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1c0037 讀詩私記-明-李先芳 (master)


[00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讀詩私記卷五
           明 李先芳 撰
  三頌考
 雅不言周頌言周者以别商魯三頌之名雖同而體
 制各異也别以尊卑之禮故魯頌以諸侯而後于周
 間以親疎之義故商頌以先代而後于魯獨存商者
 殷鑒不逺也魯之有頌或謂成王以天子之禮樂賜
[005-1b]
 伯禽故有頌名或云僖公使季孫行父請命於周史
 克作頌豈伯禽之時無頌僖公因請而得與又泮水
 閟宫小序作僖公及按僖公無克淮夷事今考皇極
 經世成王元年丙戌淮夷畔戊子魯伯禽誓師於費
 淮夷平遂踐奄肅慎來賀據經文淮夷攸服大賂南
 金淮夷來同疑是伯禽時事魯不言風而言頌豈孔
 子魯人姑存其名而不削與
清廟本祭文王而不言文王之徳惟曰顯相肅雍多士
[005-2a]
秉徳者何也葢君之聖者臣必賢徳之盛者人必法也
維天假以溢我吕記假大也溢盈溢也承上文文王以
純亦不已之徳啓佑後人甚大而盈溢也收之承而受
之也
維清吕記言周公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所謂肇
禋以祀文王配上帝始於此也迄于周公遂以有成其
成雖當周公之世其禎祥己見於文王矣竊意如天得
一以清文王維清緝熙與天道同故先言其徳合天而
[005-2b]
後及其配上帝也
烈文吕記周公居攝七年致政成王成王乃祭祖考戒
諸侯而歌此詩也
天作文王康之康字固要㸃出治岐之政見培植髙山
之命脉鞏固岐周之皇圖意
成命大全云不敢康以心言宥密以徳言以不敢康寧
之心成宏深靜密之徳以宏深靜密之徳成繼續光明
之業則所以基上天之命者在是所以繼先王之業者
[005-3a]
在是而皆不外乎此心故又以單厥心終焉我今日所
以能安靖天下而保其所受之命者是又成王之賜也
我将天其右之既右享之大全云其者辭之疑既者辭
之決所以疑者尊之而不敢必也所以決者親之而如
見也畏天之威補出儀刑文王意
時邁大全云時邁之作見武王所以得天下所以保天
下者皆無愧也武王巡狩之事詩有時邁書有武成時
邁祭告之樂章也武成識其政事以示天下來世也庚
[005-3b]
戌柴望大告武成此告祭懐柔之實也昭我周王天休
震動此莫不震疊之實也庻邦冢君暨百工受命于周
此式序在位之實也偃武修文歸馬放牛此非戢櫜之
意乎建官位事重民五教惇信明義崇徳報功此非懿
徳以保之乎
執競不顯承執競説奄有四方二句即所謂不顯也
思文大全云后稷之配南郊與文王之配明堂其義一
也而我将主言文王享其祭祀不說文王可以配上帝
[005-4a]
此篇主説后稷有徳可以配天不説后稷享其祭祀非
有異也
臣工如何新畬於皇來牟來牟是新田所出乎何氏又
云将賜我新畬以豐年也竊意來牟是舊田已種者及
此暮春之後可收而新田此時方用錢鎛治之如北方
麥秋二季田也維莫之春以下當補來牟既播種矣此
外復何求哉當治其新田也似與上下文相貫
噫嘻成王是後人歎詞既昭假爾以下述成王戒農官
[005-4b]
之詞也終三十里欲其地之無遺利也
振鷺在彼無惡二句陳註無温厚之意不可從大全云
尊之曰客又以鷺比所謂譽也庶㡬不敢必之詞也夙
夜無或息之意也
豐年註稱祀田祖先農方社之詩經文不及一字葢言
我之所以得有此酒醴烝進祖妣以和百禮降福無所
不至者皆田祖之力也祭報之意在言外
有瞽大全云始言樂官中言樂器終言樂聲之美先祖
[005-5a]
是聽幽有以感乎神也永觀厥成明有以感乎人也
濳大全云漆沮興王之地取其所産而薦之者不忘本

雝克昌厥後古人臨文不諱如文諱昌而曰克昌武諱
發而曰駿發穆諱滿而有王孫滿襄諱鄭而有衛侯鄭
匡諱班而春秋書曹伯班簡諱夷而書晉侯夷是也綏
我眉夀一節是綏予孝子克昌厥後之實也
載見章昭考註云文穆武昭大全云后稷為始封之君
[005-5b]
其廟居中自二世為昭三世為穆逓數至十五世而文
王廟次當穆十六世而武王廟次當昭也
有客既有淫威大全云威等威也微子用其先王之車
服禮樂其等威大異乎列國之諸侯既與之以甚大之
威儀則其降之以甚大之福祉可知矣乂吕記云自管
蔡以武庚禄父叛以周公之聖臨之二年而後平其用
力艱矣故于微子之來見也則告之曰昔者既有淫威
矣而今也降福孔夷葢逆順之理如此凡吾之威福非
[005-6a]
苟而已葢舍逆取順者王道所以比天下而無私作福
作威者王制所以統天下而無外也
武大全云武王之功所以天下莫强者以文王開之於
前而武王受之於後也於勝殷以見其伐暴之義於遏
劉以見其止殺之仁仁義之師王者之師也此大功之
所由定而大業之所由成也
閔予言武王父子以孝治天下者一敬而已
訪落大全云延訪羣臣所以盡下情率時昭考所以守
[005-6b]
家法於乎悠哉以下皆率時昭考之事朕未有艾如自
怨自艾之艾治也與上文率字相應言不能以武王之
道率而治其身也
敬之首一節既言成王述羣臣之詞則厥士即作士字
亦無妨言羣臣以天自警也維予小子答其以學問自
勉以承天意尤見上下交警處
小毖成王于至親之間葢有難顯言者故托物以賦之
載芟思媚其婦四句民忘其勞也邦家之光二句言可
[005-7a]
以尊賢可以養老也匪且有且節言有此稼穡之事斯
有此豐年之慶不獨一時為然而振古如斯未有力田
而不逢年者亦未有豐年而不本于力田者言自古以
來皆如此繼此以往尤願勿替也
良耜先言勤勞後言逸樂使勤者可以自忘其勞而怠
者亦知以自奮也
絲衣言省器省牲視濯者皆初祭時事而遂及㫖酒思
柔葢古者初獻之後主與賔尸皆有獻酬之禮既畢然
[005-7b]
後亞獻非祭畢而飲也
酌酌時也舞之名也初則遵養時晦繼則乗時純熙酌
其時措之宜也註云武宿夜舞莫重于武宿夜言武王
至商郊停止宿夜士卒皆歡樂歌舞以待旦故名焉
桓皇以間之間革也謂革命也
賚本武王封功臣之詩武王不敢自以為恩而推本文
王又欲所封功臣當知所自也
般大全云般旋也今名篇曰般取巡狩而遍乎四嶽所
[005-8a]
謂盤旋也陟其髙山嶞山喬嶽陟其二字貫底作三様
山言無所不至朱註所謂周四嶽也翕河衆水也猶與
由同言水由地中行不泛溢朱註所謂道于河也上四
句言廵狩而祭告河嶽之事下三句言巡狩而朝㑹諸
侯之事章内三言時字表尊王之義也
駉頌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儉以足用寛以愛民
務農重穀牧于坰野魯人尊之於是季孫行父請命於
周而史克作是頌思無疆思之逺也故思及于馬行地
[005-8b]
無疆無期思之乆也才茁壮也無斁無倦怠作奮起也
徂徑行不回遹也獨稱馬者問國之富數馬以對諸侯
有四馬朝祀曰良馬征伐曰戎馬田路曰田馬給官役
曰駑馬天子之國曰萬乗諸侯之國曰千乗皆以馬名
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故馬為重也文公志在勤民而有
騋牝之稱僖公思惟法祖而有駉馬之多孔子兼取之
齊景公有馬千駟而民無稱者其徳不逮二公耳
有駜駜彼乗黄恐是指來燕者故因以起興在公明明
[005-9a]
所謂精白一心以承休徳自今以始歳其有為庶民之
慮切矣君子有穀二句為後世之慮深矣此所謂善頌
善禱矣
泮水僖公克服淮夷雖亦不見於春秋而僖公十三年
嘗從齊桓㑹于鹹為淮夷之病杞十六年嘗從齊桓㑹
于淮為淮夷之病鄫矣豈魯人見徐之不恭而欲祝其
來格與按春秋魯自隱桓荘以來學校廢弛或昧僖伯
之諫而觀魚于棠或逆孟春之令而逺狩于郎或拒曹
[005-9b]
劌之言而觀社于齊否則又将為焚丘築臺之樂耳求
其能立學設教者無聞也說者謂泮水頌僖公也豈無
見哉
閟宫夀胥與試試謂信而有徴也我之所謂夀富台背
者不徒為虛言也今而後凡所譽者必有所試而求其
實騐也朱註作夀考之人相為公用其語意不類
那大全云既言管聲又言磬聲又言穆穆厥聲盛稱聲
樂見商人之尚聲連叶三聲字見商人之尚質也
[005-10a]
烈祖大全云那與烈祖皆祀成湯之樂然那詩則專言
樂聲至烈祖則及夫酒饌焉商人尚聲豈始作樂之時
則歌那既祭而後歌烈祖歟大抵商頌簡古難看辭斷
而意續熟讀自見
𤣥鳥武王靡不勝吕記云所謂武王者皆成湯耳再言
武丁孫子當念其祖也武王靡不勝言湯無敵於天下
也鄭氏謂髙宗之孫子有武功有王徳於天下者此非
所以稱繼體守文之君况肇域彼四海殷受命咸宜豈
[005-10b]
所以稱武丁哉
長發駿厖大全云湯受小國大國之共貢惟薄取之所
以大厚天下也
殷武大全云然此詩與閟宫全篇文意皆有相似者但
閟宫為頌僖公脩宗廟而作殷武為髙宗武丁特立廟
而作故閟宫所以頌僖公服夷蠻享福夀者皆未然之
期望而此詩所以頌武丁服夷夏享福夀者皆已然之
實事卒章則皆述其作廟之事以結之
[005-11a]
 
 
 
 
 
 
 
 
[005-11b]
 
 
 
 
 
 
 
 讀詩私記卷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