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401 則堂集-宋-家鉉翁 (master)


[00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則堂集巻六      宋 家鉉翁 撰
  近體詩
   前嵗上元與趙任卿寓臨安追逐甚樂今年同
    在建溪任卿先赴郡席小雪忽作且知早筵
    遂散獨坐無聊因得二詩却寄已/卯
山城燈火巳蕭然掃巷遊人更雪天厭聴落梅翻永夜
喜㸔飛絮卜豐年狂隨戲蝶装羅髻巧逐纎腰上舞筵
[006-1b]
明日瑶階對瓊樹㑹須微月與争妍
沙河紅燭暮争然花市清簫夜徹天客舎風光如昨夢
帝城歌酒又經年老僧强作琉璃供上客先逢玳瑁筵
不許裴郎同夜飲新粧月底為誰妍
   和唐夀隆上元三首壬/戍
滿城和氣在春臺玉漏沉沉鐵鎖開明月誰知千里共
華燈同照萬人來市橋未漲丰容柳江路猶殘的皪梅
欲與先生拚醉賞未須歸去隠蒿萊
[006-2a]
明月升天鏡上臺燈如蓮沼萬枝開恨無立部歌仍舞
空有遊人往更來秀如王子登門竹味勝曹公止渇梅
已向歌謡挹和氣預知豐嵗變汙萊
㡬年蹤跡逺中臺夢想傳柑宴斚開懶擁牙旗穿市去
縱㸔玉李堕天來從教獨照青藜炬莫使輕吹畫角梅
也有江風浮彩巘坐令形勢巻東萊
   題渤海髙夫人行實
當年初賦栢舟詩正是中原板蕩時手挾雛孤歴闗險
[006-2b]
身邊鴈影到天涯五遷纔定霜侵鬢百嵗何曽笑展眉
為報兒孫須努力墓前他日要豐碑
   挽劉文蔚
五年瀛下寄閒身耐久交朋喜有君竟日坐談唯在道
有時遊戲亦論文髙風每欲追鵬運雅志那能混鶩羣
文蔚辭胥吏/之貢故云留得浩然英氣在便将生死付朝曛
先天妙義説來多聖處工夫㡬切磋一㸃英靈長不昧
平生學力定難磨暮春風景堪聞瑟塵世紛華付擲梭
[006-3a]
聞道南行縁底事要從濂洛溉餘波人有夢文蔚/告将南行者
   九日登瀛臺案此詩係厲鶚從河間府/志載入宋詩紀事今補録
此地無山喜有臺南瞻北眺兩宜哉衰翁無事日傾倒
佳客何人時一來孤鶴飛鳴知我在征鴻嘹唳為誰哀
老來萬事如歸宿不為憂愁强把杯
   西州舊俗每當立春前後以巢菜作餅互相招
    邀名曰東坡餅頃在燕嘗有詩云西州最重
    眉山餅冬後春前無别羞今度燕山試收拾
[006-3b]
    中間惟欠一元修元修即巢菜之别號盖豌
    豆菜也東坡故人巢元修嘗致其種於黄岡
    下因得名元修南方有之燕中無此種余來
    河間再見立春感舊事用前韻
朔風吹我過瀛州釜甑生塵轉可羞聊向春前尋故事
定知食餅記前修河間士友甚知慕東坡以為/元遺山一派之所從來也
我家自貴東坡餅不為人間肉食羞聞道西山薇蕨長
摘來我可輩元修
[006-4a]
凄凉如在黄岡下苦淡從教鄰壁羞擬向城隅問耕稼
鋤犂闕壊不堪修
   春欲暮雪作不巳簡子新
一任西園雪作堆陽和巳自徧根荄春光只在花梢裏
更倩君詩為一催
社後春光正可人眼中物物露精神雪花底事猶飛舞
要與梨花分半春
乍暖輕寒春正深晩雲猶解作同雲從教門外雪三尺
[006-4b]
認取沂邊春十分
庭前草色渾未露塢外桃花肯破顔七十日春閒過了
半分春色尚猶慳春欲暮木未有萌者自瀛以北大/率皆然不知中原之地何如耳
和平心事春三月淡泊生涯水一杯老矣只餘歸夢在
世間萬事付心灰
   中秋月蝕邦人鳴鉦救月不約而齊中原舊俗
    猶有存者感而有作
風掃沈陰萬象開斷雲扶月出陽臺萬人拭目㸔天眼
[006-5a]
蟇蝕何曽蝕得來
大化周流不暫停從來息處見其生氷輪萬古長如此
本體何曽有晦明
   中秋日菊盛開
蓓蕾黄花當徑開膧朧佳月出雲來中秋見菊從前少
端為瀛公詩句催中秋前一日器之/有詩俄而菊開
天宇髙寒露欲零城頭月色正亭亭諸公定有驚人句
施與波神月下聴是夜席地龍祠之前/詩未成鐘動急歸
[006-5b]
年年菊占晩秋清今夕東籬放早英月共黄花如有約
花開半夜月偏明
   九日即事雪中見菊
瀛海茫茫又晩秋瀛山漠漠㡬浮漚人間底事登髙處
來上元龍百尺樓
怪得西風吹袂凉客中又過一重陽今年喜見東籬雪
要與黄花共晩香
九月黄花正是時誰催青女試瑰琦氷天雪夜無人問
[006-6a]
玉質金相我自知
   晩歩
閉門自要身心斂出户方知天地寛晩歩中庭人不識
道余癡想白雲端
   市橋月色
今夜鯨川月色明卧烟虹影正横陳市橋得月喧簫鼔
堪羨溪橋覓句人
   雪中玩易偶成
[006-6b]
道如大路人能見徳有輶倫識者稀四望皓然都潔浄
潔中還要辨精微
   紀夢
何年滄海變桑田絳闕瓊宫尚儼然留得瀛州人在境
故應猶有地行仙
天風吹我上瑶京謁帝通明羽衛森班退歸來清夢覺
紅雲猶自滿衣襟
秋來夜氣更清明月朗窓虚夢不成似報雲間仙仗過
[006-7a]
分明聴得歩虚聲
   遷居得甘井詩
海鹹河淡都嘗遍荼苦薺甘我自知世味曽教千百變
先生舌本只如飴
真水由來自有源非河非海性其天為君甃飾標三字
喚作城西君子泉
   題李氏敬聚堂
千載河間舊典刑詩書習氣至今存故家喬木知誰在
[006-7b]
五世同居是義門
辛勤勿墜百年業閒暇留情一巻書要向儒科著聲聞
先從講學下工夫
和平遇物斯為美惻怛存心即是仁休怪藝翁太淳質
由來忍字本諸經
聞君出宰山水縣家教所推民俗淳田里定知耕遜畔
市㕓安得訟分人
枝葉皆從一本生源源本本是天倫易經著義交相愛
[006-8a]
相忍何如相愛親
人言爾祖玉藴石傳到兒孫藍出青眼底桐枝多秀色
早令授業各専經
一矜字十年除得一信字五年乃成我贈君家一敬字
須知受用在平生
   題丹見龎居士圖
團欒共坐説無生家話只堪兒女聴誰遣老禪來入社
迎門笑語是轟霆
[006-8b]
岩前花發四時春岩下風光日日新大化周流常不息
誰能伴汝説無生
   隠者圖并序/
    騎而行者詩翁也艇而遊者漁翁也詩與漁
    皆隠者之事詩之樂不減於漁漁之樂有似
    於詩觀此圖者求兩翁自得處是所謂畫外
    之畫
詩翁到處尋詩料得似漁翁樂意賒兩上波心兩遊戲
[006-9a]
箇中真賞屬誰家
微吟緩䇿過橋來天際輕陰日未斜指㸃前村竹深處
更尋釣叟問生涯
詩人偏愛漁人樂漁樂詩情一様竒欸乃數聲煙雨外
非宫非徴自成詩
平地何年生怪石天教隠者作漁隈莫言昔日磻溪事
恐被山靈發笑咍
   贈隱者忘機並/引
[006-9b]
    動静互根此一機也時行物生此一機也機
    者乃大化流行之妙處雖欲忘之不可得而
    忘也若荘生列子之忘機只是小小勾當
寂然不動機巳兆感而遂通機乃神一陽昨夜回氷底
生意流行萬象春
萬古周流此一機何嘗絲髪渉人為不須苦用忘忘意
認取存存不息時
   趙省齋出示所和天童師偈句亦次其韻
[006-10a]
異教何知平與傾彼傾却是我之平饒渠親識瞿曇面
未必曽逢太白星舊傳天童師説法太白星為之下余/謂道體明白正大若星辰之麗天但
異教之人未必真有/所見只妄自尊耳
虛空樓閣易欹傾寳地工夫似掌平四聖傳來是周易
箇中自有定盤星周易伏羲易也以文王周公為之辭/故謂之周易連山神農之别號歸藏
黄帝之别號以夏殷用之故曰夏殷易歸藏無書後儒/始為之書乃一家學耳周易萬代通行之書繫辭發出
無窮無盡底道理讀繫辭後衆/説之是非得失淺深可以坐判
邂逅當年蓋巳傾重來議論更和平何時肆設臯比座
[006-10b]
指示五徒衡上星右為省/齋作
   詠紅梨花
萬玉林中慣識君霜天月夜富精神誰将紅粉涴顔色
却與夭桃鬭莫春
   人有畫花中四倫者偶記毗陵舊詩即題其上
萬紅深處一花王猶帶姚家宫様黄物物有君還有佐
殿春須屬召公棠牡丹海棠為君臣前/輩有君臣慶㑹詩
扶疎桂樹月中生誰遣人間伴大椿桂欲芳時椿正老
[006-11a]
等閒相伴八千春木犀椿為父/子用竇氏事
佩玉垂紳廊廟人幽花小草豈其倫須知四海皆兄弟
淡泊論交處處親梅花山礬水仙為/兄弟見山谷詩
夭桃艶杏得春饒澗草林花品亦殽誰似三君丈人行
萬山深處自論交松竹梅/為三友
   寄江南故人案此詩係厲鶚從天地間/集載入宋詩紀事今補録
曽向錢唐住聞鵑憶蜀鄉不知今夕夢到蜀到錢唐
  詩餘
[006-11b]
   水調歌頭題旅/舎壁
瀛臺居左界覿面是重城老龍蹲踞不動潭影浄無塵
此地髙陽勝處天付仙翁為主那肯借閒人暫掛西堂
錫仍同旦過賔 六年裏五遷舎得比隣儒館豆籩於
粲絃誦有遺音甚喜黄冠為侣更得青衿來伴應不歎
飄零夜宿東華榻朝餐泮水芹
   念奴嬌中秋/記夢
神仙何處人盡道我州三神之一為問何年飛到此拔
[006-12a]
地倚天無跡縹緲瓊宫溟茫朱户不與塵寰隔翩然鶴
下時傳雲外消息 露冷風清夜䦨夢髙人過我歡如
疇昔道骨仙風誰得似談笑雲生几席共踏銀蚪追隨
絳節恍預羣仙集雲韶九奏不類人間金石
   又送陳/正言
南來數騎問征塵正是江頭風惡耿耿孤忠磨不盡唯
有老天知得短棹浮淮輕氊渡漢回首觚稜泣緘書欲
上驚傳天外清蹕 路人指示荒䑓昔漢家使者曾留行
[006-12b]
跡我節君袍雪様明俯仰都無愧色送子先歸慈顔未
老三徑有餘樂逢人問我為説肝腸如昨
  騷體
   題梅竹圖是邦無梅竹因見王/善鄉此圖感而賦
余家乎岷之下兮有梅蕭蕭有竹森森今洎乎瀛之野
兮秋草萋萋黄沙㝠㝠有懐彼美兮在天一垠夢不可
即兮聊因其似而記其真真兮似兮豈墨君筆史之可
尋皓兮蒼兮吾獨想其嵗寒之心
[006-13a]
   和歸去來辭並/序
    東坡潁濵元誠了翁在遷謫時皆嘗和淵明
    此辭久之皆得生還故郡余羈留北方十有
    一年矣客有持諸老和辭見示者讀之感慨
    不能巳因亦和成一篇以見其引領南望之
    意丙戌冬録寄祖仁弟
歸去來兮天涯萬里将安歸落日孤雲在何許百感㑹
而多悲念開元之盛際事巳逺而莫追哀天寳之末造
[006-13b]
世日降而日非璫怙權而染鼎裳倒植而成衣權門焰
焰而踵熾國脉浸浸而遂微智者見㡬而勇逝愚者苟
得而歡奔謹者避射而括囊弱者含汙而篲門耽大厦
之千礎翦一木之僅存爾焜爾汚我全我尊墮九仞而
皇恤視千古而有顔旅既焚而胡號節甚苦而難安辯
義利之兩界嚴理慾之一闗睇聖涯之浩瀚陳衆説而
遐觀慨時運之已往冀道脉之猶還處幽谷之昧昧希
正途之桓桓歸去來兮余胡為乎逺遊方羈縶之未釋
[006-14a]
豈安閒之可求咽氊雪以自厲視簞瓢而何憂惟余早
志當世謂八荒之可疇謂津可梁謂川可舟冀剝極之
猶輿期渙奔之必丘嗟斷梗之中葉倐長隄之潰流賢
愚汨而同盡萬事畀于一休巳矣乎鍾儀拘而獲釋解
揚躓而得全子卿困而終歸忠宣浩乎弗留水萬折猶
将障而東之鳥暮投林豈無期余縱不能效靖節躬東
臯之耔猶欲陪子由賡夜雨對床之詩天運周星而必
復明年其歸尚奚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