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j0078 訂譌雜錄-清-胡鳴玉 (master)


[00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訂譌雜録卷六
             青浦胡鳴玉撰
  斷章
俗讀斷章如論斷之斷心謂其非近見夢溪筆談亦曾
辨之乃知字音紕繆古今一轍也其言曰古人引詩多
舉詩之斷章斷音段讀如斷截之斷所謂如一詩之中
只斷取一章或一二句取義不全取全篇之義故謂之
[006-1b]
斷章今之人多讀為斷章斷音鍛殊誤也此説先得我
心惜其未疏明斷章二字出處耳左襄二十八年盧蒲
癸曰宗不余辟余獨焉辟之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惡
識宗杜注言已茍欲有求於慶氏不能復去/聲顧禮譬如
賦詩者取其一章而已陸徳明曰斷音短玉案字書凡
物自然判絶則團上聲又去聲截之使斷音短然則斷
章又應讀上聲為短音也
  雍州
[006-2a]
雍州之雍去聲與雍和平聲不同左傳雍字凡屬地名
陸徳明必音於用反孟浩然詩縣城南面漢江流江嶂
開成南雍州沈亞之詩何處春暉好偏宜在雍州李義
山詩離思覊愁日欲晡東周西雍此分途東坡詩聊興
廣武歎不待雍門彈朱文公詩從知爽鳩樂莫作雍門
哀又幷州音氷元遺山詩後夜相思渺何許西山西畔
是幷州
  樂翁
[006-2b]
晉衛玠娶樂廣女裴叔道曰妻父有氷清之姿壻有玉
潤之望所為秦晉之匹也後世稱婦翁為樂翁本此猶
稱叔曰大阮姪曰小阮之類後譌作岳因傅會其説謂
泰岳有文人峯故稱岳父又稱泰山歐陽公云今人呼/妻父為岳公以泰
山有丈人峯又呼妻母/為泰水不知出何書也豈知丈人為長老通稱去/聲非必
外舅也且以丈人名山不獨泰岱黄帝時封青城山為
五嶽丈人故少陵有丈人山詩雜俎載唐明皇東封以
張説為封禪使及已三品以下皆轉一品説以壻鄭鎰
[006-3a]
官九品因説遷五品元宗怪而問之鎰不能對黄番綽
對曰泰山之力也此因封泰山而得官故云然竝非以
泰山為外舅後世或因此而𫝊譌亦未可知
  丈人
妻之父為外舅母為外姑見爾雅釋名諸書世以外舅
為丈人雖非泰山丈人峯之謂然其來亦久三國志裴
松之元嘉/時人注獻帝舅車騎将軍董句下謂古無丈人之
名故謂之舅栁子厚與外舅楊憑書丈人以文律通流
[006-3b]
當世又曰丈人旦夕歸朝廷復去/聲為大僚又祭楊憑文
子壻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昭祭於丈人之靈陳後山送
外舅詩丈人東南英今人與外舅詩文中罕用之矣子
厚集更有祭獨孤氏丈母文丈母之稱尤為近俗
  令弟
古人自稱弟妹曰令若出今人當作一笑謝靈運酬從
弟恵連詩末路值音/穉令弟開顔披心胸杜少陵乗雨入
行軍六弟宅詩令弟雄軍佐凡才汚去/聲省郎送從弟亞
[006-4a]
去/聲赴河西判官詩令弟草中來蒼然請論平/聲事送鄉弟
韶詩令弟尚為蒼水使名家莫出杜陵人李頎放歌行
荅從弟異卿云吾家令弟才不覊五言破的人共推陶
淵明祭程氏妹云咨爾令妹有徳有操
  夫君
古人稱友曰夫君孟浩然遊精思觀迴王白雲在後詩
云衡門猶未掩佇立望夫君李義山雨中送趙滂不及
詩云秋水緑蕪終盡分夫君太騁錦障泥皮日休送蠏
[006-4b]
與魯望詩云病中無用霜𧑃音/翺處寄與夫君左手持又
懐茅山廣文南陽博士詩云誰道夫君無伴侣不離窻
下見羲皇昌黎祭李使君文美夫君之為政不橈音/鬧
於讒構此類甚多一時不盡記憶也案此二字本自通/稱九歌思夫君兮
太息指雲中君也思夫君兮未來指/湘君也世俗但知婦目所天用也
  縣官
漢時稱天子曰縣官東平王𫝊縣官年少霍光𫝊縣官
非我家将軍不得至是後漢劉盆子𫝊當為縣官何故
[006-5a]
為賊此類甚多若平準書衣食皆仰去/聲給縣官貴粟論
使天下入粟縣官之類此不指天子言
  道人
唐宋人詩稱僧多曰道人人或不曉其故葉石林避暑
錄云晉宋間佛學初行其徒猶未有僧稱去/聲通曰道人
玉案世説竺法深在簡文座劉尹問道人何以游朱門
答曰君自見其朱門貧道如游蓬戸又支道林常養數
匹馬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人稱曰
[006-5b]
道人自稱曰貧道今世惟羽流如此不以施之比丘
  三鱣
後漢楊震𫝊有冠雀銜三鱣魚飛集講堂前都講取魚
進曰蛇鱣者與蛇連類言/自應作去聲卿大夫服之象也數三者法
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注云冠音貫即鸛雀也鱣音善
似蛇一作鱓卿大夫之服象也郭璞云鱣魚長二三丈
音知然反玉案此即鱣鮪之鱣江東呼為黄魚少陵詩/所謂頓頓食黄魚脂膏兼飼犬長大不容身
者是也今謂/之鱘鰉魚安有鸛雀能勝二三丈乎此其為鱓明矣
[006-6a]
太子賢説如此予歴覽古今辨證書均謂三鱣應讀鱓
世俗平聲用者誤葢遵後漢注音也然少陵秋日䕫府
詠懐寄鄭監李賓客百韻詩敕厨惟一味求飽或三鱣
押入先韻則讀為専音亦未可盡非呉曾漫録曰以楊
震碑考之則云貽我三魚以辨懿徳稱鱓未必得其真

  六經
史儒林𫝊申公獨以詩經為訓以教楊用脩曰六藝以
[006-6b]
經稱始於禮記經解再見於此予案禮記經解二字係
後人名篇夫子語中竝無經字葢夫子時未以經名也
又莊子天運篇孔子謂老聃曰邱治平/聲詩書禮樂易春
秋六經自以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音/干者七十二君
又曰夫六經先王之陳迹也夫子已自稱經然此莊周
寓言不可為據
  有味其言
漢鄭當時𫝊其推轂士及官屬丞史誠有味其言也師
[006-7a]
古曰推轂言薦舉人如車轂之運轉也有味者其言甚
美也今人引用作有味乎其言之增一乎字之字便失
其解
  不得名一錢
漢鄧通𫝊沒入通家尚負責數鉅萬長公主賜鄧通吏
輒隨沒入之一簪不得著身於是長公主乃令假衣食
竟不得名一錢寄死人家師古曰公主給其衣食也而
號曰假借之耳非通自有也恐吏沒入故託云然此所
[006-7b]
謂不得名一錢也今人作文譽人淡於貨利輒曰生平
不名一錢若王夷甫口不言錢故事豈非錯解即或用
為一錢不有意與本指無悖然係不祥語安得以此謂

  曉人不當如是耶
漢薛廣徳𫝊元帝酹祭宗廟出便門欲御樓船廣徳請
從橋且曰陛下不聴臣臣自刎以血汚車輪陛下不得
入廟矣上不恱張猛曰臣聞主聖臣直乗船危乗橋安
[006-8a]
聖主不乗危御史言可聴上曰曉人不當如是耶本謂
以言曉喻人者當如猛之和婉音/苑正以廣徳之言為戅
激也今俗引用以曉人為通曉道理之人則失其解矣
此正與第一卷所言誤用索解人不得句同又容齋四
筆曰元帝之詔本是褒音/包嘉之詞猶云獨不當如是耶
今乃指人引喻非理或直述其私曰曉人不當如是
  宴爾誕彌
經𫝊中事實多有轉相祖述而用初不考其訓故者如
[006-8b]
弼谷風之詩為淫新昏棄舊室而作其詞曰宴爾新昏
以我御窮宴安也言安愛爾之新昏但以我御窮苦之
時至於富貴則棄之今人乃以初昏為宴爾非唯於詩
意不合且又再娶事豈堪用也生民之詩曰誕彌厥月
毛公曰誕大也彌終也鄭箋言后稷之在其母終人道
十月而生案訓彌為終其義亦未易曉至俾爾彌爾性
似先公遒矣既釋彌為終又曰酋終也頗涉煩複生民
凡有八誕字誕置之隘巷誕置之平林誕置之寒氷誕
[006-9a]
實匍匐誕后稷之穡誕降嘉種誕我祀如何若悉以誕
為大於義亦不通它如誕先登于㟁之類新安朱氏以
為發語之辭是已莆田鄭氏云彌止訓滿謂滿此月耳
今稱聖節曰聖誕曰誕節人相稱曰誕日誕辰慶誕皆
為不然但承習膠固無由可革雖東坡公亦云仰止誕
彌之慶未能免俗書之於此使子弟後生輩知之説見/容齋
隨/筆
  王𤓰生
[006-9b]
記月令孟夏之月王瓜生苦菜秀王瓜草名非瓜也故
自來類書未有以此誤𨽻瓜門者禮記集説云此記已
月之候王瓜注云草扶歴/反挈本草作菝步末/反葜音同謂
之瓜者以根之似也亦可釀酒朱氏曰王瓜色赤感火
之色而生苦菜味苦感火之味而成玉曾見辨證書謂
西瓜至五代始入中國文選浮甘瓜於清泉葢指王瓜
甜瓜之類欲證甘瓜之非西瓜而以草名為瓜其謬不
更甚乎
[006-10a]
  雙鯉魚
漢世書札相遺去/聲多以絹素疊成雙魚之形古詩云尺
素如霜雪疊成雙鯉魚要知心裏事㸔取腹中書此明
徴也後人因漢書陳勝𫝊云迺丹書帛曰陳勝王置人
&KR0699魚腹中卒買魚烹食得書云云又因沈約宋書符
瑞志曰黄帝之世魚流於海得圗書馬遂謂古人真於
魚腹中寄書可笑其愚凡詩人言書問往來必曰魚鴈
皆假託之言耳若認為真魚蘇武上林鴈足之帛豈為
[006-10b]
實事乎
  狡獪
老學菴續筆記云王方平曰吾子不戲作狡獪事葢古
語謂戲為狡獪列異𫝊云北地𫝊書小女折花作䑕以
狡獪是也今閩人謂兒戲為狡頑葢本於此或以姦猾
為狡獪則失之玉案世説袁彦伯作名士𫝊成見謝公
公笑曰我嘗與諸人道江北事特作狡獪耳彦伯遂以
世説著皆作箸/説見第三卷書古人謂戲為狡獪觀此益信
[006-11a]
  爛漫
今人目物之燦爛者曰爛熳非也案字書無熳字止合
作爛漫淋漓衆多也如杜韓詩爛漫倒家釀衆雛爛漫
睡爛漫通經術爛漫忽無次爛漫堆衆雛爛漫長醉多
文辭之類不可殫述也凡古人詩文集爛漫作/熳竝係後人𫝊寫之譌
  開元錢
後人以開元錢為唐明皇朝始鑄之非也日知録云自
宋以後皆先有年號而後有錢文唐之開元則先有錢
[006-11b]
文而後有年號舊唐書食貨志曰武徳高祖/年號四年鑄開
元通寶錢徑八分重二銖音/殊四絫積十錢重一兩又曰
開元錢之文給事中歐陽詢制詞及書時稱其工其字
含八分及𨽻體其詞先上後下次左後右讀之自上及
左迴環讀之其義亦通流俗謂之開通元寶錢馬永卿
曰開元通寶葢唐二百八十九年獨鑄此錢雒幷平/聲
桂等處皆置監故開元錢如此之多而明皇紀號偶相
合耳玉案此唐時止鑄開元通寶錢特迴環其文讀之
[006-12a]
曰開通元寶耳畫墁録謂高祖武徳初鑄開通元寶錢
亦曰開元通寶錢其説非是而後世耳食者遂據此為
辨證之資謂唐時止有開通元寶錢而後人讀為開元
通寶者誤豈唐書食貨志反不足據耶又野客叢書云
開元錢鑄於累朝所以至今尚多容齋隨筆亦嘗言之
  一杯土
野客叢書云駱賓王代李敬業檄斥武后云一抔之土
未乾六尺之孤安在一抔土字正用前漢書張釋之所
[006-12b]
謂盗長陵一抔土事據注步侯切乃裒音今人不曉者
讀為杯盞之杯僕觀歐陽行周集有或掬一杯土焉或
翦一枝材焉劉禹錫詩血汚去/聲城西一杯土歐陽詢藝
文類聚於杯門編入長陵一杯土事是知明以抔字為
&KR0034字用矣僕又考之古詞中有以酒杯作抔土字押
者如隴西行是也因知古人嘗以此二字通用勉夫辨
證洞徹源流大率類此子見今人有用作一坏土者此
不學之故
[006-13a]
  一介行李
一介音箇左襄八年亦不使一介行李告於寡君注一
介獨使也行李行人也陸徳明曰介古賀反行李亦作
行理昭十三年行理之命無月不至國語周之秩官有
之曰敵國賓至闗尹以告行理以節逆之後世以行装
為行李嬾真子録墨客揮犀音/西皆言其非秦誓如有二/介臣大學引
作一个臣則一介行李應讀一个/行李無疑也古人音釋精當如是
  槃礴
[006-13b]
莊子田子方篇晝史解衣槃亦作/盤礴臝槃礴箕踞也臝
與裸同今或引用作解衣磅礴非截去臝字亦失本指
  萱堂
今人稱母為北堂萱葢祖毛詩伯兮詩焉得諼草言樹
之背注諼草令人忘憂背北堂也其意謂君子為王前
驅過時不返家人思念之切安得諼草種於北堂以㤀
其憂葢北堂幽陰之地可以種萱初未嘗言母也不知
何以遂相承為母事借問北堂幽陰之地則凡婦人皆
[006-14a]
可以言北堂矣何獨母哉説本野客叢書予案儀禮士
昏禮婦洗在北堂或因此訛以北堂屬婦人然於母事
終無涉也
  高唐神女夢
古今詞人多以巫山雲雨之夢屬之楚襄王其實非也
宋玉高唐賦所謂昔者先王嘗遊高唐怠而晝寢夢見
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願薦枕席旦為行雲暮為行雨
朝朝暮暮陽臺之下叶/戸云云則始之夢神女者為懐王
[006-14b]
神女賦所謂楚襄王與宋玉遊雲夢使玉賦高唐之事
其夜玉寢夢與神女遇其狀甚麗玉異之明日以白王
王曰其夢若何云云則繼之夢神女者為宋玉襄王元
未嘗夢也文選刻本舊於神女賦其夜玉寢及玉異之
玉對曰晡夕之後玉曰茂矣美矣諸處玉字皆譌作王
於明日以白王王曰其夢若何王曰狀如何也諸處王
字皆譌作玉所以謂之襄王夢耳明日以白王作白玉
既無以君白臣之理且於下文王曰若此盛矣試為寡
[006-15a]
人賦之處文理不通檢閲元本應自知之容齋随筆亦
謂襄王既使玉賦高唐之事其夜王寢夢與神女遇則
是王父子皆與此女荒淫近於聚麀之醜矣後人譏其
失言葢神女之夢寓言諷主不特不得誤屬襄王即懐
王宋玉之夢亦本子虚烏有杜少陵詩雲雨荒臺豈夢
思李義山詩襄王枕上元無夢莫枉陽臺一片雲是也
  款識
漢郊祀志鼎大異於衆鼎文鏤無款識又張敞上議曰
[006-15b]
今此鼎細小又有款識不冝薦於宗廟師古曰款刻也
識記也音式志反史封禪書注韋昭曰款/刻也索隠曰識猶表識周夢𤾉云博
古圗古器俱有款識款謂陰字是凹入者識謂陽字是
凸出者款在外識在内夏器有款有識商器無款有識
識音志今人讀款識如見識之識已謬而又有以器物
形象為款制者尤謬
  食酒
漢于定國𫝊定國食酒至數石不亂如淳曰食酒猶言
[006-16a]
喜酒也師古曰食酒謂能多飲酒費盡其酒猶云食言
玉案栁河東序飲云予病痞不能食酒至是醉焉本之
漢書宋丘昶賓朋宴語亦有臣聞食酒/極好不假藥餌足以安心神之語王勉夫曰如淳
謂喜酒固已無謂師古又引食言之食可笑其迂也論
語沽酒市脯不食此言食酒雖因脯而幷言然酒之言
食亦不可謂無所祖矣又曰漢斛雖小安有一人飲至
數石之理足見其妄又王元美曰食酒能多飲費盡之
也蘇子赤壁賦真本書末用食字韻出此玉檢蘇帖果
[006-16b]
然今本作我與子所共適
  文移字様
屢見辨證書言俗吏於文移中用字之譌如槍刀之槍
作鎗音撑/鼎屬卓倚作棹椅足彀為足勾之類不可枚舉予
謂莫甚於誤價直為價值音/穉侵占為侵佔音/沾
  洵
洵音荀信也本平聲字今之作詩者用作仄聲觸目皆
是與第三卷所言纍纍讀壘壘之誤同此固淺近字音
[006-17a]
不足置辨因俗多誤呼聊一及之
  處州
王勉夫曰聞見録謂徳宗立議改括州適處士星應括
州分去/聲野遂改為處州合上聲呼呼去聲非也容齋隨
筆謂嚴州本名睦州宣和中以方㓂改嚴州葢取嚴陵
灘之意子陵乃莊氏避帝諱以莊為嚴合為荘州
 
 
[006-17b]
 
 
 
 
 
 
 
 訂譌雜録卷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