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393 梅巖文集-宋-胡次焱 (master)


[00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梅巖文集巻五
            宋 胡次焱 撰
  論
   論始祖
按諸本多以明經為始祖而三公附見其上發本先以
三公為始祖其後改依諸本而以三公為逺祖周本于
譜前載一條云親奉先公貢元面諭以三公為始祖非
[005-1b]
是焱恭覩栁湖先生焚黄祝文以明經為始祖又覩積
善居士熙寧間親録祖墓山水以明經為一代祖而以
三公為上髙祖則先公之言有自來矣焱切謂始明經
則于三公為寡恩始三公則于明經為失實通判撰承
事行狀與自誌其墓皆曰明經遂冒胡姓謂之冒則非
為父子審矣安得以三公為始祖耶稱逺祖稱上髙祖
始明經而于三公則未有處也且三公載明經以歸方
在襁褓鞠育教誨恩均怙恃况又行位排第十七意其
[005-2a]
鴈行必多明經公單孑一身兄弟終鮮今其行位若此
葢如今所謂義兄弟云者其于三公當為義父子矣猥
見欲以明經為始祖三公為義祖往來于懐未敢自信
一日得太伯祖嘉定四年所作慶源圖跋讀之有義養
為子之說又一日得時發太伯祖建中靖國元年所作
積善居士墓銘亦曰義養為子然則明經為三公義子
則明經子孫的然當以三公為義祖無疑矣五代史因
養子立義兒傳而李昇先過房徐温遂奉温為義祖
[005-2b]
亦一證云
   論姓氏
焱謹按明經為大唐裔安定三公載之以歸遂冒胡姓
五代時中明經科世因以明經表其族焱切謂以胡為
姓當以明經别其氏何以言之古人有姓有氏後世混
焉非也吕東萊曰姓者統其祖考所自出百世不變氏
者别其子孫所自分數世一變項平庵曰姓者諸眷之
所同氏也一房之所獨書紀堯之嫁女曰釐降二女于
[005-3a]
媯汭嬪于虞葢媯姓中有虞氏則舜之家所獨稱也故
言媯以著姓虞以别氏後世别而為氏者久之遂忘其
本姓嗟夫此史職不修之過也古者奠世繫别昭穆小
史掌之智果别為輔氏則太史掌之史職廢而宗法壊
或避難而以疎為束或避仇而以棗為棘或因嘲謔而
増氏為民或因省文而减邑為朱或因所慕而劉為員
矣或因所乗而田為車矣或以妨父而喬為陳矣或以
尊諱而慶為賀矣國轉為郭奚轉為稽步揺轉為慕容
[005-3b]
則以聲近而訛矣京房推律陸羽筮易老子指李樹則
以怪誕而稱矣至于拆裂敬字為苟為文殊不知敬左
從苟非苟也敬右從支非文也夏侯因官改滕而其孫
又因外家改孫紛紛藉藉惟意之從姓氏遂謾不可究
史職廢而宗法壊可勝嘆哉胡本舜裔今以明經氏表
之庶有以自别于陳胡公之後不亦可乎或曰文正公
嘗自朱還范明經公何不自胡還李曰張孟以幸進之
恩遂冒灌氏李元亮以養息之恩遂冒駱氏忘恩背義
[005-4a]
况不為張李者乎夫以帝王子孫而遇搶攘㣲子所謂
我其發出狂吾家耄遜于荒逃名自全之不遐安敢立
的以來衆矢與文正公事體殊異也曰今可還復其姓
否曰明經公不克自改其子孫烏得而改諸身自冒之
身自改之范文正公是已曽祖父冒之則子孫不得而
改之文潞公是也故曰姓胡氏明經其庶矣乎
   論過房
夫子為政必先正名名不正則言不順其極至于民無
[005-4b]
所措手足名不可不正如此夫族中過房有以姪孫為
子者其弊則所生兄呼過房弟為叔又有以姪曽孫為
子者其弊則所生父呼過房子為叔又有以弟為子者
其弊則同父弟呼過房兄為姪名之不正莫此為甚元
發引刑統内一項云元無子許立孫仍以所生父為世
次以姪孫或曽姪孫為子者可援此例依所生父世次
降居本行可也但以弟為子未有所處元發引袁氏世
範云苟不得已則兄撫弟為子弟事兄為父不亂昭穆
[005-5a]
可也焱竊謂此說可以篤情誼非可以奉祭祀何也謂
如兄撫弟為子假使弟有兩子將來尚可分繼如只有
一子則將絶兄之後乎抑自絶其後乎此亦無所措手
足之驗僖之繼閔春秋不書即位既以正逆倫之罪而
躋僖公之書又以正逆祀之罪失禮之中又失禮焉春
秋所以屢譏也降尊為卑與升卑為尊其亂昭穆等耳
禮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可不慎哉
   論稱呼
[005-5b]
予以上稱公以下稱郎此例不可易澤本自謂一行起
悉易郎稱哥以謂郎為輕焱竊謂鄉俗雖以郎為輕考
之右則不然按唐朝以張易之等内寵不名其官呼易
之五郎昌宗六郎鄭善果謂宋璟曰公奈何謂五郎為
卿曰以官正當為卿君非其家奴何郎之云則郎者奴
稱主之辭也尊稱也然韓文公呼姪為十二郎王文正
公謂兒子二郎必做則郎者父呼子姪之辭也卑稱也
又按後唐莊宗時三司使孔謙之兄事伶人景進呼為
[005-6a]
八哥八哥者弟呼兄之辭也尊稱也又莊宗呼其子維
芨小字語張承業曰和哥之錢可與錢一積則哥又父
呼者雖在下而以公稱焉亦依所生之尊卑而稱耳族
中有為僧道者或謂其離俗出家已不拜祖父録之無
義效文公法遂並黜之予謂彼雖離俗出家無其祖父
而吾之録之亦欲見祖父之有子孫而不失為忠厚因
以祔藉家傳所載如貴且顯者有賢徳者有能文者故
未及盡知盡載非敢取此捨彼方將廣求博採不一書
[005-6b]
之若為人子孫者亦盍自條陳其祖父之事以附乎中
毋徒罪編者
  議
   孝善胡先生謚議
宗老勉齋先生以乙未十月終于正寢其門人俞洪等
一百五十人援王文中孟貞曜例諡曰孝善以其議徵
次焱詳覆次焱曰孝非易能也孔門弟子在魯論惟閔
子騫以孝稱善非易能也孟門弟子在軻書惟樂正子
[005-7a]
以善稱勉齋殆合二子所長而一之者耶雖然孝善一
理耳順親有道明善為先善繼善述始謂之孝閔子騫
豈不善樂正子豈不孝孔孟姑稱其一節以槩其餘耳
為孝子必非凶人為善人必非逆子吾家勉翁行匑匑
然若不勝衣言咄咄然若不出口豈有毫髪害物之心
者葢有終身之慕則亦終身惴惴然修身慎行惟恐少
有虧欠以貽辱先之議是其善也是其所以為可欲謂
善施由親始孝則善之本不間其父兄昆弟之言推而
[005-7b]
與人為善善則孝之擴以繼善言則秉夷降𠂻孝自善
出以積善言則處已待物善又自孝出固一理也諡以
孝則聞其風者梟可化為慈烏諡以善則聞其風者虎
可化為祥麟表其孝善足以愧天下後世之不孝不善
者匪惟發潜徳之光亦足為風教之助族子次焱覆議
如前
 
 梅巖文集巻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