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h0044 珊瑚木難-明-朱存理 (master)


[007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珊瑚木難卷七    明 朱存理 編
  吴文夀詩文夀字景南臨川人有/南窓吟槀草廬為序
   偶出
大兒讀書鸎語清小兒學字蚓斜行閉門枯坐茗作伴
送客偶出花亂眀一行兩行北歸雁三月二月東風晴
江臯農事驚春及白水黄牛人起耕
   舟泊譚溪
[007-1b]
溪上雨晴人浣紗一痕西日水眀霞出林苦筍髙於竹
落岸殘潮淺及沙春事去人心自懶年光到我髪先華
三三兩兩誰家子快馬輕裘踏落花
   寄凃伯賢
杜若生洲啼伯勞山城遊䖏憶同袍岸花送客舟千里
春雨添江水一篙遺跡驚鴻留雪爪去心飛鷁御風毛
何時挂席随南斗酒濕紅裙夜月髙
   秋野
[007-2a]
傍溪人戸兩三家筀竹楓林小路斜我欲為農渾未得
秋風歸夢繞黄花
疎籬殘菊蕋猶香入眼西風雁數行秋色淡濃天紺碧
亂山如畫濕烟光
   寄興
春淺寒猶在村遥得酒艱亂雲埋老樹飛雨暗前山事
去心徒苦花遲興自闌惟餘雙白鷺相對共吾閒
   十二月樂章
[007-2b]
宫墻新春著栁梢輕絲染作鵞黄嬌風裁雨織舞折腰
梅花浩浩飛璚瑶天官賜福下紫霄人間夀獻南山髙
正月/
緗簾拂香花弄姿春風暖入猩紅幃逰絲冉冉弄晴碧
胡燕伯勞江上飛蜀花移根醉清淑御輦行春碾銅軸
複道飛空聲殷雷清夜瑶池理絲竹年年春滿阿嬌家
紫絲歩障金蓮花二月/
蕙風吹晴雲熱暖修禊年年曲江岸紫茸初成蒲葉短
[007-3a]
楊花晴雪樓臺滿峩髻新粧下南苑霓旌雉扇行簫管
香塵散作隴雲飛人間廽首青春晩三月/
籜龍梢梢香粉淺枝上殘春無一㸃弄晴小雨宻如毛
葱蒨團廻翠波軟薰風一夜摇麥甸黄雲斜開碧雲捲
落手金丸脆堪薦四月/
宫花拂御香猩血濺袍黄今日菖蒲酒玉花浮翠觴朱
符纒臂縷金黍浴蘭湯寳扇弄眀月風生羅䄂香五月/
火龍出海駕雲車雲車吐燄炊赤沙燕王黒蚌珠那得
[007-3b]
来人家雪山在何處氷海空作柱羅紈夕無風肌肉暗
泣露藕花水殿待眀月坐看飛星白光沒六月/
銀濤界天河影白河上年年候槎客漢家秋殿鎻嵬嵬
王母鸞車去不来粉靣修眉冠月嫵願乞巧来持拙去
芰荷花老槿花榮夜色秋聲滿凉浦七月/
列星排空光琰琰玉玦無聲夜西轉促織宵啼旅雁秋
怨客枕無眠香闈念逺風淒幽房月眀深殿愁帶似割
泪花如翦桂簾香霧夜景差眀朝翠瓦成輕練八月/
[007-4a]
鑄金佛面黄岑岑千百億佛見色身仙人捧觴作花夀
花香清入梅枝痩露漙漙風䬀䬀螢蟄光豺祭獸遙天
紫雲濕邊月白如晝凍露開花噴玉光闗城夜白征人
九月/
移短晝續長夜幽壁燈花凝寒灺錦帳懸鈎風不摇芙
蓉春暖生蘭麝峩峩霜雉鎔白銅玉河直貫天西東繁
霜草枯健鶻疾将軍暁獵號角弓十月/
銀雪稠稠塞八表枯樹啼號老梅笑徘徊白鳳闐空来
[007-4b]
氷花浮夜蓮花暁仙人刻玉作楮葉撒向人間收不得
酒香熱面眺齋寒一夜羣纎籠縞白玉管吹灰露春色
十一月/
梅花玉鍊容拍盞翠光濃春色来漸近嵗華潛告終亭
亭飛綵燕裊裊綴釵蟲玉漏知宵短金爐覺暖融土牛
餞太嵗回首踏春風十二月/
  吴景南詩序
吴景南家臨川南鄉之種湖向来曽從空山雷講師學
[007-5a]
詩尊敬其師既沒而拳拳不能忘講師之詩雄健景南
之詩婉麗其子寵以示予惜予不能詩寵也其請於工
詩之士刪其所可刪者存其所可存焉斯足以彰父之
美矣八十五翁吴澄序
予㓜時嘗從空山雷先生遊因知種湖吴景南亦執經
先生之門未及識焉後二十年予在朝奉命代祀還山
景南来山中始得少叙疇昔之所聞者元統乙亥夏五
予扈大駕清暑上都其猶子實擕至南窓吟槀首卷求
[007-5b]
序言余㳺方之外每聞父師之教究性命之學間作一
二詩不過陶冩性理歌頌雍熈而已豈曰專門於詩者
哉空山先生有道君子也景南既從之遊其所得不待
告而知之矣今數其子弟輩教授鄊里者凡十餘人詩
禮之傳有足徵焉尚奚以予言為雖然南窓之吟清俊
藻麗自成一家子孫其珍襲之學士臨川吴公當代名
筆也因特為序其端惜予未及見他日過種湖之上拜
空山之墓就一讀焉於是乎書特進上卿𤣥教大宗師
[007-6a]
看雲道人吴全節寓上亰紫真宫西方丈
  露筋廟碑
天地之間惟二氣陽况君子隂比小人而五行交相為
功各有正位其龎雜者亦交處於隂陽之間盖亂臣賊
子之所禀婦人女子之所羞雖其粉飾一時班域聖賢
眀未即察而隂譴亦不旋踵則澤國之女噆膚露筋不
就有幃之子氏不顯於一時祠方掲於千古庸夫庸婦
之所傳稱有如昨日是幽明之所共信而古今不可得
[007-6b]
而議者然則伯夷叔齊之節不必俟聖人萬世所自知
眀矣紹聖元年十月中岳外史米芾東歸過其下刻石
賛曰王化煥猗盛江漢叔運煽猗人倫亂一徳彦猗昭
世典情莫轉猗天質善楚澤緬猗雲木偃煒斯囝猗日
星建
 畋謬丞帥府将及二載䕶使客徃反凡十拜祠下其
 碑刻之所傳蔑有存者偶家藏元章真跡著偉節足
 以律人者已不敢私謹摹刻置於郡丞官舍使後世
[007-7a]
 有考焉淳熈乙未七月既望䖍亭翟畋題乙巳十月
 廿二日書于玉峰景徳寺僧舎
  楊維禎詩
   丁孝子行
孝子蘭刻木肖母顔木有神痛相關况我孝子有母上
堂問安否母胡為母雙瞽母瞽捫壁行行聴孝子聲孝
子泣母䑛母目何時仰見天日星朝䑛瞽暮䑛瞽一日
二日百里程母瞽豁然而月明隣里来賀母如長夜再
[007-7b]
生孝子名上達天聴華表柱為孝子旌
   石新婦
亭亭獨立傍溪濱四傍無人水作鄰苔髪不梳千古髻
翠眉空掃萬年春霜為鉛粉憑風傅霞作臙脂仗日勻
莫道岩前無寳鏡一輪明月照夫人
   桃花犬
 邑吴氏仲衡家畜犬病踣子能銜食哺其母死葬小
 山下有花開如白鳯仙人因稱之為孝犬云
[007-8a]
昔桃花孝義聞天家今桃花生子在吳家桃花子母病
踣不起三子者纍纍若悲啼有一子銜食哺母母食之
子始出馳一去復一來眠母左右不一離吳老人夀期
頥五葉孫斑斕衣門前荆樹不分枝柱下並蒂生靈芝
吳家孝慈及草木况爾桃花為有知喔喔梟獍兒泥塗
我宫室蕩裂我四維風俗日壊壊不支歌桃花作家慶
吳家兒當執政桃花甡甡化梟獍
    右三詩見諸暨志
[007-8b]
  元真館小集
 至正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予從客過如林還謁元真
 館盧伯融為酒食來餉㑹六七人醉而以山意衝寒
 欲放梅分韻予得衝字七人者李孝光季和釋徳莊
 蒙泉郭翼羲仲瞿智恵夫陸仁良貴吕誠敬夫也
良朋謝郭邑勝賞屬𤣥冬野静梅將發山乾雪未封生
荑近芳節出日媚川容愁用詩湔洗寒憑酒打衝幽人
每多暇俗子自無悰聊以供娯悦詎知縻萬鍾李孝光/
[007-9a]
寒雲蔽朝曦野水鳴浄潺偶兹倚松樹若㳺天壇間芳
筵接華屋寳瑟觸瑶環粲粲庭下梅寒英雜苔斑良㑹
歡方洽轅轍勤屢攀仰視河漢高笙鶴在瑶山吕誠/
我從仙山㳺投策聊自憩脩篁翳春𬎼隂雪留叢桂於
焉賞兹趣載酤雜繁饎班坐依年齡被服製荷芰嘉㑹
諒靡常燕樂以適意今我不云樂歳月亦云駛盧昭/
四時互推序歳事倐已閒羣隂閉萬蟄元氣若龍蟠大
哉天地心微陽見其端一一根太極春葩俄星攅馨香
[007-9b]
不盈掬微雲那忍飡貞素矢弗移相與任嵗寒郭翼/
旭日散逺坰行遵滄海曲幸逢文士集蘭酌忻見屬念
兹芳嵗至去日如轉燭昭代無遺賢白駒在空谷六子
慕𤣥理省已無營欲何哉塵中人自令類蠻觸釋徳莊/
窈窕𤣥館静方外遐情鬯珠樹雜霰下璚芳微風蕩張
筵命宴集傾簟酌佳醸坐客仰令才歡舞迭清唱樂兹
嵗時康况及年齡壯齪齪塵鞅中安得任流放陸仁/
朝遊𤣥真館暮宿容城臺正身秀眉翁光燄紫霞杯醉
[007-10a]
夢廣樂作鵾絃似鳴雷玉女左右侍皎皎嘆且咍帝令
歸洗髓羽車載之廻醒来雪盈尺但見庭中梅瞿智/
  漫興九首
瞿盧袁陸思清警要我題詩來鶴亭月下吹笙看舞影
竹中移栅䕶霜翎
廣平梅詞吐清婉恵連雪賦映嬋娟况有文章兼二美
吕家亭子得無傳
白雲滿地如白石明月窺江來近人最憶滎陽好兄弟
[007-10b]
著霜柿葉寫詩新
淮泗大水斷禾黍聞道居人巢樹頭漢武曽聞歌瓠子
老翁更擬賦黄樓
城南市中有楚客醉卧高樓看月生兩兒共扶不肯下
紫簫吹度到天明
側聞朝家置史館須得班馬出羣材掲公已老歐陽死
近者何賢為總裁
北山一士禪宗秀爛漫交情只憶渠每與王郎傳詛楚
[007-11a]
不同懐素學狂書
永嘉為儒有陳子更思文雅得曹髯麟趾鳳毛不數見
龍文虎脊有誰兼
江上十月風日好小桃欲開春可憐絶勝龍沙三尺雪
雕弓射雁拂廬前郭翼/
  題朱澤民畫
白雲白如太古白青山青似佛頭青何時約客山頭寺
春日題詩錦繡屏楊亷夫/
[007-11b]
山水之圖不盈尺染得水碧與空青明朝為借王喬舄
飛入匡廬九疊屏張伯雨/
遊山曽識仙人氣每見雲來眼為青夢著峨眉好秋色
小奴秉燭看銀屏李孝光/
  送瞿恵夫青龍學官二絶
山雨蕭蕭夜轉多思君别後定如何惟犀怪底時時動
池上東風生緑波
雲影垂江溉樹隂題詩東閣曉寒侵便湏騎馬迎君去
[007-12a]
街上青泥三尺深吕敬夫/
  送進士蕭孟南之官建始序
長沙蕭竹園先生之子潭字孟南為蘇州府儒學弟子
讀春秋經登庚辰科進士第廷試在一百九名之中除
署知䕫州府建始縣事歸辭其親將即任走江滸為别
且乞言予托交竹園有年矣言可靳乎予曰吁儒者之
效不著乆矣何也三代之時道行於上化浃於下豈非
儒者之效也周之衰君臣父子之道幾乎熄孔子慮之
[007-12b]
深筆之六籍為萬世凖由古迄今建學立師以掌之不
可一日廢者誠以國家倚為培育英材之地他日用之
則君心之邪正國體之强弱民俗之安危政治之要靡
不繫焉故也惜乎歴代之君徃徃未能皆知所以興學
設教之意而開導其君故自漢以来君臣治迹或替或
隆由儒者之效不大白於世而斯民不獲蒙其澤者多
矣孟南學校士也其亦有感乎然猶有説為孟南告者
夫學校之士必由科舉而進科舉豈古人設此為干禄
[007-13a]
計哉盖將以此觀士之素藴耳先儒嘗曰使孔子生今
之日亦必由科舉出科舉豈能累孔子耶然則孔子不
為科舉累者善其學即筆之六籍掌之學官由身心而
推之家國天下之學也奈何後世之士狥功名之心忘
義利之辨其所學與聖人背馳始而燈火寒窻孜孜矻
矻以求得及其既得而遂怠之假聖言為求仕之筌蹄
學者以相為效而不疑有司以為故常而不慮視致君
澤民之術為紙上語其於古者設科取士之意果安在
[007-13b]
哉嗚呼此士風之所以不厚而儒者之效所以不著有
自來矣孟南學校士也寜不因予言而自振乎矧孟南
童時嘗從鄉先生俞立菴㳺而乃翁竹園有學有守父
師之訓必聞之熟矣今之徃也思作養之不易宜以古
之循良自期亷謹以持身和易以接物盡瘁竭誠恪恭
厥職使居民過客感戴稱頌皆曰由進士來者其效乃
若此異時非特輝映朝廷亦將延譽於父母師友矣予
刮目以俟建文二年秋七月廿有三日范陽盧充頼序
[007-14a]
字次農/
  陳維寅壙志銘
處士諱汝秩字惟寅姓陳氏其先本蜀人逺祖篆嘗登
宋宣和進士第歴官至左朝散大夫曽大父洽宋鄉貢
進士大父仝父徴皆有隠徳父嘗從草廬吳先生學既
卒業乃北上燕趙遍交當時名公鉅卿論天下事已而
南還遂於吳卜居焉母江氏宋丞相萬里之孫女也處
士生而警敏剛介才氣過人早失怙能力貧以篤學工
[007-14b]
於詩文有古作者之風且嗜古凡前代名畫法書與今
人之作心誠好之雖傾貫購得弗惜也與人論古今人
物賢否治道興衰自夜至於曙弗怠也奉母夫人曲盡
歡心與人交懇懇而有情當大明維新以人材聘至京
將大用辭以母老得歸田里正圗菽水以盡親餘年竟
以疾卒豈不哀哉處士生於天厯己巳十一月初四日
卒於洪武乙丑四月一日享年五十有七娶袁氏生男
一人純女四人咸未娶嫁卜以是月六日丁酉𦵏吳縣
[007-15a]
雅宜山大墩之原從先人兆次友人張適叙而銘之銘
曰嗚呼惟寅豐其才而莫伸工其辭而益貧竟潜晦以
終身者將以發乎後昆也耶
  鄧善之詩
   清明日㑹宋集賢園亭時梨花盛開飲酒聼歌
   樂甚張郭二學士命僕賦詩
琪樹吹香蕩夕暉華簮人對雪霏霏漢宫新火初傳燭
楚女行雲乍濕衣一片花疑蝴蝶化滿枝春想玉奴飛
[007-15b]
蛾眉不用梨園曲唱徹瑶臺醉未歸
   客京師次張仲實見寄觀梅韻
花老蠻烟細雨塵幾經清夢嘆真真夜窺幽樹唯山鬼
暖入孤根有谷神嵗晩粧殘金屋冷月明歌散玉樓春
十年不到西湖路辜負先生墊角巾
   春日遣興
寳篆香消雨散絲准撩詩興上花枝春風吹度南窻竹
一片紅芳落硯池
[007-16a]
   竹西為上虞徐習曾作
三徑蕭森緑霧寒東鄰日日報平安高情直到斜陽外
渭水秋風一釣竿
  友聞録序
雲間陸蒙氏編縹册二帙釐為若干卷曰友聞録取聖
人友多聞義也携以過草𤣥閣求引言閲其所録一時
薦紳先生如廣陵蘇公昌齡遂昌鄭公明徳泰陵成公
居竹毘陵倪公元鎮俱有手墨列其中可寶而傳也夫
[007-16b]
豈若三家村儕掇拾猥瑣而遽以自足哉昔李氏有師
友談記晁氏有客語涑水有記聞吾先子有聞見錄皆
取一時師友賔客以纂錄成書也予嘗怪今朋徒有㑹
所談不聞嘉言善行而私議官寺短長爵秩陞降市井
庸流之軰否則談諧調謔而已奚有飲食談笑之頃孜
孜以紀載為務積以成帙以備他日職史者之資乎夫
蒙之以多聞取友從知友之有益於蒙而去其損者又
可知矣然予於蒙尚有諗也子之取友得聖門之訓矣
[007-17a]
其亦得師於講經討傳之際尊其所聞行其所知乎果
爾則子於聖域將有所造豈止備見聞事實為職史者
計哉蒙尚以予言勉之至正甲辰二月初吉遺叟㑹稽
楊維楨在小蓬臺試陸貴頴棗心筆書
  題舜舉畫
舜舉此圗其以畫滑稽遊戯者也當與桞子厚之蝜蝂
陸魯望之螙化蘇子瞻之八物同一機軸於世豈曰無
補蒙莊謂東郭子云道在螻蟻道在稊稗道在瓦甓道
[007-17b]
在屎溺可以拉圾堆而眇視之耶王行/
  故翰林待詔滕公墓誌
公姓滕氏諱用亨字用衡累世家姑蘇父諱徳進母萬
氏公年甫弱冠事從父思勉宦遊南北渉歴山川竒瓌
益資其胷中所學晩歸鄉里將終身焉聖朝求賢如不
及永樂三年有以名聞遂膺聘起家授官翰林待詔階
將仕佐郎預修永樂大典三年考績轉階登仕佐郎永
樂七年九月丙申朝退還公館與朋友談笑如平日既
[007-18a]
暮忽憒憒昏暈夜半竟殁焉公生於至元丁丑八月初
五日享年七十有三娶趙氏無子生女一人貞贅陸浩
聞訃驚怛奔䘮告白於朝蒙恩賜楮鏹給驛舫還遂以
十二月辛酉𦵏吳縣玉山之原予既為銘掲之封墳浩
請不可無詞以掩諸幽也爰摭其出處大槩𦵏之壙中
嗚呼用衡已矣予之悲其安已耶王汝玉撰
  瓊林薛真人誄文
開府神徳君以神道設教三數百軰徃而有聞者惟閩
[007-18b]
之陳文學近古所謂博大真人哉文學供奉時落魄不
羈以詩酒自汙沒乆始贈真人號朝學士大夫述徳誄
行未已也盖能薄聲利外形骸以文章道術相周旋未
始出吾宗而已文學去世踰四十載彷彿其人得薛元
卿氏元卿早侍神徳君入有蓬萊道山之遊從出有茂
松清泉之怡悦視文學公差若有檢束至於翰墨跌宕
詩酒淋漓白眼青天傲睨一世則未易有優劣論人當
在逸品上矣今大宗師吳公以耆徳重於朝凡執事者
[007-19a]
一二十輩皆真人聲光赫奕非下士所敢仰而望且何
足以測而識之哉元卿已矣論者獨以繼文學公異時
或無用之用諸葛雖死尚能動人元卿其有不亡者存今
已睹其兆是為元卿誄不死哉
 至正乙酉暮春之初句曲外史造首為章心逺書一
 通予將屢書之以識四海之公論如此非張雨暱之
 而私之也
 此予之狂言心逺乃弆於無用之所一展對間既重
[007-19b]
 故人之思而一載之内雲嶠陳君以卑位徃彦輔張
 君以際遇徃獨存者元卿耳雨為無用重識
 元卿向㽞吳篤斯文契誼數相從已而還山中詩文
 日已精行業日已高且謂予曰今被璽書徵徃杭之
 佑聖觀子幸一來豈料元卿遽沒於山中也鄭無用
 出杭人張伯雨所為之誄三讀其文而悲之若元卿
 者方且為古之博大真人㳺於太微之上夫豈言語
 文字所能賛美也哉鄭元祐識
[007-20a]
  鄧善之詩
   題文與可墨竹
此君脱頴蒼筤根修節稜稜見空洞志士林居増眼明
嵗窮瞥見氷霜凍我嘗逕造羣籟寂萬玉隂圍天宇空
畫圖老可得三昧遺縑敗楮千金重鳳翔青林春向妍
龍㧞老湫雲欲動斵輪承蜩道之妙彼哉畫史醯雞甕
坡仙磊落兩玉人瑰詞藻句雜嘲弄渭川奚啻千畆胸
亦有八九吞雲夢我今闗山苕溪曲欲聽琮琤助清供
[007-20b]
二老高風杳莫追笑予匏落知何用
   挽薛助教
扈蹕居庸道歸来僕馬疲俄聞痟首疾不見折肱醫靈
旐辭官舍寒毡罷講帷吳興四千里慘慘泣孤嫠
與子俱留滯那知隔古今猗蘭摧露草斷雁落秋隂手
澤遺書畫心䘮得子衿溪頭吾卜宅相望竹松林
  樂苦齋記
華亭孫錬師字明叔者蚤以頴敏得鄉里名為鄉大姓
[007-21a]
義門夏氏所知遇如其家老綜理以益其富者將三十
年至正乙未主人者亡師喟然曰知己者死矣安用屑
屑久覉塵鞅耶遂去為黄冠師丙申城毁於兵民無故
居義門乃於府城之北鳳凰山之東外波涇之西築室
以聚族焉師亦僦地其旁為屋三楹庸以止息曰吾不
忍與義門氏子孫遂相忘也予一日過義門且造師坐
予於室東之樂苦齋起而請曰子亦知夫齋之名樂苦
者乎余曰不知也師曰將徴子文以記之也久矣幸勿
[007-21b]
辭予曰好榮惡辱人之常情今夫喜也悦也得意也好
也所謂樂也憂悲也窘窮也疾病也禍患也所謂苦也
師乃以人所不欲也而曰我乃欲焉是不亦好人之所
惡惡人之所好傳所謂拂人之性者乎師曰豈敢試為
子陳之吾鄉之人有才幹器局者多出入大家綱紀其
門户以濟其私家故倚大富者為小富自小富為巨室
比比皆是方義門聲勢赫赫家之政小大芥細悉由鄙
人鄙人欲自為計何施不能顧乃澹泊自嗜若將終身
[007-22a]
不殖貨利不置畎畆不事懋遷䘮亂以來既無田廬生
理日拙官方以無田而號富有者嘗依富人以成家者
應命有司鄙人已數數困於是矣其應命也始也剥肌
膚今也竭膏血父子不保室人怨嗟貿售市易大而衾
裘書冊微而箧笥巵匜探索無遺以死為愈殊不知鄙
人無田而非富有依富人而未嘗成家者也其苦也孰
大於是嘗讀老子書有曰有身有患莊周書亦曰人之
生也與憂俱生是凡人之生不能無苦也審矣鄙人既
[007-22b]
學其道敢不一死生外形體齊物我樂其存於中者聼
其苦於外者如是而已是乃所謂樂也予曰師盖可與
言道者矣易曰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悔又曰與時偕
行繫辭曰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傳曰
素其位而行素患難行乎患難陶靖節曰貧賤常交戰
道勝無戚顔蘇文忠曰平生學道専以持外物之變非
意之來正須理遣皆此意也師盖可與言道者矣昔人
有言市中有虎衆皆自若獨一人色惨而意動盖嘗傷
[007-23a]
於虎者也予以流俗所不偶作畸傖東海上處貧賤之
日久矣盖嘗傷於苦者也貧賤之苦世所不堪予亦以
孔子之道朝夕自娯苦雖稍來亦復謝去終不能亹亹
逼人聞師之言乃知世固有同於予者如是予與師苦
雖不同樂豈有異耶師先君子之所愛也予不敢替其
愛敬為師記之張雨/
  映雪齋
   記
[007-23b]
映雪齋者雲間孫明叔書室也室邇素王燕居之宫明
叔㓜習俎豆禮遜溢於目詩書熟於耳既長見益多聞
益博學日益進所蓄經書幾千卷若注若疏若觧義諸
氏之説備焉史千卷若紀傳若書志歴代紀載萃焉子
集又千卷筮史醫師方伎之精者古今名賢墨蹟之真
者聚以類焉闢一室序次甲乙而尊丌之題曰映雪盖
希其先世之勤於學也而或者疑焉夫勤學而雪是映
本由於膏之不繼今明叔非不足於膏也映雪而讀一
[007-24a]
時適然雪亦非常有而可映也而是之名何居觧之者
曰齋之中素壁四環紙窻潔幽籖牙之垂垂軸玉之疏
疏其境皆雪也皓魄欲沈晴烏未翔曉色漾乎書帷寒
光耀乎虚楹景又無時而非雪也指送瑶琴之彈手映
玉麈之揮清談而屑霏唾咳而珠玉則雪在乎其人濯
宿汚於蟬蜕來新見於融氷湛然虚白皎然靈瑩則雪
又在乎其人之心是則雪雖不常有而吾雪則常有也
雖焚膏而讀而吾之志則常若映雪而讀也明叔其賢
[007-24b]
矣哉予嘗卧衡門釣寒江東櫂剡溪北上燕山交是雪
乆矣江空嵗晏梅花欲春扁舟下松江明叔邀予坐齋
中焚香讀四聖人易但覺夜寒窻白萬象昭然時至正
丁亥十二月三日番陽傅貴全子初記
   詩
新裁鶴氅著来輕儼若氷壺不夜城展席繙書延倒景
煑茶敲火送深更千山玉立神逾爽一室清虚眼倍明
座上高談無雜客蕭蕭白髪可憐生陶宗儀/
[007-25a]
  鶴齋詩有序/
 茂宏薛君臨以朱公本初高第弟子也公至順庚午
 如還道中諸詩盖無媿杜工部石壕吏無家别諸篇
 茂宏為予誦之為之感激有少陵慕元使君之意茂
 宏清雅善學其師尤工於詩㫖趣不異自名其齋曰
 鶴昔薛少保畫鶴動衆雖乆冺沒每誦杜句慨然有
 凌雲之思焉故以是望吾茂宏也乃賦詩贈之
每吟少保郟郊篇畫鶴仍為世所傳羽翮已超千仞表
[007-25b]
風騷逺軼六朝前兒孫有志翔寥廓妙句相貽起静便
今日名齋深屬望雪絲雲錦看冲天青城山樵虞集/
 至正九年青龍在己丑仲秋上戊日天子有事於太
 社太稷素與執事禮成歸金臺坊寓舍是日雨潦無
 過客因錄青城先生鶴齋詩以寄薛君君里中有張
 生兄弟善刻字當刻此詩於晩圃堂中盖先生乆捐
 館舍其文章不可得矣素書無法不足道也華盖童
 子危素識
[007-26a]
  有元故薛君思永配倪夫人墓銘
至正十年夏元儒薛毅夫𦵏其太夫人倪氏於信之貴
溪縣同耕原其友臨川危素方在史館屬其外兄桂孟
書其世出言行欲來求銘居無何汝潁盗起道路隔絶
後一紀始克航海至京師以請於素不敢辭也按夫人
諱瑞真姓倪氏其先在南唐時有信州雄石鎮鎮遏使
官至銀青光禄大夫奉化軍開國侯父恕軒先生母某
氏生至元二十七年八月時見北斗光燭於庭父母異
[007-26b]
之年十九歸同里薛君昶思永其字也君之父晩有足
疾不良於行扶掖起居供饋飲食必身先之父或謂之
曰宜自讀書不煩爾也對曰奉親餘暇方是讀書之時
上有太母夫人復從容曰妾當親為治具以養曽祖姑
為學不可廢也君有父䘮慟哭過哀人不忍聞懼傷太
母之心既葬則哭於他室夫人開釋之終莫能止每見
太母則歡然改容服除竟以憂遘疾卒曾祖姑方涕泣
慮無以為𦵏夫人乃盡出嫁時衣服簮珥以為棺槨他
[007-27a]
日撫二子曰汝大父嘗窘於徭役亦不知遽至於貧唯
日夜望汝成人以興吾家他日得從爾父於地下足矣
哭幾至絶由是堅苦自持蠶桑紡績得繒布奉曽祖姑
餘以資教子之費既長則又訓之曰外人多言汝勤能
鄉學使汝父及見之喜當何如輙嗚咽流涕曽祖姑䘮
伯祖姑議均財治具夫人請曰所積錙銖豫備之矣人
尤以為難能嵗時祭祀必躬親爼豆無違於禮至正八
年十月戊辰得疾越五日壬申沒得年五十有九子男
[007-27b]
二毅夫其長也次餘祥先卒孫男一人薛氏之先亦仕
南唐為司徒乃徙貴溪之漸歩里五傳至宋朝奉郎尚
書駕部員外郎上䕶軍昌弼又六傳至脩職郎金溪縣
丞玠君其曽孫也兩家俱著族云銘曰
女婦之徳由教而明維薛與倪世有簮纓婉娩令容訓
戒是承爾行之孝爾節之貞鬰鬰松栢原曰同畊為善
之徴被厥雲仍通奉大夫叅知政事同知經筵事提調
四方獻言詳定使司事臨川危素譔中奉大夫同知太
[007-28a]
常禮儀院事鄱陽周伯琦書
  藏經銘
北斗道經一卷故太史清江范梈所書貴溪薛毅夫奉
而藏諸禹穴承母命也母倪姓諱瑞真世大族生於至
元之庚寅生之日父母睹北斗光燭於庭故長而事斗
極䖍日誦其經年十九歸薛昶氏昶蚤卒時甫三十孀
居卓偉訓毅夫詩禮為名士毅夫一旦過清江謁太史
告以故太史為書經俾之歸遺母母得之喜曰比夜夢
[007-28b]
汝軌經我側今致此非偶然也吾百年後可藏諸名山
慎勿忘暨毅夫太母䘮乃上會稽詣禹穴藏經已而屬
太史氏襄陽張翥為之銘銘曰
禹陵之洞陽明虚中閟玉匱遁甲圗孰敢窺之神所徂
有孝子毅精誠孚斗七宿經史梈書元黓攝提月在如
翥也作銘古作模歴厥世百文弗渝後有道者其徴且
  贈鶴齋詩并序/
 鶴齋隠居浮海至京師為其母夫人請銘於中書叅
[007-29a]
 政危君既得之復來吳謁予求篆題并以翰林承㫖
 張君所作藏經銘求予古篆恐難其書賦三絶句以
 請予嘉其篤孝即書以貽之仍次韻為答時至正癸
 卯季春上吉也老友鄱陽周伯琦
蓼莪報徳自難忘浮海飄然一葦航萬里得銘如見母
何慙蛇蚓助餘光
陕郊古句人争誦義訓猶知教一經慈範堂堂傳百世
故應玉樹長階庭
[007-29b]
共望江東日暮雲吳門六載對殘春論文何日同尊酒
但恐詩成泣鬼神
  九月一日訪鶴齋於上清别館擬邀小酌適其生
  朝有出戯書此為明日之約
蓬萊宫中尋薛濤芙蓉城裏去逰遨常騎仙人兩脚鶴
何處阿母一蟠桃菊花邀客易成晩竹葉於人安所逃
歩虚一起且歸去明日與君持蟹螯青城山樵虞集/
  用先叔祖韻夀薛鶴齋真人
[007-30a]
 近以兵避海上㑹鶴齋真人于練川語及舊逰皆如
 夢寐因誦先叔祖太史文靖公詩乃為真人九月一
 日生朝賦也今俱客於此復逢此日而誦此詩感懐
 今昔三十年矣於是堪不能無述謹用韻以為夀云
練海秋潮若捲濤遼天得與鶴同遨人間不老三花樹
天上初分五色桃甲子每書聊自託姓名千載復誰逃
等閒談笑重陽近又向尊前一舉螯虞堪/
  次韻
[007-30b]
青城文思涌波濤子復長吟海上遨瞻望白雲歌伐木
記從瑶水得餘桃百年風雅誰能繼萬里烟塵共此逃
不是菊花知節序一桮負却蟹雙螯薛毅夫/
  㳺靈巗三首
吳宫花草乆為塵千仭空山嫵黛新雲閣靣湖春渺渺
天池浸石碧粼粼諸侯互勝猶争奕三世如來却現身
白社楣間留秀氣清逰滿占及芳辰
丹梯百折到松林連抱庭杉嵗月深永巷廊虛曽響屧
[007-31a]
荒宫臺古不聞琴蛾眉傾國悲生樂麈尾談空後視今
山下良田明似剪一畦那得老雲岑
重㳺已隔十三春纎緑嬌黄嵗度新白髪無情添老態
青山有約待詩人菜花間麥畦樆錦薜荔縈藤樹簇鱗
香逕斜陽啼杜宇廻舟圓月掛城闉周伯温/
  玉鸞傳
玉鸞者蕭氏子也小字阿鸞按蕭氏有二𣲖俱以音律
知名其一居大夏之西曰筠有直節黄帝時伶倫用之
[007-31b]
定律吕筠再世孫龍賛舜作韶樂樂用有成書曰蕭韶
九成鳯凰來儀是也其一隠昆山之麓曰璞以抵鵲得
名卞和屢獻之楚懐王不用遂匿徳不售子貢稱其韞
匱而藏求善賈而沽者也其後子孫遷徙無常處惟居
藍田荆山者最盛鸞藍田人也初育於石氏當秦皇帝
并吞六國有天下薄海内外瑰怪珍竒瑋異莫不效職
惟石氏幽然不為用帝怒盡驅其黨填東海通道蓬萊
閬苑以求神仙不死之術中道不行被鞭至流血石族
[007-32a]
以破鸞無所依乃脱身㳺闗陜闗陜豪俠愛其温潤縝
宻亷而不劌氣如白虹以為竒寳為之語曰豈有羙如
鸞而長貧者乎鸞雖美姿貌然無他能觧自以落魄闗
陕十餘年靡所成立發憤從宗工磨琢一旦心孔忽開
於其祖音律不學而通每風清月朗碧天良夜輙一鳴
焉而蛟龍為之起舞鸞鳯為之廻翔聞者莫不軒昻激
越而手舞足蹈也然未嘗自鳴必待人揄揚吹嘘而始
出聲脱非知音者雖王公卿士卑躬下氣萬方冀其鳴
[007-32b]
亦不肯曲狥其意而一鳴也遇知音則鳴不已君子謂
其不近人情而斥之鸞固自若也句呉顧瑛遇鸞呉門
市邀至於家既而太史楊公有狄生號鐡龍者亦以音
律鳴聞鸞技與已同一見甚喜遂不相舍朝夕更倡迭
和如親昆弟至今留楊氏云
太史公曰鸞之貎美矣然闚其中則洞然無有校其能
則惟音律而已音律於技末也其不遭宜矣噫以鸞之
姿而所就僅爾諺曰人不可以貎取信夫釋克新/
[007-33a]
  孔方傳
孔方字子貫首山人也其系出金天氏黄帝時為童氏
黄帝命鑄鼎荆山下鼎成有龍垂胡髯下迎黄帝騎龍
上天童氏遂用有名天下夏商之際童氏益振入周為
孔氏武王伐商孔氏有曰泉者以神術行天下太公立
九府圜法而泉與焉其後子孫散處諸國在魯者佐季
氏故季氏富於周公在吳越者范蠡用之而貲埒王者
孔氏至今族號最蕃惟方能傳其祖神術隠首山陶冶
[007-33b]
中師事容成而名益著四方咸以兄呼之漢高帝既平
天下中外消耗思振元元而大臣有以方為言者帝甚
喜乃遣使召之方乗傳車至闕下問以富國足民之道
對曰顧所謂力行何如耳頗甚稱㫖使典府庫以權出
納文景之世方儲蓄累百鉅萬貫朽而不可校天子嘉
其績累遷至平凖令未幾人誣方盗鑄禁錮不用方為
人無圭角與人交無高下雖孩稚亦與狎玩吳王濞之
國上大夫鄧通寵用而方奔走濞通之門無虚日平居
[007-34a]
好聚無頼子弟為賭博之戯贏輸皆由已為有不可意
者雖袒跣大叫祈為梟盧亦不肯少徇為之故徃徃致
喧争闘毆人頗銜之此其所以獲罪歟先是有燕人楮
寳者亦以神術顯用初方赴召抵京見寳喜其術與已
同驩如平生遂同舍館出入與偕而寳素輕薄不逮方
之剛厚也二人意雖甚合然方遭難而寳卒無一言援
之吁真市井之交哉方既罷而寳専任使權益重有偽
寳名而為非軌者朝廷患之議復用方以分其權於是
[007-34b]
丞相𢎞羊言於天子曰孔方有功國家而其才足以任
使以非罪黜不復非所以示天下之意制可其奏召方
復平凖令方起而寳權果少殺二人並行天下人莫敢
先後輕重焉朝廷凡欲建大功興大利非二人不可以
故上自天子下逮公卿大夫靡不愛重二人者二人俱
口吃不善言語惟以篤實見信於人中外百司之事人
所難言者二人至無不可雖臺諌風憲亦嘗曲狥其意
方尤利濟於貧窮小民故天下聞方用而莫不稱慶廢
[007-35a]
而莫不失望盖方之術足以動人亦天下人心之所欲
也寳以昬自焚死方亦以年高身皆土色顔靣無精采
告老於朝賜爵同城予自便終於家
太史公曰孔方起陶冶中獲親任使斥而復用其遭際
豈偶然哉方雖名通神術而無他竒能觧不過聚歛而
已然而天下無賢與不肖皆忻慕而愛重焉不知其何
道可怪也已釋克新/
    右二傳江左外史釋克新仲銘所作刻於雪
[007-35b]
    廬集
  陶先生遺墨
   劉嵩高文藁序
嗚呼三代以降士之作者多矣求其立言有益於世道
而為人人之所稱誦者幾何人哉或者謂世道有隆汙
故文章亦與時相上下此固然矣然人各有所能所不
能固不可較優劣於異代而亦不可較優劣於同時何
也人之為學本於質性充以見聞根於義理徴諸故實
[007-36a]
而見於是是非非莫非道之所寓譬之植物之生大者
小者長者短者堅者脆者其生各因其性其榮悴開落
各有其時要之皆有可觀者焉如使其大小長短堅脆
者皆歸於同類而榮悴開落亦同見於一時又何足以
覩造化之妙哉惟夫人之立言也亦然人心各有所志
故其言皆可以傳於世作者不厭其多也予友四明劉
君顯仁讀經史百氏之書肆意於古文士大夫多君之
才咸稱譽於君不置四方學者咸師宗之凱辱與為友
[007-36b]
日以道義文章相刮劘故其相知為尤深嵗己丑予裒
名人文將次第而傳之至君則語予曰吾為文用心良
苦抑不知於道果有合乎否也子幸取而刪之予謝不
敢當嵗庚寅君領薦北上予為縣文學信之永豐與君
别去辛卯君下第南歸授嵩高書院山長俄而以疾卒
卒時遺言謂所主賈君俟予東還必以遺文為託其文
凡四卷為若干篇君年二十即負文名嘗一再至京師
受知名公卿壯嵗客武林與予友凡十年予見君所為
[007-37a]
文甚富今所存僅僅如是則知其所遺亡者多矣予續
當搜訪乃為編輯庶不負君之託也嗚呼予每評君之
文其大者若楩楠其勁者若松竹其艶者若桃李其幽
者若芝蘭無不各極其至而其立心懇懇然専務以忠
言善道告人未嘗苟措一辭也非古之立言者歟嗚呼
今已矣後之覧者庶有徴於予言哉至正十四年七月
十有九日天台陶凱序
   永豐令宋侯興水利記
[007-37b]
東平宋侯筮仕由中朝出為永豐令侯樂易敦重與民
相安於無事適隣郡有警官府多故侯調度不煩民用
寜謐及冦入郛郭竭力捍禦民居安堵其於學校農桑
知為教民之道養民之政盖常拳拳焉暇日㑹民父老
語之曰古井田畎澮溝洫之制度廢於是有渠堰陂池
瀦水瀉水以防旱澇使民無饑莩之患然不豫備則恵
不及民夫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成衆盍相與圗之
於是捐俸金為倡率有力者募民子弟増築縣之陂池
[007-38a]
以東灌橋旁學佛者呉普諒有幹才可以集事使専董
是役遂築東灌陂三百丈馬㯶陂二百丈忠良陂一百
八十餘丈楊淤一百丈㘭丘五丈蓮湖五丈塞門八十
丈魚門諸陂凡一百丈不日告成水之所經凡四十餘
里灌民田十萬餘頃嵗大旱林木多槁死獨陂田大稔
其自今以始民獲享無窮之利皆侯之力雖古之鄴令
史起何以尚諸民父老以狀來求紀其事於是乎書侯
名詳字約夫云是為記又系以詩曰
[007-38b]
維此豐邑厥田磽瘠耕鑿之民嵗食其力雨暘時若黍
稌其宜驕陽為災嵗乃大饑職維宋侯力於農田制防
築陂民用有年耄耋童髫懽忻鼔舞曰維賢侯民之父
母紀侯之功頌侯之徳我用作詩勒之貞石
   題夏簡伯畫
西南逺山隔流水山色蒼茫烟霧裏東西諸峰氣勢高
層崕絶壁連雲起岩隈野人屋數椽白石齒齒泉涓涓
横坡欹岸接林杪有路可上層崕顛道中行人問前路
[007-39a]
只愁空山白日暮山南樓觀已在眼相期尋幽湏奔騖
稍過前村水亂流危橋直上岩之幽一客騎驢看飛瀑
一客抱琴凌素秋終日山中行未了大山小山看總好
人間茫茫行路人何如山人拾瑶草刺船東歸何太遲
泊舟岩下聊娯嬉一船生涯在烟水咄哉世人安得知
東來西去各有適飄飄清風生兩腋村深雨露足桑麻
是處山中堪躡屐夏君愛畫入骨髄足跡江山數千里
興來寫此遺故人終日披圗為君起君家斗城吾赤城
[007-39b]
山深夜夜鳴秋聲同是天涯倦遊客吟詩到此猶含情
好事珍藏莫輕擲人間好畫不易得時向亭齋一卷舒
中有天機人莫識
   妾薄命
紫宫三千人非闗妾命薄請君聼妾言臨風氣蕭索妾
家在江南高樓映城郭二八顔如花重門蔽珠箔一朝
别親知凌雲上寥廓得充君後庭香風動羅幕丹鉛為
君施衣裳為君著願以微賤軀匡牀代菀蒻流連愛景
[007-40a]
光誰知風塵惡層城隔川梁紅顔歎漂泊月明烏夜啼
更深露華落對此情鬱紆形容不如昨君恩本自深妾
身非無託願君布陽和聼妾奏羽籥絲竹皆前陳酒漿
為君酌南山以為尊北斗以為杓奉君千萬年與君恣
歡樂
   留别
千里江東客三年是冷官風塵驚戰伐骨肉喜平安嵗
暮思歸切交深話别難臨期各回首相視涕闌干
[007-40b]
   歸舟
亂後歸東淛清湖買小舟交遊皆逺送懐抱復添愁細
水灘行澁荒邨野趣幽前程山色好早晩到杭州
   東岳行宫重建天堂記
昔先王教人以禮樂使入於善有不然者則刑政施焉
後世禮樂壊而政刑紊於是方外之教以禍福示人始
有天堂地獄之説猶朝廷以待士大夫而囹圄以待罪
人使善有勸而惡有所懲亦世道之一助也然而世變
[007-41a]
愈下昧其所趣者不竭力於善而竭力以事神盖謂事
神可以獲福雖有甚大惡神亦將庇庥焉嗚呼此豈其
立法之本意哉永豐地僻民淳其君子咸知禮樂之化
其小人能安其生業而其事神甚敬水旱疾疫必禱於
神進退趣舍必稽於神距縣治西北一里許有東岳行
祠舊建天堂地獄於祠之東西相向以為善惡勸懲之
所天堂舊基汙下殿宇湫隘嵗乆復頹圮若不稱其名
無以起人之敬住持博山寺僧源公石泉將撤其舊而
[007-41b]
新之度地於舊基之東數十武廣袤各數十尺其地高
敞厥位靣陽衆咸以為宜乃捐衣鉢餘貲又募衆財鳩
材僝工擇其徒之能幹蠱有定力者曰道隆使董是役
邑耆長徐亨甫韓慶叔實賛成之道隆躬操畚鍤鑿山
開址四方之士翕然皈向輿木運石至無虚日經始於
辛巳六月落成於壬午八月為浮圖與水陸堂龍象之
飾鐘鼓之設粲然聿新左為層樓右為廻廊雲堂居前
方丈在後花木周匝途逕靚深其規模氣象視昔加倍
[007-42a]
跡其地者恍若出塵世下至廪庫庖湢及日用飯食之
具靡有不周道隆乃諗於衆曰今功縁粗畢而無恒産
後之主者一怠其事則前功隳矣夫善始非難而善其
終尤難盍思永久之圖庶其可乎衆遂相率捐田歸之
凡若干畆嵗徴其入以給𤓰華之供與繕脩之費焉予
職校官永豐道隆請紀其事鑱諸堅珉又刻捨田姓氏
於碑隂以垂不朽云予既為記又系之以詩曰
佛有象教式昭庸愚厥名天堂龍象所居其居伊何有
[007-42b]
嚴有翼金碧焜煌仰瞻兢惕生為君子沒為明神善惡
之報職由斯人睠兹山川民俗淳古作善降祥受天之
祜鳩材搆堂人民具来𤓰華繕脩捐田資之道隆之功
衆士之力彌萬千年有永無斁
   送姚憲史赴浙東
東南壓天低雲城江樓日夜聞雨聲掾曹牽帆上水去
厭見江頭波浪生嗚呼山有猛獸水有長鯨鴟梟晝嘷
狐狸夜鳴西郊烽烟接戎壘朝廷連年常用兵去年夏
[007-43a]
旱米價貴今年民饑誰力畊公家軍需星火急村墟訛
言民屢驚搜材不復間遐邇志士攬轡思澄清兹行執
筆在栢府片言良足為重輕能為國家樹根本要在剗
惡存鰥梵邊城烏棲白日暮烏啼啞啞天未明哦詩壯
子逺行色馬首青山相送迎諸子虚席乆迓子共佐明
時致太平
   竹梅幽禽
竹外一枝梅花開雪初凍風来莫吹竹恐驚幽鳥夢
[007-43b]
   梅蘭圗
梅花與幽蘭芳馨在山谷折以遺所思其人美如玉
   送張伯逹序
予徃年嘗讀昌黎文見其稱殿中侍御史李虚中以人
始生年月日時比其支干以推其休咎而預定之予心
頗信尚而未能得其要領聞善論子平家法者予輙就
問其説頗聞由虚中數傳而後為子平虚中主用年干
子平用日干皆主其所生而以尅者應之若源流一致
[007-44a]
故虚中子平之説雖不同而所以為生尅制化未始不
同也然則子平其善用虚中者乎獨怪世之言子平者
以某支辰藏甲乙某支辰藏戊巳紛亂而無所統攝盖
惑於多岐而不能考其㑹通者也永豐張伯逹學子平
法以主客相附麗而求其㑹通井然各有條理暇日予
以生人之時日有富貴貧賤夭夀不齊者試其術而伯
逹操論甚整殆百不失其一焉兹告予别將徃遊江湖
間予因與伯逹論曰人生於父母而禀於天地之氣乃
[007-44b]
以始生年月日時推其行運又推其行年以考人之休
咎彼始生之時日於今吾果何與哉抑不知有象而有
數此自然之妙也夫成吾形者實五行之氣於是而有
象矣然始生之時日固吾形之所以生於是而有數矣
故五行之氣在於吾身而其行運行年正吾身血氣流
行呼吸吐納與四時之氣相為通貫者氣順則休逆則
咎如斯而已又何不可以數推乎雖然一日十二時一
月三百有六十時一嵗大抵為時四千三百有二十而
[007-45a]
四海九州所生之人有不可以萬億計其富貴貧賤夀
夭果皆同乎否是生人至多術數所不能限也以有限
之術數推無窮之生人欲其一一皆中亦戛戛乎難矣
嘗觀物之草木春生夏長秋殺冬藏此氣數之常也然
其間有生長同時而凋謝不同時者何哉或其地利有
肥磽物性有堅脆又或封植之或斬艾之故萬有不齊
也人得天之氣與地之氣而生於父母之身是兼於三
才者今所論年月日時特其得於天者耳至於山川之
[007-45b]
風土父母之家世則其因乗之勢有不同也又况其所
存之心能樹善積之乆則氣順而不逆反是則氣逆而
不順由是而求其休咎之應又豈術數所能拘之哉以
伯逹善用其術而又叅考於是彼有無窮之人則皆以
無窮之變應之是子平善用虚中而伯逹又善用子平
者也何患其不一一皆中乎江湖多賢士大夫必有能
知伯逹者尚以予言論之是為序
   信州路太守于公遺事
[007-46a]
論人以跡而不以心者乃世俗之常談非古今之通論
也是以予觀於于信州之為人混其跡而無以白其心
抑亦命也夫予居武林時公為信州比嵗餘人争言公
有貪名而無善政大夫士皆譁然攻之莫能諗其故也
及予為信屬縣文學詣大府謁公見公謙譲愛士尚儒
術也勤勵庶政共其職也吏畏之威之行也民懐之恵
之施也事有未當官屬得以言之能聼諌也法有未便
衆庶得以陳之能取善也搏擊豪强攻其首惡而已紛
[007-46b]
争辨訟審其曲直而已四境之内富者安其業貧者遂
其生苞苴不進也請謁不行也然而私昵之愛弗能禁
之奴𨽻之奸弗能戢之明於逺而暗於近也治其大而
忽其小也此人所以争言公之有貪名而不知其有善
政也嗚呼世之人好論人之跡孰有明公之心者哉去
年夏淮冦猖獗既䧟蘄黄又攻襄漢襲破武昌公得報
形憂於色每戒官屬輕刑弛禁賑窮賙乏曰小民無知
易以為亂宜善撫之也今年春冦攻江州城䧟州守李
[007-47a]
公死之公聞為之慟曰天不憗遺善人乃至斯極乎未
幾又䧟饒州饒與信接境而信萬夫長以病卒其偏禆
與其麾下多從征南徐又徃鎮池陽存者甚寡衆懼力
不能支請公為自全計公曰臨難不苟避此吾職也吾
行何之遂命其子奉母以行曰若等善自愛以承宗祧
吾得從李江州地下㳺足矣已而冦至公守義不屈求
死不獲卒為所擒居道上不食死嗚呼死非難而處死
為難冦乗勝逺戰歴數千里將士卒者棄其士卒守封
[007-47b]
疆者棄其封疆徃徃有平時得名譽士也能如公見之
明守之固確乎其不可㧞者豈易得哉予懼人之不知
公故述其梗概如此苟以予言質諸信之士與其民必
以予為知言予非有私於公也公名大本字徳中云
   座右銘
夫學以明其道以脩其身也仁義人之性也孝弟人之
本也禮譲所以接人亷潔所以自守也人慾必禁於未
萌天理常防其易昧也小善不可以不為小惡不可以
[007-48a]
不去也動静必貴乎交養言行必期於相顧也能知之
而弗能信之是知之弗真也能信之而弗能守之是信
之未至也知之真信之至守之固行之篤其庶幾乎君
子之道也
   送沈仲逹内掾北還
昔年逺客辭東呉長揖公卿游上都有如彩鳳出丹穴
飛集明堂衍瑞圗今年走馬江南路極目春雲滿江樹
又如騏驥産渥洼長得孫陽一回顧江頭昨日秋風起
[007-48b]
聞客逾淮度江水秋風蕭蕭河水渾送行千里若萬里
開筵祖道江城西空林野鳥方亂栖主人酒盡客亦去
落日城邊散馬蹄雲黒雲深夜聞雨壯士憤激毛髪竪
臨風長歌㧞劍舞誓掃妖氛報明主到京八月秋雨凉
書来有雁煩寄將小臣葵藿傾太陽願見聖道如天長
   題襄陽山水
屹立青山漢水邊山中臺榭㡬千年於今耆舊消磨盡
却憶能詩孟浩然
[007-49a]
    右陶先生遺墨五紙舊得於一士友家每紙
    有名氏印章字畫清勁可愛紙亦佳墨色如
    新又可寳也録此一過
  淵明醉歸圗
   題䟦
千古淵明避俗翁後人貎得將無同杖藜醉態渾如此
困来那得北窻風大癡道人時年七十八/
歸来三徑一年秋自是羞看爾督郵王𢎞斗酒何為者
[007-49b]
不見南山不舉頭張雨/
王生持叔厚白描淵明小像来求賛時僕被酒信筆寫
四句而句曲外史即刻而成詞意深逺尚有餘妙嘗記
張西岩有一篇甚好議論遂寫其上云留侯晩節逰赤
松武侯早嵗稱卧龍仇秦復漢身始終淵明初非避俗
翁兩侯大節將無同陽秋甲子法王正直筆宛有南山
雄易地㶚上祁山功王𢎞何幸奉吾足督郵能芥平生
胸歸来種豆南山中斜川只許桃源通門前五柳春濛
[007-50a]
濛落絮不與江波東環堵蕭然吾未窮北窻儘有羲皇
風畫圖不盡千古意作詩一笑浮雲空有黄子乆印/
淵明詩曰但恐多繆悞君當恕醉人東坡謂此淵明未
醉時語一峰老師書此篇當亦在未被酒前所作正得
古人佳趣雨云
前詩盧踈翁所作今以為西岩則又似乎被酒之餘也
句曲外史/
  趙魏公畫卷
[007-50b]
   題䟦
予自少小愛畫得寸縑尺楮未嘗不命筆模寫此圗是
初傅色時所作雖筆力未至而粗有古意邇来鬚髪盡
白畫乃加進然百事皆嬾欲如昔者作一二圗亦不可
得右之要予再䟦故重書以識之孟頫/
右之邇来苦心學道不畜長物故此卷亦復棄置姑蘇
金實之収而藏之誠好事哉子昻/
右先平章初年所作㓜輿丘壑圗雍至正十四年冬被
[007-51a]
召入京師待制集賢十六年秋航海南還十七年春至
錢唐琴川鄒伯常復以見示拜觀之餘悲喜交集展玩
不能去手伯常宜寳藏之三月廿五日趙雍謹書
此圗乃先大夫魏國公早年所作真蹟無疑至正丁酉
四月甲子拜觀於㑹稽之寓舍趙麟謹書
濁世公子何翩翩風流丘壑妙當年無端却被鄰娃惱
不廢嘯歌猶自賢
小齋松雪對青山波上閒鷗自徃還文采風流今不見
[007-51b]
空餘粉墨落人間京兆宇文公諒/
   伯常避難東徙家貲如山委棄不復顧戀獨珍
   惜此畫不忍使失去客中時一展玩輙欣然自
   慰雅好異於流俗深可敬也并書二絶於後
萬金家産不復惜特為㑹稽山水来行李只留松雪畫
時時展玩旅懐開
知君雅志在丘壑况復風流如謝鯤此景人間何處有
便堪避世似桃源
[007-52a]
 咸亭侯風流任逹自謂一丘一壑過於庾亮今觀趙
 文敏用六朝筆法作是圗格力似弱氣韻終勝披卷
 之餘令人遐想㓜輿公清歌鼓琴於千載之上王阮
 之徒有不及者至正辛丑闕/月廿有六日㑹稽抱遺
 老人楊維楨在春夢軒試郭玘墨
    乙巳十月八日録東原家鈔本
  書評
右宋人十一家書表表著見者常試評之李西臺書去
[007-52b]
唐未逺猶有唐人餘風歐陽公書居然見文章之氣蔡
端明書如周南后妃容徳兼備蘇子美書如古之豪侠
氣直無前東坡書如老羆當道百獸畏服黄門書視伯
氏不無小愧耶秦少㳺書如水邊逰女顧影自媚薛道
祖書如王謝家子弟有風流之習黄長睿書如山澤之
臞骨氣清澈李博士書如五陵貴㳺非不秀整正自不
免於俗黄太史書如高人勝士望之令人敬歎米老書
如遊龍躍淵駿馬得御天然秀㧞誠不可扳也丙戌十一
[007-53a]
月廿一日大梁趙孟頫書
 薛道祖薛昻之子黄長睿黄履之子二父皆邪人而
 其子廼以善書知名士亦不可不㳺於藝哉子昻此
 評乃是效米老也紫陽山方回題
  小窻剪燭聼雨偶閲叔升錢君所畫古木寒鴉小
  景不覺技癢因寫蘆洲聚雁以配之適友人黄徳
  謙在坐曰似瀟湘水雲景也昔年過二妃廟今復
  觀此圗恍若重逰但少苦竹翳深耳予遂添叢篠
[007-53b]
  於其間殊有天趣并賦詩一絶云甲寅春三月脩
  禊日朱孟辨在西掖記
夜窻聼雨話巴山又入瀟湘水竹間滿渚冥鴻誰得似
碧天飛去又飛還
  饒介之詩一帖
   病中對梅花一株欣然有作若有㑹也録似西
   塾孟載季廸兩先生一笑介頓首
病中雅量豈堪論澄水能清撓即渾除却妙香無長物
[007-54a]
秪應静坐洗煩言幾叢晩菊今耆舊一樹寒梅老弟昆
曽住鍾山安石里傍人猶恐我争墩
   書後見剰紙就寫上所有者夜坐一首
學黙三年漫不譍流光一去意無徴縁如髪白因循染
道似山青自在凝猶有形骸生影迹却將文字寄名稱
一川月色多於水更著秋霜見底澄
   夢中一首
流水無心競孤雲與意同坐深明月下行盡亂山中花
[007-54b]
落聞啼鳥松凉愛御風懸知皆夢境一笑萬縁空
 至正廿五年十二月十日在采蓮涇梅花樹下寫
  王叔明詞
   余觀邵氏見聞録宋南渡後汴京故老呼妓於
   廢囿中飲歌太白秦樓月一闋坐中皆悲感莫
   能仰視良由此詞乃北方懐古故遺老易垂泣
   也予亦嘗填憶泰娥一闋以道南方懐古之意
花如雪東風夜掃蘇堤月蘇堤月香銷南國幾回圓缺
[007-55a]
 錢塘江上潮聲歇江邊楊柳誰攀折誰攀折西陵渡
口古今離别
 自更靖康亂後中土歌曲皆淫哇之音能歌憶秦
 娥者甚少有能歌者求予畫故為畫此詞之意
 
 
 
 
[007-55b]
 
 
 
 
 
 
 
 珊瑚木難卷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