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393 梅巖文集-宋-胡次焱 (master)


[007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梅巖文集巻七
            宋 胡次焱撰
  跋
   跋朱伯純程文
辟雍廿載虀鹽備嘗方欣白苧之抛嗟嗟辰乎何來之
遲乎侯泮一宫藻芹將采已痛丹墀之换嗟嗟辰乎何
去之速乎黙軒朱友以其乃翁伯純同舍吳門府博乙
[007-1b]
亥期集録及所為程文寄示併徵予序予受而讀之浩
嘆來遲去速之辰泫然屑涕雖然士之所以行世者立
徳為上立功立言次之科第特借徑耳伯純父厚徳懿
行雖未得少見于功業亦已大見于文章雖未得横經
博士席振刷湖學三百年來之墜緒亦已得解褐崇化
堂結束何蕃二十餘年之公案其不幸中之幸者歟雖
然幸有大于此者文中子遺書散逸賴福疇搜輯辨類
分宗傳為素業然後中說世家等始行于世太史公臨
[007-2a]
終囑其子遷曰爾無忘吾所論次已而遷網羅放失勒
成史記一部藏之名山大川後世因中說知有文中子
通因史記知有太史公談福疇遷之力也故曰幸哉有
子考作室子肯堂父析薪子克荷非幸之大者歟二十
年前嵗辛巳予跋輶軒唱和詩集十年前嵗壬辰予跋
胡玉齋啟䝉通釋極言有子之效今于吾伯純父子見
之嗚呼予老矣憶戊辰春季與伯純飲爐亭觴詠甚適
兩别倐三十四載縣異而郡同迺契闊死生不相聞予
[007-2b]
于舍誼恝矣幽㝠之中負此良友自咎奈何自愧奈何
嗟夫心之聲為言言之精為文圭復此集恍兮如見伯
純父生前之精神惚兮如聞伯純父没後之謦欬伯純
父死而不死也問何以不死曰有子黙軒願言勉旃他
日立揚當有出此集之外者里舍生胡次焱濟鼎敬序
時大徳辛丑仲秋中澣日書于藏雲閣之五休堂
   跋輶軒唱和詩集
六飛南渡使金者幾三十輩其得生渡盧溝而南者番
[007-3a]
昜洪公皓新安朱公弁厯陽張公邵纔三人耳洪公張
公十五年朱公十七年其歸皆以紹興癸亥秋八月此
集葢三公歸途吟巻也今世說氊雪不屈者讙曰忠宣
公而朱張姓名幾湮没無聞何哉忠宣公八男三為名
臣是故貴有子也猶記甲寅乙夘間予嘗為朋友言曰
富如陶石貴如金張未足恃而有子可恃貧如原范賤
如奚敖未足憂而無子可憂請以天下譬之始皇滅六
國吞二周混一區宇氣勢何如是時太公特豐沛中一
[007-3b]
細人耳較始皇于太公何啻泰山與毫毛無何而太公
為天子父以天下養始皇死肉未寒已為不祀之鬼始
也太公欲為始皇不可得卒也始皇欲為太公不可得
何也太公以髙祖為之子始皇以胡亥為之子此有子
無子之效也大而天下小而一家均此理耳史傳所載
士大夫家此類不可殫舉姑以近事為証南渡前說詩
文家必曰蘓黄南渡後說道學家必曰朱張老蘓雄詞
健筆成一家言雖無坡穎無傷也亞夫若非山谷則康
[007-4a]
州之名何以顯魏公功在社稷何在南軒之増潤若韋
齋不得晦庵竊料吏部聲價未必如今日赫赫也是故
貴有子也此予少年之說因讀輶軒集併識于此使世
之為人子者知所振拔庶有禆于立身揚名之教云
   跋董問軒戒子苦吟說
孔子啟伯魚學詩問軒戒堯叟苦吟然則問軒非詩禮
庭歟曰問軒非戒吟戒苦吟耳予謂苦吟者情思迸露
如春江浩淼隄不可閘如露笋怒茁石不可壓戒之不
[007-4b]
可也亦思所以移之而已移之如何曰羲畫以來聖經
賢傳義理㣲賾而吾曽不能室授氷融則猶夫人耳盍
移其苦以研覃科斗書而下十七代史載古今世道升
降而吾胷中無千百年典故猶夫人耳盍移其苦以考
索古聖賢立身行已可效可師大者羲娥小者列宿而
吾曽不能一追逸駕則猶夫人耳盍移其苦以躋攀移
其苦于子弟職則入孝出悌謹信愛親當如升梯一歩
峻一步移其苦于大學則格致誠正修齊治平如撑上
[007-5a]
水船一篙不可緩一念攻苦將食不下咽卧不安席繼
晷惜隂皇皇汲汲畢世無頃刻暇何暇流連光景較拙
工于風雲月露禽魚草木唧唧如春鳥秋蟲也邪向也
所苦縱到聖處不過李杜而止耳今者所苦縱未到聖
處窮可思軻達可䕫傳于斯二者宜何擇孔門商言詩
賜言詩參言詩小子皆言詩而顔子獨否或曰顔子苦
孔門之卓于彼固有所不暇也其然耶顔子亞聖卒非
商賜可及有自來哉蓼蟲徙葵一轉移耳謂荼如薺吾
[007-5b]
且奈何敢問問軒
   跋胡玉齋啟䝉通釋
宗家耆英有以玉齋自號者名方平/于予為老友其子
雙湖于予為益友此書玉齋所著也嵗已丑雙湖㩦入
閩鋟梓留滯踰一年辛夘秋再往明年壬辰夏季回留
滯過一年冒寒暑疲跋涉必成父志乃已允謂孝矣弛
擔云初首恵此本嘗復其書曰玉齋平生精力寓于此
書儻非繼志述事不懈益勤未有不墜于冺滅無聞者
[007-6a]
是故貴有子也十年前嘗跋輶軒唱和詩集極言有子
無子之效于今益信嗟夫談史以遷顯彪史以固顯故
曰貴有子也然此史學也非經學也充禮以裒傳曽書
以祉傳故曰貴有子也然此書禮學也非易學也乃若
梁丘賀之有臨劉昆之有軼張興之有魴伏曼容之有
暅易學傳家父作而子述之赫乎相映故曰貴有子也
夫啟蒙者入易門戸也玉齋既為通釋雙湖又為本義
附録非惟橋梓相映楂棃兼美且將突過烟樓此又賀
[007-6b]
臨以來所無者嗟夫箕裘失墜者固不足言矣其或苟
安憚煩無以張皇先美為不朽計雖讀父書亦無取焉
古今嗜學著述如玉齋者豈謂盡無其人無雙湖為之
子遂使潜徳弗耀抱恨幽宫雖謂之不孝可也有是父
有是子有是子有是父或曠百載纔一遇爾吾于雙湖
此舉敬歎無射其中大義奥㫖尚遲締玩嘉羡之劇亟
題此巻端庋置几間俾有目者必觀有識者必羡非徒
贊揚雙湖亦以勸天下之為人子者併書一本寄雙湖
[007-7a]
云七月辛巳宗末次焱濟鼎敬跋
   書文公感興詩後
文公賛陳詩以為雖乏世用實物外難得自然之竒寶
至自言其詩近而易知皆切日用然則陳詩如金膏水
碧有之固可玩無之亦何損文公詩則布帛之文菽粟
之味有補饑寒生人不可一日缺者雖然文公自謂近
而易知愚則謂其近如地其逺如天學者可以易知而
忽之哉次焱謹識
[007-7b]
 
 
 
 
 
 
 
 梅巖文集巻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