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86 山谷外集詩注-宋-史容 (master)


[004-1a]
山谷外集詩註卷之四
  送劉道純
    東坡與鮮于子駿簡云故人劉格字道純劉恕
    道原之親弟讀書強記辯博文詞粲然而立莭
    強鯁吏事亦徤君實頗知之而餘人未識也欲
    告子駿與一差遣収置門下敢保稱職也旦夕
   歸南康軍待闕軾非私之爲時惜才耳
五松山下古銅官
大白逰五松山詩自註云山在南陵銅井西五里按南
陵縣今爲銅陵縣隷池州在唐亦嘗爲銅官縣
邑居褊小水府寛
文選四都賦名都對郭邑居相承杜詩吴吞水府寛
[004-1b]
民安蒲魚少嚚訟
 周禮聀方氏兖州其利蒲魚
簿領未减一丘槃
 文選劉公幹雜詩云沉迷薄領書李善曰簿領謂文簿而記
 録之道純是銅陵簿
胸中峥嶸書萬卷簸弄日月江湖間
 退之詩婆娑海水南簸弄明月珠
稠人廣衆自神王
 灌夫傳云稠人廣衆薦寵後軰莊子飬生主篇神雖王
 不善也丗說新語司馬太傳多名士一時雋異庾文康
 云見子蒿在其中常自神王
按剱之眼白相看
[004-2a]
按剱相眄白眼視之並見上
老身風波諳丗味
退之詩吾老丗味薄
如食橘柚知甘酸麒麟圗畫偶然耳
 漢書甘露三年單于始入朝上思股肱之美圗畫其人
於麒麟閣後漢劉昆傳帝問前在江陵反風㓕火後守
弘農虎北渡河何以致之昆對曰偶然耳
半枕百年夢邯郸
見第一卷餞薛楽道詩註
平生樽爼宮亭上
 宫亭湖屬江州及南康軍荆州記曰宫亭湖即彭蠡澤
渉丗忘味皆朱顔此時阿翁尚無恙
[004-2b]
何翁謂劉渙凝之也庐山記云凝之筠州人天聖八年
擢進士第居官有直氣不屑輙弃去卜居落星渚常乗
黄犢徃來庐山中
追琢秀句酬江山堂堂今爲蝉蛻去
史記屈原傳蝉蛻於穢濁
五老偃蹇無往還
寰宇記五老峯在江州德化縣懸崖突出如五人相對
大梁城中笏柱頰
大梁城汴京也笏柱頰用王徽之頋西山言爽氣事
頷髭今成雪點斑
退之云若摘頷底髭
青雲何必出公右
[004-3a]
漢田叔傳上召見與語漢廷臣無能出其右者
亨衢在天無由攀椎皷轉舡如病已
杜詩打皷發舡何郡郎
夢想楼臺落星湾
寰宇記落星石在江州庐山東周廽一百五歩髙文許
圗經云昔有星墜水化爲石當彭蠡湾中故云落星湾
子政諸兒喜文史阿秤亦聞有筆端
子政謂劉恕道原也外集第五卷有過致政屯田劉公
隱庐山詩亦云憶昔子政在爲翁数解顔元祐八年改
葬道原山谷誌之曰𥘉凝之忿丗不容弃官老於庐山
 至道原而莭愈髙又自以源出歆向務追配前人則子
政云者比道原於劉向也其誌又云生三男羲仲和叔
[004-3b]
秤才器皆過人和叔以文鳴而秤篤行不幸相継死韓
詩外傳君子避三端避文士之筆端
丹徒布衣未可量
南史劉穆之傳謂所親曰貧賤常思冨貴冨貴必踐危
機今日思爲丹徒布衣不可得也此亦用劉家事
詩書且對藜藿盤穴中生涯識隂雨木末牖户知風寒見/上
我今四壁恋微禄知公未能長掛冠
後漢逢萌傳王莽殺其子萌即解冠掛東城門㱕將家
浮海
   次韻子瞻春菜
    按實録熈寕十年二月軾知徐州又按頴濵集
    詩序云熈寕十年二月始㑹于澶渊相從赴彭
[004-4a]
   城山谷時在北京始通書并二詩書云竊食於
    魏㑹閤下開幕府在彭門魏即北京彭門徐州
    也按東坡集次韻魯直見贈古風二首乃在春
   菜之後盖未通問時先和此詩也
北方春𬞞嚼氷雪
 北方地寒春𥘉猶食淹菜及寒𦵔
妍暖思采南山蕨
詩陟彼南山言采其蕨
韭苗水餅姑置之
南史何尚之傳帝好水引餅史記趙奢傳王曰母置之
苦菜黄雞羮糝滑見上蓴絲色紫菰首白
齊民要術云四月蓴生莖而未葉名曰稚尾蓴第一肥
[004-4b]
美葉舒長足名絲蓴五六月用絲蓴周礼魚冝苽注彫
胡也内則蝸醢而苽食注彫胡也苽亦菰
蒌蒿芽甜蔊頭辢
齊民要術蔊菜味辛音罕盱江志云蔊菜生麻姑山及
 麻源
生𦵔入湯飜手成芼以姜橙誇縷抹
 文選枚乘七發云肥狗之和芼以山膚注引礼記注云
芼菜也謂以菜調和之也
驚雷菌子出萬釘
傳燈録百文問黄蘖甚麽處來曰大雄山下采菌子來
此摘其字隋楊素傳賜萬釘寳帯借使其字
白鵝截掌鱉解甲琅玕森深未飄蘀軟炊香粇煨短茁
[004-5a]
禹貢球琳琅玕今以喻竹召南騶虞云彼茁者葭注茁
出也今言笋𥘉出土老杜云軟炊香飯縁老翁飯一作/粳
萬錢自是宰相事
日食萬錢見上注
一飯且從吾黨說公如端爲苦笋歸明日青衫誠可脫
  六舅以詩來覔銅犀用長短句持送舅氏斈古之
  餘復味禅說故篇末及之
海牛壓𥿄冩銀鈎
海牛犀也前集有詩云海牛壓簾風不開盖用張君房
脞說䔥斈士夢中賦曉寒歌云海牛壓薕風不入前注
偶不及此晋索靖傳作草書狀曰婉若銀鈎
阿雅元注師奴僧号守之索自収長防玩物敗児性
[004-5b]
書玩物䘮志
得歸老成散百憂先生古心治金鐡
退之孟先生詩云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皮日休云
余常慕宋廣平鐡腸石心
堂堂一角誰能折
犀一角獸也漢朱雲傳云五鹿嶽嶽朱雲折其角
兒言觳觫持贈誰外家子雲乃翁師
子雲盖比之楊雄也
不着鼻繩䄂两手古犀牛兒好看取
傳燈録撫州石鞏慧藏禅師一日在厨下作務馬祖問
曰作什麽曰牧牛祖曰作麽生牧曰一回入草去便把
鼻孔拽來福州大安禅師曰安在潙山三十年只看一
[004-6a]
 頭水牛牯若落路入草便牽出若犯人苗稼即鞭撻
 調伏旣乆可憐生如今変作露地白牛常在面前露逈
逈地趕亦不去也
   次韻子瞻與舒堯文禱雪霧豬泉唱和
老農年饑望人腹
莊子無聚禄以望人之腹
想見四溟森雨足
 文選張景陽雜詩雲根臨八極雨足&KR0904四溟李善曰四
 溟四海也又詩森森散雨足
林回投壁負嬰兒
 莊子林回弃千金之璧負赤子而趨
豈聞烹兒翁不哭未論萬户無炊煙蛛絲蝸涎經杼軸
[004-6b]
詩杼軸其空
使君閔雪無肉味煮餅青蒿下&KR1069菽豈云剪瓜冝侵肌
 文選應休璉與廣川長書言禱雨不應其略云昔夏禹
 之解陽肝殷湯之禱桑林辭未卒而澤滂沛今者雲積
 而復散得無割髮冝及膚剪爪冝侵肌乎李善注云吕
氏春秋曰湯克夏而大旱五年乃身禱於桑林剪其髮
&KR3919其手自以爲牲雨乃大至&KR3919&KR1073
霜不殺草仍故緑
春秋隕霜不殺草
幽靈奰贔西山霧
文選西京賦臣靈贔屓髙掌逺蹠呉都賦巨鼇贔屓首
冠靈山贔音備屓音虚器切奰字乃詩所謂内奰於中
[004-7a]
 國盖誤冩耳贔字又倒冩當改正
牲肥酒香神未瀆
退之南海神碑云牲肥酒香樽爵净㓗
得微徃從董父飡
 左昭二十九年蔡墨對魏献子曰昔有飂叔安有裔子
 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嗜欲以飲食之龍多㱕之乃
 畜龍以服事舜
寕當罪繫葛陂渊
後漢費長房傳東海君見葛陂君淫其夫人長房劾繫
 之三年東海大旱長房曰東海君有罪吾前繫於葛陂
 今出之使作雨於是雨立注
卜擇祠官齊博士
[004-7b]
漢武紀其令祠官修山川之祠漢儒林傳五經博士多
 是齊人舒堯文時爲教授故云
暴露致告蒼崖顚請天行澤不汲汲爾亦枯魚過河泣
楽府古詞云枯魚過河泣何時悔復及作書與魴鱮相
 教謹出入
生鵝斬頸血未乾
 莊子說剱篇上斬頸領下决肝肺退之詩一夫斬頸群
 雛枯
風馬雲車坐相及
漢礼楽志房中歌云靈之車結玄雲靈之下若風馬
百里旌旗&KR0904玉花
唐舒元輿序重雪終日玉花攪空
[004-8a]
使君義動龍蛇蛰
 老杜云意鍾老栢青義動脩蛇蛰
老農歡喜有春事呼児飯牛理蓑笠
 吕氏春秋百里奚未遇時飯牛於秦
博士勿歎從公疲明年麥飯滑流匙
 老杜云嘗稲雪翻匙又云滑憶彫胡飯香聞錦帯羮溜
 匙兼暖腹誰欲致盃甖
   見子瞻粲字韻詩和答三人四返不困而愈竒
   輒次韻寄彭門
    按東坡集乃熈寕七年冬除夜病中贈叚屯田
    時在宻州山谷和章乃元豐𥘉
公材如洪河灌注天下半
[004-8b]
 文選呉都賦䃢碒乎数州之間灌注乎天下之半
風月未嘗攖
終上句洪河之義莊子徐無鬼篇故曰風之過河也有
損焉日之過河也有損焉請只風與日相與守河而河
 以爲未始有攖也
晝夜聖所歎
 見論語
名丗二十年窮無歌舞玩入宮又見妬
 女無美惡入宫見妬見邹陽傳
徒友飛鳥散
莊子山木篇孔子問於子桑雩曰吾再逐於魯伐樹於
 宋削迹於衛窮於啇周圍於陳蔡之間吾犯此数患親
[004-9a]
 親交益䟽徒友益散何歟李陵傳各鳥獸散猶有得脫
一飽事難諧
 亊不諧矣見宋弘傳
五車書作伴
莊子恵施多方其書五車
風雨暗楼䑓雞鳴自昏旦
 詩風雨如晦雞鳴不巳
雖非錦繍贈欲報青玉案
 文選張平子四愁詩美人贈我錦繍叚何以報之青玉/案
文似離騷經詩窺関雎乱
 語師摯之始関雎之乱
賤生恨斈晚曽未奉巾盥
[004-9b]
 内則盥卒授巾
昨蒙双鯉魚
 双鯉事見東坡在彭門答山谷書見集中
逺託鄭人緩
莊子列禦㓂篇鄭人緩也呻吟裘氏之地三年而緩爲/儒
風義薄秋天
 謝靈運傳論云髙義薄雲天老杜云髙義薄曽雲
神明還舊貫
 法書要録庾兾與羲之書云忽見足下答家兄書煥若
神明頓還旧貫
更磨薦禰墨
後漢孔融上䟽薦禰衡
[004-10a]
推挽起疲懦忽忽未嗣音微陽㱕候炭
漢天文志冬至短極縣土炭孟康曰先冬至三日懸土
 炭於衡兩端輕重適均冬至日陽氣至則炭重夏至日
隂氣至則土重
仁風從東來拭目望齋舘鳥聲日日春桞色弄晴暖漫有
酒盈樽何因見此粲
歸去來詞云携㓜入室有酒盈樽詩子兮子兮 此粲
 者何
人生等尺捶豈耐日取半
莊子篇末云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丗不竭辯者以此
與恵施相應終身無窮
誰能如秋䖝長夜向壁嘆朝四與暮三適爲狙公玩臭腐
[004-10b]
蹔神竒
 莊子知北篇臭腐復化爲神竒神竒復化爲臭腐
喑噫即飄散我觀萬丗中獨立無介伴小黠而大癡
 退之送窮文曰子知我名凡我所爲驅使令去小黠大/薿
夜氣不及旦
 孟子云云
低首甘豢飬尻脽登爼案
 見前食驢膓詩注
所以終日飲醉眠朱碧乱
 醉眠當是醉眠玉䑓新詠夜愁詩云誰知心眼亂㸔朱
 忽成碧
仰㸔朱飛雲只使衣帯緩
[004-11a]
文選古詩相去日巳逺衣帯日巳緩
先生古人斈百氏一以貫見義勇必爲少作衰俗懦忠言
願囬天
唐張玄素傳魏徴歎曰張公論事有回天之力
不忍斆吞炭
 譲吞炭
還從股肱郡
漢季布傳上曰河東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
待詔圗書館
東壁二星天子圗書之秘府也東坡爲郡仍直史館
投壷得賜金
 杜詩能畫毛廷壽投壷郭舎人西京雜記郭舎人善投
[004-11b]
壷毎爲武帝投壷輒賜金帛
侏儒餘飽暖寕令東方公但索長安粲
東方朔傳上召問朔何恐侏儒爲對曰侏儒飽欲死臣
飢/欲死臣言可用幸異其礼不可用罷之無令但索長
 安米恵帝紀曰爲鬼薪白粲注取薪給宗廟爲鬼薪坐
擇米使正白爲白粲郭舎人及侏儒以比當時附㑹而
 進者東方朔比東坡
元龍湖海士毀譽略相半下床卧許君上床自永嘆
魏志季布傳陳登者字元龍卒後許汜與劉備並在荆
州牧劉表坐與表共論天下人汜曰陳元龍湖海之士
豪氣不除備謂表曰許君論是非表曰欲言非此君爲
善士不冝虚言欲言是元龍名重天下備問汜君言豪
[004-12a]
寕有事耶汜曰昔遭乱過下邳見元龍元龍無客主之
意乆不相與語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備曰君有囯
士之名今天下大乱帝王失所望君憂國忘家有救丗
 之意而君求田問舎言無可采是元龍所諱也表大笑
丈夫屬有念
鮑明逺集中詩云幽居屬有念含意未連詞退之秋懷
詩丈夫属有念事業无窮年
人物非所玩
書玩人䘮得玩物䘮志
坐令結歡客化爲煙霧散武功有大略
 元和姓纂蘇氏自武功徙焉
亦復寡朋伴詠歌思見之長夜鳴渴旦
[004-12b]
 礼坊記詩云相彼盍旦尚猶惡之注夜鳴求旦之鳥人
猶惡其反晝夜盍音渴
東南望彭門官道平如案
 老杜云東屯大江北百頃平若案
簡書束縳人一水不能乱
詩公劉渉渭爲乱注正絶流曰乱
斯文螕秬鬯可用圭瓉盥
 書平王錫晋文侯秬鬯圭瓉作文侯之命盥即灌論語
 注酌鬱鬯於大廟以降神也東坡和此篇云於我如旣
盥古字通用
誠求活囯醫何忍棄和緩
左成十年晋侯有疾求醫於秦秦使醫緩視之昭元年
[004-13a]
 晋侯求醫於秦秦使醫和視之文子曰醫及囯家乎對
 曰上醫醫囯其次醫人
開疆日百里
 詩日闢囯百里
都内錢朽/貫
史記平凖書云京師之錢累巨萬貫朽而不可校
銘功甚俊偉迺見儒生懦且當置是事勿使氷作炭
 熈寕五年収復熈州十年交阯納欵銘功當是此等事
 塩鐡論氷炭不可以同器渊明詩孰若當丗士氷炭滿
懷抱退之聽潁師琴云潁乎尓誠能无以氷炭寘我腸
上帝群玉府
穆天子傳群玉之山先王之所謂䇿府
[004-13b]
道家蓬萊舘
後漢書斈者稱東觀爲老氏藏室道家蓬萊
曲肱夏簟寒炙背冬屋暖
嵇康絶交書野人有快炙背而美芹子者欲献之至尊
只令文字垂萬丗星斗粲
  次韻答堯民
君開蘇公詩疾讀思過半譬如聞韶耳三月忘味歎
見論語班孟堅幽通賦云虞韶美而鳯儀兮孔忘味於
千載
我詩豈其朋組䴡䓁俳玩
楊子霧榖之組䴡女工之蠧矣司馬迁書云文史星曆
近乎卜祝之間固主上所戯弄倡優畜之漢書枚皐言
[004-14a]
 爲賦廼俳見視如倡
不聞南風絃
 礼記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
同調廣陵散
 嵇康傳康將刑東市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嘗從吾斈
 廣陵吾毎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絶矣
鶴鳴九天上肯作家雞伴
 詩鶴鳴于九皐南史王僧䖍傳小児軰賤家雞借用之
晁子但爱我品藻私月旦
 後漢許劭傳劭與兄靖好覈論郷黨人物毎月輒更其
 品題故汝南有月旦評焉
官閑楽相從棃栗供杯案
[004-14b]
 渊明責子詩但覔棃與栗前漢貢禹傳見賜杯案盡文
 畫金銀/飾後漢董卓傳偃轉杯案間
門静鳥雀嬉花深蜂蝶乱忽蒙加礼貌齋戒亊搢盥問大
心更小
 杜詩成王功大心轉小此摘其字
意督辭反緩君材於用多舞選弓矢貫
 齊囯風舞則選兮射則貫兮
聦明囬自照
 傳燈録靈居義能曰廻光返照㸔身心是何物
勝巳果非懦我如相繪亊素質施朽炭
見論語
古來得道人非獨大庭館
[004-15a]
 列子黄帝篇退而間居大庭之館齋心服形晝寢而夢
 遊於華胥氏之囯
晁子巳不疑冬寒春自暖繫表知薬言擇友得荀粲
 魏志荀彧傳注云粲字奉倩諸兄並儒術論議而粲獨
 好言道常以爲子貢稱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聞
 然則六藉雖存固聖人之糠粃粲兄侯難曰易亦曰聖
 人立象以盡意繫辭爲以盡言則微言胡爲不可得而
 聞見哉粲曰盖理之微者非物象之所舉也今稱立象
 以盡意此非通乎意外者也繫辭焉以盡意此非言乎
繫表者也斯則象外之意繫表之言固藴而不出矣當
 時能言者不能屈也
   再和寄子瞻聞得湖州
[004-15b]
天下無相知得一巳當半桃僵李爲仆
古歌詩曰桃生露井上李樹生桃傍䖝來囓桃根李樹
代桃僵見藝文類聚
芝焚蕙増歎
 文選歎逝賦云信松茂而栢恱嗟芝焚而蕙歎
佳人在江湖照影自娱玩一朝入漢宮掃除備冗散
漢申屠嘉傳冗官居其中注云冗謂散軰也如今散官
何如終流落長作朝雲伴
 文選髙唐賦妾在巫山之陽髙丘之阻旦爲朝雲暮爲
 行雨
相思欲靣論坐起雞五旦身慙尸廩禄有罪未見案
 後漢孔融傳丁零盗蘇武牛羊可并案也
[004-16a]
公文雄萬夫皦皦不自乱藏榖皆亡羊
莊子駢拇篇臧與榖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
 奚事則挾筴讀書問榖奚事則博塞以遊二人者事業
 不同其於亡羊均也
要以道湔盥傳聲向東南王事不可緩
 孟子民事不可緩也
春波下数州快若七札貫
 左傳成十六年鄢陵之戦飬由基蹲甲而射之徹枇焉
椎皷張風㠶相見激衰懦空文不傳心千古付煨炭安得
垂天雲
莊子翼若垂天之雲
飛就呉興舘
[004-16b]
 呉興郡湖州也
魚饜桞絮肥
孔毅甫雜記云永叔稱聖俞河豚詩云春洲生荻牙春
岸飛楊花河豚於是時貴不数魚蝦以謂河豚食桞絮
 而肥聖俞破題两句便說盡河豚好處乃永叔褒譽之
詞也其實不尓此魚盛於二月至桞絮時魚巳過矣石
 林詩話所言略同
筍煮溪沙暖解歌使君詞撙前有三粲
 囯語周語曰三女奔宻康公公母曰必致之王夫粲美
物也衆以美物臨而何得以堪之
   用明發不寐有懷二人爲韻寄李秉彛得叟
    秦少游作李公擇行狀云兄布早卒拊其子秉
[004-17a]
 彛如巳子秉彛盖山谷伯舅之子
竹貫四時清
 一作竹節晚逾緑
月通雲氣明
 一作月華寒更明
外弟有佳質
 一作處
妙年推老成後凋對霜雪
 一作到氷霜
不昧處隂晴盛德當如此
 一作觀物憶相見
古人畏後生
[004-17b]
 一作契闊難為情礼器云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栢之
 有心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貫四時而不改柯昜
 葉文選石季倫詩傳語後丗人逺嫁難為情通典代稱
 姑子為外兄弟舅子為内兄弟非典言也異姓之親通
 謂之外
在昔授子書髧彼垂两髮
 詩髧彼两髦注髦者髮至眉子亊父母之飾
乖離今十年樹立映先逹
 退之詩乖離坐難慿丗說云共啇略先徃名逹
清燈哦妙句
 一作誦佳句
如酌春酒滑把書念携手惆悵至明發
[004-18a]
李陵詩携手上河梁
人生不如意十亊恒八九
 晋羊祐傳祐上䟽乞伐呉而議者不同祐曰天下亊不
 如意恒十居七八
未見歴下人徒傾歴城酒
秉彛南康軍建昌人時仕於濟南前有寄李六弟詩即
 此人也巳見前注
從來親骨肉不免相可不
 退之寄岳鄂李大夫詩云少年楽新知衰暮思故友譬
 如親骨肉寕免相可否
但願崇亊实虚名等箕斗見上
蚤知鵲山亭李杜發佳思彌年听傳誇登覧通夢寐遥憐
[004-18b]
坐淸曠落筆冨新製尚因賔客集瀝酒使我醉
徃在舅氏旁獲拚堂上箒
 記汜埽曰埽埽席前曰拚拚席不以鬛執箕膺擖
六經觀聖人明如夜占斗索居廢舊聞獨斈无新有羡子
𣏌梓材
 左傳聲子說楚曰如𣏌梓皮革自楚徃也雖楚有材晋
 实用之
未曽離矯揉
 昜說卦云坎為矯輮釋音云輮如九反又如又反宋忠
 王廙本作揉宋云使曲者直直者曲為揉荀子勸斈篇
 木直中繩輮以為輪
安詩无恙時斈行超軰㑪
[004-19a]
 山谷集中有李攄字說云予旣字舅弟李攄曰安詩而
 安詩請其說云云
華屋落丘山
 文選曹子建箜篌引云生存華屋處零落歸丘山
百憂滿人懷此士如不亡仲子抱竒材不獨典刑在
 仲一作叔詩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
神明還觀來
 集中又有評李得叟詩云孫莘老嘗以得叟詩一軸示
 予曰子試爲我評之予曰再過普恵七言石人道中表
 字韻囯朝以來能者不過一二人而巳退之所謂横空
 蟠硬語妥帖力排奡惟此詩足以當之神明還觀見上
少時誦詩書貫穿数萬字
[004-19b]
 司馬迁貫穿經傳
爾來窺陳編記一忘三二
 桞子厚寄許京兆書云往時讀書自以不至抵滯今皆
 頑然無復省録毎讀古人一傳数𥿄以後則再三伸卷
 復觀姓氏旋又廢失山谷盖用此意
光隂如可玩老境翻手至良醫曽折足說病廼真意
 左傳齊髙彊曰三折肱知爲良醫
桃李春成徑見上本自不期人
 桃李成蹊非與人期而人自至耳
歴下两寒士簞飄能恱親恥蒙伐囯問
董仲舒傳爲江都事易王王問曰粤王勾踐與大夫泄
庸種蠡謀伐呉遂㓕之孔子稱殷有三仁寡人亦以爲
[004-20a]
越有三仁桓公决疑於𬋩仲寡人决疑於君舒對曰昔
魯君問桞下惠吾欲伐齊何如恵曰不可歸而有憂色
 曰吾聞伐囯不問仁人此言何爲至於我哉徒見問耳
且猶羞之况設詐以伐吴乎王曰善
肯卧覆車塵子旣得此友從之日求新
   賦未見君子憂心靡楽八韻寄李師載
同陞吏部曹/徃在紀丁未
 山谷治平四年登第歳在丁未
别離感寒暑歳星行十二
 歳星十二歳一周天丁未至戊午十二年盖熈寕元年
也山谷時在北京
我慚雞藎榖
[004-20b]
 大玄第四卷雞藎榖注藎榖進也進食其谷也
子歎天且劓
易睽六三其人天且劓䆁文天剠也剠鑿其額曰天
空餘山梁期
 山梁見語
尚不昧𥘉志
㑹合良難期繫匏各異縣
上見語文選楽府云他郷各異縣展轉不相見
千里共明月
文選月賦歌曰美人邁兮音塵濶隔千里兮共明月
如披故人面
晋楽廣傳衛&KR1493見廣曰此人之水鏡見之瑩然若披雲
[004-21a]
霧而覩青天
浮雲蔽髙秋此豈中心願霧重豹成文
古列女傳陶答子治陶三年名譽不聞家冨三倍其妻
諌曰南山有玄霧雨七日而不下食欲以澤其毛成文
章也犬彘不擇食以肥其身坐而湏死耳
水清魚自見
古楽府艶歌行曰語卿且勿眄水清石自見
齊地榖翔貴
前漢食貸志云榖價翔貴
排門无爨饙
詩浻酌可以饙饎
二仲有甘㫖奉親亦良勤原田水洸洸
[004-21b]
韻書云洸水涌光也
何時稼如雲无民願歳豐政自不忘君
无民无字誤疑是庻民劉向傳忠臣雖在畎畒猶不忘/君
古人有成言歳暮於吾子
真誥愕緑華贈羊權詩云所期豈朝華歳暮於吾子
斧揮郢人鼻
莊子徐无鬼篇莊子送葬過恵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
人堊漫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斵之匠石運斤成風聽
而斵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宋元臣聞之召
匠石曰嘗試爲我爲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斵之雖然臣
之質死乆矣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爲質矣吾无與之
言矣
[004-22a]
琴即鍾期耳見上新詩凌建安
 魏志王粲傳粲卒於建安二十二年始文帝爲五官將
 及平原侯植皆好文斈粲與徐幹偉長陳琳孔章阮瑀
 元瑜應瑒得璉劉楨公幹並見友善
髙論到正始
 晋衛玠傳大將軍鎮豫章長史謝鯤雅重玠相見欣然
 言論弥日大將軍謂鯤曰昔王輔嗣吐金聲於中朝此
 子復玉振於江表微言之緒絶而復續不意永嘉之末
 復聞正始之音
徒言參隔辰
 楊子吾不覩參辰之相比也左傳昭元年子産曰昔髙
 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居于曠林不相能也
[004-22b]
日㝷干戈以相征討后帝不臧遷閼伯於啇丘主辰啇
人是因故辰爲啇星遷實沈于大夏主參唐人是因以
服亊夏啇故參爲晋星
未負石投水
吕氏春秋精喻篇白公問於孔子曰人可微言乎孔子
不應白公曰若以石投水奚若孔子曰没人能取之白
公曰若以水投石奚若孔子曰淄澠之合易牙能知之
白雪非衆聽
文選宋玉答楚王問云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
巴人囯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爲陽阿薤露囯中属而
和者数百人其爲陽春白雪属而和者数十人而巳其
曲弥髙其和弥寡
[004-23a]
夜光忌暗投見上古來不識察
 文選古詩一心抱區區惧君不識察
浪自生百憂三月楚囯淚
 卞和巳見上注以言夜光之璧
千年郢中楼
 以言陽春白雪
無因杭一葦
 詩一葦杭之
濁水拍天流
 退之詩海氣昏昏水拍天
河南李茂彦内藴邁俗心濬冲有涇渭一顧重千金
 文選任彦昇詩濬冲得茂彦注云傳暢賛曰王戎宇濬
[004-23b]
 沖爲選官時江夏李重字茂曽汝南李毅字茂彦二人
俱處要職戎以識㑹待之各得其用彦昇此詩又云伊
 人有涇渭非余揚濁清向秀别傳云秀與嵇康吕安爲
 支康傲丗不覊安放逸邁俗而秀雅好讀書
亊親知色難勝巳又勇沉見上外物旣難必求之首陽岑
莊子外物篇外物不可必故龍逢誅比干戮論語夷齊
 餓于首陽之下
飄風從東來雨足盡西靡
說苑上之化下猶風之靡草東風則草靡而西西風則
草靡而東老杜云雨聲巳先風散足盡西靡
萬物逐波流金石終自止
說苑叢談云水浮萬物玉石留止
[004-24a]
渭因涇使濁菲以葑故毀
並見毛詩
智所無奈何誰能爲樗里
史記樗里子傳滑稽多智号曰智囊秦人諺曰力則任
鄙智則樗里
紛紛車馬客如集市人博彼雖有求來我但快一噱
文選陳孔璋書必大噱也
忽逢媚學子
退之詩蹮蹮媚斈子墻屏日有徒
時亦撼關鑰何當携手期濠上得魚楽見上
   以同心之言其臭如蘭爲韻寄李子先
徃日三語掾解道將無同我觀李校書超邁有古風
[004-24b]
 晋阮瞻傳見司徒王戎戎問曰聖人貴名教老莊明自
 然其旨同異瞻曰將無同戎咨嗟良乆即命辟之人謂
 之三語掾
談道屡入微
 衛玠傳勝日親友時請一言莫不咨嗟以爲入微又云
 衛玠談道平子絶倒
閉門長蒿/蓬
蓬蒿繞宅見上注
誰能賞逺韻大守似安豐
 晋庾凱雅有逺韻王戎傳進爵安豐縣侯
流水鳴無意白雲出無心
 歸去來詞雲无心而出岫
[004-25a]
水得平淡處渺渺不厭深雲行不能雨還㱕碧山岑斯人
似雲水廊廟等山林
 文選曹子建詩朝雲不㱕山霖雨成川澤前漢賛山林
之士徃而不能反朝廷之士入而不能出
俗士得失重舎龜觀朶頥
 昜舎尓靈龜觀我朶頥
六經成市道駔儈以爲師
 史記廉頗傳客曰天下以市道交漢貨殖傳莭駔儈漢
 書吏道以法令爲師
吾學淡如水載行欲安之
莊子君子之交淡如水左傳㐮二十四年子産寓書告
 范宣子曰夫令名德之輿也恕思以明徳則令名載而
[004-25b]
 行之楊子法言或問孔子知其道之不用也則載而悪
乎之曰之後丗君子
惟有無心子白雲相與期
摧藏裭冠冕
 文選扶風歌抱膝獨摧藏昜訟卦或錫之鞶帯終朝三
 裭之後漢鄧禹賛裭龍章於終朝左昭九年伯父裂冠
 毀冕
寂寞㱕丘園一瓢俱好斈伯仲吹箎壎政以此易彼
韓文桞子厚墓志以彼易此孰得孰失
髙車擇朱門得失固有在難爲俗人言
司馬迁書云悲夫亊未易一二與俗人言也又云此可
與智者道難與俗人言也
[004-26a]
携手力不足七年坐乖離
此詩乃元豐二年歳巳未北京解官後作也在北京首
尾跨七年選詩乖離即長衢
愁思不能眠起視夜何其殘月掛破鏡
古楽府云破鏡飛上天謂月半也
寒星滿天垂明明故人心維斗終不移見上窮閻蒿蔓羶
冨屋酒肉臭
礼記冨潤屋漢霍去病傳重車餘弃粱肉而士有飢肉
 杜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
酒肉令人肥蒿蔓令人瘐欲從鍾鼎食
 家語子路曰親没之後累茵而坐列鼎而食史記貨殖
 傳洗削薄投也而郅氏鼎食馬醫淺方張里擊鍾鮑照
[004-26b]
詩擊鍾陳鼎食方駕自相求
復恐憂患構秦時千户侯寂寞種瓜後
肖何傳召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爲布衣貧種瓜長安
 城東瓜美故丗稱東陵瓜
客從濟南來
 李子先及前篇李得叟皆在濟南山谷母黨也
遺我故人書墨淡字踈行
 杜詩墨淡字欹傾
故人情有餘上言猶健否次問意何如只今意何有思食
故溪魚
古楽府詩云客從逺方來遺我双鯉魚呼児烹鯉魚中
有尺素書長跪讀素書書/中意何如上言加餐飯下言長/相思
[004-27a]
吾子有嘉得譬如含薫蘭清風不來過歳晚蒿文間
渊明飲酒詩云幽蘭生前庭含薫待清風清風脫然至
見别蒿艾中
古來百夫雄白首在澗槃
 詩百夫之特又考槃在澗
非閞自取重
 杜詩云非閞足无力又云非閞故安排
直爲知人難
書在知人惟帝其難之
   次韻晁元忠西㱕十首
我田失耕耘歳暮拾枯其枯其不可食日晏抱長飢
漢楊惲傳其詩曰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
[004-27b]
爲其
猛虎依山林眼有百歩威
 退之猛虎行正晝當谷眠眼有百歩威
一從梁鴦食風月何時㱕
 列子云周宣王之牧正有役人梁鴦能飬禽獸虎狼无
不柔馴者梁鴦曰飬虎之法順之則喜逆之則怒夫食
 虎者不敢以生物與之爲其殺之之怒也虎與人異而
媚飬已者
聖莫如東家長年困行路公飬爲淹留豈不以食故
 邴原别傳曰原逰斈詣孫崧崧曰君捨鄭君所謂以鄭
君爲東家丘也原曰君謂僕以鄭爲東家丘必以僕爲
 西家愚夫耶孟子万章下云孔子有公飬之仕
[004-28a]
林薄鳥遷巢水寒魚不聚
 老杜詩林茂鳥有㱕水深魚知聚
孤士似無家轉蓬何由住
 說苑魯哀侯弃囯而走齊對齊侯曰是猶秋蓬悪其本
 根而美其枝葉秋風一起根且抜矣曹子建詩轉蓬離
 本根飄飄隨長風老杜云飄零似轉蓬
前有熊羆咆後有虎豹號
 文選劉安招隠士云虎豹闘兮熊羆咆杜詩空荒咆熊/羆
巳出澗谷底更陟山板髙五日一併食
 儒行云儒有昜衣而出并日而食
十年一緼𫀆
 語衣弊緼𫀆兼用檀弓所云晏子一狐裘三十年之意
[004-28b]
未知㱕宿處豈惮鞍馬勞
 退之病中贈張藉詩言籍之詞云從此識㱕處東流水
淙淙
䴡姬封人子弄影爱朝日
 文選疊霜毛而弄影
晋囯始得之涕泣甘首疾
詩甘心首疾
憂危與安楽一生誰能必同床食芻豢廼悔沾襟失
 䴡姬亊見上
怨句識之推
史記晋丗家文公賞從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不及
隠不復見子推從者懸書宫門曰龍欲上天五蛇爲輔
[004-29a]
龍巳升雲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獨怨終不見處所文公
見之曰此介子推也
啇歌知寗戚
 琴操曰寗戚飯牛車下叩牛角而啇歌曰南山粲白石
 爛生不逢堯與舜禅短布单衣裁至骭長夜冥冥何時
 旦齊桓公聞之舉以爲相
我占晁/氏賢乃在賦行役
 詩父曰嗟予子行役
同遊羿彀中
 莊子得充符篇云遊於羿之彀中
儻免非爾力
 孟子其中非爾力也
[004-29b]
㴞㴞今如此去邦將安適
 論語桀溺曰㴞㴞者天下皆是也退之古風云一邑之
 水可走而違天下㴞㴞曷其而㱕
熱避悪木隂渴辭盗泉水
 文選陸士衡詩渴不飲盗泉水熱不息悪木隂悪木豈
 木隂志士多苦心
曽囬勝母車
鄒陽書里名勝母曽子不入邑号朝歌墨子囬車
不落抱玉淚
 鄒陽書玉人献寳楚王誅之注云卞和抱其璞哭於郊
詳見上註大白詩抱玊入楚囯
晁氏猛虎行繳繳壯士意人生髙唐觀
[004-30a]
 髙唐之觀見文選宋玉賦
有情何能已腰垂九井璜
 文選顔延年詩有懷誰能已元注云晁詩云安得龍山
 潮駕回實河水水從樓前來中有羙人淚尚書中候曰
 吕尚釣于磻溪得玉璜云云見文選注山谷琴銘云釣
 魚而得九井之璜盖用山海經事經云海内崑崙墟在
 西北帝之下都高九仭有九井以玉爲檻
耳著明月璫
 文選洛神賦贈江南之明璫注云耳珠曰璫
蘭蓀結襟帶芰荷製衣裳
 沈休文和謝宣城詩昔賢侔時雨今守馥蘭蓀離騷經
 製芰荷以爲衣兮集芙蓉以爲裳
[004-30b]
其人雖甚逺其室大道傍當身不著意千載永相望
 鄭國風其室則邇其人甚逺古語築室道旁三年不成
 太白詩遮莫親姻連帝城不如當身自簪纓當字作/去聲讀
風雨去家行手龜面黧黒屠龍非丗賢
 莊子宋人有善不龜手之藥者韓非子晋文公反國及
 河令籩豆捐之席蓐捐之手足胼胝面目黧黒者後之
 列子年老力弱面目黧黒杜詩㑹面嗟黧黒屠龍見上
學問求自得
 孟子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
我思脊令詩同飛復同息兄弟無相逺急難要羽翼
 小雅常棣云脊令在原兄弟急難角弓云兄弟昏姻無
 胥逺矣唐元宗賜讓皇帝兄弟天生之羽翼
[004-31a]
人言貧在家殊勝冨作客
楽天詩始知爲客苦不及在家貧唐戎昱詩逺客㱕去
來在家貧亦好
雞棲牛羊下見上君子亦安息千里求明師營糧從亊役
莊子胠篋篇延頸㪯踵曰某所有賢者贏糧而趣之南
溪始泛云誰謂非亊役
學問非物外室虚生純白
見上前集贈桞某詩云歸來坐虚室夕陽在吾西與此
同意盖謂道在迩而求諸逺也
開田望食麥春隴無秀色深耕不償勤牛耳徒濕濕見詩
豐㐫誰主張坐令愁煎迫河清㑹有時
 左傳周詩有之涘河之清人壽幾何注逸詩也
[004-31b]
得酒洒胸臆
 集中有答晁元忠書云未識足下之面因諸昆弟得足
 下之詩興托深逺不犯丗之鋒永懷善怨鬰然類騷故
 追韻冩意於无能之詞又云南來拘窘吏事雖江山映
 發心不在焉又云十詩聊報盛意又云承去歳不利秋
 官可見詩中之意矣其言南來拘窘吏亊可見在大和
作追韻冩意即此詩也十詩聊報盛意見第三卷
山谷外集詩註卷之四
[004-32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