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d0002 農書-宋-陳旉 (master)


[00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農書卷上
             宋 陳旉 撰
   財力之宜篇第一
凡從事於務者皆當量力而為之不可茍且貪多務
得以致終無成遂也傳曰少則得多則惑況稼穡在
艱難之尤者詎可不先度其財足以贍力足以給優
游不迫可以取必效然後為之儻或財不贍力不給
[001-1b]
而貪多務得未免茍簡滅裂之患十不得一二幸
其成功已不可必矣雖多其田畝是多其患害未
見其利益也若深思熟計既善其始又善其中終
必有成遂之常矣豈徒茍徼一時之幸哉易曰君
子以作事謀始誠哉是言也且古者分田之制一
夫一婦受田百畝草萊之地稱焉以其地有肥磽不
同故有不易一易再易之别焉不易之地上地也家
百畝謂可歳耕之也一易之地中地也家二百畝謂
[001-2a]
間嵗耕其半以息地氣且裕民之力也再易之地下地
也家三百畝謂嵗耕百畝三嵗而一周也先王之制如
此非獨以謂土敝則草木不長氣衰而生物不遂也抑
欲其財力優裕嵗嵗常稔不致務廣而俱失故皆以深
耕易耨而百榖用成國裕民富可待也仰事俯育可必
也諺有之曰多虚不如少實廣種不如狹收豈不信然
竊嘗有以喻之蒲且子古之善弋者也挽纎弱之弓連
雙鶬於青雲之際葢以挽弓之力有餘然後可以巧中
[001-2b]
而必獲也若乃力弱而弓强則戰悼惴慄之不暇何暇
思獲舉是以推則農之治田不在連阡跨陌之多唯其
財力相稱則豐穰可期也審矣
   地勢之宜篇第二
夫山川原隰江湖藪澤其高下之勢既異則寒燠肥瘠
各不同大率高地多寒泉冽而土冷傳所謂高山多冬
以言常風寒也且易以旱乾闕/   饒易以渰浸故
治之各有宜也若髙田闕/   髙水所㑹歸之處量
[001-3a]
其所用而鑿為陂塘約十畝田即損二三畝以瀦畜水
春夏之交雨水時至高大其隄深闊其中俾寛廣足以
有容隄之上疎植桑柘可以繫牛牛得凉䕃而遂性隄
得牛踐而堅實桑得肥水而沃美旱即决水以灌溉潦
即不致於瀰漫而害稼高田旱稻自種至收不過五六
月其間旱乾不過灌溉四五次此可力致其常稔也又
田方耕時大為塍壟俾牛可牧其上踐踏堅實而無滲
漏若塍壟地勢高下適等即併合之使田坵闊而緩牛
[001-3b]
犂易以轉側也其下地易以渰浸必視其水勢衝突趨
向之處高大圩岸環遶之其欹斜坡陁之處可種蔬茹
麻麥粟豆兩傍亦可種桑牧牛牛得水草之便用力省
而功兼倍也若深水藪澤則有葑田以木縛為田坵浮
繫水面以葑泥附木架上而種藝之其木架田坵随水
高下浮泛自不渰溺周禮所謂澤草所生種之芒種是
也芒種有二義鄭謂有芒之種若今黄緑榖是也一謂
待芒種節過乃種今人占候夏至小滿至芒種節則大
[001-4a]
水已過然後以黄緑榖種之於湖闕/   芒之種與
芒種節候二義可並用也黄闕/   種以至收刈不
過六七十日亦以避水溢之患也稻人掌稼下地以瀦
畜水使其聚也以防止水使不溢也以遂均水使勢分
也以列舍水使其去也以澮潟水溝之大者也其制如
此可謂備矣尚何水溢之患耶詩稱多黍多稌以言高
下咸得其宜今雖未能盡如古制亦可㕘酌依倣之也
   耕耨之宜篇第三
[001-4b]
夫耕耨之先後遲速各有宜也旱田穫刈纔畢随即耕
治㬠暴加糞㙲培而種荳麥蔬茹因以熟土壤而肥沃
之以省來嵗功役且其收足又以助嵗計也晩田宜待
春乃耕為其藁秸柔韌必待其朽腐易為牛力山川原
隰多寒經冬深耕放水乾涸雪霜凍沍土壤蘇碎當始
春又遍布朽薙腐草敗葉以燒治之則土暖而苖易發
作寒泉雖冽不能害也若不能然則寒泉常浸土脉冷
而苖稼薄矣詩稱有冽氿泉無浸穫薪冽彼下泉浸彼
[001-5a]
苞稂苞蕭苞蓍蓋謂是也平陂易野平耕而深浸即草
不生而水亦積肥矣俚語有之曰春濁不如冬清殆謂
是也將欲播種撒石灰渥漉泥中以去蟲螟之害
   天時之宜篇第四
四時八節之行氣候有盈縮畸贏之度五運六氣所主
隂陽消長有太過不及之差其道甚㣲其效甚著葢萬
物因時受氣因氣發生理固不易測也若仲冬而李梅實
季秋而昆蟲不蟄藏類可見矣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
[001-5b]
妖災妖之生不虚其應者氣類召之也隂陽一有愆忒
則四序亂而不能生成萬物寒暑一失代謝即節候差
而不能運轉一氣在耕稼盜天地之時利可不知耶傳
曰不先時而起不後時而縮故農事必知天地時宜則
生之蓄之長之育之成之熟之無不遂矣由庚萬物得由
其道崇丘萬物得極其高大由儀萬物之生各得其宜
者謂天地之間物物皆順其理也故堯命羲和厯象日
月星辰以欽授民時俾咸知東作南訛西成朔易之候
[001-6a]
稽之天文則星鳥星火星虛星昴于是乎審矣驗之物
理則鳥獸孳尾希革毛毨氄毛亦以詳矣而厥民析因
夷隩可得而稽倣之也大則取象乎天地無乖升降之
機明則取法乎日星不亂經營之度定之以時應之以
數此古聖勤民旨意豈率然哉其所以時和嵗豐良由
於此今人雷同以建寅之月朔為始春建已之月朔為
首夏殊不知隂陽有消長氣候有盈縮冒昧以作事其
克有成耶設或有成亦幸而已其可以為常耶聖王之
[001-6b]
莅事物皆設官分職以掌之各置其官師以教導之農
師之職其可已耶春秋之時法度並廢宜凶荒薦至乃
書有年書大有年葢幸而書之抑見天道有常而人自
愆忒也詩稱豐年穰穰其崇如墉其比如櫛以言其得
法度時宜故豐登有常也洪範九疇彛倫攸叙則百榖
用成彛倫攸斁則百榖用不成然則順天地時利之宜
識隂陽消長之理則百榖之成斯可必矣古先哲王所
以班朔明時者匪直大一統也將使斯民知謹時令樂
[001-7a]
事赴功也故農事以先知備豫為善
   六種之宜篇第五
種蒔之事各有攸叙能知時宜不違先後之序則相繼
以生成相資以利用種無虚日收無虚月一嵗所資緜
緜相繼尚何匱乏之足患凍餒之足憂哉正月種麻枲
間旬一糞五六月可刈矣漚剝緝績以為布婦功之能
事也二月種粟必疎闕/ 子碾以轆軸則地緊實科本
鬯茂穡穟長大而堅實七月可濟乏絶矣油麻有早晩
[001-7b]
二等三月種早麻纔甲拆即耘鉏令苖稀疎一月凡三
耘鉏則茂盛七八月可收也四月種荳耘鉏如麻七月
成熟矣五月中旬後種晩油麻治如前法九月成熟矣
不可太晩晚則不實畏霧露蒙羃之也早麻白而纒莢
者佳謂之纒莢麻晩麻名葉裏熟者最佳謂之烏麻油
最美也其類不一唯此二者人多種之凡收刈麻必堆
罨一二夕然後卓架晒之即再傾倒而盡矣乆罨則油
暗五月治地唯要深熟於五更乘露鉏之五七徧即土
[001-8a]
壤滋潤累加糞壅又復鉏轉七夕已後種蘿蔔菘菜即
科大而肥美也篩細糞和種子打壟撮放唯疎為妙燒
土糞以糞之霜雪不能凋雜以石灰蟲不能蝕更能以
鰻鱺魚頭骨煑汁潰種尤善七月治地屢加糞鉏轉八
月社前即可種麥宜屢耘而屢糞麥經兩社即倍收而
子顆堅實詩曰十月納禾稼黍稷穜稑禾麻菽麥無不
畢有以資嵗計尚何窮匱乏絶之患耶
   居處之宜篇第六
[001-8b]
先王居四民時地利亦必有道矣制闕/    二畝
半在鄽詩云入此室處者是也闕/    田詩云中
田有廬者是也方于耜舉趾之時出居中田之廬以便
農事俾采荼薪樗以給農夫治塲為圃以種蔬茹詩所
謂疆場有𤓰是也又墻下植桑以便育蠶古人治生之
理可謂曲盡矣至九月築圃為場十月而納禾稼則嵗
事畢矣春耕種形足以勞動秋收歛亦可以休息矣于
是扶老携幼入室處以乆居中田之廬則鄽居荒而不
[001-9a]
治于是穹窒熏鼠塞向墐户也國語載管仲居四民各
有攸處不使龎雜欲其業専不為異端紛更其志也違
寒就温去勞就逸所以處之各得其宜此先王愛民之
政也今雖不能如是要之民居去田近則色色利便易
以集事俚諺有之曰近家無瘦地遥田不富人豈不信然
   糞田之宜篇第七
土壤氣脉其類不一肥沃磽埆羙惡不同治之各有宜
也且黒壤之地信美矣然肥沃之過或苖茂而實不堅
[001-9b]
當取生新之土以觧利之即疎爽得宜也磽埆之土信
瘠惡矣然糞壤滋培即其苖暢茂而實堅栗也雖土壤
異宜頋治之如何耳治之得宜皆可成就周禮草人掌
土化之法以物地相其宜而為之種别土之等差而用
糞治且土之騂剛者糞宜用牛赤緹者糞宜用羊以至
墳壤用麋渴澤用鹿鹹潟用貆勃壤用狐埴壚用豕疆
㯺用蕡輕爂用犬皆相視其土之性類以所宜糞而糞
之斯得其理矣俚諺謂之糞藥以言用糞猶用藥也凡
[001-10a]
農居之側必置糞屋低為簷楹以避風雨飄浸且糞露
星月亦不肥矣糞屋之中鑿為深池甃以塼甓勿使滲
漏凡掃除之土燒燃之灰簸揚之糠粃斷藁葉積而焚
之沃以糞汁積之既乆不覺其多凡欲播種篩去瓦石
取其細者和匀種子疎把撮之待其苖長又撒以㙲之
何患收成不倍厚也哉或謂土敝則草木不長氣衰則
生物不遂凡田土種三五年其力已乏斯説殆不然也
是未深思也若能時加新沃之土壤以糞治之則益精
[001-10b]
熟肥美其力當常新壯矣抑何敝何衰之有
   薅耘之宜篇第八
詩云以薅荼蓼荼蓼朽止黍稷茂止記禮者曰仲夏之
月利以殺草可以糞田疇可以美土疆今農夫不知有
此乃以其耘除之草抛棄它處而不知和泥渥濁深埋
之稻苖根下漚罨既乆即皆浥爛而泥土肥美嘉榖蕃
茂矣然除草之法亦自有理周官薙氏掌殺草于春始
生而萌之於夏日至而夷剗平治之俾不茂盛也日至
[001-11a]
而耜之謂所種者已收成矣即併根荄犁鉏轉之俾雪
霜凍冱根荄腐朽來嵗不復生又因得以糞土田也春
秋傳曰農夫之務去草也芟夷藴崇之絶其本根勿使
能殖則善者信矣以言盡去稂莠即可以望嘉榖茂盛
也古人留意如此而今人忽之其可乎且耘田之法必
先審度形勢自下及上旋乾旋耘先於最上處收滀水
勿致水走失然後自下旋放令乾而旋耘不問草之有
無必徧以手排摝務令稻根之傍液液然而後已所耘
[001-11b]
之田随於中間及四傍為深大之溝俾水竭涸泥坼裂
而極乾然後作起溝缺次第灌溉夫已乾燥之泥驟得
雨即蘇碎不三五日間稻苖蔚然殊勝于用糞也又次
第從下放上耘之即無鹵莽滅裂之病田乾水暖草死
土肥浸灌有漸即水不走失如此思患預防何為而不
得今恒見農者不先自上滀水自下耘上乃頓然放闕/
 務令速了及工夫不逮恐泥乾堅難耘摝則必率略
未免滅裂土未及乾甚欲水灌溉已不可得遂致旱涸
[001-12a]
焦枯無所措手如是失者十常八九終不省悟可勝嘆

   節用之宜篇第九
古者一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三年耕必有九年之食以
三十年之通雖有旱乾水溢民無菜色者良有以也冢
宰眡年之豐凶以制國用量入以為出豐年不奢凶年
不儉祭用數之仂而又九賦九貢九式均節各有條叙
不相互用此理財之道故有常也國無九年之蓄曰不
[001-12b]
足無六年之蓄曰急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也治家
亦然今嵗計常用與夫備倉卒非常之用每每計置萬
一非常之事出于意外亦素有其備不致侵過常用以
至闕乏亦以此也今之為農者見小近而不慮乆逺一
年豐稔沛然自足棄本逐末侈費妄用以快一日之適
其間有收刈甫畢無以餬口者其能給終嵗之用乎衣
食不給日用既乏其能守常心而不為不義者乎葢亦
鮮矣傳曰收歛蓄藏節用御欲則人不能使之貧養偹
[001-13a]
動時則天不能使之病豈不信然又曰約有者囷窖箱
篋之藏然而衣不敢有絲帛行不敢有輿馬非不欲也
幾不長慮而恐無以繼之也春秋傳曰儉徳之共也侈
惡之大也語曰禮與其奢也寧儉奢則不孫儉則固與
其不孫也寧固易曰君子用過乎儉聖人之訓誡如此
儉雖若固陋然不猶愈于奢而不孫為惡之大者耶然
以禮制事而用之適中俾奢不至過泰儉不至過陋不
為苦節之凶而得甘節之吉是謂稱事之情而中理者
[001-13b]
也詩云儉以足用以言唯儉為能常足用而不至於匱
乏語云以約失之者鮮亦此之謂也易傳曰君子安不
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又
曰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以謂理財之道在上以率
之民有侈費妄用則嚴禁之夫是之謂制得其宜矣老
子曰能知其所不知者上也不能知其所不知者病矣
夫惟病病是以不病聖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夫
能如此孰有倉卒窘廹之患哉
[001-14a]
   稽功之宜篇第十
好逸惡勞者常人之情偷惰茍簡者小人之病殊不知
勤勞乃逸樂之基也詩不云乎始於憂勤終于逸樂故
羙萬物盛多彼小人務知小者近者偷惰茍簡狃于常
情上之人儻不知稽功㑹事以明賞罰則何以勸沮之
哉譬之駕馭駑蹇鞭䇿不可弛廢也易曰君子以勞民
勸相大司徒之職曰以擾萬民勞之乃所以逸之擾之
乃所以安之也載師凡宅不毛者有里布謂罰以一里二
[001-14b]
十五家之泉也凡田不耕者出屋粟謂空田者罰以三
家之稅粟也凡民無職事者出夫家之征謂雖有閒民
無職事者猶當出夫稅家税也閭師凡無職者出夫布
凡庻民不畜者祭無牲不耕者祭無盛不植者無椁不
蠶者不帛不績者不衰此先王之于民困之如此歎之
又如此夫孰為厲已哉凡欲振發而飭興其蠱弊俾率
作興事耳此其所以地無遺利土無不毛尚豈有惰㳺
徇末忘本而田萊多荒之患哉斯民也寧復有餓莩流
[001-15a]
離困苦之患哉昔漢文帝下勸農之詔曰雕文刻鏤傷
農事也錦繡纂組害女工也農事傷則飢之本也女工
害則寒之原也一夫不耕天下有受其饑者一婦不蠶天
下有受其寒者然崇本抑末之道要在明勸沮之方而
已況國家之於農大則遣使次則命官主管其事然則
在其位者可不舉其職而任其責哉
   器用之宜篇第十一
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器茍不利未有能善其事者
[001-15b]
也利而不偹亦不能濟其用也詩曰庤乃錢鎛奄觀銍
艾傳曰收而場工偫而畚梮時雨既至挾其槍刈耨鎛
以旦暮從事於田野當是時也器可以不偹具以供其
用耶故凡可以適用者要當先時豫偹則臨事濟用矣
茍一器不精即一事不舉不可不察也
   念慮之宜篇第十二
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求而無之實難過求何害農事
尤宜念慮者也孟子曰農夫豈為出疆捨其耒耜哉常
[001-16a]
人之情多于閒裕之時因循廢事惟志好之行安之樂
言之念念在是不以須臾忘廢料理緝治即日成一日
嵗成一嵗何為而不充足偹具也彼惑于多岐而不専
一溺于茍且而不精緻旋得旋失烏知積小以成大積
㣲以至著在吾志之不少忘哉若夫閒暇之時放逸委
棄臨事之際勉强應用愚未知其可也大率常人之情
志驕于業泰體逸于時安有能沐浴膏澤而歌詠勤苦
則衆必指以為汨汨不適時者也其亦不思之甚矣右
[001-16b]
十有二宜或有未曲盡事情者今再叙論數篇于後庻
纎悉畢偹而無遺闕以乏常用云爾
   祈報篇
記曰有其事必有其治故農事有祈焉有報焉所以治
其事也載芟之詩春籍田而祈社稷良耜之詩於秋冬
所以報也則祈報之義凡以治其事者可知矣匪直此
也凡法施于民者以勞定國者能禦大災者能捍大患
者皆在所祈報也故山川之神則水旱癘疫之災于是
[001-17a]
乎禜之日月星辰則雪霜風雨之不時于是乎禜之
是以先王載之典禮著之令式而秩祀焉凡以為民
祈報也籥章凡國祈年于田祖則龡豳雅擊土鼓以
樂田畯爾雅謂田畯乃先農也于先農有祈焉有報
焉則神農后稷與夫俗之流傳所謂田父田母舉在
所祈報可知矣大田之詩言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
害我田穉田祖有神秉畀炎火有渰淒淒興雨祁祁
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是又祈之之詞也甫田之詩言
[001-17b]
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農夫之慶是
又報之之禮也繼而曰琴瑟擊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
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饁彼南畝田畯至喜于此又
以見祈報之事也噫嘻之詩言春夏祈穀于上帝者春
祈穀于上帝夏大雩于上帝之樂歌也噫嘻成王既昭
格爾者嗟歎以告于上帝也言天之所以成王之
業者莫不自于遂百穀以富其民也于是欽授民
事而率是農夫播厥百穀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
[001-18a]
耕十千為耦焉其詩嗟歎不敢後於天時所以虔於天澤也
溥天之下莫不如是則嵗有不豐者乎此王者所以上
能順于天下能順于民以成王業故曰明昭上帝迄用
康年也若豐年之詩言秋冬報者盖五行得性而萬物
適其宜五氣若時而百榖倍其實故陸禾之數非一而
多者黍也水榖之品亦非一而多者稌也則其它從可
知矣故亦有高廪萬億及秭于是為酒為醴烝畀祖妣
以洽百禮莫不腆厚有以報其盛而薦其誠是以神降
[001-18b]
之福孔及于兆民焉大祝掌六祝之辭以事鬼神示祈
福祥求永貞掌六祈以同鬼神示則類造攻説禬禜于
是乎治其事矣小祝掌小祭祀將事侯禳禱祠之祝號
以祈福祥順豐年逆時雨寧風旱彌災兵逺罪疾舉是
以言則順時祈報禬禳之事先王所以媚于神而和于人
皆所以與民同吉凶之患者也凡在祀典烏可廢耶禳
田之祝烏可已耶記不云乎昔伊耆氏之始為蜡也于
嵗之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主先嗇而祭司嗇
[001-19a]
也祭之以百種以報嗇也饗農及郵表畷禽獸仁之至
義之盡也古之君子使之必報之迎貓爲其食田鼠也
迎虎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繼而曰祭坊與水庸
事也其祝之之辭曰土反其宅水歸其壑昆蟲無作草
木歸其澤凡此皆祈之之辭也春秋有一蟲獸之為災
害一雨暘之致愆忒則必雩禜之而特書之以見先王
勤恤民隠無所不用其至也夫惟如此此其所以萬物
之生各得其宜各極其高大各由其道物無天閼疵癘
[001-19b]
民無札瘥災害者莫不由神降其福以相之而然也今
之從事于農者類不能然借或有一焉則勉强茍且而
已烏能悉循用先王之典故哉其于春秋二時之社祀
僅能舉之至于祈報之禮盖蔑如也其所以頻年水旱
蟲蝗為災害饑饉荐臻民卒流亡未必不由失祈報之
禮而匱神乏祀以致其然夫養馬一事也于春則祭馬
祖夏祭先牧秋祭馬社冬祭馬步此所以馬得其牧養
而無疫癘抑以四時祭祀祈禱而然也至於牛最農事
[001-20a]
之急務田畝頼是而後治其牧養盍亦如馬之祈禱以
祛禍祈福則必博碩肥腯不疾瘯蠡矣年來耕牛疫癘
殊甚至有一鄉一里靡有孑遺者農夫困苦莫此為甚
因附其說幸覽者繹味而深察之以祈福禳禍于救弊
其庻幾焉
   善其根苖篇
凡種植先治其根苖以善其本本不善而末善者鮮矣
欲根苖壯好在夫種之以時擇地得宜用糞得理三者
[001-20b]
皆得又從而勤勤顧省修治俾無旱乾水潦蟲獸之害則
盡善矣根苗既善徙植得宜終必結實豐阜若初根苖不
善方且萎顇㣲弱譬孩孺胎病氣血枯瘠困苦不暇雖
日加拯救僅延喘息欲其充實盖亦難矣今夫種榖必
先修治秧田於秋冬即再三深耕之俾霜雪凍沍土壤
蘇碎又積腐藁敗葉剗薙枯朽根荄遍鋪燒治即土暖
且爽于始春又再三耕耙轉以糞㙲之若用麻枯尤善
但麻枯難使須細杵碎和火糞窖罨如作麯様候其發
[001-21a]
熱生鼠毛即攤開中間熱者置四傍收歛四傍冷者置
中間又堆窖罨如此三四次直待不發熱乃可用不然
即燒殺物矣切勿用大糞以其瓮腐芽蘗又損人脚手
成瘡痍難療唯火糞與燖猪毛及窖爛麄榖殻最佳亦
必渥漉田精熱了乃下糠糞踏入泥中盪平田面乃可
撒榖種又先㸔其年氣候早晩寒暖之宜乃下種即萬
不失一若氣候尚有寒當且從容熟治苖田以待其暖
則力役寛裕無窘廹滅裂之患得其時宜即一月可勝
[001-21b]
兩月長茂且無疎失多見人纔暖便下種不測其節候
尚寒忽為暴寒所折芽蘖凍爛瓮臭其苖田已不復可
下種乃始别擇白田以為秧地未免忽略如此失者十
常三四間嵗如此終不自省乃復罪嵗誠愚癡也若不
得已而用大糞必先以火糞乆窖罨乃可用多見人用
小便生澆灌立見損壊大抵秧田愛徃來活水怕冷漿
死水青苔薄附即不長茂又須随撒種闊狹更重圍繞
作堘貴闊則約水深淺得宜若纔撒種子忽暴風却急
[001-22a]
放乾水免風浪淘蕩聚却榖也忽大雨必稍増水為暴
雨漂颭浮起榖根也若晴即淺水從其晒暖也然淺不
可太淺太淺即泥皮乾堅深不可太深太深即浸没沁
心而萎黄矣唯淺深得宜乃善
 
 
 
 
[001-22b]
 
 
 
 
 
 
 
 農書卷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