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488 靜春堂詩集-元-袁易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五
 静春堂集       别集類四元/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静春堂集四卷元袁易撰易字通
    甫長洲人不求仕進部使者擬薦於朝謝不
    應行中書省署徽州府石洞書院山長旋亦
    罷歸居呉淞具區之間築堂曰静春聚書萬
    卷手自校定或掉舟載筆牀茶竈古器㳺于
[000-1b]
    江湖趙孟頫嘗為畫卧雪圖稱易與龔璛郭
    麟孫為呉中三君子是集乃易殁之後其子
    泰所編延祐四年龔璛為之序推之甚至然
    以王安石擬之殊不相類卷末有厲鶚䟦擬
    以黄陳亦未盡然易詩吐言天㧞于陳與義
    為近與黄庭堅之鎔鑄劖削陳思道之深刻
    瘦硬其門徑實各别也有元作者綺縟居多
    易詩雖所傳無㡬而風骨遒上固足以高歩
[000-2a]
    一時龔璛等所作集序墨跡至明正統中尚
    存呉訥題其卷末深致向徃葢其人品詩品
    均有動人遐想者矣乾隆四十二年五月恭
    校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  總 校 官 臣/陸 費 墀
[000-3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五
 靜春堂詩集目錄    别集類四元/
  卷一
   過泰伯廟
   遊靈岩
   酬湯師言崑山冬夜見寄
   寄承天寺書記
   水仙花
[000-3b]
   過定慧院尋陳舜咨不見
   諸友約遊虎丘不及往
   遊蘇子美滄浪故園
   登開元寺閣觀浮海石佛
   金鳯花
   寄錢徳鈞徳鈞時在錢塘
   贈竹徑
   梅隠院觀魚
[000-4a]
   寄湯師言倩徳鈞書數詩故章末及之
   寓西隠菴師賢與唐月心相過分韻得然字
   贈日者余竹深
   胡西軒道院竹石
   題陸義齋香逺亭
   送湯師言赴杭
   送潘鶴臞歸侍母
   題束季博適安齋
[000-4b]
   送王沂父常州學正
   贈崑山儒醫張生
   贈禽衍陸生
   過長安堰
   杭州客樓開爐日作
   送湯師言番江書院山長
   乆出還家梅花已謝
   和師言見寄
[000-5a]
  卷二
   杭州道中言懷
   重午客中
   寄呉中諸友
    錢徳鈞
    蕭子中
    湯師言
    唐希賢月心
[000-5b]
    趙明仲
    馮景說
   和送春韻
   和月心韻
   送趙明仲番江書院長僕時自石洞書院歸
   首夏村居雜興七絶
   八月一日雨後賦兼寄城中諸友
   呈信州孟能靜摠管
[000-6a]
   題錢徳鈞水村圖子昂仲賔二公作竹石于後
   題渡海羅漢像
   冬日感興並懷徳鈞師言月心
   杭州長至日㑹戴師奭張仲賔
   次日雪中再用前韻
   正月十六日與徳鈞子敬翼之洎兒子震遊束
    季博山園賦詩五首
   病目廢書雨中獨臥偶賦
[000-6b]
   湖上即事多懷月心之辭
   題扇
   唾壺
   燈檠
   麈尾
   鐵如意
   白海青
   寄孔退之
[000-7a]
  卷三
   上張大學士
   春日雪中
   春日自城南歸㑹二友觀書人散後作
   春日遊廢園
   和師言遊南園韻
   送孔退之
   送蔡松江之饒州石洞書院
[000-7b]
   送樓山長之石洞交代
   與師言客錢塘凡三月餘師言歸後作詩奉寄
   寒食日南山招飲馬塍醉為馬墜
   與南山伯祥㑹飲湖中暮歸書所見
   自錢塘歸寄諸友
   自杭還呉訪徳鈞因留論文過午歸途過竹間
    道院
   送屠存博去嵗客杭一年多與存博遊故詩意
[000-8a]
    及之
   邀師言過城南隠居不肯來已而雪作并寄姚
    子敬
   題錢翼之所藏華岳山水圖
   次師言月夜見寄韻
   春雨漫興
   和師言首夏襍興併用書懷
   雨後寄陸小山
[000-8b]
   和小山雨中見寄
   和師言窮居即事韻
   再次前韻
   題畫
    來禽
    𤓰
    黄葵
    杏花
[000-9a]
   題錢仲昭家菊坡圖
  卷四
   新嵗郊居即事
   村居即事
   寄陸冶僊
   和小山夏夜獨坐
   因公事留驛中遂登姑蘇臺晚望
   秋夜懷友
[000-9b]
   和翼之秋懷
   再和
   贈周生
   戯調月心
   送府判常仲寛
   送趙顯之檢校
   挽陳徹堂
   陳仲淵别室
[000-10a]
   别南山上人
   獨坐懐黄子乆
   郊居寓目隨事輒題得詩九首
   和師言病中止酒見寄韻
   題趙明仲鄱陽行藁後
   春日對雪即事寄師言
   次月心見寄書懐
   三月一日過南園報師言諸友
[000-10b]
   再用韻
   和師言殘春漫興韻
[000-11a]
靜春堂詩集原序
予讀今文詩不知其為今人者唯於吾通甫為然通甫
沒十餘年矣意者亦古矣而猶今也今斯人豈易得哉
世之為詩者學古人欲其似出已意欲其新兩端而已
然似者多蹈襲新者常崖異唯其似而非似也新而非
新也得之渾然又未知古人已意孰先孰後也始可言
詩耳一自士去科舉之業例無不為詩北音傷于壯南
音失之浮詩文不同宜極于古故今人于宋詩少所許
[000-11b]
可僅取王半山以其逼唐也然半山豈肯及唐而止三
司與宋次道選詩盡在目中矣至于中夜禪悟集句趁
胡笳拍則不啻自其口出一大家數造詣迥别殆未可
以淺窺若唐人近接六朝凌鮑謝何必多逺挹西漢師
蘇李更不疑實致如此使如今人懸擬風雅不過跼蹐
四言如韋孟自陳束晳補亡曽何繫于刪後重輕哉聲
聞以時寖異感發在人則同每况愈下固不可心逺而
力不逮亦不可予於通甫既曰古之人豈必以半山枉
[000-12a]
通甫譬諸登峯造極循循來徑尚于此乎見之也古人
所甞有者皆有今人所當無者必無靈傑百出清婉明
麗抑古謂酷令人愛者非耶憶通甫與予交上下古今
一返諸性情之正予固望其鳴國家之盛横經石洞歸
而不復出靜春堂手挍萬卷築修亭遂志焉屬其仲子
泰輯遺編託予序死者如可作也顧焉得如通甫者與
之評通甫名易姓袁氏呉郡人延祐庚申日南至髙郵
龔璛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