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9 竹友集-宋-謝薖 (master)


[009-1a]
  欽定四庫全書


  竹友集巻九       宋 謝薖 撰


  題跋賛頌銘


  讀仁宗政要


  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深仁厚澤海涵天覆百姓鼓
舞而不知及夫鼎成龍駕望白雲而號者徧乎天下父
老至今能言之徃徃咨嗟歎息至有泣下者盖感人之
深人亦不自知其然也孔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惟天
[009-1b]
為大惟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書載堯之事備矣
至所謂大而民無能名者書亦不能名也余讀仁宗政
要求其所以感人之深殆不見其迹然從其所任用者
觀之庶幾可概見矣盛哉慶厯之中二三大臣同在廟
堂洋洋乎忠厚之風藉使生逢其時雖掃舍人之門所
欣慕焉


  書元稹遺事


  余觀司馬遷遭李陵之禍盖出於無辜竊恠在廷之臣
[009-2a]
無有爭之者而遷亦自歎恨以為交逰莫救左右親近
不為一言故作史記之書大抵欲寓其憂憤之懷為晏
平仲列傳書其觧左驂以贖越石父之罪而卒稱之曰
假令晏子而在雖為之執鞭所欣慕焉余讀其書至此
三復其辭而悲之使漢廷臣有一晏平仲豈忍坐視遷
之無辜以受刑而不一引手而救之耶及觀韓愈傳見
王庭凑之圍牛元翼也朝廷命愈使而人莫不危之是
時廷凑擁强兵恣睢䟦扈天子遣一介之臣投餌虎狼
[009-2b]
之口若萬一無生還理得不為朝廷失一賢士耶得不
貽天下後世笑耶然當時公卿大臣無為愈言者獨元
稹言韓愈可惜穆宗亦稍稍悔之嗚呼誰謂元稹而能
如是哉世之君子少而小人常多小人不特偷安於朝
又沮毁以害君子歟君子一有受其害從而擠之者皆
是也而稹乃能知愈之賢不忍視其身之危将無援以
死且重為朝廷惜之是亦可謂難能也已觀稹之於愈
如此使其在漢廷必能出一言以救司馬遷之禍使後
[009-3a]
世復有司馬遷亦必特書其事且願為之執鞭焉彼作
史者乃不載之本傳而特見於愈事之末是可嘆也稹
與白居昜同時俱以詩名天下然多纎艶無實之語其
不足論明矣觀其立朝大槩交結魏𢎞簡沮抑裴度之
言以浮躁險薄稱於時至於知賢救難奮激敢言凛凛
有古直臣之風夫以元稹而猶能如是又况不為元稹
者乎


  書賈誼傳後


[009-3b]
  賈誼說文帝以諸侯强大天下之勢如病瘇失今不治
必為痼疾文帝入絳灌東陽馮敬之言未盡施行而誼
亦不幸死矣鼂錯得幸景帝乃請諸侯之罪過削其支
郡於是七國連兵西鄉以誅錯為名吳王謀反已兆於
髙帝之言豈為錯發哉袁盎一說錯遂滅其宗族悲夫
使誼不死景帝之時綘灌舊臣無在者誼必得志得志
必盡行其策則鼂錯之禍誼其當之耶誼之不幸而死
乃誼之所以為幸也禍福倚伏無形其不易知如此班
[009-4a]
固稱誼夭年早終雖不至公卿未為不遇也固亦有見
於斯耶


  書鄭當時傳後


  司馬遷稱鄭當時每朝候上間說未嘗不言天下長者
其推轂士及官屬丞史誠有味其言之也當此時諸公
翕然稱鄭莊而後世言推賢好善者亦必曰鄭莊云然
觀武帝時莊所進言見任用者東郭咸陽孔僅其人也
武帝内興宫闕外事邊陲言利之臣析秋毫而天下蕭
[009-4b]
然不聊生咸陽僅擢於鬻塩大冶其言利殆與桑𢎞羊
等此其為害於天下豈少哉謂莊好言長者而長者固
若是耶抑所言多長者而武帝不用也方魏其武安東
朝廷辯灌夫汲黯與莊同是魏其而莊獨不能堅其說
武帝詆以為轅下駒司馬遷亦言其趍和承意不敢甚
引當否盖莊天性樂善至上不能用則亦順旨而從䛕
嗚呼誰謂鄭莊推轂士為足尚耶觀其所進者二人卒
為天下蠧然則衞將軍之於士大夫無稱焉賢於莊逺
[009-5a]


  溪堂先生畫像賛并序


  有好事者畫溪堂先生深衣幅巾䕃喬木坐磐石目
飛鴻脫屨石上濯足於懸瀑之下或者見而疑之竹
友居士從而賛之曰


  以君為在山林耶烱然之容如珠玉儼然之衣有表襮
以君為在市朝耶冷然之泉可濯足翻然之鴻與寓目
盖用之而行則服鑾輅被覊絡而為奉輿之駟舍之而
[009-5b]
藏則脫斤鋸老溪壑而為蔽牛之木疑君者㴞㴞皆是
而知君者唯我獨也


  雙柏頌并引


  子謝子有讀書之舘有雙柏峙於庭下枝葉菀然予
頋而譽之且曰世之君子遭時斥逐守道不變盖有
似乎兹柏昔屈原作橘頌以自况橘固美材然冬夏
青青唯松柏獨則橘斯為下矣頌雙柏以寄吾意云


  后皇植物柏嘉樹兮亭亭雙峙季孟序兮繁枝修幹芘
[009-6a]
以下闕






  謝子闢軒於書舘鋤荒剔穢植竹數十本㳺居寢臥
其下竹貫四時而不改柯昜葉君子似之故命其名
[009-6b]
曰竹友而為之銘銘曰


  層氷峨峨萬木被雪我觀兹竹勁氣貞節桃李其華燁
燁中林我觀兹竹凈緑寒隂惟竹有材可管可籩斤斧
勿侵以保天年我掛我冠與竹燕休飬成嘉實鳴鳯來


  何之忱抱瓮園銘


  彼愚而夸飛宇綺䟽雕鏤朱丹遺巧則亡此哲而窮蓬
户桑樞是豈固然今古一途我觀何子孝友愉愉不為
[009-7a]
於陵離母以居縂角寄巢迄於霜鬚其勤其艱以有屋
廬環堵蕭然風雨僅除爰開小園荆棘自鋤前有𤓰田
後有芋區早韭晚菘可鬻可葅斑衣兒啼將奉板輿莱
媍華巔以翼以扶殺雞無贏客至飯蔬畦丁晨告雨物
不濡跰&KR1271行汲色顇力劬胸中純白豈曰未愚海客有
心鷗鳥凌虗機㫪原簸智則有餘是皆機械有道所誅
君寧搰搰用力抑將謂桔橰之不如乎


  陳無惑宴室銘


[009-7b]
  子陳子宴坐靜室牀敷居中文史在前蠻觸干戈日鏖
於外而吾心澄寂若止水之淵朝於是夕於是出於物
搆而須臾之間復此乎盤旋其視鼻端寂然如閉息之
龜其遺形骸枵然如委蛻之蝉能如是坐之雖維摩詰
見之其敢曰不然若夫身居一室而心逰四海是猶圈
虎豹而檻猿狙也其誰以為宴耶


  碁局銘


  世傳神仙奕棊山阿樵者觀旁斧爛其柯謂堯教子此
[009-8a]
理則那不有博奕猶賢乎已為之不止牧猪奴戲不卬
自警曷告子弟


  尺銘


  童子適市老儈不欺較短量長惟爾其無私





[009-8b]









  竹友集巻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