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2g0001 孔子編年-宋-胡仔 (master)


[00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孔子編年巻二
             宋 胡仔 撰
癸已魯定公二年年四十四
在魯
弟子卜商生
甲午魯定公三年年四十五
在魯
[002-1b]
二月辛卯邾莊公卒隠公即位將冠使大夫因孟懿子
問禮於孔子孔子曰其禮如世子之冠冠於阼階以著
代也醮於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彌尊喻其志也冠而字之
敬其名也雖天子之元子猶士也其禮無變天下無生
而貴者故也行冠事必於祖廟以祼享之禮以將之以
金石之樂節之所以自卑而尊先祖示不敢擅懿子曰
天子未冠即位長亦冠也孔子曰古者王世子雖㓜其
即位則尊為人君人君治成人之事者何冠之有懿子
[002-2a]
曰然則諸侯之冠異天子與孔子曰君薨而世子主喪
是亦冠也巳人君所無殊也懿子曰今邾君之冠非禮
也孔子曰諸侯之有冠禮也夏之末造也有自來矣今
無譏焉天子冠者武王崩成王年十有三而嗣立周公
居冡宰攝政以治天下明年夏六月既葬冠成王而朝
於祖以見諸侯亦有君也周公命祝雍作頌曰祝王達
而棄㓜祝雍辭曰使王近於民逺於年嗇於時惠於財
親賢而任能其頌曰令月吉日王始加元服去王㓜志
[002-2b]
心衮職欽若昊天六合是式率爾祖考永永無極此周
公之制也懿子曰諸侯之冠其所以為賔主何也孔子
曰公冠則以卿為賔無介公自為主迎賔揖升自阼立
於席比其禮也則如士饗之以三獻之禮既醴降自阼
諸侯非公而自為主者其所以異皆降自西階𤣥端與
皮弁異朝服素韠公冠四加𤣥冕祭其酬幣於賔則束
帛乗馬王太子庶子之冠擬焉皆天子自為三其禮與
士無變饗食賔也皆同懿子曰始冠必加緇布之冠何
[002-3a]
也孔子曰示不忘古太古冠布齊則緇之其緌也吾未
之聞今則冠而敝之可也懿子曰三王之冠其異何也
孔子曰周弁殷冔夏收一也三王共皮弁素積委貌周
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夏后氏之道也
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曰焉
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
魯人為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
夫人不言言必有中
[002-3b]
弟子言偃生
乙未魯定公四年年四十六
在魯
觀魯桓公廟有攲器焉孔子問於守廟者曰此謂何器
對曰此蓋為宥坐之器虚則攲中則正滿則覆明君以
為至誡故常置之於坐側顧謂弟子曰試注水焉乃注
之水中則正滿則覆夫子喟然嘆曰嗚呼夫物惡有滿
而不覆哉子路進曰敢問持滿有道乎子曰聪明睿智
[002-4a]
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讓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
有四海守之以謙此所謂損之又損之之道也
弟子曽參生
丙辛魯定公五年年四十七
在魯
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若羊以問孔子曰得狗孔子曰
以丘所聞羊也丘聞之木石之怪䕫罔閬水之怪龍罔
象土之怪墳羊也季氏將伐顓臾冉有季路見於孔子
[002-4b]
曰季氏將有事於顓臾孔子曰求無乃爾是過與夫顓
臾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
臣也何以伐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
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
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且爾言過矣虎兕出於柙
龜玉毁於櫝中是誰之過與冉有曰今夫顓臾固而近
於費今不取後世必為子孫憂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舎
曰欲之而必為之辭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
[002-5a]
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
是故逺人不服則修文徳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今由
與求也相夫子逺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
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内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
臾而在蕭牆之内也
季桓子嬖臣曰仲梁懐與陽虎有隙陽虎欲逐懐公山
不狃止之其秋懐益驕陽虎執懐桓子怒陽虎因囚季
桓子盟而釋之陽虎自此益輕季氏陽虎欲見孔子而
[002-5b]
惡無禮大夫有賜於士不得受之其家則徃拜其門陽
虎時孔子之亡也而饋孔子蒸豚孔子亦時其亡也而
徃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懐其寳而迷
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智乎曰
不可日月逝矣嵗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魯君臣
上下皆失其正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詩書禮樂曰加我
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弟子至自逺方學業
者益衆
[002-6a]
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
也唯何甚人潔已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徃也
丁酉魯定公六年年四十八
在魯
闕黨童子將命或問之曰益者與子曰吾見其居於位
也見其與先生並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
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槨原壤登木
曰乆矣予之不託於音也歌曰貍首之斑然執女手之
[002-6b]
巻然夫子為弗聞也者而過之從者曰子未可以已乎
夫子曰丘聞之親者毋失其為親也故者毋失其為故

弟子顓孫師生
戊戌魯定公七年年四十九
在魯
定公問於孔子曰二三大夫皆勸寡人使隆敬於髙年
何也孔子對曰君之及此言將天下實頼之豈唯魯哉
[002-7a]
公曰何也其義可得聞乎孔子曰昔者有虞氏貴徳而
尚齒夏后氏貴爵而尚齒殷人貴富而尚齒周人貴親
而尚齒虞夏殷周天下之盛王也未有遺年者焉年之
貴於天下乆矣次於事親是故朝廷同爵則尚齒七十
杖於朝君問則席八十則不俟朝君問則就之而悌達
乎朝廷矣其行也肩而不並不錯則隨班白者不以其
任行於道路而悌達乎道路矣居鄉以齒而老窮不遺
强不犯弱衆不暴寡而悌逹乎州巷矣古之道五十不
[002-7b]
為甸役頒禽隆之長者而悌達乎蒐狩矣軍旅什伍同
爵則尚齒而悌達乎軍旅矣夫聖王之教孝悌發諸朝
廷行於道路至於州巷放於蒐狩循於軍旅則衆感以
義死而弗敢犯公曰善哉
孔子之畜狗死使子貢埋之曰吾聞之也敝帷不棄為埋馬也敝蓋
不棄為埋狗也丘也貧無蓋於其封也亦予之席毋使其首陷焉
魯公索氏將祭而亡其牲孔子聞之曰公索氏不及二
年將亡後一年而亡門人問曰昔公索氏亡其祭牲而
[002-8a]
夫子曰不及二年必亡今過期而亡夫子何以知其然
孔子曰夫祭者孝子所以自盡於其親將祭而亡其牲
則其餘所亡者多矣若此而不亡者未之有也
弟子宓不齊生
己亥魯定公八年年五十
在魯
陽虎將殺三桓不克岀奔齊公山不狃為費宰不得志
於季氏與虎同惡以費叛召孔子孔子欲徃子路不説
[002-8b]
孔子曰夫召我者而豈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
乎然卒不行時陽虎奔齊故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
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岀自諸
侯岀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
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
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
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宫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
好夫子之牆數仭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
[002-9a]
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叔孫武叔
毁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賢者
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
絶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
魯用天子禮樂而季氏僭用於家故孔子曰八佾舞於
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
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
讀易韋編三絶為彖象文言繫辭以發其秘夫叙書則
[002-9b]
斷堯典論詩則首周南約魯史而修春秋贊易道而黜
八索皆因前聖之事以立先王之教故曰述而不作信
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
弟子叔仲㑹冉儒曹䘏伯虔生
庚子魯定公九年年五十一
定公以孔子為中都宰制為養生送死之節長㓜異食
强弱異任男女别塗道無拾遺器不雕偽為四寸之棺
五寸之槨因丘陵為墳不封不樹行之一年而四方之
[002-10a]
諸侯則焉定公謂孔子曰學子此法以治魯國何如孔
子對曰雖天下可也何但魯國而已哉
陽虎既奔齊復奔晉適趙氏孔子聞之謂子路曰趙氏
其世有亂乎子路曰權不在焉豈能為亂孔子曰非汝
所知夫陽虎親富而不親仁有寵於季氏又將殺之不
克而奔求容於齊齊人囚之乃亡歸晉是齊魯二國巳
去其疾趙簡子好利而多信必溺其説而從其謀禍敗
所終非一世可知也
[002-10b]
季平子卒將以君之璵璠斂贈以珠玉孔子聞之歴級
而救焉曰送而以寳玉是猶暴尸於中原也其示民以
姦利之端而有害於死者安用之且孝子不順情以危
親忠臣不兆姦以陷君乃止
孔子嘗助祭入太廟毎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
乎入太廟毎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
辛丑魯定公十年年五十二
孔子由中都宰為司空乃别五土之性而物各得其所
[002-11a]
生之宜由司空為大司冦斷獄訟皆進衆議者而問之
曰子以為奚若某以為何若皆曰云云如是然後夫子
曰當從某子幾是時有父子訟者夫子同陛執之三月
不别其父請止夫子赦之焉季孫聞之不説曰司㓂欺
余曩告余曰國家必先以孝余今戮一不孝以教民孝
不亦可乎而又赦何哉冉有以告孔子孔子喟然嘆曰
嗚呼上失其道而殺其下非理也不教以孝而聼其獄
是殺不辜也三軍大敗不可斬也獄犴不治不可刑也
[002-11b]
何者上教之不行罪不在民故也夫慢令謹誅賊也徵
斂無時暴也不試責臣虐也政無此三者然後刑可即
也書云義刑義殺勿庸以次汝封惟曰未有遜事言必
教而後刑也既陳道徳以先服之而猶不可尚賢以勸
之又不可即廢之又不可而後以威憚之若是三年而
百姓正矣其有邪民不從化者然後待之以刑則民咸
知罪矣詩云天子是毗俾民不迷是以威厲而不試刑
錯而不用今世則不然亂其教繁其刑使民迷惑而陷
[002-12a]
焉又從而制之故刑彌繁而道不勝也夫三尺之限空
車不能登者何哉峻故也百仭之山重載陟焉何哉陵
遲故也今世俗之陵遲乆矣雖有刑法民能勿踰乎
孔子見季桓子季桓子不説孔子又見之宰予進曰昔
予也嘗聞諸夫子曰王公不我聘則弗動今夫子之於
司㓂也日少而屈節數矣不可已乎孔子曰然魯國以
衆相陵也以兵相暴之日乆矣而有司不治則將亂也
其聘我者孰大於是哉魯人聞之曰聖人將治何不先
[002-12b]
自逺刑罸自此之後國無爭者
先時季氏葬昭公於墓道之南孔子溝而合諸墓謂季
桓子曰貶君以彰巳罪非禮也今合之所以揜夫子之
不臣
定公春及齊平夏齊大夫黎鉏言於景公曰魯用孔丘
其勢危齊乃使使告魯為好㑹之於夾谷魯定公將以
乗車好徃孔子攝相事曰臣聞有文事必有武備有武
事者必有文備古者諸侯出疆必具官以從請具左右
[002-13a]
司馬定公許之犁彌言於齊侯曰孔丘好禮而無勇若
使萊人以兵刼魯侯必得志焉齊侯從之至㑹所為壇
位土階三等以遇禮相見遜揖而登獻酢既畢齊使萊
人以兵鼓譟刼定公孔子歴階而進以公對曰士兵之
兩君好合而裔夷之俘以兵亂之非齊君所以命諸侯
也裔不謀夏夷不亂華俘不干盟兵不偪好於神為不
祥於徳為愆義於人為失禮君必不然齊侯心怍麾之
避而有頃齊奏宫中之樂徘優侏儒戲於前孔子趨進
[002-13b]
歴階而上不盡一等曰匹夫熒惑諸侯者罪應誅請右
司馬加刑焉於是斬侏儒手足異處齊侯懼有慚色將
盟齊人加載書曰齊師出境而不以甲車三百乗從我
者有如此盟孔子使兹無還對曰而不返我汶陽之田
吾以供命者亦如之齊侯將享公孔子謂梁丘據曰齊
魯之故吾子何不聞焉事既成矣而又享之是勤執事
且犧象不出門嘉樂不野合享而既具是棄禮也若其
不具是用粃粺也用粃粺君辱棄禮名惡子盍圖之夫
[002-14a]
享所以昭徳也不昭不如其已也乃不果享齊侯歸責
其羣臣曰魯以君子之道輔其君而子獨以夷狄之道
教寡人使得罪於魯君柰何有司進曰君子有過則謝
以質小人有過則謝以文君若悼之則謝以實於是齊
侯乃歸我鄆讙龜隂之田
壬寅魯定公十一年年五十三
孔子與於蜡賔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嘆孔子之
嘆蓋嘆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嘆孔子曰大道之行
[002-14b]
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
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
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㓜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
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弃於地也不必藏
於已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已是故謀閉而不興
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閉是謂大同今大道既
隠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
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
[002-15a]
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里以賢勇
智以功為已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
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
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
由此者在埶者去衆以為殃是謂小康言偃復問曰如
此乎禮之急也孔子曰夫禮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
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詩云相鼠有體人而無禮
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是故夫禮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
[002-15b]
鬼神達於喪祭射御冠昏朝聘故聖人以禮示之故天
下國家可得而正也言偃復問曰夫子之極言禮也可
得而聞與孔子曰我欲觀夏道是故之把而不足徵也
吾得夏時焉我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徵也吾得
坤乾焉坤乾之義夏時之等吾以是觀之夫禮之初始
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汙尊而抔飲蕢桴而土鼓猶若可
以致其敬於鬼神及其死也升屋而號告曰臯某復然
後飯腥而苴孰故天望而地藏也體魄則降知氣在上
[002-16a]
故死者北首生者南鄉皆從其初昔者先王未有宫室
冬則居營窟夏則居橧巢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實鳥獸
之肉飲其血茹其毛未有麻絲衣其羽皮後聖有作然
後修火之利范金合土以為臺榭宫室牖户以炮以燔
以烹以炙以為醴酪治其麻絲以為布帛以養生送死
以事鬼神上帝皆從其朔故𤣥酒在室醴醆在户粢醍
在堂澄酒在下陳其犧牲備其鼎俎列其瑟琴管磬鐘
鼔修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以正君臣以篤父子
[002-16b]
以睦兄弟以齊上下夫婦有所是謂承天之祜作其祝
號𤣥酒以祭薦其血毛腥其俎熟其殽與其越席䟽布
以幂衣其澣布醴醆以獻薦其燔炙君與夫人交獻以
嘉魂魄是謂合莫然後退而合亨體其犬豕牛羊實其
簠簋籩豆鉶羮祝以孝告嘏以慈告是謂大祥此禮之
大成也
弟子公孫龍生
癸卯魯定公十二年年五十四
[002-17a]
孔子為司寇言於定公曰臣無藏甲大夫無百雉之城
今三家過制請皆損之乃使仲由為季氏宰將墮三都
於是叔孫氏墮郈季氏將墮費公山不狃叔孫輒帥費
人以襲魯公與三子入於季氏之宫登武子之臺費人
攻之弗克入及公側仲尼命申句須樂頎下伐之費人
北國人追之敗諸姑蔑二子奔齊遂墮費將墮成公斂
處父謂孟孫墮成齊人必至於北門且成孟氏之保障
也無成是無孟氏也子偽不知我將不墮冬十二月公
[002-17b]
圍成弗克
子路使子羔為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
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
廐焚孔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乃之火所鄉人有為
火來者則拜之士一大夫再子貢曰敢問何也孔子曰
其來也亦相弔之道也吾為有司則拜之
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
君以忠又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對曰言不可以若
[002-18a]
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
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曰一言而喪邦有諸對曰言
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
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
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
子路為季氏宰季氏祭逮闇而祭日不足繼之以燭雖
有强力之容肅敬之心皆倦怠矣有司跛倚以臨祭其
為不敬大矣他日祭子路與室事交乎户堂事交乎階
[002-18b]
質明而始行事晏朝而退孔子聞之曰誰謂由也而不
知禮乎
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

甲辰魯定公十三年年五十五
為大司冦
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
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
[002-19a]
之以禮祭之以禮
定公問於顔回曰子亦聞東野畢之善御乎對曰善則
善矣雖然其馬將必佚定公色不悦謂左右曰君子固
有誣人也顔回退後三日而來訴之曰東野畢之馬佚
兩驂曳兩服入於廐公聞之越席而起促駕召顔回回
至公曰前日寡人問吾子以東野畢之御而子曰善則
善矣其馬將佚不識吾子奚以知之顔回對曰以政知
之昔者帝舜巧於使民造父巧於使馬舜不窮其民力
[002-19b]
造父不窮其馬力是以舜無佚民造父無佚馬今東野
畢之御也乘馬執轡御體正矣歩驟馳騁朝禮畢矣歴
險致逺馬力盡矣然而猶乃求馬不已臣以此知之公
曰善哉若吾子之言也吾子之言其義大矣願少進乎
顔回曰臣聞之鳥窮則啄獸窮則攫人窮則詐馬窮則
佚自古及今未有窮其下而能無危者也公悦遂以告
孔子孔子對曰夫其所以為顔回者此之類也豈足多

[002-20a]
定公問於孔子曰古之帝王必郊祀其祖以配天何也
孔子對曰萬物本於天人本於祖郊之祭也大報本反
始也故以配上帝天垂象聖人則之郊所以明天道也
公曰寡人聞郊而莫同何也孔子曰郊之祭也迎長日
之至也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故周之始郊其月以日
至其日用上辛至於啓蟄之月則又祈穀於上帝此二
者天子之禮也魯無冬至大郊之事降殺於天子是以
不同也公曰其言郊何也孔子曰兆丘於南所以就陽
[002-20b]
位也於郊故謂之郊焉曰其牲器何如孔子曰上帝之
牛角繭栗必在滌三月后稷之牛唯具所以别事天神
與人鬼也牲用騂尚赤也用犢貴誠也掃地而祭貴其
質也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也萬物無可以稱之者
故因其自然之體也公曰天子之郊其禮儀可得聞乎
孔子對曰臣聞天子卜郊受命則於祖廟而作龜於禰
宫尊祖親考之義也卜之日王親立於澤宫以聼誓命
受教諌之義也卜獻命庫門之内所以誡百官也將郊
[002-21a]
則供天子皮弁以聼報示民嚴上也郊之日喪者不敢
哭凶服者不敢入國門氾掃清路行者畢止弗命而民
聽敬之至也天子大裘被之黼大裘象天乘素車貴其
質也旂十有二旒龍章而設日月所以法天也既至泰
壇王脫裘矣服衮以臨燔柴戴冕藻十有二旒則天數
也臣聞之誦詩三百不足以一獻一獻之禮不足以大
饗大饗之禮不足以大旅大旅具不足以饗帝是以君
子無敢輕議於禮者也鄉人儺孔子朝服立於阼階
[002-21b]
 
 
 
 
 
 
 
 孔子編年巻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