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23 武溪集-宋-余靖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三
 武溪集        别集類二宋/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武溪集二十巻宋余靖撰靖字安
    道韶州曲江人天聖二年進士累除右正言
    知制誥出知古州經略廣西南路安撫使預
    平儂智高遷工部侍郎英宗時官至工部尚
    書諡曰襄事蹟具宋史本傳靖初為臺諫以
[000-1b]
    申救范仲淹外貶蔡襄因作四賢一不肖詩
    頗涉標榜語詳蔡忠/恵集條下然實襄隨衆囂譁非靖
    之本志迹其生平樹立要不失為名臣其文
    章不甚著名然狄青討平儂智高靖磨崖作
    記以旌武功當時咸重其文嘗奉命使遼作
    契丹官儀一篇頗可與史傳參證他如論史
    序潮諸作亦多斐然可觀以方駕歐梅固為
    不足要于北宋諸人之中固亦自成一隊也
[000-2a]
    是集乃其子屯田員外郎仲荀所編有屯田
    郎中周源序凡古律詩一百二十碑誌記五
    十議論箴碣表五十三制誥九十八判五十
    五表狀啟七十五祭文六巻目與歐陽修所
    撰墓誌相合其奏議五巻別為一編今已散
    佚故集中闕此體焉厯元及明㡬希湮沒成
    化中邱濬抄自内閣始傳于世今所行本為
    嘉靖甲午都御史唐胄所重刋云乾隆四十
[000-2b]
    一年五月恭校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   總 校 官臣/陸 費 墀
[000-3a]
欽定四庫全書
 武溪集序
夫性之相近其得也深文之參尚其體不一甘辛互嗜
華質異好其所由來尚矣尚書余公之才長於應變文
亦如之不名一體初舉進士天禧天聖之間文尚華侈
公以詞章皷行名場取髙第與尹師魯應㧞萃科公又
為冠穆伯長歐陽永叔起文復古公亦變體棄華取質
以道理相交與歐陽蔡諸公埒名價當時公卿士大夫
[000-3b]
碑碣銘誌亭舘記引道釋觀寺撰述不得公文為不孝
不可四方礱谷鑱辭聲相聞晩節芸殖不落積原涵深
益工遂完公倜儻負氣節以功業為已任以文章怗職
麗正落落不常范文正以直言貶逐逺郡公以章捄解
忤權貴奪職監筠州商稅仁宗慶歴中攬治斷英復置
諫官四員公與歐陽蔡公並命益奮不頋争抨權倖溢
於文辭知制誥使北戎者三究機㑹辨方言賦詩虜庭
椎少文者作丞相忌公坐習蕃語出知吉州不快意奪
[000-4a]
官屏居曲江凢六年逰山水益自肆於文學起知䖍州
宅父憂蠻獠儂智髙閉形穴中積年蓄銳兵一日乗虚
擣十餘州公以農兵扞鄉里州将以公方略聞於朝起
公於家知潭州未幾經略嶺西制賊盗公以輕兵踔番
禺城下料賊勢獨上言賊無他志止欲復舊穴爾寛朝
廷南頋憂遂與狄宣徽青孫密諫沔以兵邀歸路賊兵
精甚逆戰歸仁鋪我軍出左右翼横絶賊陣以鐵檛擊
之盡殪獨其首竄窟穴兵馳其地脅特磨酋豪誅智髙
[000-4b]
并擒母子以獻戮於藁街磨桂崖為文築京觀於邕作
記以旌武功志與氣兩雄故觀公之文可以知其武矣
復鎮潭帥青與廣聲張實副才大取忌官止八座不登
三事文不化成儒效不極賢人君子所以為之齎咨痛
惜矣嗣子尚書屯田員外郎仲荀編公遺藁得古律詩
一百二十碑誌記五十議論箴碣表五十三制誥九十
八判五十五表状啓七十五祭文六凡二十巻泣而謂
源曰先人知君深常五薦君於朝得君文及書必命别
[000-5a]
藏巾篋序先人集非君而誰源不敢辭而為序云朝奉
郎尚書屯田郎中騎都尉賜緋魚袋周源撰
嶺南人物首稱唐張文獻公宋余襄公二公皆韶人也
韶郡二水夾城流自瀧來者曰武溪湞水自庾嶺下與
武溪合是為曲江張公既以曲江名其集余公之集名
以武溪盖有意以匹張歟予家嶺表極南之徼自少有
志慕二公之髙風每恨其文不行于世於張公文僅見
其羽扇感遇等數篇余公文僅得其潮說及諸書判盖
[000-5b]
莫能覩其全也求之天下幾三十年今始與曲江集並
得於舘閣羣書中昔孔子言夏殷之禮杞宋不足徴徒
以文獻不足之故解者謂文典籍也獻賢人也二公之
集之存豈非嶺南文獻之足徴者乎予嘗恠柳子厚謂
嶺南山川之氣獨鍾於物不鍾於人曽南豐氏亦謂越
之道路易於閩蜀而人才不逮其然豈其然乎夫人才
莫大於相業南士入相在唐僅三數人張公之後有姜
公輔劉瞻皆嶺南人也當是之時南方之士以功業顯
[000-6a]
盖未有或先之者也進士科興江以南士固有與者然
多在中葉以後且終唐之世未有得掄魁者張公在開
元時已以道侔伊吕科進而大中間開建之莫宣卿亦
已魁天下選矣然則二子之言果可信乎史册所載嶺
南人才固若落落然間有一二率皆秉忠貞礪名節求
其所謂巧宦佞倖者盖絶書也世之人因二子之言往
往輕吾越産予故因序余公此集而發之初得公集手
自鈔録僅成帙聞先妣太宜人䘮解官還家携以過韶
[000-6b]
韶郡太守蘇君韡同知方君新通判涂君暲請留此刻
郡齋中且求為序予既免䘮乃書此以引其前非但序
公文也盖假公之文獻以徴吾之言且用以為越之人
士解嘲云成化九年龍集癸已仲春初吉翰林院侍講
學士瓊臺邱濬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