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50 師山集-元-鄭玉 (master)


[001-1a]
  欽定四庫全書


  師山集卷一       元 鄭玉 撰


  表


  讓官表


  臣聞髙祖開漢不屈四皓之心光武中興終全子陵之
志夫所謂隠士者或因忿世疾邪或欲㢘頑立懦故以
恬退為事髙尚為風未必皆有康濟之才經綸之學也
從昔賢聖之君所以特加寵異者盖欲養成㢘恥激勵
[001-1b]
風俗為天下勸耳臣幼以樗櫟之資深愛山林之趣躬
耕壠畆留情著述初無過人之才忘世之意也兹者伏
遇皇帝陛下以天地為心億兆為念求賢不及從諫如
流謂臣遯跡丘園特賜尊酒束帛以翰林待制召臣聞
命恐悚神識飛揚循牆扣天趨避無所臣竊惟邇年以
來士大夫貪得患失尸位素餐㢘恥日喪風俗日壞養
成今日之禍以致盗賊蠭起生民塗炭遂使陛下宵衣
旰食憂形辭色累下哀痛之詔布寛大之恩而天下猶
[001-2a]
未定也今臣復蹈前轍貪冒恩榮不知退避豈惟負陛
下知人之明抑亦有妨朝廷進賢之路非臣所以報陛
下亦非陛下所以望於臣也盖臣學問之淺深徳量之
大小非他人之所能知而臣自知之所謂吾斯之未能
信者豈敢炫石為玉以自欺其心哉然酒與帛天下所
以奉陛下者陛下得以私與人臣不敢辭也名與器祖
宗所以遺陛下使與天下之賢者共之陛下不得私以
與人臣不敢受也伏望天慈特賜俞允收回恩命容臣
[001-2b]
以布衣赴闕入覲清光攄其一得之愚以為㳙埃之助
然後退處山林詠歌堯舜以樂太平實臣之至幸也而
使者坐驛有司臨門廹臣就道必欲令臣親詣辭免臣
累更憂患素抱羸疾道路勞役至於海上復感風痺不
能前進謹奉表以聞伏聽聖㫖臣干冒天威下情無任
激切屛營之至


  謝賜酒箋


  日月重光紹承平之正統山林小隠䝉徵聘之殊恩丹
[001-3a]
陛出綸青坊設醴臣誠欣誠忭叩頭叩頭臣聞人心攸
繫實惟儲貳之尊徳業孰先莫如繼述之重能廣君父
所行之志必得古今達孝之名然束帛旌賢禮僅聞於
前代而上尊致敬事未見於東宫何幸㣲臣親逢優渥
以巖穴孤寒之士受朝廷稠疊之知此盖伏遇皇太子
殿下坤徳承乾離明出震體聖上招臣之盛意舉國家
曠古之彌文位居主鬯之崇器非妄與情比賜酺之厚
澤欲普施遂使草茅濫沾雨露臣顧慚淺學無補明時
[001-3b]
拜賜多儀分已出於僥倖讓還好爵心始覺於和平願
於問安侍膳之餘為致辭官就召之請仕止進退必合
義庶㡬抑奔競之風左右前後皆正人尚益勉端本之
學臣下情無任激切屏營之至


  書


  上鼎珠丞相


  昔者周公之為輔相也一沐三握其髮一飯三吐其哺
急於得賢以共天位故能致成周之治為三代之隆也
[001-4a]
然舉賢之道在於公天下之選不可徇耳目聞見之偏
而墮朋黨好惡之弊也伏惟閣下以伊傅之才居輔相
之位朝夕求賢惟恐不及其視周公誠不多讓然天子
之職在擇一相宰相之職在擇百官主上之所以擇宰
相而得閣下者可謂得其人矣閣下之所以擇百官者
則未聞其人也邇者朝廷以某隠居不仕上尊出自光
禄束帛賁于丘園拔之深山窮谷之中置之金馬玉堂
之上使某庸陋濫叨寵渥豈所謂公天下之選哉盖某
[001-4b]
自幼知非用世之才又乏過人之識故棄干禄之學絶
進取之心投迹山林躬畊壠畆自食其力無求於人暇
則誦詩讀書以著述為樂非敢不仕無義以廢人之大
倫也好事相傳指為隠逸流布京師致徹閣下之聽閣
下又不察之而以上聞某聞命以來揣分量才逃避無
所仰愧俯怍寢食不安竊惟方今戰士暴露而賞賜不
加賢人在野而弓旌不舉乃使某謭才陋學謬膺恩榮
傳笑四方為閣下之累貽朝廷之辱誠非所以望於閣
[001-5a]
下也欲乞廟堂繳還翰林之命俾某以布衣躬詣閣下
吐其狂愚少攄報效移此恩數以之賞戰士則士盡其
力以之招賢人則人得其用削平盗賊坐致太平然後
使某得以優㳺斯世美朝廷之治頌閣下之功播之聲
詩傳之後世以為億萬斯年之美談兹實天下之望也
某之願也以此不敢欽受而使者敦迫必欲令某親至
京師面自辭免而某憂患餘生昏耄成疾道至海上復
感風痺不能前進庸是因其表章之辭布此腹心之懇
[001-5b]
伏望鈞慈特為敷奏遂其初心實切幸甚


  上漢兒執政書


  某惟士君子之於世固在乎人相知之深尤在乎已自
信之篤夫以夫子之睿智察弟子之學行而許漆雕開
以仕其知之不為不深矣及至開以吾斯之未能信告
則夫子為之喜恱豈夫子之知不如開哉顧有人已之
殊而開之不自欺為可貴耳某也江東之鄙人也幼而
讀書既乏明敏之質長涉世故又無幹濟之才不敢自
[001-6a]
欺其心投棄林壑甘與樵牧為伍而不為仕進之謀重
以邇年鄉郡累經冦盗城郭丘墟田畆荒落屋廬焚毁
妻子離散憂患驚心遂成疾疢兼之肢體傷殘精神消
耗景薄桑榆昏耄日甚近者朝廷急於得人不覈其實
遂以隠逸見舉即所居拜翰林待制某自揆匪才不堪
斯任乞讓名爵恭俟綸音許以布衣赴召而使者堅拒
不允必欲令自赴都陳懇逼迫上道勞苦筋骨衝犯風
露内疢既劇外感復深不能前進兹具表文布其所以
[001-6b]
惟三先生以中原文獻之宗任廊廟柱石之重蒼生之
所仰望士類之所依歸愛人以徳不尚虚文冒貢尺書
敷陳衷懇幸因論道經邦之餘達此衰朽顛連之状繳
還翰林之命使某得老倒山林優㳺聖世上不妨朝廷
進賢之路下不屈匹夫自信之心雖不能有補明時之
治亦可以少息奔競之風豈惟某之私幸亦世道之幸
也區區干冒威嚴下情不勝恐懼之至


  師山集卷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