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367 叠山集-宋-謝枋得 (master)


[016-1a]
疊山集附錄卷之十六 里生潭䂖黃溥編
   上疊山先生書 雙湖胡一桂
 二月六日新安學生前鄕貢進士胡一桂謹熏沐
 裁書百拜獻于提刑殿講疊山先生閣下某嘗讀
 周元公易通有曰天他間至尊者道至貴者徳至
難得者人人而至難得者道徳有於身而巳夫所
 謂道徳者何也其綱有三其倫有五原於天設於
 地品節於聖人通行於千萬世由乎此則安不由
 乎此則危由乎此則為諸夏為人不由乎此則為
 蠻貊為禽獸斷斷乎其不可易之論也然嘗恠夫
[016-1b]
 自開闢以来宇宙不知其幾變而所謂道徳疑若
 為之而俱變者㝠㝠之表盖有天焉毎於其交際
 之間必生一二傑魁瑰偉之士以身任道徳之寄
 把握扶植於不壞不滅之地夫天既以道徳重寄
 付托於其身謂宜愛之護之俾得優游適志以順
 乎其天頋乃不然或使之憂患困苦直至殺身而
 後僅可以成仁或拂亂其所為使之飢寒流落瀕
 於萬死而不得死栖栖焉寄隻影於&KR1839陬僻壤間
 而時俗富貴者洋洋得志切齒唾罵以為至愚至
 癡不通時變自䧟於困竆所謂可憐不足恤者若
[016-2a]
 是而望其把握扶植此道徳於不壞不滅之地真
 不啻如一髮引千鈞之難何哉盖不然天地間萬
 形皆有弊惟理獨不朽宇宙間事固有囿於氣數
 之不得不然者而所謂道徳之理則實未嘗一息
 可變苟非其人亦不能以自行是以必于人是托
 然人品有不一有盗名欺世者有慕名矯拂者有
 不能忍於饑寒而流涎於富貴者有牢關固鉅於
 其始而卒䘮其節者有自度其才而足以應世而
 姑守竆約者有初之無力以自奮忽乗機而遽起
 者若是者是皆不足以任道徳之寄往往天亦嘗
[016-2b]
 厭欺扵此徒是以付托一二人於斯世必使之憂
 患困苦殺身以成仁必拂亂其所為飢寒流落瀕
 於萬死而不得死如精金百錬曾不變其所守仁
 以為已仕死而後已者亦以其身不足愛而道徳
 之爲可愛且将以愧天下之曾儋人爵食人祿者
 若此者是真可以任道徳之寄昌黎韓子所謂千
 萬世一人周子所謂道徳有於身者是也逰吾目
 兮八荒思得大人君子道徳有於身者為之依皈
 舎先生之外其誰哉洪惟先生抱三光五岳之正
 氣負三綱五常之重任渉世於强仕之年秉操扵
[016-3a]
 立朝之日一時權姦如虎豹九關磨牙揺毒而浩
 然之氣至大至剛以直飬而無害曾不為之撓屈
 居常抱膝林泉朗誦先生大雅之章想見人豪而
 雲泥懸絶無階趍拜兹者恭聞蟄神龍於九淵翔
 鳯凰於千仞儉徳自持而爵祿不足以移髙尚自
 立而王侯不足以屈集蓉裳修初服而章甫逢掖
 變更之未嘗卧蓮舟讀玉書而天祿䂖渠宗主之
 有属斯文倚之為命脉衣冠賴之以綱維義夫節
 婦得所標表以益堅亂臣賊子有所觀望以羞愧
 道徳之興廢闗係於先生之一身而把握扶植之
[016-3b]
 責甚重而匪輕也故昔也危言危行人不得以議
 其訐今也危行言遜人亦莫得以議其脂韋梅福
 之於炎劉淵明之於司馬時不同而䖏亦異也嗚
 呼天地猶有憾粹乎先生之行終不能疵日月猶
 有蝕昭乎先生之心終不能蔽雷霆猶有伏烈㢤
 先生之氣終不能遏此真所謂道徳有於身而千
 萬世一人之人也稍有志於道徳之士可不承下
 風而望餘光哉某安定㣲宗古歙士族盖自六世
 兩伯祖鉉銓接武元豐之第而髙伯袓昻政和間
 由辟雍第太常與吏部朱韋齋先生有同邑同年
[016-4a]
 之好髙祖溢紹興初分路省元復收世科詩書之
 傳道徳之脉三百年於此矣某五六嵗而讀父書
 十二三而能文十八而登名於天府年少氣銳不
 但視功名而唾取粗亦為有志於當世者夫何天
 池之翼未展而洄溪之翅巳垂孟明之舟未焚而
 郟鄏之鼎巳易事盖有大謬不然者我之為我亦
 無復有志於斯世矣且比年以来天疾其&KR2399仲車
 其聽庸人孺子莫或肯半指屈中夜以思默然領
 㑹意者造物仁愛之深故欲使為無聞之人專心
 致志於學行之乎仁義之途逰之乎道徳之源無
[016-4b]
 絶其源無迷其途而巳乎環視其家圗書滿屋而
 紫陽夫子之易又平日所酷尚伏讀家君易啓蒙
 通釋吾易門庭既巳獲入獨謂本義提綱振領而
 節目未詳於是又取語錄而附之纂集諸說間贅
 巳意至若卦象之異同文言之疑義自漢儒已来
 千有餘年未有能灼知其說者某一旦豁然貫通
 若有隂相而默啓之於是作為卦象圖說又作為
 疑文言並而體之未有圗也而圗之十翼之未有
 論也而論之啓蒙本義有大功於天下後世而人
 莫知也又表而出之凡此者豈務絺章繪句以為
[016-5a]
 能記事纂言以為多哉亦以明經乃儒者之事况
 大之為天地幽之為鬼神明之為君臣治亂别之
 為賢邪進退于以立三才之道于以順性命之理
 于以盡事物之情通天下之故莫不畢備於易於
 此乎有得焉亦庶乎身心收歛不至外馳而所謂
 至尊之道至貴之徳亦猶是以不失焉耳書成而
 鄉之老師宿儒莫不為之許可某亦自度嵗月之
 不虚度矣然左太冲三都賦固未嘗不為竒偉之
 書使不遇皇甫謐稱奨而為之序亦何以信於時
 而聞於後㢤今海内以先生為道徳之宗主人物
[016-5b]
 之權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某是以不逺千里往
 拜丈函塵滓視聽求片言以為之黼黻付之書市
 繡梓倘徼先生之高名令譽傳之無窮施之罔極
 某何幸吾易何幸惟先生進而敎之實惟門士之
 至碩干冒師嚴下情不勝戰慄俟命之至
   疊山先生行實
 謝枋得君直號疊山信州弋陽人登宋寳祐丙辰
 第甲子校文江東發筞十問抵時政安置興國軍
 乙亥除江東提刑累遷至江柬制置使土軍攻饒
 拒戰安仁敗宋徳祐元年冬十一月任江西招諭
[016-6a]
 使知信州又敗棄家入閩丙子二年春正月元兵
 入信鏤銀榜根捕執枋得之妻李氏二子一女送
 江淮行省拘于揚州獄中毋夫人以老疾得免李
 氏不屈死于獄中惟二子熈之定之得還元至元
 戊子二十五年夏四月召宋故臣謝枋得力辭不
 至時帝訪求南人有才者甚急御史程文海承㫖
 留夣炎交章薦之㝷有書上程雪樓秋九月參政
 魏天祐執枋得北去先是枋得由建陽唐䂖山轉
 入蒼山等處朝遷暮徙﨑嶇山山谷間竟得脫至
 元甲申黃華平大赦枋得乃出得還自寓于茶坂
[016-6b]
 設卜肆于建陽驛橋榜曰依齋易卦小兒賤卒亦
 知其為謝侍郎也至是天祐朝京將載枋得後車
 遣建寧總管撒的迷失佯召枋得入城卜易逼以
 北行以死自誓知不可免即不食有上魏容齋書
 己丑二十六年夏四月故宋江西招諭使知信州
 謝枋得至燕死之初參政魏天祐逼枋得之北行
 也與之言坐而不對或嫚言無禮天祐自甚容忍
 乆不能堪乃讓曰封疆之臣當死封疆安仁之敗
 何不死枋得曰程嬰公孫杵臼二人皆忠于趙一
 存孤一死節一死於十五年之前一死于十五年
[016-7a]
 之後萬世之下皆不失為忠臣王莾篡漢十四年
 龔勝乃餓死亦不失為忠臣司馬子長云死有重
 於㤗山輕於鴻毛韓退之云盖棺事始定叅政豈
 足知此天祐曰强辭枋得曰昔張儀語蘇秦舎人
 云當蘇君時儀何敢言今日乃叅政之時枋得百
 口不能自辨復何言枋得不食二十餘日不死乃
 復食將行士友餞詩盈几張子惠詩云此去好慿
 三寸舌再来不直一文錢枋得㑹其意甚稱之遂
 卧眠轎中而去渡采䂖復不食自是只茹少𬞞果
 積數月困殆四月初一日至燕京初五日死于驛
[016-7b]
 子定之䕶骸骨歸葬于州枋得平生無書不讀爲
 文章高邁竒絶汪洋演迤自成一家學者師尊之
 所著有詩傳註䟽易說十三卦取象批點陸宣公
 奏議并文章軌範行于世
   文節先生謝公神道碑 李源道
 天訖宋命皇元一四海而統之至元二十三年行
 御史䑓侍御史程鉅夫以宋遺士三十人薦于朝
 於是江東謝枋得在舉中被徵丁内艱辤亡何連
 詔江浙行省左丞管如徳召皆不起廿六年春正
 月福建行省叅政魏天祐復被㫖集守令戍將迫
[016-8a]
 促上道廼行夏四月至京師不食死春秋六十有
 四八月子定之奉柩還廣信明年九月塟其鄕之
 玉亭龔原其門人誄而題之曰文節先生謝公墓
 先生曾祖彦安祖一鶚考應琇潯州僉判妣桂氏
 封碩人先生諱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陽人宋寳祐
 乙卯薦于鄉丙辰試中禮部高等比對力詆時宰
 閹宦奮不頋前後抑置第二甲第一人初潯州君
 以事忤使者董槐被劾以死先生旣第董槐執政
 竟不堂叅以歸丁巳召試敎官調建寧府敎授巳
 未趙葵宣撫江東西辟為属㝷除禮兵部架閣令
[016-8b]
 募兵援江上出楮弊十萬貫得信撫義士數千人
 以應宣撫司罷賈似道當國㑹軍興岀入簿責任
 事者公毁家以賡不足坐廢至元初長星竟天踰
 月我師壓江上宋社日替江東漕司猶試士徵校
 藝先生憤賈竊政柄害良忠誤國毒民發筞十問
 擿其姦極言天心怒地氣變民心離人才壞國有
 亡證辭甚剴切大怫賈㫖䑓評竟上其謗訕鐫両
 秩興國軍安置因謫所山門自命疊山守令皆及
 門執弟子禮丁卯以史舘召先生曰似道餌我也
 不赴閉戸講道聞之者翕如若周岳熊朝余安裕
[016-9a]
 楊應桂余炎謝禹莫若軰皆知名介然自將足迹
 不及權門里中人行事或不循於理者輙曰謝架
 閣聞乎有持两争必来質平遣以理無秋毫假與
 人意人亦高其風必自審乃進非義者未嘗敢至
 其前也乙亥連以史舘校勘秘書省著作郎召牢
 辭授江東提刑摠其兵以守饒信撫與王師戰輙
 敗不能軍遂易服負母走閩中隱於卜信守将悉
 捕公妻子弟姪送建康獄夫人李氏有容徳有㢘
 帥者欲妻之一夕自經死弟某某姪某某及一女
 二婢皆死獄中惟二子熈之定之移獄廣陵得釋
[016-9b]
 又有弟禹在九江亦不屈斬于市先生性資嚴厲
 雅負竒氣風㟁孤峭不能與世軒輊而以天時人
 事推宋必亡於二十年後抗論憸宰老竭蹷不售
 終不取合於時其為人盖如此及程公之薦報書
 乃曰弓旌招賢輪帛迎士有志經世者孰不興起
 及非其人非皇帝夣卜求賢之𥘉意也觀其言非
 徒决於剛憤者少力學六經百氏悉淹貫為文章
 偉麗卓然天成不踐襲陳言宿說論古今成敗得
 失上下數千年較然如指掌尤善論樂毅申包胥
 張良諸葛亮事常若有千古之憤者而以植世敎
[016-10a]
 立民彛為任貴富貧賤一不動其中其言曰淸明
 正大之心不可以利囘英華果銳之氣不可以威
 奪其自信悉類此先生之北也貧苦甚衣結屨穿
 行雪中人有常徳之者賙以兼金重裘不受平日
 所著易書詩三傳行於世雜著詩文六十四卷翰
 林學士盧公摯為之序引深所推激夫人李氏男
 三義勇早卒熈之歸自廣陵亦卒定之賢而甚文
 累薦不起孫男二信孫仁孫先生死之二十有四
 年門人虞舜臣率其徒築室買田祠公弋陽之東
 江浙行省請于朝為疊山書院又五年余任集賢
[016-10b]
 待制番昜周應極狀其事致定之之語求銘墓道
 嘗謂先生天下士源道仰其文章風節盖四十年
 而不一識是區區者尚可辭㢤銘曰
 嗚呼先生生也何時生也後時日薄崦嵫維南有
 孽龜玉毁拆我朝天明廼完其節鷄鳴風雨嵗寒
 松栢伊其板蕩古有䀆忠道統既闕人文斯崇有
 美翔鸞載鳴載集曷迪匪庭曷課匪京萬里氷天
 介䂖自貞奚卒不施閟于佳城嗚呼先生
   宋史列傳
 謝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陽人也為人豪爽毎觀書
[016-11a]
 五行俱下一覽終身不忘性好直言一與人論古
 今治亂國家事必掀髯抵几跳躍自奮以忠義自
 任徐霖稱其如驚鶴摩霄不可籠縶寳祐中舉進
 士對䇿極攻丞相董槐與宦官董宋臣意擢髙第
 矣及奏名中乙科除撫州司戸叅軍即棄去明年
 復出試敎官中兼經科除教授建寧府未上吳潜
 宣撫江東西辟差幹辦公事團結民兵以扞饒信
 撫科䧏錢米以給之枋得說鄧傅二社諸大家得
 民兵萬餘人守信州曁兵退朝廷覈諸軍費幾至
 不免五年彗星岀東方枋得考試建康摘似道政
[016-11b]
 事為問因言兵必至國必亡漕使陸景忠㗸之上
 藁於似道坐居鄉不法起兵時冒破科䧏錢且訕
 謗追兩官謫居興國軍咸淳三年赦放歸徳祐元
 年吕文煥導大元兵東下鄂黃蘄安慶九江凡其
 親友部曲皆誘下之遂屯建康枋得與吕師夔善
 乃應詔上書以族保師夔可信乞分沿江諸屯兵
 以之為鎮撫使使之行成且碩身至江州見文煥
 與議從之使以沿江察訪使行㑹文煥北歸不及
 而反以江東提刑江西招諭使知信州明年正月
 師夔與武萬戶分定江東地枋得以兵逆之使前
[016-12a]
 鋒呼曰謝提刑来吕軍馳至射之矢及馬前枋得
 走入安仁調淮士張孝患逆戰團湖坪矢盡孝忠
 揮雙力撃殺百餘人前軍稍却後軍繞出孝忠後
 衆驚潰孝忠中流矢死馬奔歸枋得坐敵樓見之
 曰馬歸孝忠敗矣遂奔信州師夔下安仁進攻信
 州不守枋得乃變姓名入建寧唐䂖山轉蔡坂寓
 逆旅中日麻衣躡履東向而哭人不識之以爲被
 病也巳而去賣卜建陽市中有来卜者惟取米履
 而巳委以錢悉謝不取其後人稍稍識之多延至
 其家使爲子弟論學天下旣定遂居閩至元二十
[016-12b]
 三年集賢學士程文海薦宋臣二十二人以枋得
 為首辭不起又明年行省丞相忙几台將㫖召之
 執手相勉勞枋得曰上有堯舜下有巢由枋得名
 姓不祥不敢赴詔丞相義之不强也二十五年福
 建行省叅政管如徳將㫖如江南求人才尚書留
 夣炎以枋得薦枋得遺書夣炎曰江南無人才求
 一瑖吕飴甥程嬰杵臼厮飬卒不可得也紂之亡
 也以八百國之精兵而不敢抗二子之正論武王
 太公&KR1006&KR1006無所容急以興滅繼絶謝天下殷之後
 遂興周並立使三監淮夷不叛武庚必不死殷命
[016-13a]
 必不黜夫女真之待二帝亦慘矣而我宋今年遣
 使祈請明年遣使問安王倫一市井無賴狎邪小
 人謂梓宫可還太后可歸終則二事皆符其言今
 一王倫且無之則江南無人才可見也今吾年六
 十餘矣所欠一死爾豈復有他志哉終不行郭少
 師從瀛國公入朝旣而南歸與枋得道時事曰大
 元本無意江南屢遣使使頓兵令毋深入特還嵗
 弊即議和無枉害生靈也張晏然上書乞歛兵從
 和上即可之兵交二年無一介行李之事乃挈數
 百年宗社而䧏因相與慟哭福建行省叅政魏天
[016-13b]
 祐見時方以求才為急欲薦枋得為功使其友趙
 孟逵来言枋得罵曰天祐仕閩無毫髮推廣徳意
 反起銀冶害民顧以我軰飾奸耶及見天祐又傲
 岸不為禮與之言坐而不對天祐怒強之而北枋
 得即日食菜果二十六年四月至京師問太后攅
 所及瀛國所在再拜慟哭巳而疾迁憫忠寺見壁
 間曺娥碑泣曰小女子猶爾吾豈不汝若哉留夣
 炎使醫持藥雜米飲進之枋得怒曰吾欲死汝乃
 欲我生耶棄之於地終不食而死伯父徽明以特
 奏恩為富陽尉攝縣事時天基節上壽大元兵奄
[016-14a]
 至徽明岀兵戰死二子趍進抱父尸亦死
 論曰劉應龍不附賈似道馮去非不附丁大全潘
 昉論皇子竑事坎壈以終洪芹訟吳潜偉哉趙景
 緯醇儒也而無躁競之心徐霖進則直言於朝退
 則講道于里徐宗仁國亡與亡異乎懷二心以事
 其君者也危昭徳經筵進對之言悉載諸故事陳
 愷能以意氣感人楊文仲當搶攘之時猶能薦士
 謝枋得嶔﨑以全臣節皆宋末之卓然者也
   讀疊山北行詩䟦 李飬吾
 此詩與西山易水之歌當並行余無段詳焉尔矣
[016-14b]
 顧公闔門死節皆甚偉公絶口不一言余不表而
 出之何以示天下與来世公季弟君澤游太學早
 有聲詩文推本色彗星應詔書尤絶出九江潰後
 惠余書曰署為立禮生宋仁悲哉其為志也公内
 儒家女諸父甞甲科豋朝若夫慷慨就義則甲科
 者視之劣矣澤因伯氏過康庐與謝章謀和議落
 人疑忌中械繫良乆明朝事將决一夕暴卒二子
 從母逰金陵聞洶洶有異殷勤撫二子不忍釋子
 旣熟寐解衣帶自經其長弟君烈伯姪同禍彌慘
 烈婦及子婦懼傷大夫人心不敢以凶服見夫人
[016-15a]
 見二婦不膏沐不言不笑曰將無大故乎又曰名
 義至此將何逃信興羅織之獄所親如薛如詹捐
 重貲得無恙閩人居亭曰虞氏為信所蹤跡竟殞
 深囹虞嘗注易没齒無怨言獨行傳中人也凡稱
 公能死者非知公公不捐一死豈惟無以謝軍興
 將卒九原見家人復何顏獨怪江左多將相富連
 郡國澤及嬰孺雖肝腦塗地亦不足報所天居無
 何觀光上國廩人繼粟太官掆酒飲食醉飽如平
 時公何闔門自苦至此公二子亂離間力學自立
 能詞章仲旣褁父骨以歸藁塟昇東濠徒跣奉迎
[016-15b]
 俾復其土皆人所難者因憶太史公素踈宕至所
 謂得其當而報漢談何易哉何易哉公不免輕以
 三百口許人國危如綴旒命討俱䀆誰得執司馬
 法而罪之或謂真宰者責公言之不酬而酬之以
 其言是則有未易解者余不敢没其實併附見以
 俟知者評焉
[016-16a]
   祭謝疊山文 李仲[桌-日+ㄇ@人/人]
 嗚呼疊山峭崪巑𡵻直不可撓邪不可干洋洋眺
 董文亞孟韓發筞危切指斥權姦運去物改忠憤
 裂肝十年逋播閩嶠間關翕翕訿訿疾我謂頑執
 拘北往摧辱萬端絶粒自殞憸夫厚顔黃河為之
 嗚咽㤗山為之悲酸䰟黯黯兮莫返旐翩翩兮来
 還嗚呼哀哉文山之没也千載心為之歛尸而撫
 棺疊山予莫逆也予不能行千載心之所難相去
 遼隔惟呼寃而永嘆予將北逰誓當收兄骨於烟
 雲之間歸塟首陽狀公之行乞銘于當世大手筆
[016-16b]
 俾得與夷齊同傳庶千載之下可考者班班兹遣
 兒稚一觴代奠西風老淚若不堪潸嗚呼哀哉尚
 享崒才律反㠝在/丸反𡵻五丸反
   又 周岳
 自商夷齊漢龔勝至先生不食異姓之粟而死者
 僅四人夫有宇宙以来君臣大義亘萬古而常存
 然畏死而貪祿者遷就附㑹自謂枉道而信身豈
 知死重於生禮重於食出於人心羞惡之真况不
 義之富貴特太空之浮雲惟忠臣義士一點烈烈
 之氣與日月而常新但知先生文章之渾浩學問
[016-17a]
 之深醇嗟乎楊䧺非無學問班蔡非無文章旣大
 節之一失又何他羙之足云當天地大變之始法
 巳斁而綱淪先生奮不顧身欲扶人道之倫力雖
 不能救世而心則常存乎君親以孔明子房自期
 兮奈時無可托者以遂志之伸㝷深山以隱子方
 嘯詠乎落花啼鳥之春彼何爲者謂麒麟之可羈
 使同犬羊之馴駕赤虬以北征子眇六合於一塵
 厭下上之腥兮呼吸月露以盪胸中之輪囷絶粒
 不食兮寧舎生以成仁一死得其所兮將以愧天
 下後世二心之臣夷齊龔勝不得專羙於前兮藹
[016-17b]
 百世之遺芬函骨㱕自燕䑓兮旅寓吳溪之濵凛
 然如生兮其在天之神識與不識皆為流涕而況
 某受罔極之恩第質弱才薄安知如房杜王魏軰
 異時無負於河汾之門隻鷄斗酒致奠兮一以哭
 宗社一以哭斯文尚享
   褒崇忠節奏詞
 山東道監察御史李奎謹
 題為褒崇忠節事聞忠節乃萬世之大閑褒崇
 實
 朝廷之盛典自三代以迄宋元忠臣烈士淸風偉
[016-18a]
 節足以感發人心千萬載昭昭如一日者皆由英
 君誼辟舉褒崇之典或立祠致祭或定謚追封不
 忍使之泯没無聞於後皆所以正人心厚風俗扶
 植綱常激勸士類為世道計也今考得宋忠臣謝
 枋得字君直號疊山係原籍江西廣信府弋陽
 縣人按宋史列傳及集賢李道源所撰墓碑稱其
 學通六經淹貫百氏寳祐丙辰舉進士以直言忤
 權奸賈似道由架閣令謫居興國軍連以史舘秘
 書召不赴元兵至江南宋趙葵宣撫江東西辟為
 属㝷授江東提刑江西招諭使督義兵守饒信撫
[016-18b]
 三郡屢與元兵戰甚力以兵少弗支宋運旣革徃
 隱於閩元侍御史程鉅夫薦宋遺臣三十人以枋
 得為首承㫖留夣炎累章薦之江西行省丞相管
 如徳浙江行省左丞蒙古台將㫖召之俱不起累
 致書力辭忠義之語出自肺腑後福建行省叅政
 魏天祐欲以薦枋得為功枋得見天祐傲慢不為
 禮被拘執北行至大都乃不食而死妻李氏守節
 自縊於建康獄中長弟禹在九江以不屈斬於市
 季弟君烈君澤俱死於國事伯父徽明為當陽尉
 與元兵戰死二子趍進抱父屍死子定之賢而文
[016-19a]
 累薦不起一門之内秉忠守節視死如歸皆由枋
 得身教於家使然也為文章史稱髙邁竒絶汪洋
 演迤動關世敎所著易詩書三傳及著解四書雜
 著詩文六十四卷節操孤峭微見於菖蒲之歌言
 論激烈復形扵漕運之䇿嘗自誦曰淸明正大之
 心不可以利囘英華果銳之氣不可以威奪其自
 信率類此昔胡一桂甞稱之曰斯文倚之為命脉
 衣冠頼之以綱維義夫節婦得所矜式而益堅亂
 臣賊子有所觀望而羞愧道徳之興廢關係於先
 生之一身然臣弋陽自歴代以来擅道學忠節之
[016-19b]
 名聳後學之景慕者獨枋得一人而巳及求諸天
 下稽諸往古能如謝氏夫婦伯弟死忠死節萃於
 一門亦不多見妻李氏永樂𥘉已蒙
 朝廷登載烈女傳足以垂耀不杇奈枋得祠宇未
 立封謚未加後人無所稱仰實為缺典欽惟
 皇上以節義風厲天下以忠孝植立綱常凡古今
 忠臣烈士義夫節婦有闗扵世敎者悉蒙
 旌褒况枋得為近代忠臣忠肝義膽與金䂖同堅
 高名峻節與文天祥相表裏著書立言皆足發明
 正學羽翼六經推其道足以隆治而善俗聞其風
[016-20a]
 可以立懦而㢘貪誠一代忠節之表表最著者如
 蒙
 准言乞
 勑禮部照例将巳故謝枋得定謚褒贈仍行原籍
 有司創立祠宇嵗時致祭如是非特慰忠義之魂
 扵九泉原冥漠之中尤見
 聖朝旌忠顯良之盛典超越前古使海内之士得
 以贍拜祠下景仰風節莫不有所激勸興起其扵
 世教豈不有𥙷哉與枋得生同郷邑毎厪景慕
 今幸職居言路不容緘黙干冐
[016-20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