易可推惟食舉以鹿鳴之辭又以魏晋之號略見古燕
[009-5b]
饗之禮也
 周小雅
  鹿鳴
   一章
呦呦鹿鳴食野之苹
 當是園囿之間與臣之髙尊者燕樂即所見起興嘉
 賔非凡臣也
我有嘉賔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
[009-6a]
我周行
   二章
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賔徳音孔昭視民不恌君
子是則是傚我有㫖酒嘉賔式燕以敖
 此章獨不及樂盖與導言通情所謂德音也前後皆
 禮飲其中蓋從容酬酢欵曲凡庭樂作則人語當止
 人語交則庭樂當息
   三章
[009-6b]
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賔鼓瑟鼔琴鼓瑟鼓琴和
樂且湛我有㫖酒以燕樂嘉賔之心
  聞音曰行户郎切傚古交切集韻效傚効通作爻
   又爻子謂放效也作交两音皆可用吴氏不必
   專用交大率呉氏多定從一讀去古既逺苟叶
   則皆可也湛持林切
總聞曰鄭氏示作寘盖以卷耳寘彼周行易之視古示
字也古無示字示作永不從目者使人觀也從目者自
[009-7a]
我觀也皆有所示也賔之與我相好使列位觀之賔之
徳音甚眀使下民觀之皆民見而不敢為偷君子見而
欲有所似也此臣必國之所推衆之所服故人君表出
以風厲也少年試武昌遇鄉人竇姓忘名曰勉旃俟中
選當歌鹿鳴送女趣使先歌即取簫吹之其聲舒緩全
無髙急音呦呦作两聲甚乆下或一字或两字或三字
一轉未有四字者其人少知書喜音律遭亂從軍後莫
知所在惜是時方十六嵗未知好古不究所以今併載
[009-7b]
于此
  四牡
   一章
四牡騑騑周道倭遅豈不懐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
 豈不懐歸詩多有此辭悲情之中有願意臣子之義
 兼全也
   二章
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懐歸王事靡盬不遑啓處
[009-8a]
 不遑啓處詩亦多有此辭與豈不懐歸同情二句合
 在一章尤動人
   三章
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
   四章
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
   五章
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懐歸是用作歌將母来諗
[009-8b]
  聞音曰馬滿補切下後五切母满罪切諗式荏切
   旁紐作氏任切叶駸
  聞物曰鵻鳻鳩也南人呼為鳻鵻行役當在春時
總聞曰古者重于以身臣人身非我有也雖父母不得
養之載驟駸駸亟欲畢王事也將母来諗以飬母告君
欲休官歸家也父男子猶能自力母婦人必待人而後
飬故人子尤所動心將父者一而將母者再也古風至
西漢猶存官吏以府寺為舍十日一休沐以所居之官
[009-9a]
為家而其家即相判也不獨行役雖居官守亦與其家
成踈故詩多有父子及夫婦相懐之辭
  皇皇者華
   一章
皇皇者華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懐靡及
 征夫皆有靡及之心則為使者惟恐不及可見上忠
 勤則下奮勵也
   二章
[009-9b]
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
 周徧也不必以為忠信左氏亦未嘗言忠信止曰必
 咨于周而毛氏以忠信為周杜氏從之其言訪問于
 善為咨咨親為詢咨禮為度咨事為諏咨難為謀臣
 獲五善敢不重拜不審左氏在何代是時已有此學
 至漢儒益盛左氏之文不及周以上裕而純過于秦
 以下肆而駮氣象皆古而有純駮也唯左氏似裕而
 有蹙廹之象似純而有雕鐫之迹非周以上之文也
[009-10a]
 似肆而有謹嚴之法似駮而有娟美之風非秦以下
 之文也恐是生于戰國之時而不染戰國之習强為
 力以變俗者也左氏共知其非丘眀孔門弟子之文
 論亦不見因載于此故以天序為子夏孔門亦不如
 此殆西漢以下東漢以前其駮又甚也
   三章
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
   四章
[009-10b]
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
   五章
我馬維駰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
  聞音曰諏子須切絲新齎切謀謨柸切度待洛切
  聞事曰左氏金奏肆夏之三不拜工歌文王之三
   又不拜歌鹿鳴之三三拜鄭氏肆夏文王鹿鳴
   俱稱三謂其三章也以此知肆夏詩也引國語
   曰金奏肆夏樊遏渠所謂三夏也吕氏肆夏繁
[009-11a]
   遏渠皆周頌也肄夏時邁也繁遏執競也渠思
   文也鄭氏以文王鹿鳴言之則九夏皆詩篇名
   頌之族類也杜氏二曰肄夏一名樊三曰昭夏
   一名遏四曰納夏一名渠下謂三夏天子所以
   享元侯也肆夏之三謂肆夏昭夏納夏良是不
   知繁遏渠云何王夏而不及盖避之也杜氏又
   文王之三謂文王大眀緜良是鹿鳴之三謂鹿
   鳴四牡皇皇者華良是文王大雅之首鹿鳴小
[009-11b]
   雅之首也舉其首以次至三也古者酒有三獻
   或五獻每一獻三樂此用三獻故用三樂凡九
   樂但序者不細察以鹿鳴為燕嘉賔以四牡為
   勞使臣以皇皇者華為遣使臣皆祖此而又失
   之文王既曰两君相見之樂文王之序何不曰
   两君相見也特燕禮之間舉其詩之輕重為其
   禮之隆殺非某詩必為某事也不獨此工歌而
   已他賦者亦然隨時取意隨意取詩以此知序
[009-12a]
   者之過也
總聞曰所謂大聲不入俚耳折楊皇華則嗑然而笑折
楊逸詩皇華則此詩是也當是流傳里閭道路之間喜
為咏歌亦可以推他詩凡風雅頌皆人間所常侑樂寫
情如今大曲慢曲令曲及其他新聲異調者也頌特其
體制差異則人間罕行亦有雖大樂而有别名吕氏所
謂執競一日繁遏思文一名渠别名當是人間所可用
者也
[009-12b]
  常棣
   一章
常棣之華鄂不韡韡
 不如本字鄂蒂也蒂無光采花有光采然蒂承花之
 光采皆從蒂而生花落則蒂結為子此花之本也
凡今之人莫如兄弟
 當是春時見此花而感同氣也兄弟國家之本凡為
 上之光采因同氣而生因他氣而成也所謂莫如
[009-13a]
   二章
死喪之威兄弟孔懐原隰裒矣兄弟求矣
 天下莫可畏于死喪莫可愛于兄弟言畏愛之極如
 此原隰之間鳥獸之羣尚兄弟相求故不及脊令也
   三章
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毎有良朋况也永歎
 脊令首低尾昻首尾相應也亦當是有見興感兄弟
 急難相應當如此也
[009-13b]
   四章
兄弟鬩于墻外禦其務毎有良朋烝也無戎
 朋友常有相愛之意其善者不過長歎其氣盛者亦
 終不肯犯難施力也集韻戎通作□爾雅相也愽雅
 推也言無所施力也務戎不相叶因左氏以務為侮
 故説者競起左氏必以經改蓋附㑹緜禦侮為辭故
 劉氏從之又以戎為戍相叶呉氏以務戎皆改詩之
 所存蔑矣遂轉務音䝉集韻雺霧霿霜皆有䝉音此
[009-14a]
 説最佳雖字無雨亦通用通呼然似不必詩之取叶
 至不一且以二章言之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毎有良
 朋况也永歎四句三叶兄弟鬩于墻外禦其務就句
 取叶禦務是也蓋其歌曲必禦字務字两斷每有良
 朋烝也無戎朋作蓬音今北人多作此呼于歌曲雖
 不知其的于諷詠亦自有微音其他取叶隨詩可見
 今略載于此
   五章
[009-14b]
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
 危急之時最倚兄弟為切安平之際乃資朋友為多
 何者彼各有門户親族難代其捐軀而救難也故以
 危難責朋友而以身許相知者皆非正也
   六章
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
 孺屬也和樂之情則均而尊卑之屬則别也
   七章
[009-15a]
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
 妻子雖如琴瑟之恊而兄弟亦如和樂之耽則家道
 全美也妻子恊而兄弟暌豈得為樂也必兄弟無他
 而妻子乃合蓋妻子不患不恊而易暌者兄弟也下
 文可見
   八章
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
 凡人必思之深謀之盡乃見實理實理見則信心生
[009-15b]
 也
  聞音曰弟待禮切懐胡隈切難泥㳂切嘆他涓切
   生桑狌狌亦作猩腥賈氏生生先醒也後生後
   醒也湛持林切末以乎叶孔氏說詩大體依韻
   亦有即將助語以當韻之體如此詩之類是也
  聞字曰集韻侮務通用傷也慢也左氏作侮可從
   然丁氏似附㑹務侮恐難通
  聞句曰或説常棣之華鄂止句言花鄂皆不韡韡
[009-16a]
   也盖以不爾為真爾亦有所疑王氏不韡韡言
   韡韡也故因疑而析句五字三字苟于古有疑
   而不敢强立説特就其中求合亦不害好古也
總聞曰此詩未嘗有切責深恚之辭特以情以理感悟
而已左氏周公弔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
召穆公思周徳之不類故糾合宗族于成周而作詩毛
氏槩言召公杜氏以為虎也其詩在厲王之時則詩未
必皆作于成周之盛時也魚麗之序文武以天保以上
[009-16b]
治内采薇以下治外不無所礙故孔氏以序閔管蔡之
失道故作常棣外傳周公之詩曰兄弟䦧于墻為周公
作也陸氏鴟鴞為詩常棣作詩變為言作者周公之于
詩其道在鴟鴞其事在常棣又略左氏召穆公直以為
周公其欲附合于序如此今以鴟鴞倣之其辭似非周
公之作也而召穆公之作盖亦未見杜氏厲王衰㣲兄
弟道闕召穆公于東都收㑹宗族作此周公之樂歌厲
而至宣宣而至幽幽而至平平王始遷東都豈有百餘
[009-17a]
年之前糾合宗族㑹聚東都召穆公賢者必不無君無
國如此故凡左氏所載不敢不信而間亦有難信者也
  伐木
   一章
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于喬木嚶其鳴矣求
其友聲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
 出谷遷木毛氏以為君子雖遷髙位不可忘其朋友
 此意甚善鄭氏又求其尚在深谷者此意尤善用鳥
[009-17b]
 意推人情古風可見
神之聴之終和且平
 神且求聴以其和平亦有感動也
   二章
伐木許許釃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寧適不来㣲
我弗顧於粲洒埽陳饋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諸舅寧適
不来微我有咎
 不来者得非我弗相顧我且有咎何為不来責躬引
[009-18a]
 愆必欲要致其来也
   三章
伐木于阪釃酒有衍籩豆有踐兄弟無逺民之失徳乾
餱以愆
 民之失徳則以乾餱吾儕雖小不滿意不必介念俗
 謂幸見恕且盡歡也
有酒湑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飲
此湑矣
[009-18b]
 有酒則飲無酒則沽不可虗度也有鼓有舞隨所有
 取樂及我職事有暇共飲此酒乃所願也
  聞音曰丁陟耕切羜直吕切父扶雨切顧果五切
   埽蘇后切簋已有切舅巨九切咎巨九切阪孚
   臠切踐在演切愆起淺切酤侯古切暇後五切
  聞章曰舊六章今為三章皆以伐木為首辭
  聞物曰嚶音纓柔細也毛氏驚懼鄭氏相切直皆
   恐非大率鄭氏附合求友舊説嚶音鶯遂以為
[009-19a]
   鶯相承出谷求友為鶯之事如此誤衍甚多
  聞事曰禮天子同姓謂之伯父異姓謂之伯舅毛
   氏因諸父諸舅之辭遂以為天子其初意甚正
   其後意稍違今定從初意
  聞人曰諸父父黨諸舅母黨兄弟亦母黨玩辭諦
   意皆異姓與常棣同姓不同也
總聞曰鄭氏伐木謂昔日未居位在農之時與友生于
山巗伐木為勤苦之事今有酒而釃之本其故也此意
[009-19b]
甚佳但不當以為王者識者更詳
  天保
   一章
天保定爾亦孔之固
 人傳夭辭如皇矣帝謂也
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
   二章
天保定爾俾爾戬榖罄無不宜受天百祿降爾遐福惟
[009-20a]
日不足
   三章
天保定爾以莫不興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
以莫不增
   四章
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
夀無疆
 君先君也總言先世諸公諸王鄭氏嘏傳神辭上下
[009-20b]
 稱人以先字貫于其中如小旻上下稱事以否字貫
 于其中語法正同
神之弔矣詒爾多福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羣黎百姓徧
為爾徳
 神他神也先世之神已竟則他位之神次至弔至也
 詒遺也當是祝傳神辭先世有尸他神無尸
   六章
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夀不騫不崩如松柏之
[009-21a]
茂無不爾或承
  聞音曰除治慮切享虚良切福筆力切禮福者備
   也備旁紐作逼古文福字多叶直極等字至唐
   猶然古者不獨以福作逼字音亦以福作逼字
   用賈氏疏者或制大權以福天子顔氏福古逼
   字自後福作祜意不作逼意然逼音猶在也
總聞曰此詩第一第二章𨗳天情至第三章天隠而不
可慿則以物之大者喻之第四第五章導神情至第六
[009-21b]
章神亦慿而不可慿則又以物之極大者喻之前七爾
後四爾皆天神下辭達其君也前五如後六如皆天神
指物喻其君也大率皆藉天神為辭
  采薇
   一章
采薇采薇薇亦作止
 當是將佐述離家還家之狀
曰歸曰歸嵗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啓居玁
[009-22a]
狁之故
   二章
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憂心烈烈載
飢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
   三章
采薇采薇微亦剛止曰歸曰歸歳亦陽止王事靡盬不
遑啓處憂心孔疚我行不来
 薇作春時薇柔夏時薇剛秋時冬不言者来歸也所
[009-22b]
 以下言昔我徃今我来之期適滿期年也
   四章
彼爾惟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戎車既駕四
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㨗
 常即常棣也止是物記時如前章采薇非專喻將帥
 車馬服餙也詩屡稱常棣之華似皆有所興也大率
 詩人因物起興非接于所見興無由生此再指初發
 之時也秦子作人當如常棣灼然光發亦因詩人棣
[009-23a]
 華為辭不必泥也當是周道春時多此物故引之一
 月三㨗言屡勝也不必言一侵一伐一戰為三也
   五章
駕彼四牡四牡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
弭魚服豈不日戒玁狁孔棘
 以象牙餙弓袋以鯊皮餙矢服今軍中猶有此制
   六章
昔我徃矣楊栁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遅遲載
[009-23b]
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
 既以薇茁薇稚薇壯計歳月又以棣華計時候末章
 眀言昔我徃矣楊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與前
 章皆相應指期甚眀也
  聞音曰作即各切亦摠古切莫武愽切亦莫故切
   皆通作總古莫故尤顯處臣列切疚訖力切来
   六直切華方無切服滿北切戒訖力切哀於希
   切
[009-24a]
  聞事曰爾雅陽為十月郭氏純隂用事嫌于無陽
   故名此恐是十一月陽生之候初章言歳莫此
   是預言来歸之期後章亦然不應十月已歳莫
   今月令皆是周制其言嵗時早晚悉用夏正
總聞曰禮師有功則愷樂獻于社其後號曰短簫鐃歌
又其後號曰鼓吹亦謂之鐃歌鼓吹舊有艾如張逺如
期之屬其後不可勝紀采薇出車六月吉日恐是此曲
  出車
[009-24b]
   一章
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来矣召彼僕夫謂
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
 此行天子使之来也其詩皆以王命為辭此亦是將
 佐叙離家還家之狀與采薇同
   二章
我出我車于彼郊矣設此旐矣建彼旄矣彼旟旐斯胡
不斾斾憂心悄悄僕夫况瘁
[009-25a]
 此二章于牧地調民卒也言旐言旟旟州里所建旐
 縣鄙所建止是集衆二章皆曰僕夫亦是偏禆之屬
 故使令稱僕夫也下章既言南仲遂稱旂旐旂諸侯
 所建其容乃盛非前章比也
   三章
王命南仲徃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
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
 南仲文王之屬也林氏南得氏宣王之時恐非此南
[009-25b]
 氏之仲子與宣王之南仲同姓又同次也今同姓同
 次而不同時有之
   四章
昔我徃矣黍稷方華今我来思雨雪載塗王事多難不
遑啓居豈不懐歸畏此簡書
 左氏翹翹車乗招我以弓豈不欲徃畏我友朋杜氏
 逸詩句法與此相類極可玩味
   五章
[009-26a]
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既見君子我
心則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
 君子謂南仲也當是將佐之在别部而来軍前者故
 有未見既見之辭
   六章
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執訊獲醜薄
言旋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
  聞音曰牧莫狄切来六直切載節力切彭鋪郎切
[009-26b]
   華方無切降乎攻切喈居奚切
  聞事曰此行在北無戰止是徃戍故言城在西有
   戰故言伐言執言獲
  聞跡曰毛氏朔言北方也襄除也今定襄屬并州
   朔方亦屬并州朔方固是北方但襄除無謂
總聞曰前四章自西都徃北方也夏徃而冬歸故曰昔
我徃矣黍稷方華今我来思雨雪載塗後二章自北方
歸西都又徃西方春至西都故曰喓喓草蟲趯趯阜螽
[009-27a]
未見君子憂心忡忡既見君子我心則降赫赫南仲薄
伐西戎既見而又行也春歸西都故曰春日遅遅卉木
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執訊獲醜薄言旋歸赫赫南
仲玁狁于夷其去来不逾春也一嵗所成併西北方之
事結之
  枤杜
   一章
有枤之杜有睆其實
[009-27b]
 其去言枤杜與薇作同時此當是師徒之室家所叙
 與采薇出車同期而其人則異也
王事靡盬繼嗣我日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征夫遑止
 其歸亦與薇剛嵗陽同期
   二章
有枤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我心傷悲卉木萋止女
心悲止征夫歸止
 前詩皆以深冬而歸此詩獨至次春而歸比同歸差
[009-28a]
 後必有故也
   三章
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憂我父母檀車幝幝四
牡痯痯征夫不逺
 杞方茁而歸不逺與卉木之萋相應登北山采杞者
 征夫在北盖有望且欲迎也
   四章
匪載匪来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
[009-28b]
 當是以病不載則不来故後期望夫固懐憂此又為
 多蓋比同歸後期爾
   五章
卜筮偕止㑹言近止征夫邇止
 卜也筮也合以為近果近不踰春也古者人神相孚
 卜筮可信如此
  聞音曰母滿罪切幝尺善切痯古轉切来六直切
   疚訖力切偕舉里切近渠記切
[009-29a]
  聞字曰繼嗣我日積日為月而至于陽此句法甚
   健
總聞曰不必言同歌同時異歌異日且引易君子小人
不同日尋詩無見大率行者居者各以情見辭非歌以
遣行勞還勤歸也後用此不可知非以此詩為朝廷待
軍旅之禮也
  南陔
   闕
[009-29b]
  白華
   闕
  華黍
   闕
  魚麗
   一章
魚麗于罶止/鱨鯊君子有酒止/㫖且多
   二章
[009-30a]
魚麗于罶止/魴鱧君子有酒止/多且㫖
   三章
魚麗于罶止/鰋鯉君子有酒止/㫖且有
   四章
物其多矣維其嘉矣物其㫖矣維其偕矣物其有矣惟
其時矣
  聞音曰鯊蘇何切有羽軌切嘉居何切偕舉里切
   時上紙切
[009-30b]
  聞章曰舊六章今為四章文勢恐然
  聞字曰麗著也讀如本字
  聞用曰後有魚麗陣前後左右中五陣毎一陣具
   五陣大率敵人入者無不有所著今漁人置魚
   器大略如此相水道錯綜縱横布之嘗使試之
   于地頗類陣形
總聞曰陸氏鱨鯊之形長魴之形方鱧之形圓鰋之形
偃鯉之形俯以著萬物盛多不必如此大率西北人重
[009-31a]
魚東南人重獸各以少為貴也
  由庚
   闕
 
 
 
 
 
[009-31b]
 
 
 
 
 
 
 
 詩總聞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