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1d0041 儀禮析疑-清-方苞 (master)


[00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儀禮析疑卷六
         翰林院侍講銜方苞撰
  燕禮
 疏所分四類似未安本國之臣入貢獻功於王朝出
 聘于隣國而還勞之一也有大勲勞功伐而特燕賜
 之詩吉甫燕喜既多受禄燕勞而受命賜也/左傳魏絳和戎晉侯與之食禮使佐新軍二也無
 事而燕羣臣三也燕聘賓四也聘賓則入大門而奏
[006-1b]
 肆夏以主君出迎于大門之内也本國之臣入至庭
 而奏肆夏以君於是時始降階而揖之也無事及出
 聘者不宜以樂納其諸有大勲勞者與
小臣戒與者
 檀弓記朝不坐燕不與則中下士多不與者矣不言
 戒之之所其在朝者面戒以事未入者則使胥戒於
 家可也旅酬胥薦主人則/傳戒非胥無使
膳宰具官饌于寢東
[006-2a]
 官饌謂籩人醢人庖人外饔所共薦羞牲體也不曰
 命諸官共饌而曰膳宰其官饌見膳宰親監視而具
 陳寢東以俟時而進也
樂人縣
 註宫字疑衍 疏以小臣相工謂諸侯無眂瞭非也
 燕與大射使小臣僕人相工所以崇賓祭大射所相
 不過大師小師上工耳燕禮工四人瑟二人小臣不
 能徧相非眂瞭孰任之且小臣授瑟而降相祭者何
[006-2b]
 人乎凡大祭祀聲樂傋具即事之工甚多非用眂瞭
 不能使有位者徧相小祭祀及學校中樂事君或不
 親則小臣僕人未必與且眂瞭所自共之樂事將孰
 使代之
設篚洗于阼階東南
 大射先設尊後篚洗乃自上而下此先篚洗後設尊
 乃由外而内燕先賓筵以終司宫之事大射則先君
 席而次及於賓乃紀事者各就事緒文勢以為先後
[006-3a]
 别無深義可推
司宫尊于東楹之西
 註司宫當天子小宰非也乃戴記所稱宫宰之屬中
 下士耳小宰則在侯國為小卿席位當次于卿而在
 五大夫之上乃為賓設席下逮工師又徹賓席與甸
 人執燭乎
尊士旅食于門西
 註謂士旅食庶人在官者非也士有不與燕而府史
[006-3b]
 胥徒乃得與獻酬傎矣周官司士職凡㑹同賓客作
 士從此經所謂士即司士之所作也盖升于司馬而
 未授官之士雖未受職而已不家食又羣萃而食于
 公所故謂之旅食也諸子職㑹同賓客作羣子從下
 經所獻庶子即諸子所謂羣子也㑹同賓客皆使觀
 禮則燕羣臣大射以擇士必使觀禮而習事可知矣
 升于司馬入于國學乃異日公卿大夫之選也故雖
 無執事而得獻所以興起之
[006-4a]
司宫筵賓于户西
 不言卿大夫之席位具見於大射也祭而擇士公卿
 大夫士無不與者故席位必于是具焉其入門及立
 位則于燕見之以朝夕出入之常大射無以易也註
 無加席燕私禮臣屈也疏對公食大夫異國之臣禮
 得伸似未安大射之賓有加席亦異國之臣乎盖燕
 以閒暇為須臾之歡故卿重席賓無加一循其常大
 射辨等威則特加席以致隆于賓示尊賢之義與貴
[006-4b]
 貴同也
公升即位于席西鄉
 君常南面疑席雖西鄉而即席仍南面故再言西鄉
 以著其位
卿大夫皆入門右
 臣入君門由闑右嫌燕或有異故著之
小臣師一人在東堂下
 天子小臣四人侯國宜半之特標一人明一正一師
[006-5a]
 也大射禮小臣正相君小臣師佐之此篇相上授瑟
 者小臣二人在東堂下者師則設公席納卿大夫者
 必正也無事不升堂故小臣師立于東堂下南面預
 擬公降立則侍公之右猶大射席孤于阼階北面而
 侍公之左也公降小臣正宜從降與師並立東堂下
 而文略以公升之後小臣自阼階下北面請事則其
 位在東堂下可知矣
士旅食者立于門西東上
[006-5b]
 官中之士既與卿大夫立于庭西而復有此文則當
 為升于司馬而未任官受禄之士明矣
射人請賓公曰命某為賓
 燕義曰不以公卿為賓而以大夫為賓為疑也此一
 義耳才德之大小不限于名位故春秋時子産叔向
 自始仕而聞望重于諸卿故以大夫為賓尊賢之義
 彰焉天子之宰夫為下大夫降殺以等則諸侯之宰
 夫士也使與公卿為敵者之禮則非所安盖貴貴之
[006-6a]
 義寓焉饗食燕射國之大政也君卿實共主之故不
 以公卿為賓體國之義著焉故曰禮者義之實也
乃命執冪者執冪者升自西階立于尊南北面東上
 羞膳者與執冪者同請而無命何也羞膳者有常職
 而執冪者無定也然則獻公士薦脯醢不與執冪者
 同命何也必膳宰之屬士共之亦以有常職無煩特
 命
膳宰請羞于諸公卿者
[006-6b]
 君命執冪者而膳宰即請羞于諸公卿者則羞膳為
 膳宰之常職明矣
賓升自西階主人亦升自西階賓右北面
 燕與大射但言主人不著其為何職以有常職也周
 官王燕飲酒膳夫為獻主而燕義曰宰夫為獻主何
 也周官宰夫掌賓客膳獻飲食之數而此篇羞牲俎
 者皆膳宰則為獻主者舍宰夫無以也王朝與侯國
 獻主所以異者何也王朝之宰夫不惟掌治官之目
[006-7a]
 兼執五官之總凡事必由焉大賓大客燕賜無數必
 不能供獻主之事故惟祭祀乃掌薦羞侯國則治禮
 事三官各有小卿分職以附于三卿而燕射亦希故
 宰夫可為獻主耳
賓揖乃升主人升
 凡賓主之禮主人先升客從之惟燕與大射賓升而
 主人從盖君雖命為賓不敢以賓自處而與主人序
 尊卑即膳宰雖為獻主不敢以主人自處而升自賓
[006-7b]
 階之義也
主人酌膳
 獻公卿酌散獻賓獨酌膳示獻者雖膳宰而君實以
 主人之道禮賓也
揖升酌膳
 賓酢主人亦酌膳者主人代君以獻則酌之如酢君
 不敢用散
主人坐祭不啐酒
[006-8a]
 鄉飲鄉射之酒有司及時所造故主人雖無告㫖之
 義必啐以嘗之燕與大射則公酒無不㫖之疑故主
 人不敢啐公卿亦然惟賓受獻則啐之不可以不啐
 而告㫖也
主人不崇酒以虚爵降奠于篚
 崇酒敵者所以致渥洽也君專大惠而膳宰拜崇酒
 是代君尸惠故不敢且禮大物博異于鄉飲鄉射亦
 無庸増益尊中之酒也
[006-8b]
主人盥洗象觚升實之東北面獻于公
 主人獻賓賓酢主人並言酌膳嫌不敢酌膳也獻公
 則酌膳不待言矣 敖氏謂經言獻酳在席者多矣
 獨此與大射見獻公之儀則其他獻酳皆正向其席
 非也鄉飲酒鄉射主人皆于賓之席前西北面獻賓
 盖賓席在西階自宜西面公席在阼階自宜東面而
 進獻自席南故皆北面耳
公拜受爵
[006-9a]
 天子于羣下舍喪無拜法而諸侯于大夫士皆答拜
 何也天無二日惟喪則臨之以先王苫塊之中不敢
 以至尊自處也古者家臣可以升于公則諸侯之臣
 有大德大功王亦可以賜國位有尊卑以天子臨之
 則皆比肩而事主者故臣之稽首一同于天子而君
 則答拜不敢上同于天子然亦惟始見及燕射有拜
 法其朝夕見惟以揖春秋傳三揖在下是也司士所
 掌朝儀司儀所掌合諸侯之儀皆止于三等揖法
[006-9b]
 古者天子于師保拜手稽首諸侯于羣下受爵必拜
 燕見而退送之降階及門以君臣而用師友之禮平
時恩浹義明然後君有過失雖深言而不疑國有大
 事可正言而立斷設儀起教之意盖深逺矣
士薦脯醢膳宰設折俎
 私家燕飲之禮主人親饋故燕禮獻賓脯醢折俎皆
 膳宰薦設正其為賓主也獻君則士薦脯醢不敢用
 賓主之禮而少變之也大射則君及賓之薦設皆使
[006-10a]
 宰胥盖小膳宰皆君之親臣祭祀有常職焉故息其
 筋力使得盡志于射自大夫以下皆不獻亦此意也
  賓與公之薦設皆曰膳宰而不曰小膳宰者主人
 方獻則薦設者非主人明矣但未辨其為膳宰之佐
 與屬故記詳之
更爵洗升酌膳酒以降酢于阼階下北面坐奠爵再拜
稽首公答再拜主人坐祭遂卒爵再拜稽首公答再拜
 自飲而酌膳代君以酢如君自酢無用散之義也公
[006-10b]
 受爵而拜卒爵而拜主人答拜皆不稽首循獻禮之
 常也至代公自酢則賓主之禮臣下所不敢望於君
 故再拜稽首以比于君賜之爵而不敢以主人自居
 也
媵觚于賓酌散
 代公自酢則酌膳酬賓之爵已所自飲則酌散賓奠
 而不舉之觶乃代公致于賓故亦酌膳時措之宜如
 此 獻為正爵而酬從之如媵之從嫡故以名焉
[006-11a]
受爵于筵前反位主人拜送爵
 鄉飲酒鄉射主人酬賓奠爵而不授以此觶不用不
 煩賓以親受也燕則君賜故親相授受以致其嚴恭
媵爵者阼階下皆北面再拜稽首公答再拜
 主人及媵爵者皆代君行禮而君禮之則異何也膳
 宰士也且為獻主職素定矣故臨事無加命媵爵者
 大夫也小臣作之必進受命于君故答其拜也主人
 獻賓獻公酬酢始畢即作媵爵者俾主人得暫息然
[006-11b]
 後獻公卿大夫也
媵爵者皆坐祭遂卒觶
 鄉飲酒鄉射媵爵者皆先自卒爵示欲代賓大夫導
 飲也而賓大夫更卒觶必自致其敬而後安也燕射
 宰夫代君以獻大夫似可代君以酬而公酬賓亦自
 卒觶以君之于臣不可以獻而酬以導飲則無妨也
 至酬賓以後三舉酬不復卒觶則義當有節耳
若君命皆致則序進奠觶于篚
[006-12a]
 所酬惟賓而或命皆致以後媵酬爵者皆此二大夫
 故二觶齊舉示一以酬賓一以酬公卿大夫也及為
 公卿舉旅則易觶而不相因以瀆為嫌也至為士舉
 旅則因賓媵觶于君而及之示君待羣士不異于賓
 與公卿大夫也
公坐取大夫所媵觶興以酬賓
 註謂就其階而酬之非也凡獻酬主人就賓之階賓
 就主人之階經皆明著之况以君而就臣之階以酬
[006-12b]
 以拜無不特書之理敖氏謂立于席舉觶鄉賓而酬
 之于文義脗合
賓下拜小臣辭賓升再拜稽首
 前既下拜矣接時又下拜故及其未拜而辭之止受
 其升拜後酌膳下拜亦然禮下之恭不欲其僕僕而
 亟拜也
賓進受虚爵
 觀此則公不就西階亦明矣凡經言進體例不一於
[006-13a]
 揖讓行趨而言進者各指其事表其地也于受爵而
 言進者皆至其席前鄉飲酒賓拜進坐奠觶于薦西
 鄉射賓進受爵于席前是也于授物而言進者婦見
 舅姑執笲進拜奠于席是也公酬不言就西階飲不
 言降席而賓受虚爵曰進則進受于公之席前明矣
賓以旅酬于西階上
 公卿先受酬而後獻何也君不可親酌以獻臣若酬
 則自飲以相導故可親也公卿君之所敬故既親酬
[006-13b]
 賓因藉手于賓以酬之士為獻主而媵爵者以大夫
 何也君親酬賓暨公卿大夫禮重于宰夫之獻也
射人作大夫長升受旅
 舊說大夫包公卿以周官六卿之貳皆中大夫記又
 云諸侯之上大夫卿也下經分獻公卿及大夫則此
 大夫包公卿明矣
賓坐祭立飲卒觶不拜
 凡旅酬皆不拜卒爵以時不能給筋力亦不能勝也
[006-14a]
 故燕與大射雖君所賜爵不拜以示禮之節宜然而
 非慢于終也
大夫辯受酬如受賓酬之禮
 一如公卿受賓酬之禮而無殺也
司宫兼卷重席設于賓左
 賓無加席故卿之席臨事乃設辭即徹之不敢以重
 席臨賓也若前與賓席同設則相形而若有所絀矣
乃薦脯醢
[006-14b]
 大射大夫有脀而燕則卿無脀何也惟食禮有茹牲
 體饗燕皆祭而不舉大射将祭而辨尊卑義近于饗
 故傋設薦俎以見其文燕示慈惠庶羞畢陳以致滋
 味故公及賓而外不設薦俎以見其質也
若有諸公則先卿獻之如獻卿之禮席于阼階西北面
東上無加席
 諸公乃天子有加命而禮絶于同僚者也故席于阼
 階西所以别于卿大夫而并無加席以示下不敢過
[006-15a]
 于賓上不敢擬于君也
小臣又請媵爵者二大夫媵爵如初
 公若命長致則仍有奠而不舉之爵而再請媵爵者
 以此為公卿大夫舉酬之始不可仍酬賓未用之爵
 也曰二大夫媵爵如初見媵爵者始終惟此二大夫
 也為君行酬則致爵者大夫坐而飲則執爵者士輕
 重之衡也
降與立于洗南者二人皆再拜稽首送觶
[006-15b]
 立于洗南者亦拜以同受君命後此君為大夫舉旅
 所舉即立于洗南者所奠之觶也
公又行一爵若賓若長唯公所酬
 賓前已受酬矣長之中若有諸公及師保之卿則宜
 先故所酬無定也公舉酬爵經文凡三變此不曰舉
 觶而曰又行一爵唯公所酬者前已再卒觶矣能更
 勝酒則仍親卒觶若不能勝可竟以此觶授賓若長
 而使自行酬也
[006-16a]
胥薦主人于洗北西面脯醢無胥
 主人已三卒觶矣而至是始薦何也諸侯之膳宰士
 也以為主人故崇之使與大夫班而同受薦其前之
 不可以薦何也與公及賓酬酢而受薦則于下為汰
 于上為慢矣公及賓與公卿獻薦相隨以優尊也大
 夫則辯獻有席而後薦主人薦于獻大夫之時士則
 既獻就位東方而後薦皆以便事也自卿以下皆無
 脀而于主人始言之者鄉飲酒鄉射主人設俎與賓
[006-16b]
 同疑于有脀故特文以見之也記言薦卿者小膳宰
 主人與大夫同時而薦則大夫亦胥薦可知也大射
 禮公及賓皆宰胥薦則士庶子及内小臣之薦不宜
 同屬宰胥而胥以下更無可任豈胥亦分大小薦大夫者
 乃宰胥而士庶子内小臣則内外饔之胥薦與
辯獻大夫遂薦之
 自大夫以下皆徧獻後同薦省其節以便事也隨獻
 而薦則費時多矣
[006-17a]
樂正先升北面立于其西
 燕與鄉飲酒樂正先升大射則後工而升何也此二
 禮笙入閒歌合樂備舉而後樂正告樂備故先升以
 示並監堂上下之樂也大射惟歌鹿鳴故樂正從工
 師而升旋隨而降以監下管禮略故其辭亦略也鄉
 射惟合樂而樂正先升卒告樂備何也鄉大夫興賢
 能故笙歌閒歌宜備舉以厲羣士州長教射則但舉
 鄉樂而鄉之正歌亦可云備矣若大射則國政也禮
[006-17b]
 宜備樂而射事殷繁工歌鹿鳴管惟新宫故不得告
 樂備耳
小臣坐授瑟
 敖氏謂周官小臣四人此侯國不宜相工者亦四人
 竊疑持瑟而相者乃正與師其相工者則官中下士
 也大射禮僕人正相大師僕人師相少師僕人士相
 工大僕僕臣之長小臣僕臣之貳府史胥徒並同則
 燕禮相工而不持瑟者必官中下士也大射註云僕
[006-18a]
 人士其吏豈即謂官中下士與
主人西階上拜送爵
 鄉飲酒鄉射主人獻工于西階反阼階上拜送爵賓
 主正禮也獻笙即拜送爵于西階禮殺也燕大射獻
 工亦拜送爵于西階工賤代君賜爵不得全用賓主
 之禮
薦脯醢使人相祭
 公及賓與公卿獻薦相隨而工亦然何也工數少儀
[006-18b]
 略故歌奏獻薦同時而畢事同而義異也
公又舉奠觶惟公所賜以旅于西階上如初
 上經公又行一爵唯公所酬或親卒爵或徑以授賓
 若長不定之辭也此曰唯公所賜則惟舉奠觶以賜
 受酬之大夫而公不自飲之辭也盖公既三卒爵矣
 即能勝亦不宜多飲以自檢于威儀故下經賓媵象
 觶公亦不自卒觶而以賜大夫盖無算爵之始又不
 可不自飲以導之故不得不預為劑度耳 為大夫
[006-19a]
 舉旅不于獻後而介于獻工獻笙之閒何也正禮再
 獻再酢一酬公與賓尚有閒而獻主無時休息雖强
 力者亦倦矣故别使大夫媵觶以休獻主自是以後
 公為賓舉旅而主人獻公卿公為公卿舉旅而主人
 獻大夫皆媵觶者與獻主遞代而即事獻大夫禮略
 獻工尤略故同時而畢然後公為大夫舉旅而主人
 獻笙仍與媵觶者事相閒耳
笙入立于縣中
[006-19b]
 曰縣中不知其為何所也大射兩階縣編磬編鐘一
 建鼓在阼階之西南一建鼓在西階之東南面蕩在
 建鼓之南則笙立于縣之中央明矣凡儀禮應具而
 無文及辭略而指不分明者以是推之可八九得也
主人洗升獻笙于西階上
 鄉射獻笙不洗州邑之樂工至笙益賤矣故禮殺燕
 之笙必官中之士也與膳宰爵等相差故並為之洗
 至鄉飲酒則主人乃國卿即工為大師亦有獻而無
[006-20a]
 洗體當然也
君曰以我安卿大夫
 立司正恐既醉而號呶俾謹其儀法也而不可以為
 禮辭故曰君命我為司正乃所以安卿大夫使坐而
 行酒耳言卿大夫則賓可知矣不及諸公燕禮輕非
 大射擇士以祭之比或不以煩諸公也
卒觶奠之興再拜稽首
 鄉飲鄉射主人作司正故許諾而主人拜焉司正答
[006-20b]
 焉燕與大射則官事有常故司正自請而不拜也惟
 卒觶之拜則皆無答而其義各别飲射之觶將糾旅
 酬者之儀法而先自飲以為式若主人與賓答拜則
 似與司正共監衆賓故不敢答示已亦在所糾之列
 也燕與大射則有司共其常職君無庸答拜而主人
 亦不敢答示共禀于君命與衆賓同也
升自西階東楹之東請徹俎
 鄉飲酒鄉射賓請而後主人命徹尊賓也君臣之禮
[006-21a]
 則有司要其節而請于君宜也
公以賓及卿大夫皆坐乃安
 乃安擯者以皆安坐告也鄉飲酒鄉射賓主人雖有
 尊卑而為鄉黨朋儕之禮故主人請之而衆即升坐
 燕則以諸臣而升坐于君之堂心必不安故先有安
 卿大夫之命而對曰敢不安示本不安而以君命不
 敢不坐也坐定之後擯者復以安告嚴恭之義即於
 和樂中寓之
[006-21b]
羞庶羞
 牲以狗而羞則庶觀六月韓奕二詩所陳品味惟嘉
 惟偕可羞者無不薦也此西周之詩可以證周公之
 典禮
乃薦司正與射人一人司士一人執幂二人
 司正射人也而稱司正以特薦宜首庭長也鄉射之
 司正司射司馬皆以州之屬士攝事而假以是稱燕
 則皆以大射正為之故下經特標若射則大射正為
[006-22a]
 司射以明篇首之射人此特薦之司正皆大射正而
 同薦之射人則小射正也周公射人下/大夫二人司射反為司
 正不見于經何也以鄉射作相為司正司正為司馬
 司馬反為司正義可互見也大射正為司正又為司
 射則射畢之後反為司正者非大射正而誰哉燕而
 射則不立司馬而凡禮事皆射人主之何也周官射
 人掌公卿大夫士之朝位詔相其儀法君行必從則
 燕射之禮事惟射人掌之為宜
[006-22b]
辯獻士士既獻者立于東方西面北上乃薦士
 其文正與辯獻大夫遂薦之相對明大夫于獻之時
 遂薦士則辯獻畢立于西方而後同時齊薦也
祝史小臣師亦就其位而薦之
 獻媵爵者無文包于大夫也獻無算爵之執爵者無
 文包于士也惟主人則無受獻之禮盖身為獻主更
 無獻之之人故惟卒爵于君及賓之酬酢而薦則與
 大夫之獻薦同時也
[006-23a]
主人就旅食之尊而獻之
 得獻在庶子之先則為升于司馬之士益明矣就其
 尊而獻者在禮侍飲于長者拜受于尊所士旅食者
 位卑人衆而禮不可廢故體主人之勤而簡其節也
 凡不拜受爵者以獻酬者本不拜士旅食之初受爵
 者主人亦宜拜獻而受者亦拜文不具耳
公坐取賓所媵觶興唯公所賜
 賓尊獨伸卿大夫莫與之並故旅酬之終賓媵觶以
[006-23b]
 致敬于君君即取所媵之觶以賜卿大夫使遞酬以
 及于士以示君于羣下一視同仁而賓之敬亦逹于
 上下矣二大夫媵觶之始君坐取觶至是復坐取觶
 禮以嚴終脫屨升堂坐而行爵無算易至怠忽故君
 先自力于禮以教之肅也
降更爵洗升酌膳
 即以象觶賜君之惠也更爵而後行酬臣之禮也所
 受象觶無卒觶之文盖賓所以獻君非臣下所敢飲
[006-24a]
 奠而不用可也飲酒之禮爵有實而終不用者義各
 有當也
大夫立卒爵不拜實之士拜受
 士自酌以相酬故大夫卒受者亦自實以先之而不
 用執爵者禮之曲當于人情類如此
士旅酌卒
 同為士不得使執爵者酌又不得使卑者升堂而代
 酌也
[006-24b]
遂獻左右正與内小臣皆于阼階上
 庶子之後惟左右正内小臣得獻則知胥以下必無
 獻酬之禮待事終日必别有飲之食之之法以事㣲
 不見于經記耳
無算爵士也有執膳爵者有執散爵者
 特表其為士以事之終或疑使無位者代其勤也自
 大夫以上皆得親與君為禮士則受酬于大夫並不
 得與公卿接故于禮終使二士執無算爵不惟執膳
[006-25a]
 爵者得徑進于公即執散爵者亦先進于公而公親
 命之以賜公卿所以作其志氣而厲其節行也士位
 在堂下而獻必於階上亦此義也獻執爵者無文何
 也該于上經辯獻士也
執膳爵者受公爵酌反奠之
 此爵公終不舉而奠之何也奠之而公不舉以示飲
 有秩節而無醉飽之心也
大夫不拜乃飲實爵士不拜受爵
[006-25b]
 至無算爵士必不能拜辭拜受故卒受爵之大夫不
 拜而飲以先之若酬者拜則受爵者不得不拜矣于
 士之酬不拜則似于士太簡于大夫之酬先之則知
 時不逮而上下同之矣
公有命徹冪則卿大夫皆降西階下北面東上再拜稽
首公命小臣辭公答再拜大夫皆辟遂升反坐
 公不命升成拜何也此禮終而總拜君之賜也異國
 之賓明日拜賜君不復見而聽其稽首于門外故本
[006-26a]
 國之臣聽其稽首于階下而不復命之升成拜盖以
 朝夕君所之人而拜賜于明日是自同于國客也故
 必變其節而後各明其義焉 君命徹冪使羣臣盡
 膳尊而卿大夫降拜反坐不復行爵士終旅是至此
 士亦酌膳以相酬也盖賓與卿大夫各受特賜之膳
 爵脫屨升堂又酌膳坐行以徧故不敢專君之惠而
 均諸羣士貴臣推賢讓能不敢賴寵之義也燕之初
 卿大夫獻酬皆以散至末而羣士皆飲膳示君之馭
[006-26b]
 臣名分則親貴不敢假恩義則疎賤不敢遺惟嚴于
 始乃可以厚終也禮之起教于㣲渺類如此
士終旅于上如初
 士受爵西階上終旅于上而别記曰燕不與何也古
 人重禮不得與升堂之坐則不以獻薦為榮
宵則庶子執燭于阼階上
 鄉飲酒之禮朝不廢朝暮不廢夕而燕則至于宵何
 也鄉大夫興賢能公卿大夫相飲自不宜廢朝夕之
[006-27a]
 官常國君無事而燕羣臣及以賓燕必君臣之職業
 皆于正書畢之而後休其餘閒故詩曰厭厭夜飲不
 醉無歸且燭不見跋亦未至于怠荒也春秋傳所謂
 未卜其夜者乃齊桓賢陳敬仲就其家而飲公非典
 禮也燕薦庶羞而不設黍稷則日必下昃而後舉之
 可知矣
賓所執脯以賜鐘人于門内霤
 工笙並受獻不宜獨遺于金奏故賓以薦脯賜之九
[006-27b]
 夏皆以鐘鼓奏而所賜惟鐘人以鏄師掌金奏之鼓
 别無鼓人也賓及門内霤則奏陔者尚未離庭中之
 位所受特其黨之立于門内者耳盖以為禮也非飲
 食之道也一人受則與衆同之矣 凡薦之實皆不
 舉則既徹府史胥徒皆取分焉故以賓脯賜鐘人見
 其凡
公不送
 士大夫侍食侍飲君降送及門而燕則不送何也侍
[006-28a]
 飲食必民之望或君之故舊也私致其隆禮可已燕
 畢而汜送卿大夫則非國體也主人拜至而不送何
 也燕既終則仍宰夫耳豈惟不敢代君而為主人亦
 不敢與卿大夫為敵者之禮
賓為苟敬席于阼階之西北面記/
 苟當作耉簡編剥蝕或傳寫譌也虞夏殷周莫不敬
 老故尚書以耉長夀耉稱齒德兼隆之舊臣故用為
 國客之稱以尊異之古者五十為大夫班至上卿而
[006-28b]
 天子加命以比王臣非耉老焉能躋此席賓于諸公
 之位而加以耉老之稱所以昭其敬也在賓則不敢
 更受主君之獻而必欲自同于諸臣在主國則待之
 如加命之孤而不敢使儕于獻主此以介為賓以賓
 為苟敬之義與
不嚌肺不啐酒
 諸臣嚌肺啐酒國客乃無此二節何也國家閒暇君
 臣同樂而因以謹禮故其節不可廢國客則聘享饗
[006-29a]
 食恪恭以將事屢矣至于燕則加勞以示昵好故簡
 其儀 註似若遵者然也字誤為尊遂不可觧鄉飲
 酒禮雖公卿為遵禮無嚌啐
與大夫燕亦大夫為賓
 既著為典禮則遣聘之國以中大夫為正使必以下
 大夫為上介凡燕外臣與本國之臣皆不以卿為賓
 者古者五十為大夫累日積久以至孤卿年必過耆
 七十不與賓客之事亦量其筋力難勝春秋傳趙孟/欲一獻亦若
[006-29b]
 多獻/之煩疏以為畏其逼過矣饗之獻賓既親即事則于
 燕可息之矣如畏逼則聘賓之受饗本國公卿之禮
 食君親與為賓主之禮何以不畏逼乎燕義曰為嫌
 義己未審又易以逼則失之愈逺矣
羞膳者與執幂者皆士也
 羞膳者明著于經非補記或疑執幂者非命士
羞卿者小膳宰也
 特著小膳宰明羞膳與賓者皆膳宰正也卿惟脯醢
[006-30a]
 而曰羞祭義薦其薦俎盖義可通用
惟公與賓有俎
 公與客燕禮辭稱須臾焉而宵設燭則舉之必于日
 下餔君有稍事羣臣亦各食于官次明矣故惟君與
 賓有俎以為儀而羣下則無之從其質也
凡公所酬既拜請旅侍臣
 大射禮惟賓有請而此記曰凡公所酬以下為卿大
 夫士三舉旅經文皆曰如初則皆有請也士之請亦
[006-30b]
 曰旅侍臣以至是又獻庶子及左右正與内小臣也
几薦與羞者小膳宰也
 周官膳夫之屬内饔掌宗廟之割烹凡燕飲食亦如
 之外饔掌外祭祀賓客之事則小膳宰即内外饔也
 經不見執幂者之爵或疑庶子士旅食者可供故記
 著其為命士經不見羞卿者或疑與賓同故特著其
 為小膳宰既于卿曰小膳宰或疑大夫以下復易人
 故特著凡薦與羞同之凡獻必有薦士旅食庶子及
[006-31a]
 内小臣皆使小膳宰薦何也薦羞乃膳夫本職為君
 展事無擇于所致之貴賤主人可通獻而况薦羞乎
有内羞
 燕禮惟賓與公有俎嚌而不食餘皆祭薦而已故具
 内羞恐或有饑而欲食者與
若與四方之賓燕媵爵曰臣受賜矣臣請贊執爵者
 但具禮辭餘皆與本國之臣為賓者同也其異者本
 國之臣不拜賜聘賓則拜賜耳其禮已總見于聘禮
[006-31b]
 又見于公食大夫禮故無庸備舉
 
 
 
 
 
 
 儀禮析疑卷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