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j0063 疑耀-明-張萱 (master)


[007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疑耀卷七
            明 張萱 撰
  纂修恩賞
今制有經筵頭修書尾之說謂經筵初開在事者俱被
恩賞若繼進者不與也修書之初無恩賞書成進御恩
賞方行然毎修一書常至十餘年始能完進其中雖有
纂修之勞而先或物故及遷别官者皆不追叙惟據進
[007-1b]
書時見在諸臣恩賞及之而已宋元祐間祕書丞劉恕
與修資治通鑑及書成而恕先卒恩賞亦不追叙祕書
少監劉攽等上言乞依黄鑑梅堯臣例官其一子則特
典也今當事者能援劉恕故事建白行之亦右文之一
快乎
  㸔畫時知孤寒
宋文潞公當國時有某甲官人者収得一名畫如李成
山水之類某乙官人借去模一夲送與文潞公一日出
[007-2a]
示衆賔某甲偶在坐一見而笑曰得非某乙所獻乎潞
公驚曰何以知之某甲曰眞夲乃某家所藏數日前某
乙嘗借去恐其模一夲以獻耳潞公驚甚曰不知可以
借來一觀乎某甲曰可遂命取來潞公凝視兩夲久之
曰畢竟某乙者是眞衆賔亦相與和曰某乙者是眞某
甲更不作聲而退明日有問之者某甲嘆曰某扵昨日
論畵時方知此身孤寒此話柄古今同之不足訝也
  驢牽舩
[007-2b]
北地凡百可以代人力者皆用騾驢余嘗欲以驢牽舩
然世未有見者偶閱元宋正獻公集有驢牽舩賦則在
濁漳非北地也正獻廣陽人名夲字誠夫
  醴
魯元王為穆生設醴說文一宿熟曰醴今人罕得其法
元宋正獻集有鷄鳴酒賦序曰將陵李懷徳甫家善釀
一宿酒法以米三升用水以椀計者倍乃粥之入麴八
兩酵半麴以飴為酵殺四之一加麥糵少許和之適宜
[007-3a]
造扵燈時比曉熟矣味甘且醇劇飲不醉豈即醴耶
  龍無髓
龍無髓若有髓者蛟也元時有善墨名黑龍髓謬甚
  不信夷齊扣馬
夷齊扣馬事千古未有致疑者王安石獨不信有詩云
孟軻勸伐燕伊尹干說亳扣馬觸兵鋒食牛要祿爵少
知羞不為況彼皆犖卓史官蔽多聞自古喜穿鑿此亦
一說也
[007-3b]
  頴師彈琴詩
韓昌黎聽頴師彈琴詩歐陽文忠以語蘇東坡謂為琵
琶語而吴僧海者以善琴名又謂此詩皆指下絲聲妙
處惟琴為然也若琵琶則格上音豈能如此而謂文忠
未得琴趣故妄為譏評耳余有亡妾善琴亦善琵琶嘗
細按之乃知文忠之言非謬而僧海非精于琴也琴乃
雅樂音主和平若如昌黎詩兒女相語忽變而戰士赴
敵又如栁絮輕浮百鳥喧啾上不分寸失輙千丈此等
[007-4a]
音調乃躁急之甚豈琴音所宜有乎至扵結句淚滂滿
衣冰炭置腸亦惟聽琵琶者或然琴音和平即能感人
亦不宜令人之至扵悲而傷也故據此詩昌黎固非知
音者即頴師亦非善琴矣
  齋醮
齋與醮義異而事同羽衣家鮮能辯之靈寳大法引廣
成曰醮者祭之别名也牲牷血食謂之祭蔬果精脩謂
之醮河圖經品三洞之中凡有二十四等醮與齋法相
[007-4b]
類并諸雜醮法凡五十六門以太上為主北斗為宗是
三洞既有二十七等之齋復有四十二等之醮也後世
乃謂靈寳立齋正一有醮乃扵齋後散壇改正一銜易
正一服而後設醮謬矣夫醮三洞皆有之況散壇之醮
乃齋事告終酬謝眞靈耳豈宜改銜易服别作一式乎
  婦人在軍中
自古出師未有婦人偕行者故杜工部有婦人在軍中
兵氣恐不揚之句庾子山奉報趙王出師在道賜詩之
[007-5a]
作乃云錦車同建節魚軒異泊營軍中女子氣塞外夫
人城是趙王宅眷皆在軍中矣
  磁器
宣和格古論古人稱磁器皆曰某窑器某窑器不稱磁
也惟河南彰徳府磁州窑器乃稱磁耳今不問何窑所
製而凡瓦器俱稱磁誤矣
  視草之義
古人稱視草者謂視天子所草也古者詔令多天子自
[007-5b]
為之特令詞臣立扵其側以視所草何如耳故漢武帝
詔淮南王令司馬相如視草非令相如代筆也今典制
誥者皆代天子筆非視草之義而稱視草不亦謬乎
  眼鏡
閩廣之間有製眼鏡者老人目翳以懸目中則毫髪立
覩古無其製獨劉跂暇日記中載杜和叔鞠獄取水晶
十數種以入初不喻其意既出乃知案牘故暗者水晶
承日以照其文立見此眼鏡之所由製乎
[007-6a]
  不合時宜
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汝軰且道
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為然又一婢
曰滿腹都是識見坡亦不以為然至朝雲乃曰學士一
肚皮不合時宜樣子坡乃捧腹大笑余謂朝雲之言即
前兩人之意也古今不合時宜者孰有出扵文章識見
乎若無文章無識見又何不合時宜之有
  皮舩椽矢
[007-6b]
宋太祖為周殿前都虞候時率兵圍夀州嘗乘皮舩入
夀春不知皮舩之制何似又夀春城上發連弩射之矢
大如椽不知其弩之大亦何似
  絹易首級
宋太祖謂遼人精兵不過十萬欲以二十匹絹購遼人
一首計用二百萬匹絹則遼人可盡今制首虜一級賞
銀五十兩是重扵二十匹絹然嵗費四百餘萬金往往
不能易一首級何也
[007-7a]
  王勃千嵗厯
王勃以推歩自名作大唐千嵗厯其言五行之運以土
王者五十代一千年以金王者四十九代九百年水王
者二十代六百年木王者三十代八百年火王者二十
代七百年夫五行相禪豈有參差若土徳獨長或亦分
旺之說而水徳獨短何也勃或有見惜其書已亡不得
而詰耳
  赫胥氏
[007-7b]
古有赫胥氏一曰赫蘇氏古蘇胥通傳謂赫然之徳為
人胥附故云是胥為共義又云胥者胥史之意謂隆名
不居而以胥史自況也未知孰是
  曷字辯
曷从曰从匂曰者辭也匂者聲也無義葛天氏之幣葛
字从土从曰曰乃古之合字即為聲也曷與堨同所謂
田堨田堨土事古人曷多作□又說文葛葢也與&KR1534
音葢集韻葢覆也居曷切葢曷盍三字古通故曷作盍
[007-8a]
旦渇碣夲从盍堨碣一从葢䡷礚&KR3059一皆从葛世不知

 李虛中以疽死
今之祿命家言云子平者其說始扵唐殿中侍御史李
虛中也苐虛中以服水銀疽發背死不知其曽自推筭

  九還
北斗一日一夜一周天天降地騰從寅至申為七返却
[007-8b]
到坤處為九還此宋張景之說也天地且不可無還返
之說況扵人乎故養神者先氣氣先養腦腦先養精精
先養血血先養水
  天門開
宋王文正公旦㓜時見天門中開其中有公姓名龎莊
敏藉帥延安日中夜恍惚見天象成文云龎某後十年
作相當以仁佐天下凡十字余初以為誕及余師趙文
懿公嘗謂余言丁夘嵗在齋屋中忽見天門開上有金
[007-9a]
甲神人現形數刻因呼同忩者出視之皆不見惟公獨
見也次年即登第後果大拜乃知王龎二公之事不誣
  在齊聞韶
子在齊聞韶曰不圖為樂之至扵斯言不圖以帝王之
樂而作扵諸侯之國也葢有悲心焉三月不知肉味者
悲之至也此亦八佾歌雍奚取扵三家之堂意
  孔子不言樂
夏殷之禮子能言之而不及樂鯉趨過庭訊以學禮亦
[007-9b]
不及樂豈以禮具而樂即存耶夫古樂之亡久矣即孔
子亦無得而聞也若告顔子為邦而終之以韶舞則于
齊嘗聞韶惟顔子或足以知之耳
  譜系之學
氏族譜系之學我朝廢而不講即講之亦必不能精自
昔已然矣如賀氏楚出而慶亦為賀來夲郲後而來纎
亦為來孔氏宋後而孔達出扵衛孔張出扵鄭陳又有
孔寧齊又有孔虺孫氏晉出而一出於商一出於衛漢
[007-10a]
荀卿又曰孫楚宋皆有司馬楚衛皆著子南周楚之王
孫既異于衛秦宋之王臣復别於楚諸國之分侯姓三
代之殊王氏不可勝數矣至于後世兵火饑疫離析流
亡又有違諱避仇隨母假養寄冒之類紛然雜出如之
何攷之
  封禪
封禪自古有之聖門絶不言及者管仲曰惟受命之君
乃可行是一代始一行之也又湏攷瑞崇徳故商有天
[007-10b]
下六百年惟行于湯周有天下八百年惟行扵成王孔
子之時天命未改故不必講求也第六經之中亦未有
論及封禪者惟見于大戴禮嘗以為疑先儒謂舜類上
帝及柴燔岱宗皆封禪也然既曰一代一行則柴燔岱
宗之事乃五載且更舉矣即以之為封禪所不敢安
  能耐通
古耐字多作能能耐古通用而義各有在史漢髙紀耐
以上請之是也耐者去煩毫而不至髠故耐亦音耏後
[007-11a]
人耐辱耐久假借以書之爾若以能忍為耐自有晁䇿
能寒能暑之例楚辭荀子皆以能讀如耐是也
  老始學詩
昔人有年過五十始學為詩竟以詩名者杜少陵平生
之詩千四百五篇斷自贈韋左丞二十二韻為始以年
譜考之亦且四十餘矣贈韋之作追憶少年壯逰之詩
厯述往昔逺比曹楊近交崔魏然其盛年之詩未有傳
者夔州以後益老矣黄魯直八嵗有送人赴舉詩云送
[007-11b]
君歸去玊帝前若問舊時黄庭堅謫在人間今八年晚
年竟自刪去不収集中余不能詩幸今猶未五十再三
年乃學詩未晚也苐恐玩愒嵗月耳
  禮部韻
禮部韻畧初僅九千五百九十字續&KR1113六十有五字分
為五聲二百六韻其間通用獨用各别若欣淳覃咸音
相近而不同韻者多矣至于冬東魚虞清青語麌御遇
勁徑錫昔以字母推之宜可同韻豈不得附扵先仙覃
[007-12a]
談通古之例何乃隔别而不許通押耶麻韻從奢以後
馬韻從寫以後禡韻從藉以後雅音别之宜當小異豈
不得用歌戈哿果鄰韻之例又何其纎悉扵他韻而濶
畧於此也況變𨽻已久字文猥多知音罕逢反切易舛
韻家正如聚訟自唐人釋文音韻行世而士不知古音
久矣
  易有小石
易傳說卦艮為山為小石他卦别無為大石者豈說卦
[007-12b]
有脫簡耶以意度之宜曰為大小石二隂在下小石也
一陽在上大石也是故介于石互艮也漸于磐内艮也
夲義曰磐大石艮何止為小石亦為大石矣易中凡言
石皆主艮惟困扵石不主艮遇兌之下剛也故皇極經
世少剛為土石土石同根在先天為巽坎故土依扵石
而石依扵土辰石相薄在先天為震巽故辰為之聲則
石為之音石之少剛與星之少陽同物故石在天則為
星而星在地則為石氣類然也
[007-13a]
  五經皆有韻
曲禮以安民哉叶思辭以將入户叶下以將即席叶怍
皆古音也如中庸樂記禮運閒居其間韻語更多夫易
書禮記夲不必韻而猶有韻則詩宜無有不韻者何以
周頌之韻多不叶而清廟維天之命乃通篇無韻然則
所謂詩者豈曰韻語而已葢古詩字音句律皆天然中
節漢儒以後乃以訓詁求詩徒說其義不通其音試思
三百篇皆可絃可歌後人泛作樂章毎有不中絃歌之
[007-13b]
節者不知音故也
  四民
古之為民者四儒與吏皆士也周禮六卿之官最為親
民而獨無府史胥徒不知誰為之吏竊意興賢出長興
能入治即所興之賢能為之吏也故經文亟稱鄉吏群
吏此時儒無非吏吏無非儒耳
  古琴
經典琴瑟並言魯論三言瑟而不言琴何也宋時郊廟
[007-14a]
之樂其琴以宫絃之中徽定黄鐘引上一徽即大吕商
角徴羽亦自中徽引上毎徽一律以與瑟合是古之琴
不可聞矣余意必不如今人之弄手取聲也新調滛聲
蠲瑣䋴㔢余名之曰琴之異端
  火鈐
道家有火鈐之說鈐金也火鈐言火與金也夲出儒書
道家竊其緒耳河圖之為洛書也二七合乎南者四九
乘之四九合乎西者二七乘之圖體而書用也五五天
[007-14b]
數從横十五則金火易位矣五六地數縱横十八則水
土易位矣聖人不言地數但以天數二十有五著于洛
書者金火入用之妙在焉水中有火故甚雨必電電之
下為火光火中有金故震電必霆霆之末為聲度人經
言擲火流鈐黄庭言火兵符圖又言火鈐冠霄人身中
各有金火天丁流金火鈐非外索扵鬼神也天以金火
行人以金火生用扵祈禳容有是理然其學以神霄為
宗此林靈素之幻妄也苐以政和之崇尚竟致炎運之
[007-15a]
中否火反克火曾不能救玊帝之子以長生青華之君
況後數百年猶望其有靈乎
  祀孔子之始
自古之學必先釋奠于先聖先師釋禮記者謂詩書禮
樂各有師若夔龍伯夷周孔皆先聖先師也故蜀殿畫
繪古聖賢其所祀者不止一孔子至唐開元二十七年
始専祀孔子而以其門人為配凡今州郡通祀社稷孔
子承開元之制也自古仲春季秋入學合樂取斗建日
[007-15b]
纒卯戍合氣以合樂也唐始定春秋二仲上丁至宋政
和四年太學雅樂成凡今釋奠用樂承政和之制也
  曾㸃鼔瑟
曾㸃浴沂之事或是前時群浴因言志或是想像寓言
非眞浴也若前時群浴此時對師誇說似非荅問之禮
若託興寓言無乃荒誕于師友之前是狂者又一不讓
也宋熊朋來善鼓瑟嘗作瑟譜自言嘗倚瑟三誦覺得
春入沂歸猶𢃄韻語當是所鼔之瑟曲如此時曲終道
[007-16a]
語及之亦是一說曾㸃非有意安排求異三子者三子
言異日行志曾㸃說當時瑟曲聖人喟嘆與㸃亦以瑟
之曲也古者瑟有歌有語有道道者古人瑟歌之餘以
其曲道說一遍故曰道如賦家之有亂也故朋來云然
不是眞浴沂亦不是寓言也
  乞墦
孟子乞墦章先儒疑章首有闕余意不但闕孟子曰三
字而已嘗合上章誦之因思七篇中别無瞷字此二章
[007-16b]
以瞷夫子瞷良人洊言之當出扵一時也竊意儲子更
有問荅若曰人皆可為堯舜而不得為者何也遂及乞
燔事韻釋瞷與觀皆視也因齊婦之瞷言君子之觀君
子存之則堯舜與同庶民去之則妻妾不羞其分路處
有相闗者因知二章未必同余以兩瞷字疑其同葢自
君子觀之則知齊人所以不得為堯舜矣
  石介七十喪未葬
宋石介自言石氏自周漢已來至于宋百餘祀自高曾
[007-17a]
以降至扵七世孫有七十䘮皆未改葬遂以書干王舍
人君貺須五十萬書云先人没祿賜絶故不免扵凍餒
不知先人存日祿賜不乏不以改葬七十喪何也世之
緩葬者固不少然亦未有自髙曾而下七十喪之衆皆
不葬者豈拘于堪輿之說耶其云不改葬者假葬也古
有假葬三年即吉之條晉郄詵母亡便扵北堂壁間下
棺謂之假葬三年遂即吉衞瓘以其不應除服而議之
介既云七十喪未改葬則祖喪亦在其中而先人乃仕
[007-17b]
宦如彼豈不應除服之議不行扵宋耶介賢者余偶讀
其書不能釋然也
  帝王之後皆蠻夷
閱諸傳記古帝王之後多為蠻夷戎狄巴人出扵伏羲
𤣥氐羗九州戎出扵炎帝諸蠻髦民党項安息出於黄
帝白民防風驩兠三鱙出扵帝鴻淮夷允夷鳩蓼羣舒
出扵少昊昆吾滇濮歐閩駱越出于髙陽東胡儋人暴
輿吐渾出於髙辛匈奴突厥沒鹿無餘出扵夏后夫中
[007-18a]
國姓氏譜系且不可據而謂蠻夷戎狄皆系扵帝王其
可信乎昔元魏自謂蒼林之後慕容自謂厭越之後赫
連自謂伯禹之後亦猶安祿山自謂昌意後耳古帝王
有知能不髪指
  文天祥考
陶宗儀輟耕錄元至元間文丞相天祥有子出為郡教
授行數驛不病而卒士人皆以詩悼焉閩士翁某者有
曰地下脩文同父子人間讀史各君臣葢誚之也余不
[007-18b]
以為然子即不肖亦豈肯忘父事讐耶元人見丞相不
屈扵元故誣以子復事元耳及按宋史丞相僅一子景
炎三年丞相屯軍麗江浦時軍中疫起子與母皆死于
麗江是丞相無子又按丞相集中紀年及丞相集杜句
諸詩丞相有二子與丞相母曾夫人俱以疫死麗江者
十三嵗名道生歐陽夫人出也次名佛生則黄夫人所
出景炎二年空坑之敗黄夫人携之以竄遂失所在故
集杜句第一百四十三章小序佛生已死第一百四十
[007-19a]
九章小序曰吾有二子是丞相之子又似止有道生佛
生皆物故矣丞相囚燕京于辛巳年正月元日嘗為書
以付男陞則弟璧之子丞相撫以為嗣者也宗儀所誣
事元者豈即陞耶丞相被誅陞既襄大事且廬墓三年
矣非不肖者豈復事元乎若是則丞相未嘗無子特非
丞相所出耳宋史即謂丞相無子者葢隨丞相守余惠
州而以城降元者丞相雖死而興復宋室一念目猶不
瞑譔宋史者元人也恐丞相後人有欲為伍員者故璧
[007-19b]
也父既不忠子即事元理或有之然丞相家傳又曰丞
相無子以絶人望耳丞相有二弟曰璧曰璋皆云元仁
宗在潜邸嘗聞陞名召見之及即位官以集賢直學士
乞歸得代于南海道卒乃官其子富為興文署丞是陞
果嘗事元而云乞歸或亦良心時露耳苐至元至仁宗
凡隔四十餘年既云至元間出為教授不病而卒矣又
安得至仁宗朝復官集賢學士耶甚矣宗儀之謬也嗚
呼璧之以城降于元也元主呼璧曰是能孝順我若璧
[007-20a]
者亦難為兄矣宋史既不欲詳丞相後事近代吉安郡
志傳丞相者亦復草草而丞相被執時即余鄉五坡嶺
麗江亦余鄉歸善地也余數四往來輙低佪不能去偶
閱輟耕錄故詳著焉
  宫詞
古今宫詞唐王仲初建一百篇宋王禹玊珪六十七篇
蜀花蕊夫人九十八篇宋寧宗楊后五十篇此世所共
傳也宋元豐初有宦者王紳效仲初亦作宫詞百篇則
[007-20b]
世無傳焉偶扵他書得其二篇太皇皇太后生日詩云
太皇生日最尊榮獻夀宫中未五更天子捧觴仍再拜
寳慈侍立到天明太后幸景靈宫駕前露面雙童女詩
平明綵仗幸琳宫紫府仙童下九重整頓瓏璁時駐馬
畵工暗地畵眞容二詩亦有思致其餘必多有可觀者
豈以其出于奄竪軰故不傳耶苐古今此軰能文者絶
少安可以人廢言也寳慈二字宋史不載當是皇太后
宫名雙童女露面則當時從幸女侍皆帕覆首也此亦
[007-21a]
宋制諸書未詳者
  禹錫𤣥圭
禹貢禹錫𤣥圭告厥成功書𫝊直言堯賜𤣥圭此于錫
字固當但正文明言禹錫而解之以堯賜不相背乎故
蔡沈又謂錫與師錫之錫同言禹以𤣥圭為贄而告成
功于舜也是于正文不背但沉于堯典師錫則從書𫝊
錫與也禹告成功時尚為人臣而以𤣥圭贄見于君可
稱與乎按爾雅錫賜也是錫止為上賜下之義若如沉
[007-21b]
說以禹錫𤣥圭為錫于堯亦猶端木賜之字子貢也以
貢為賜以錫為贄終屬强解宋儒熊朋來謂五經惟尚
書最難讀以古文今文既異且壁藏嵗逺殘闕既多伏
生口授不無訛舛余謂禹錫𤣥圭之語上下必有闕誤
書𫝊既失蔡沉亦未為得也
  郭公
春秋書郭公胡安國以為郭亡本于齊桓公郭何故亡
之語邢延舉謂春秋中所書昔無今有者皆以為災如
[007-22a]
&KR0558有蜚之類是也遂以夲草所載鳥名布糓者江東
呼為郭公疑此郭公為如書&KR0558書蜚之類謂昔無郭公
而今始有之故書也亦太鑿矣古今傳疑不可曉者即
孔子且闕之後學何必强為之說
  顔謝優劣
昔人皆以顔謝並稱至今宗之余謂顔不及謝非止一
塵謝詩竒㧞意多在言外即鮑明逺初日芙蓉之喻亦
止言其色澤耳未足以盡謝之妙處若顔則一以組織
[007-22b]
為工間作老學究口吻無論全集即昭明所選顔詩已
不及謝詩多矣
  漢髙祖尊母不尊父
漢髙祖得天下之五年二月即皇帝位先封髙后曰皇
后子曰皇太子亦追尊其母曰昭靈夫人婦為后母為
夫人豈當時禮制尚未暇講耶時太公乃遺而不封已
不可解七年春正月又封劉賈及兄喜暨弟交之子肥
諸人為王三月復趣丞相差次大小功臣封之而太公
[007-23a]
復未議封即羣臣亦無一言及之何也逮帝五日一朝
太公家令說太公擁篲郤行帝乃大驚始下詔曰諸王
通侯將軍羣卿大夫已尊朕為皇帝而太公未有號今
尊太公曰太上皇帝是帝為天子已七年而太公尚為
庶人也至九年置酒未央宫帝奉玊巵為太上皇夀乃
曰始大人以臣亡賴不能如仲治産今所就孰與仲多
羣臣皆大笑噫太公之七年為庶人也帝得無宿怨乎
亦大異矣後十年太上皇帝崩雖令諸侯國皆立太上
[007-23b]
皇廟亦何益哉更可異者太上皇之號秦始皇以封秦
莊襄也以死者之封封生者季不讀書信乎
  九州考
禹貢九州雍梁荆豫徐揚冀青兖周禮夏官職方氏之
九州則無徐梁而加幽并漢地理志謂監二代改徐梁
二州合于雍青分冀為幽并爾雅亦以并為營故先儒
謂禹貢之九州乃唐制而禹因之也余按眞源賦伏羲
别九宫因置九州法語亦曰伏羲作八卦分九州周公
[007-24a]
職錄又曰黄帝受命風后受圖割地布九州則九州又
非始扵唐而先儒誤矣余意九州斷非始于夏商特九
州之名至禹而始定耳第未知伏羲黄帝時九州之名
與夏周同否
  誅少正卯
孔子攝相事七日即誅少正卯此固去惡欲速之意然
亦以其非眞相也特攝之耳其不待八日九日者安知
八日不遭逐而九日不失位乎七日之内萬一女樂至
[007-24b]
則吞舟終漏網矣此七日而誅少正卯非失于欲速也
葢有深意也
  郭汾陽二十四考辯
郭汾陽二十四考書中書余嘗思之不得其說汾陽以
天寳八載始為左衛大將軍至徳宗建中二年卒于官
夀八十五其在事僅三十有五年耳及為中書令乃徳
宗即位建中元年也是為中書令未滿二年安得有二
十四考耶今汾陽傳明言以身係安危二十年校巾書
[007-25a]
考二十有四此何謂也因閱唐書職官志凡入仕之後
遷代則以四考為限此武徳初年所定考叙之制然亦
未著若干年為一考又閱唐考功令百司之長嵗較其
屬凡有四善四善之外有二十七最疑二十四考即二
十四最而汾陽所居官又止與兵士調習戎裝克備為
督領之最賞罰嚴明攻戰必勝為將帥之最二條相合
耳且未嘗為人屬吏也其非二十四最可知況中宗朝
盧懐愼疏凡百官在任未經四考不許遷除𤣥宗二十
[007-25b]
五年詔考課官人三年一奏永為定式二十七年赦文
亦云三載考績歴肅至徳守而未變其云嵗終之課正
如今外官季報年報之考語非大計之考也故汾陽當
時亦三年一考無疑如二十四考則為七十二年是汾
陽十三嵗即入仕也史傳固未言汾陽若干嵗入仕其
斷非十三嵗明矣或者又以考功員外郎李渤議嵗終
考校宰相而下升黜之名第其時以宰相段文昌為下
考則一年一考汾陽在事三十五年故亦得二十四考
[007-26a]
耳余又按李渤為考功員外乃憲宗元和二年則汾陽
捐館久矣余臆斷之汾陽有大功與諸臣不同豈其或
行師或出鎮每有一功即為一考耶其云校中書考者
亦每一考即紀録于中書省云耳非以居中書而考也
考古君子幸是正之
  薛居正子婦
張齊賢亦宋之名相也故相薛居正子婦柴氏無子欲
攜貲産改適齊賢而為居正庶子安上者訴於真宗既
[007-26b]
足掩口矣安上不肖真宗著令不得貿其居第而向敏
中則貿之於是柴氏憾安上并憾敏中亦訴於真宗謂
敏中嘗求娶己不許故隂芘安上此一嫠婦也而兩相
君皆欲娶之豈以貲聞抑以色重耶
  漢書古本
今世所行史記漢書未必皆舊本也宋仁宗朝詔胡瑗
定雅樂益州鄉貢士房庶嘗著樂書補亡云嘗得古本
漢志論黄鍾起數脱去之起積一千二百黍八字則古
[007-27a]
本漢書與今世所行者不盡同矣
  墨
今世有新都方建元者為墨譜又有程君房墨苑皆行
於世其中所裒集皆一時名公筆也然未有能詳墨之
所自始者上古無墨以竹揵㸃漆而書中古有黒石可
磨汁以書或云即延安石液也晉陸雲與兄機書曰三
臺上藏石墨數十萬斤不知即此石否第又云燒此消
可用然烟中人又疑此石燒之為燼乃成墨非磨汁即
[007-27b]
成墨也魏晉間始有墨丸則以漆燒烟和松煤為之晉
之後乃有螺子墨但陸雲送石墨與兄機已云今送二
螺則墨之名螺自晉已然特未制之為螺也名之曰螺
亦是丸子猶未製之為片也故米元章畫史謂晉人多
用凹心硯正以磨墨丸貯墨瀋耳至唐初髙麗嵗貢松
烟墨用多年老松燒烟和鹿角膠為片與魏晉間墨丸
以漆燒烟而不用膠者異矣唐末墨工奚廷邽乃倣其
法然亦止用烟膠宋熙豐間有張遇者供御墨始用油
[007-28a]
烟入腦麝金箔謂之龍香劑其法遂至今不改世第知
廷邽之墨入水不渝而不知其法葢出於髙麗也與張
遇同時者又有葉茂實最得法清黒不凝余故表而出
之以補墨譜之闕
  璽印
古者天子未有璽璽之一字始見于周禮之九節有璽
節也鄭康成謂即今印章止用之貨賄而已節所以合
之而璽所以封之也然掌之者小行人非天子也左傳
[007-28b]
季武子取卞使公冶問襄公璽書追而與之諸侯有璽
始此故秦以前民皆佩璽金玊銀銅犀象皆方寸各佩
所好至秦惟天子始得稱璽諸侯而下皆不得言璽而
曰印丞相將軍曰章中二千石亦曰章千石六百石四
百石亦曰印是章與印一也皆古之璽也而天子言璽
葢自秦始也然皆以組繫而佩之余嘗見漢銅印匾而
方大僅一寸許紐中有圓竅以容組按古今攷方回曰
印之背即謂鼻紐印之面即印文篆鐫字空處為竅而
[007-29a]
以組穿之是組又不穿于鼻紐也豈用時即解去其組
而用訖復穿以組耶然余見漢印甚多未有於篆文空
處作孔以穿組者不知方回之説何所據又古者百官
印皆佩於腰故曰丈二之組南部新書三十四司部官
印悉納直㕔每郎官交印時吏人繫之於臂以相授繫
腰繫臂所以皆謂之佩也楊虞卿為吏部員外郎始置
匱加鎖以貯之葢以今之印重而大既非腰與臂所宜
非貯之於匱葢不便矣是印之有匱自宋始也若今之
[007-29b]
印有牌以稽出入有胥吏主之在宋謂之印司則今之
印牌亦自宋已然也
  不施其親
論語君子不施其親何晏以施為易言不以他人之親
易已之親也邢昺從之開元五經文字以施為廢弛故
陸氏本作弛朱考亭從之余按諸子書施皆為殺而肆
之故内則施羊施麋施鹿施麕左傳秦施冀芮晉施邢
侯與叔魚於市山海經殺而施之晉語從欒氏者大戮
[007-30a]
施莊子萇𢎞肔肔即施也史記施陳餘周公首戒伯禽
以不施其親者正謂親者不可殺也親而可殺是扵所
厚者薄則無所不薄矣又何有扵賢士大夫故秦二世
之殘骨肉晉朝之戕宗室賢士大夫尚可仕其朝耶微
子一篇皆論出處大致而以周公謂伯禽章次扵中其
亦九經以親親繼尊賢之意乎
  商之後獨盛扵夏周
舜典所稱伯禹以下二十有二人而禹之功最大故踵
[007-30b]
舜以興身有天下矣稷養契教功亦不在禹下而扵天
下未能身有之惟子孫始繼世光大焉稷之後為成周
天地文明萃扵一代契之後亦數生聖賢而商之賢君
比夏與周又再多者何也開闢以來未有性命之說至
湯始言降𠂻恒性也其萬世道學之祖乎故不獨能身
有天下即其後王若大戊盤庚武丁皆能著書立言雖
凌遲之末猶有三仁焉㣲子宜有商而避之弗父何宜
有宋而又避之至孔父嘉乃别為公族而受氏五世之
[007-31a]
後復生聖人為萬世帝王之師是二十二人之中契之
明徳豈夏與周所能及乎
  几
古者室中度以几故古人以几名室者以諸器制度惟
几有考工之遺法也今稱方丈函丈即此意君子朝與
燕坐則設几而不敢倚几之義重矣哉故丹書之銘誦
訓之諌曰無即安于几禮也
  黄山谷不言命
[007-31b]
黄山谷道機禪觀皆臻其妙獨不言命其詩文為星命
家作者絶少其與趙言桞彦輔兩人一方士一日者僅
見扵外集遺文而已觀其誌非熊之墓慨嘆夫命之不
可恃日者之不可憑猶曰此為非熊嘆耳若其荅林為
之有曰由命非由拙而放言亦云廢興宜有命乃知君
子不可不知命罕言之可也
  梧桐自生
鳳鶉火之禽桐大火之精梧桐嘗以三星見而放葉火
[007-32a]
西流而落葉鳳非梧不棲以陽從陽也一說凡燒餘赭
黔之土心星照之則梧桐自生是梧桐乃自生之物非
待扵種也故詩曰梧桐生矣用字不茍如此
  書經今文古文
六經自易而外惟尚書最古亦惟尚書最難讀自孟子
已不能盡信而況㷊滅之餘口授壁藏僅有存者科斗
隷古文字屢更今所讀者皆今字也能與古文盡合乎
然古文尚書未必古今文尚書未必非古至若典謨分
[007-32b]
合不同則不能無疑耳能取舜典二十八字刪去乎洪
範康誥梓材諸篇未免錯簡多士多方先後失次能以
集傳武成之例而改定乎亦右文之世所當講也
  拆字法
易卦雖先聖之書而扵後世小術亦相同者宋人胡易
鑑者能以易卦拆字知吉凶扵咸其輔頰舌得癸丑狀
元扵臀無膚得丁未探花葢字文臀即尻也殿諧其聲
乃以無膚去肉為殿頭之祥而以卦爻第三知其名次
[007-33a]
以拆字法也易鑑嘗有易說行扵世必有可觀者惜今
不傳矣
  石介不能書
偶友人持宋人眞蹟相過賞鑒者中有石介行書二十
餘字其遒勁不减蘇黄米蔡諸公余嗟賞久之蘇黄米
蔡眞蹟在世不乏石公此蹟眞鳳尾麟角矣偶閱徂徠
集歐陽永叔嘗以書與介言介字恠而且異古今皆無
天下非之介復永叔書言自幼學書至扵壯積二十年
[007-33b]
訖無所成且不能自寫一刺必倩能者或時急要文字
必奔走鄰里祈請扵人則介不工書明甚又云屑屑致
意扵數寸枯竹半握禿毫将以取髙扵人特六藝之一
耳善如鍾王妙如虞栁不過在君人左右供事圖寫近
乎執技以事上者此皆强辯以解說其無能者也前友
人所藏為偽蹟益明矣
 
 疑耀卷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