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304 龍洲集-宋-劉過 (master)


[00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龍洲集巻一       宋 劉過 撰
  歌行
   襄陽歌
十年著脚走四方胡不歸來兮襄陽襄陽真是用武國
上下吳蜀天中央銅鞮坊裡兮作市八邑田熟麦當粮
一條路入秦隴去落日彷彿見太行土風沉渾士竒傑
嗚嗚酒後歌聲發歌曰人定兮勝天半壁重開新日月
[001-1b]
買劍傾家貲市馬託生死科舉非不好行都兮萬里人
言邊人盡麄材卧龍髙卧不肯來杜甫詩成米芾冩二
三子亦英雄哉
   多景樓醉歌
君不見七十二子從夫子儒雅强半魯國士二十八宿
佐中興英雄多是南陽人丈夫生有四方志東欲入海
西入秦安能齷齪守一隅白頭章句浙與閩醉逰太白
呼峨岷竒材劍客結楚荆不隨舉子紙上學六韜不學
[001-2a]
腐儒穿鑿注五經天長路逺何時到側身望兮涕霑巾
   紅酒歌呈西京劉郎中立義
桃花為麯杏為漿酒醖仙方得心法大槽迸裂猩血流
小槽夜雨真珠滴峴山之北古襄陽春風爛漫草花香
乗軺誰為部使者金閨通籍尚書郎兒様愛民真父母
十萬人家感恩厚鵞兒不酌宜城黄流霞造此江南酒
輪蹄日日行樂同琥珀瀲灔琉璃鍾珊瑚枝下貴公子
人面日色相争紅欄杆十二開簾幙腰皷轟雷奏仙樂
[001-2b]
翠翹金鳳大隄倡玉纎捧勸羅衣薄人生百嵗能㡬何
海棠花開春較多有貂可解換一㪷醉倒天暁待作麽
   𤓰州歌
今年城保賽眀年城𤓰州㓂來不能禦賊去欲自囚偉
哉淮南鎮禹貢之揚州念昔蕞爾寇馬箠輕江流翠華
離金陵人有李郭不幸被帳下兒長戈㫪其喉輿尸有
遺臭鮮血粘髑髏敗軍慘無主餘衆散莫収勢當截歸
路盡與俘馘休甲兵洗黄河境土盡白溝天子棄不取
[001-3a]
區區乃人謀金帛輸東南禮事一何優参差女牆月深
夜照敵樓泊船運河口頗為執事羞
   盱眙行
車徐行馬後馳天寒逰子來盱眙功名邂逅未可知生
平畢竟要何為既不起草黄金閨又不侍宴白玉墀何
不夜投將軍飛勸上征伐鞭四陲滄海可鎮山可移男
兒志氣當如斯安能生死困毛錐八韻作賦五字詩金
牌郎君黄頭兒有眼不忍重見之志大才疎浩無期逢
[001-3b]
人舉似人笑嬉謂之癡人未必癡喚作竒士何能竒
   從軍樂
芙蓉寳劍鸊鵜刀黄金絡馬花盤袍臂弓腰矢出門去
百戰未怕皐蘭鏖酒酣縱獵自足快詩成横槊人争豪
但期處死得其所一死政自輕鴻毛將軍三箭定天山
丞相五月入不毛生前封侯死廟食雲臺突兀秋山髙
書生如魚蠧書册辛苦雕篆真徒勞兒時鼔篋走京國
漸老一第猶未叨自嗟賦命如紙薄始信從軍古云樂
[001-4a]
   登昇元閣故基
脚力&KR0786矣曷少休侵晨更作昇元逰眼中已不見二百
四十尺之髙樓但見炊煙萬灶宿貔貅上有啼鴉噪鵲
如泣訴下有藤蔓老樹根據枝相虯想其結締初匠石
巧與造物侔桷榱枅栱不知幾大木一木牽挽囘萬牛山
川退聴左右受約束日月烏兎早暮東西流河房之旗
矗立矮如㦸臨春結綺望仙三閣俱下頭盃埦塊潜培
塿而已矣蹄涔洞庭芥為舟拄撑霄漢彈壓大千界下
[001-4b]
厯梁唐秦隋晉漢周一朝世故有翻覆禍結祝融囘禄
與鬱攸灰飛障天烟焰熾一火三月爛不収遂使觚稜
化草莽丹雘成墟丘吾聞至人侈儉初何心有茒一把
盖頭便可畱何必窮極土木事妖怪朘削赤子膏血斂
以裒是故子劉子不仙不佛亦不侯視鸞臺鳳閣為蘧
廬百萬買宅亦夢幻泡影漚江西豈無家白沙翠竹泉
石幽小亭茅簷曝日搔背癢籬缺墻破手葺修如以天地
為室廬日月行住坐卧得自由不為朱門是不為白屋
[001-5a]
羞有時騎鯨千里逰汗漫有時蛤蜊遽食龜殻秋彼昇
元閣者亟成而復壊腸亦不能為之斷心亦不能為之
憂造物何足云此身自贅疣譽堯毁桀未必公是非丘
跖兩窖蟻與螻日斜諸公急下山我有斗酒歸去來兮
相與勸酬
   大雪登越州城樓
北風吹雪天盡頭蘇州未了來越州越人夜乗剡溪舟
烏喙還念棲山不吴人載酒登虎丘窈窕萬舞雜清謳
[001-5b]
迤邐茂苑來長洲不顧麋鹿蘇臺逰我獨忍凍城上樓
欲擒元濟入蔡州鐡騎突出風颼颼越人驚倒吴人愁
   望幸金陵
建業水大勝武昌魚有味江東雲不比渭北春天門崒
嵂兩岸石壁立石頭鍾山龍虎東西分椎牛釃酒家家凖
擬犒六軍翠華不來冷落行宫門泰華不易得天下闗
中為本根懐哉金陵古帝藩千船泊兮萬馬屯西湖真
水真山好吾君豈亦忘中原
[001-6a]
   艤舟采石
我昔南逰武昌夏口之山川赤壁弔古齊安邊又嘗北
抵鶴唳風聲地八公山前望淝水誰令艤舟牛渚磯樓
船蔽江憶當時周郎未戰曹瞞走謝安一笑苻堅危黄
雲如屯夜月白箭痕刀痕滿枯骨徤兒飯飽飲馬來
意氣猶雄歌尚烈只今采石還戍兵諸將奄奄泉下入
飯囊盛飯酒甕酒位去三衙稱好手
 
[001-6b]
 
 
 
 
 
 
 
 龍洲集巻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