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60 忠穆集-宋-呂頤浩 (master)


[00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忠穆集巻二      宋 吕頤浩 撰
  奏議
   上邊事善後十策
臣今月十七日准入内内侍省遞到金字牌降付臣詔
書一道臣巳望闕祗受外臣仰惟陛下聖徳日躋睿謨
天縱方逆臣作亂唱𨗳敵人侵陵淮甸之初奮發獨㫁
親御六飛巡幸近邊號令諸將上下用命屢奏竒功遂
[002-1b]
使彊敵退兵生靈按堵凡所謂善後之策固不能逃於
聖筭矣尚且發徳音下明詔俯詢舊弼問以方略仰見
陛下盛徳謙冲將屈羣策以圖中興之大業也臣雖老
且病然荷陛下非常之眷懐天地莫報之恩輙以所見
析為十事凡今攻戰之利守備之宜措置之方綏懐之
略具在十事内雖智識蹇淺無所取材然臣生長西北
兩邊出入行陣踰二紀耳聞目見粗為習熟謹繕冩進
呈所冀螢燭末光増輝日月冒凟天聰臣無任兢惶戰
[002-2a]
懼激切之至
    論用兵之䇿
臣契勘臣在河北塞上守官嵗久目覩金人與契丹相
持二十年今嵗戰次年和次年復戰而契丹主天祚不
悟其詐卒致顛覆仰惟陛下天性聖孝痛北狩之未還
悼生靈之荼毒屢遣信使卑辭屈已祈請講和以紓父
兄之阨以救生民之命而敵性貪婪呑噬不巳自王倫
之回迄四年矣嵗嵗舉兵侵掠川口去年雖不曽出兵
[002-2b]
而移師南來大入淮甸又與劉豫同惡相濟其志豈小
哉今幸金人巳退若不用兵則五月間必傳箭於國中
原注金人五月間傳箭于國/中令郷民備戰八月㸃集秋冬間復舉兵至淮甸在
我支吾賦歛終至財力困竭此不可不用兵也况不用
兵則二聖必不得還中原之地必不可復偽齊資糧必
不可焚或曰如此遂廢講和一事耶臣對曰不然古者
兵交使在其間既不可因戰而廢和又不可因和而忘
戰間遣使命再貽書以驕之復示弱以紿之而我急為
[002-3a]
備出其不意乘時北伐原注乘時一/事開具在後此用兵之利也
    論彼此形勢
臣契勘金人本契丹附庸之國契丹主天祚侵陵其民
誅求無厭以致憤怨舉兵交戰遂㓕耶律氏政和年間
内侍童貫奉使大遼得趙良嗣於蘆溝河聽其狂計遣
使由海道至女真國通好原注女真於宣和四/年方建國號大金女真既
㓕耶律氏兵益衆勢益張知中國太平日久都無戰備
必可圖也遂陷中原勢愈肆横二十年間主張國事者
[002-3b]
國相尼瑪哈也為之謀臣者劉彦宗固新貝勒蕭三太師
高慶裔王芮張愿恭之徒是也為之將帥者斡喇布扎
木伊都洛索貝勒逹賚三子四太子逹賚郎君之徒是
也謀無不成戰無不克横行天下又近十年原注天㑹/三年金人
方盛/大彼之勢可謂强矣然尼瑪哈之性好殺而喜戰用兵
不已昧於不戢自焚之禍部曲離心巳久將士厭苦從
軍皆謳吟思其鄉土勢必潰散有將亡之兆原注臣於/宣和七年
十一月陷于金次年二月得歸朝廷在敵中時其衆毎/夜嗟嘆皆云與契丹交兵十年不得歸今又向南去不
[002-4a]
知何時/到家鄉又其性嗜殺將兵所至族其强壮老弱掠其婦
女財寳悖天道結民怨窮極巳甚此亦將亡之兆劉彦
宗斡喇布伊都扎木國王洛索貝勒皆已死所存者才
氣皆在數人下其將士所有子女玉帛充牣于室志驕
意滿此亦將亡之兆凡此皆彼之形勢也我之形勢比
之數年前則不同何以言之數年以前金人所向我之
戰兵未及交鋒悉巳遁走近年以來陛下留神軍政揀
擇精鋭汰去孱弱今二三大將下兵巳精矣原注臣竊/料劉光世
[002-4b]
韓世忠張俊揚沂中王&KR0645下兵數約二十/萬人除輜重火頭外戰士不下十五萬人陛下聖性精
于器械製作工巧數年以來卑宮室菲飲食而輟那財
用修造器甲今器械略備矣原注外域之兵自來以全/装衣甲禦敵中國甲士自
來止有前後弇心副膞有皮笠子而無兠鍪故怯戰臣/在河北嘗觀太宗皇帝於北京武庫排垜下河北十七
將軍器並無全装今日皆不堪/用祁溝之敗恐由軍器不全兵既精器械又備將士
之心曽經戰陣膽氣不怯勇於赴敵故頃者韓世忠扼
金於鎮江張俊獲㨗於明州陳思恭邀撃於長橋去年
金人初到淮南世忠首挫其鋒諸將屢得勝㨗至於呉
[002-5a]
玠累次大㨗於川口此我之形勢也夫太祖太宗皇帝
有兵十四萬而平定諸國遂取天下况今有兵十五萬
察賊之勢如彼度我之勢如此若不用兵恢復中原則
必有後時之悔豈可少緩哉
    論舉兵之時
臣在河北陜西縁邊備見金人風俗每於逐年四月初
盡括官私戰馬逐水草牧放號曰入澱原注澱乃不耕/之地美水草去
處其地虚/凉宜馬入澱之後禁人乘騎八月末各令取馬出澱
[002-5b]
飼以麥豆准備戰鬬又金人所長者在弧矢之利而暑
月弓力怯弱射不能及逺故自古至今凡外國犯邊未
嘗出於盛暑之時歴代將帥儒臣皆不知此惟唐杜牧
嘗獻言于宰相李徳裕曰漢伐匈奴率以秋冬當邊人
勁弓折膠童馬免乳之際與之較勝負故敗多勝少今
若以仲夏月發兵出其意外一舉無遺類矣嗚呼世稱
杜牧知兵善論事豈虚言哉臣於紹興二年十一月初
八日嘗備引杜牧之論具劄子陳奏次日進呈之際䝉
[002-6a]
聖諭以為夏月舉兵乃周宣王六月北伐之意也然時
方議和未暇及此去嵗秋末朝廷再遣使人北去請和
而豫賊之子巳與金帥引兵過淮信義俱棄可知矣然
則和議豈可憑信在我之計豈可中巳縱令今年秋末
復為邊患臣願陛下奮發睿㫁乘此機㑹有不可失之
時宻與大臣决䇿定議隂敕大將速為之備於今年四
月初舉兵北伐若乃進兵之路趍汴之計供餉之方招
懐之畧臣一一條陳于後伏望睿明深思熟計廣詢博
[002-6b]
訪施行乞賜睿察
    論分道進兵之䇿
臣本東北人自中原淪陷以來傳聞京西路殘破為甚
京畿次之惟京東路河北東路不曽經兵火百姓按堵
如舊然苦于劉豫苛虐思望本朝之心至今未冺兹盖
祖宗徳澤感民之所致若乘斯民徯望之深出敵人不
意之際舉兵北伐必有大功縱未能盡有其地亦可以
收人心慰民望也臣巳條具今年四月舉兵之䇿矣臣
[002-7a]
欲乞於即今所有戰兵數内差撥五萬人選大將一員
統之由泗州擣南京至汴京原注其糧運/開具在後篇仍差大將一
員統兵二萬人駐泗州為應援又别選大將一員統舟
師二萬人由明州趁今年四月内便風泛海前去攻沂
宻至青濰州原注宻州到濰州陸路一百六/十里又一百二十里到青州京東之民
企望王師日久所至必望風而下又遣大將一員提兵
二萬駐濠州以張聲勢此兵不可深入以糧運艱阻但
時遣竒兵渡淮𢷬順昌府陳州則京西北路諸郡傳檄
[002-7b]
亦可下惟是申敕大將所至不得殺人不得刼掠務要
宣諭朝廷徳意蠲除劉豫一切之政明出黄榜除二税
之外更不行青苗預買之法所下州縣選差逐處豪傑
為衆推伏者主管事務七八月間且班師過淮次年復
出臣巳於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具奏兵法所謂彼入
我出彼出我入不二三年間中原之地黄河以南必先
為我有者盖謂是也乞賜睿察
    論運糧供軍事
[002-8a]
臣契勘臣巳條具分三路進兵以窺中原事其糧食亦
合分項應副一項自明州由海道趍沂宻州兵二萬
人每人日支米二升二萬人每日合支米四百石一月
合支米一萬二千石臣乞於明州支上件米充一月之
糧令海舡附帶前去到宻州板橋鎮左右住岸則有糧
可因矣原注宻州界卿民不/曽廢耕種米糧易得一項駐軍濠州策應入界
大兵所有軍糧由淮河水運可到濠州岸下則此項人
馬不患乏糧也原注臣嘗任蔡河撥發自承/楚州運糧至濠州城門下卸惟是自泗
[002-8b]
州趨汴京之兵五萬人縁泗州以北汴水不通諸軍合
齎十日之糧至有糧地分乞委江浙漕臣揀選净米五
萬石前期運至泗州准備諸軍附帶入界原注兼准備/應副為聲援
軍二萬/人口食南京以北鄉民稍有耕種則可以因糧矣仍乞
申敕大將軍兵所至曉諭鄉村使民通知王師弔伐除
糧食必藉鄉村百姓供應外一行軍士如敢攘奪財物
刼掠婦女並行軍法及處分大將凡王師所至捜索劉
豫父子所聚糧料准備資給金人者並行焚毁紹興二
[002-9a]
年臣在政府日已定計北伐嘗請韓世忠到都堂諭以
焚毁劉豫糧料事世忠曰此乃清野之法不可不行合
具奏知
    論大兵進發日乞聖駕駐蹕鎮江府事
臣於建炎四年春末車駕在紹興府日嘗具奏韓世忠
巳於鎮江府江心艤舟邀截住金帥四太子人馬未得
濟渡乞車駕進幸浙西號令諸將前去江上夾撃金人
又具奏聞以萬乘之尊仗雷霆之勢車駕所至自可以
[002-9b]
聳動人心銷弭羣慝此議未决而臣罷政其事不行原/注
臣罷左僕射告詞云下呉門之詔則有/失於先時請浙右之行則力違于衆議去嵗秋末敵騎
初到淮甸陛下奮然决䇿下親征之詔大駕進幸平江
諸將罔敢退縮斬獲既衆金遂退師此乃皇天悔禍開
悟聖衷宗社有靈遂將恢復之兆也臣嘗考五代時耶
律氏方彊徳光舉兵破汴京之際大遼彊盛自古亦罕
聞也不數年周世宗即位慨然有攘卻之心親統諸軍
巡行塞上其出師也自乾寜軍御樓舡入黄河順流而
[002-10a]
下故北取三關兵不血刃原注瓦橋關乃雄州高陽關/乃河間府益津關乃霸州
歐陽修撰五代史云世宗英武之材可謂雄傑其料强
弱較彼我非眀於决勝者孰能至哉伏望睿眀深思熟
慮若夏初進兵北伐乞暫時移蹕權駐鎮江訓飭大將
撫循戰士訖遣之此帝王之盛舉也嘗觀漢高祖唐太
宗取天下櫛風沐雨躬臨行陣况陛下天資聖武精於
馳射何憚而不行哉乞賜睿察
    論經理淮甸
[002-10b]
臣契勘淮南東西路平原曠野皆天下之沃壤自建炎
三年金人殘破之後居民稀少曠土彌望數百里今又
重困金人蹂踐焚蕩一空正當選擇守臣經理之際不
可緩也夫總兵統衆破敵决戰當責武臣撫存凋瘵招
集流移當用文臣欲望聖慈更命輔臣詳議可否應淮
南州郡除濠泗州夀春府原注今治/夀春縣差武臣外其餘並
差文臣使之大講經理之政乃勸率鄉村於三月間多
種早禾六七月間成熟可濟艱食比至防秋埸圃畢矣
[002-11a]
其東西二帥可委者因任之不可委者别差官仍敕令
講求羊祜治襄陽之故事踵行之其通泰州産鹽地方
尤宜選任能吏收鹽息以助軍興臣於宣和元年任太
府少卿嘗考𣙜貨務入納大率淮南路入納嵗得一千
四五百萬貫浙東西嵗收七八百萬貫下户部勘當便
見昔年所收實數盖通泰楚州産鹽浩瀚倍如浙東西
有此數事豈可不遴選守臣乎或曰金人若近邊文臣
豈可委臣對曰不然去年宣撫司嘗奏武臣楚序等守
[002-11b]
承楚泗州矣金人相近望風遁去大率東南州郡無城
壁守禦之備若小小冦盗有兵者猶可禦捍若大敵至
不問文武官皆不能保守也但當較其利害大小事體
輕重而圖之綏懷之略應自此始此其要也乞賜睿察
    論機㑹不可失
臣在陜西縁邊見中國與夏人相持前後五十年每出
兵接戰勝負各相半惟自金人侵軼以來中國之兵未
嘗交鋒望塵奔潰者是豈金人真不可敵哉我之兵不
[002-12a]
精耳故自宣和七年以來金人一舉而圍汴京再舉而
破京城又再舉而入揚州又再舉而渡大江并陜西亦
失之數年以來朝廷深究其弊修軍政備器械又金人
過江之時戰士屢經得㨗膽氣不怯人人皆敢迎敵則
金人豈復能强梁横行如徃年哉以近事言之呉玠初
撃退於和尚原再禦退於饒風嶺又大㨗於仙人闗去
嵗九月直趨淮甸我師累㨗金人頓兵百餘日師老糧
匱無所得而遁則情見勢屈可知矣夫侵陵中國如此
[002-12b]
之久侮嫚如此之甚今王師已振敵衆向衰若不發兵
攻撃則終無討伐之期矣或曰得汴京而未能守何益
於事臣對曰不然昔漢高祖入闗約法三章除秦煩苛
之令民心歸之項羽雖以其地析為三秦徙高祖於漢
中然闗中之地終為漢有因之以取天下况此舉必可
以擒劉豫平僣偽使中原之民知神器不可以非望得
又可以示我宋不忘中國土地人民之意兼彼入我出
彼出我入無大悔吝乎臣甞考宣和年間國家以富有
[002-13a]
四海之事力而戸部支費每月不過九十五萬貫原注/臣是
時任太/府少卿紹興三年臣在政府日㑹計户部經費每月一
百一十萬貫臣閑退以來切料户部經費必有増添之
原注臣甞考毎月支用十/分中八分係五軍下費耗夫飬兵二十萬不能北向
争天下則東南民力何可支吾豈不寒心哉况中原之
人彊悍壮實東南之人柔脆怯弱數年之後見管戰兵
漸次衰老消磨既盡雖欲北向争天下亦難矣臣冒死
為陛下喋喋言之乞賜睿察
[002-13b]
    論舟楫之利
臣嘗觀晁錯論兵以謂中國之長技五匈奴之長技三
未嘗不歎服錯之知兵也以今日論之金人便鞍馬每
以騎兵取勝國家駐蹕東南當以舟楫取勝盖舟楫者
非金人之長技乃今日我之長技棄而不用可勝惜哉
臣巳乞舟師二萬照應北伐之兵矣臣甞廣行詢問海
上北來之人皆云南方木性與水相宜故海舟以福建
船為上廣東西船次之温眀州船又次之北方之木與
[002-14a]
水不相宜海水鹹苦能害木性故舟船入海不能耐久
又不能禦風濤徃徃有覆溺之患今者國家與金人相
持之際天以舟楫之利賜我助中興之大業朝廷當訪
詢臣自少壮時遍走両浙京東河北及敵中沿海地分
通知海道可徃去處是宜大講海船之利以擾偽齊京東
諸郡原注濰宻登萊青州皆海道地分自/來客旅載南貨至宻州板橋鎮下卸河北諸郡原/注
濵滄州乃海道地分/自來商旅販鹽行徑及敵中諸郡原注契丹營平州地/分唐太宗伐高麗自
營州登船昨趙良嗣馬政初使女真/時徑由此道至女真國蘇州界出陸今當聚集福建等
[002-14b]
路海船於眀州岸下先補船主梢工一官原注非承/信郎不可
臣所論齎一月之糧前去沂宻州原注京東河北界邊/海去處亦如浙東海
岸邊有居民市井既齎一月糧/食到京東界則所在皆有糧仍選差曽在京東界與
人接戰將兵授以全装鐵甲使之北去范温者本京東
界不肯臣劉豫之人在海山間聚衆屢與豫賊相抗可
遣也崔邦弼在青州為將官數年間與金人於青濰州
界交兵一方之人極喜之可遣也王進本係登州界逓
舖兵士後來為兵官甞屠戮金人留在青州者人亦喜
[002-15a]
之可遣也臣自離朝廷不知諸將下見管人兵之數遥
計崔邦弼下有兵約三千人王進下約二千人范温初
到時有兵六千人後來併入中軍或汰徃諸州軍充廂
軍若盡行剗刷歸范温處約得五千人巳一萬人矣又
於諸軍中補足二萬人之數遣行所至去處遇偽齊海
船可用者即留之其不可用者即焚之趁南風而去得
北風乃歸金人雖有鐵騎百萬必不能禦夫此行在我
無浩瀚之費到彼資東北之糧萬全之計豈可緩哉乞
[002-15b]
賜睿察
    論并謀獨斷事
臣甞考古之帝王舉大事决大議謀不可不廣而斷不
可不獨晉武帝欲伐呉羣臣以謂未可惟張華賛成其
計故一舉而平江表唐憲宗欲伐蔡衆議排沮惟裴度
與帝意合一舉而擒呉元濟韓愈頌其功曰凡此蔡功
惟斷乃成不赦不疑由天子眀是也今陛下以聖眀英
武之資方金人退兵之際首以善後之計下詢於前宰
[002-16a]
相臣料諸臣者或以謂當用兵或以謂不當用兵或欲
且保江南或欲經理淮甸或欲堅守和議或以謂上策
莫如自治或以謂來則拒之去則勿追乃禦戎之道人
人所見既不同則議論必不一若夫稽考巳然之事斟
酌今日之勢孰利孰害孰緩孰急是非可否在聖主獨
斷而巳臣事陛下之久出入將相踰五年平日甞以謂
若不舉兵則必不能還二聖復中原牽制川陜敵兵紹
興三年春臣巳定計北伐樞宻院機速房具有案底遇
[002-16b]
潘致堯高公繪自尼瑪哈䖏奉使回恐害和議其事中輟
今又二年矣夫敵情反復近尤難測其操心堅忍必欲
吞噬我國家陛下屈巳極矣去秋忽然兵至其意不淺
今其去也必大為之備秋冬間若本國别無牽制必舉
兵南來或併兵以窺四川在我之計决不可茍暫時之
安而忘北向争天下事萬一欲舉兵更乞質諸大臣㕘
訂禁從博訪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所貴慮無遺䇿
動有成功臣年已衰老待盡於畎畆間妄陳所見不中
[002-17a]
事機惟陛下赦其萬死乞賜睿察
    貼黄
臣契勘自金人搆難以來天下之論或以謂必講和議
或以謂必須用兵二説膠擾曽無一定之論伏覩自建
炎元年至今前後所遣使命差宇文虚中王倫朱弁郭
元邁魏行可崔縱洪皓龔璹張邵輩前後祈請非不切
至近又遣潘致堯高公繪韓肖胄胡松年章誼孫近魏
良臣相繼入國竊料金人國書必無果决之言亦有難
[002-17b]
從之請姑欲欵我爾伏望聖眀深賜洞察祈請十年略
無顯效勘量和議可成或不可成如和議可成則臣乞
大舉之䇿置而不用可也如和議决不可成則臣衰愚
之言或可備收採謹具奏知
    又貼黄
臣恐今日士論或以謂金人纔退我國家事力未全財
用未充未能大舉臣曰不然若吝惜用兵之費則秋冬
間敵騎必再來所費愈不貲矣况此舉乃因糧之䇿無
[002-18a]
大費哉今將兵閒坐縻費錢糧與舉兵北去所費均也
但少有飛輓之勞爾謹具奏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