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50 師山集-元-鄭玉 (master)


[003-1a]
  欽定四庫全書


  師山集卷三       元 鄭玉 撰


  序


  春秋經傳闕疑序


  嗚呼夫子集羣聖之大成春秋見夫子之大用盖體天
地之道而無遺具帝王之法而有徵其於事也可以因
則因可以革則革其於人也可以褒則褒可以貶則貶
其為綱也則尊王而賤霸内夏而外夷其為目也則因
[003-1b]
講信脩睦救灾恤患之事而為朝覲聘問㑹盟侵伐之
文其主意也則在於誅亂臣討賊子其成功也則遏人
欲於横流存天理於既滅撥亂世反之正損益四代之
制著為不刋之典也故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
其惟春秋乎知之者知其與天為一罪之者罪其以匹
夫而行天子之事又曰我欲託之空言不如見之行事
之深切著明也故易詩書言其理春秋載其事有易詩
書而無春秋則皆空言而已矣是以明之者堯舜禹湯
[003-2a]
之治可復昧之者桀紂幽厲之禍立至有天下國家而
不知春秋之道其亦何以為天下國家也哉然在當時
㳺夏已不能贊一辭至於三家之傳左氏雖若詳於事
其失也誇公榖雖或明於理其失也鄙及觀其著作之
意則若故為異同之辭而非有一定不可易之說兩漢
專門名家之學則又泥於灾祥徵應而不知經之大用
唐宋諸儒人自為說家自為書紛如聚訟互有得失程
子雖得經之本㫖惜無全書朱子間論事之是非又無
[003-2b]
著述為今之計宜博採諸儒之論發明聖人之㫖經有
殘闕則考諸傳以補其遺傳有舛訛則稽諸經以證其
謬使經之大㫖粲然復明於世昭百王之大法開萬世
之太平然後足以盡斯經之用而某也非其人也間不
自揆嘗因朱子通鑑綱目之例以經為綱大字掲之於
上復以傳為目而小字疏之於下叙事則專於左氏而
附以公榖合於經者則取之立論則先於公榖而參以
歷代諸儒之說合於理者則取之其或經有脫誤無從
[003-3a]
質證則寧闕之以俟知者而不敢強為訓解傳有不同
無所考據則寧兩存之而不敢妄為去取至於誅討之
事尤不敢輕信傳文曲相附㑹必欲獄得其情事盡其
實則以經之所作由於斯也其他常事則直書而義自
見大事須變文而義始明盖春秋有魯史之舊文有聖
人之特筆固不可字求其義如酷吏之刑書亦不可謂
全無其義如史官之實録也聖人之經辭簡義奥固非
淺見臆說所能窺測重以歲月滋久殘闕惟多又豈懸
[003-3b]
空想像所能補綴與其強通其所不可通以取譏於當
世孰若闕其所當闕以俟知於後人程子謂春秋大義
數十炳如日星豈無可明之義朱子謂起頭一句春王
正月便不可解固有當闕之疑某之為是書也折衷二
說而為之義例所以辭語重複不避繁蕪者盖以常人
之心窺測聖人之意反復推明猶懼不得其㫖也况敢
吝於言乎然亦姑以便檢閱備遺亡而已非敢謂明經
㫖傳後世也觀者幸恕其僭


[003-4a]
  周易大傳附註序


  伏羲畫八卦而文籍生則易於諸經為首出秦焚典籍
而易獨存則易視諸經為全書天地萬物之理古今萬
事之變易無不具吉凶消長之故進退存亡之㡬易可
前知所以為潔浄精㣲之敎而示人以開物成務之道
也易其可一日不講乎予自中年即有志於是書學陋
識卑不敢有所論著至正壬辰蘄黄紅巾攻陷吾郡禍
及先廬累世藏書無片紙存者求之親舊悉皆煨燼雖
[003-4b]
欲一周易白文讀誦亦不可得後三年乙未被召至四
明始從友人胡伯仁氏假得程朱傳義歸來山中日誦
一卦似若有所得者折中二先生之說合為一書名曰
程朱易契間有一二已見不敢附入始有僭越論著之
意又以無書考據而止丁酉之秋復避亂淳安之梓桐
源出入澗谷上下林壑寂寥無事心地湛然因思天地
一易也古今一易也人物一易也而吾身亦一易也自
天地而斂之以至於吾身易之體無不備自吾身而推
[003-5a]
之以至於天地易之用無不周又以吾身而論之心者
易之太極也血氣者易之隂陽也四體者易之四象也
進退出處之正與不正吉㓙存亡之所由應者易之用
也如此則近取諸身而易無不盡矣雖無書可也無畫
可也又何有於傳註乎又何事於考據乎况伏羲作畫
文王繫之辭以明其卦周公繫之辭以明其爻者經也
孔子為之彖為之象為之文言所以釋文王之卦辭為
之小象所以釋周公之爻辭其源委綱領之論不可附
[003-5b]
入各卦者則為之總論號繫辭上下篇其各卦義有未
盡者則發凡例於繫辭之中又為序卦以明其次說卦
以明其象雜卦雜述其義者則易之傳也今人舍夫子
之易傳而欲明文王周公之易經其亦昧於明易之道
矣乃取文王周公之辭以為經而列夫子之辭以為傳
其或夫子之傳辭義深奥則附以註說名曰周易大傳
附註庶㡬三聖人之書不費辭說而義自明矣嗚呼四
聖人之心天地之心也三聖人之書所以發明天地之
[003-6a]
精㣲乾坤之藴奥夫豈淺見薄識所能窺其萬一是書
之作徒見其妄誕不知分量之罪而已何有補於易哉
雖然二文之經夫子之傳自足相發有不待論著而明
者則亦千古之確論也讀者試以是求之


  送趙典史序


  典史縣幕官也其受省檄秩從九品下其事則檢舉勾
銷簿書擬斷決禄薄位卑務繁任重一縣之得失百里
之利害常必由之官所以治其民民所以治於官而位
[003-6b]
乎官民之間者典史也欲上而奉承無怠下而撫字無
虧其為職不亦難乎故催科少緩簿書失實則長貳責
我刑政稍猛期㑹太迫則吏民責我惟虚心待物善則
稱人過則稱已布長貳之徳以施諸吏民致吏民之頌
以歸美於長貳始可免焉宣城趙顯甫典史淳安縣解
而東歸舉是說以贈且書之送行詩卷之首


  送黄子厚序


  星源王仲履以明經教授諸生文學徳行在諸老中尤
[003-7a]
為超卓與余交甚善嘗為余言其里中黄君子厚之賢
而余未之識也至治癸亥秋余與仲履同試藝於有司
時子厚為於潛簿亦被檄在院後數日始相識於錢塘
旅邸望其氣和而有容色聽其語平易而直諒余既驗
前聞之不誣又以喜仲履之能知人也如此越明年余
復與子厚遇於新安傳舍一見如平生歡相與議論古
今窮極經史下逮名詩法帖刑名術數靡不談討亹亹
不倦余又以知子厚之學為有本而其施之有序也抑
[003-7b]
余聞子厚之在於潛凡簿之所得為者無不為而其所
不得為者亦無不盡心竭力以佐其長令而務及其民
子厚之政固賢於流俗矣雖然導以善而不善者化古
之善教也旌其能而不能者勉後世之善治也於潛雖
小劉女子之遺烈洪平齋之文獻在焉子厚其為我求
二家之後顧問而存䘏之将見子厚之政不勞而治矣
他日歸以語仲履仲履又将為余喜也


  送徐推官序


[003-8a]
  士君子在天地間唯出處為一大事故觀其出處之節
而人之賢否可知雖然出處之際禍患之來常有不可
避者君子亦曰聽其在天者而已故觀人者不特論其
得失之見於外又必察其是非之存於中者而後人之
出處可得而論也今自三代以上孔子孟子羇窮困厄
此聖賢之出處不敢說姑即自唐以來數君子而言之
平章事陸䞇敬輿吏部侍郎韓愈退之宋丞相司馬光
君實龍圖閣學士蘇軾子瞻軾弟黄門侍郎轍子由太
[003-8b]
史黄庭堅魯直徐州教授陳師道無已此其人皆有事
業在天下文章傳後世為士者所共知識敬輿以言事
忤宰相裴延齡責授忠州别駕退之言迎佛骨非是㡬
置之死末減斥逐嶺南君實以直道讜論號為巨徳元
勲身陷誣詬名書黨籍禁錮之酷及其子孫子瞻與章
惇不合儋州安置子由貶雷州魯直作承天寺記議者
以為言涉訕謗竄宜州無已特以送别蘇公亦坐免官
此數君子者甚或除名削籍顛沛流離一至於極而不
[003-9a]
害其為出處之正是豈以自外至者為榮辱邪聊城徐
公敏夫以江浙行省都事來為吾郡推官慮獄詳讞人
不稱寃以其暇日進儒生講說詩書觴酒賦詩無虚日
盖亦君子人也泰定元年四月被論連坐去官士友至
有為之流涕者而公處之怡然若無與於得失予於是
益有感焉於其歸也備述前世諸君子之出處以觧士
友之憂以頌公之行事而復書以為送行序云


  送鮑國良之官巢縣詩序


[003-9b]
  鮑君國良與予生同里閈觀其平居暇日冲黙簡静若
不能言矩步徐行如不勝衣父母具慶子孫詵列閨門
之間孝友慈愛處已待人咸有法度予每敬慕焉他日
受調巢縣主簿歸自京師過予言别予知鮑君以率其
身者化其人刑於家者施於政其於巢縣之治有不難
矣雖然古人以治縣為最難事故目縣曰縣灘謂人之
為縣若舟楫之過灘瀬也然此特指縣令而言爾古今
異制古者縣令專制一縣之事簿則分掌簿書而已今
[003-10a]
之制長令與簿共坐一堂之上遇有獄訟公議完署而
後決遣之矧一縣之事自下而上必始於簿簿苟可否
失其宜政不平矣故今簿之職視古為尤難而責為尤
重也鮑君是行承上接下必思有以盡其心毋徒曰棲
棘非吾志也吾苟歲月以待調耳吾将見鮑君為淮右
之最官而巢民䝉其福矣於其行也鄉之俊彥以蛟龍
得雲雨鵰鶚在秋天分韻賦詩以重其别以予嘗從四
方賢士大夫學問政焉屬予以序予不得辭


[003-10b]
  送唐仲實赴鄉試序


  唐仲實将隨舉試藝於有司以其尊府君之領敎分水
也先期而行枉道省覲臨行從予徵言為别予謂科舉
之設久矣唐宋之盛名公鉅卿胥此焉出我國家延祐
初詔行科舉今二十年馬伯庸為御史中丞許可用為
中書參政歐陽原功為翰林學士張夣臣為奎章學士
科舉之士臺省館閣往往有之不為不盛矣其取士之
法經疑經義以觀其學之底藴古賦詔誥章表以著其
[003-11a]
文章之華藻復策之以經史時務以考其用世之才亦
既嚴且詳矣然朝廷不以是為難也必曰鄉黨稱其孝
弟朋友服其信義然後得與是選焉豈非以徳行為本
文義為末乎予與分水君為忘年之友辱愛最深知仲
實之才超於人人而學出乎等夷也今将試藝於有司
又必先過其親躬省覲之禮盡孝弟之實可謂知所先
後矣其言其行必有合乎今之良有司以無愧乎科舉
之盛也故序而送之


[003-11b]
  送汪仲罕主簿序


  稱隠汪先生生先先君子一年道徳學問實相表裏出
處仕宦又相先後故兩家子弟相與如骨肉而鄉里稱
二父為鄉先生焉先君子既沒予父事而師承之者唯
汪先生而已每過先生必造卧内拜先生牀下起而侍
立見壁間所書無非警學者語而於戒酒之訓尤拳拳
焉似若為其仲子罕發也罕工書善畫嗜飲酒終日陶
陶世間榮辱利害未嘗毫髮掛於心也所至醉墨淋漓
[003-12a]
人争取之以為竒玩去年冬姪潛來謂罕酒戒甚嚴予
未之信今年春往見先生退與罕語且曰吾為酒所困
二十年今而戒之豈惟不致廢事神氣清爽於養生之
道盖有得焉是皆吾父之教也今将之官麗水子於吾
有兄弟之好其何以教我予為之言曰昔劉𤣥明謂傅
翽作縣令惟日飯一升莫飲酒此第一策子能克守家
訓益嚴酒戒則子之明足以燭理勇足以任事惠足以
愛民嚴足以御下於從政乎何有而又何待於予言罕
[003-12b]
曰吾行矣請書諸紳以為佩


  王仲履先生詩集序


  先生姓王氏諱儀字仲履新安婺源人幼頴悟力學過
人於書無所不讀髙於古文尤髙於詩自其少時日課
一詩稍有未安吟哦至夜分不睡故其為詩直追古人
近世作者未見其比也然其格律髙古用意深逺非篤
嗜古學不淪流俗深有得於詩之妙者不足與論乎此
也延祐元年科舉初行當時未有陳腐之習所得多山
[003-13a]
林實學之士故先生首與焉羇窮困苦又十有七年始
獲為池陽儒學教授未㡬以外憂去官明年先生卒矣
後五年徵諸其子得詩七百六十有六篇刻之梓以廣
其傳若夫其文之傳尚有望於同志之士而所刻詩但
據家藁所存旁蒐博采續為外集使無遺逸之恨是亦
同志之事也玉於先生為諸生弟子先生常以伯仲視
予且謂予詩似邵康節又似陳希夷嗚呼先生沒今七
年矣予詩進否安得起先生而一論之


[003-13b]
  羅鄂州小集序


  文章與天地相為終始視世道之升降而盛衰者也盖
自夫天地既判三辰順布五行錯出其文著矣伏羲畫
卦而人文始開文王贊易而文益備矣及夫兩漢二馬
揚班或以紀事蹟著於策書或以述頌功徳刻之金石
文章之作始濫觴矣自是而降一代之興必有一代之
制而文章亦由是而見焉豈唯足以傳其事功因以觀
其治亂故唐之盛則稱韓栁宋之初則有歐蘇南渡以
[003-14a]
來又世道之一變也見稱於時則有吾州二羅公焉六
朝五季盖寥寥乎無聞矣然則三代而上聖賢迭興其
所述作尊以為經不專於文章而不能不文章兩漢而
下文人才士相與論著流而為史必工於文章而後能
文章今之文章兩漢之謂也大羅名頌嘗知郢州小羅
名願嘗知鄂州鄂州之文尤為縝宻古雅惜其全集不
傳今行於世者鄂州通守劉清之子澄之所刻盖鄂州
既終於郡子澄因以所見裒集成書號鄂州小集視其
[003-14b]
大全盖什一耳歲月既久小集亦不復存予甞得之於
藏書之家讀而愛之乃謀刻之梓以廣傳布從予逰者
洪氏之兄弟曰斌曰杰曰宅鮑氏之叔姪曰元康曰深
樂以其資共成之而請予為之序予聞諸先生長者南
渡後文章有先秦西漢之風新安二羅其人而淳安縣
社壇記尤為世所稱誦以予觀之陶令祠堂記張烈女
廟碑理嚴辭暢讀之如登軒陛而聞鍾吕之音至於論
成湯之慙徳則所以發千古聖賢之心明萬世綱常之
[003-15a]
正者為何如哉宜其稱於當時傳於後世也但朱文公
常欲附名集後卒不及有所論作顧予何人而序其首
此則鄂州之不幸而予之大幸者也因為上下天地經
史之文古今盛衰之變使讀者知其所自而不苟焉是
亦為學之一助也鄂州字端良號存齋乾道二年進士


  送鄭照磨之南安序


  國朝之制各路設首領官三員總領六曹職掌案牘謂
之賔幕與郡侯别駕分庭抗禮不敢待以司屬其官曰
[003-15b]
經歷曰知事曰照磨照磨初名提控案牘行省版授後
改兼照磨承發架閣乃命於朝列第九品今銓曹以員
多雖正從八品皆借注為之又兼領對同承發檢舉勾
銷與夫圖籍之所藏案牘之所&KR0869别有印章其位視經
歷知事雖在下而事加繁劇焉令甲凡在外諸司署牘
皆自下而上故一路之事必自照磨始照磨以為可則
署而呈之府然後行之州縣照磨以為不可則格不得
行故一郡之休戚衆務之得失在於照磨一署之頃照
[003-16a]
磨署之當則一郡䝉其福照磨署之不當則一郡受其
害矣照磨之職可不謂重且劇哉同姓兄仲賢由文學
掾借注廵檢既有武備矣乃辟廣東帥府掾尤長於吏
事考滿當升八品銓曹以無闕借注南安照磨行有日
親族咸在設宴以為餞玉舉酒屬之曰不卑其官而勤
其事古人之所以為善政也吾兄之為南安一事之來
必思其當當而後行不當必不行凡閱一牘商一事必
盡其心曰錢糧者生民之脂膏刑名者百姓之司命詞
[003-16b]
訟不理則民生怨懟銓選不公則吏不勸戒如此事其
有不當者乎吾将見南安之吏安恬於職南安之民歌
謡於道矣豈特南安之幸亦吾宗之榮也


  燕耕讀堂詩序


  余年十八九時從胡先生緑槐氏學明年先生與鄉舉
余以年不及格不得行先生之友張子經氏實與偕行
未㡬子經自杭先歸携先生書過予始得相識書有過
元城不可不見劉忠定公之語今三十年矣子經乃來
[003-17a]
鄉里横經開講席諸生得聞所未聞獨余為最故三月
七日驟雨乍霽天氣清明攜酒過鮑氏耕讀堂與子經
叙故舊是日㑹者項子聞鮑仲安與其姪伯原以仁伯
尚諸生得侍者鮑安鮑葆以時赴鄭老同襟期分韻賦
詩留余為序不得賦余惟感今思昔俯仰慨嘆方余從
先生逰時年少氣銳勇於為學故先生有元城劉忠定
公之語所以望余者至矣今余髮種種年已入無聞學
問日益荒落所以負先生者至矣固無以見子經也他
[003-17b]
日又何以見先生於地下乎因為之序以識余之愧云


  頌葉縣丞平金課時估詩序


  徽素不彥金至元間山民淘澗谷得金如糠粃校所取
不酬勞事尋已獻利者罔上病民遂傳令令歲入金以
錠計五十有二郡既不産金民無從得金猾吏豪右貿
他郡待民急而售之又從索費與賈讎至倍號攬户事
覺則以其倍計臧論罪如法官中每月以民間所用平
其直逓申所司謂之時估攬户懼事之覺也則請託吏
[003-18a]
髙其估以待覺逭罪長令署紙尾申達府若省漫不省
以為常至正五年市中金賈兩以鈔計才五錠有竒至
増以為十適中原飢議者請以金折收鈔為救荒計歙
縣丞葉君以他事在省知折收與金賈争縣状曰是豈
可重困吾民乎亟以牘聞府㑹郡守哈刺公别駕王公
皆賢而愛民驚問故求賈於市卒改從實估民以不害
雖二公之善政實葉君有以致之其用心賢矣哉予往
留京師見兩都和買法凡民間直一錢物中入縣官即
[003-18b]
可得兩三錢物競至而官不彊取是以民富而國用足
江南州縣去京師逺不知朝廷徳意惟恐虧之官故常
疲民以奉上民困而官不卹此豈法之罪哉古之善為
國者必先富民民者國之本也國用乏而裒民財以足
之猶割四肢之肉充口腹之食其能久乎葉君嘗仕中
朝知國家大體故能推吾君所以愛民者而愛吾民真
今之良吏也使天下皆葉君民其有困苦者乎士友既
為歌詩頌之復徵予序


[003-19a]
  送葛子熈之武昌學録序


  臨川葛君子熈将之武昌録學事挾太史危君太樸之
書過予黄山之下留連累日將别徵言以為贈予語之
曰予家新安朱子之鄉也子家臨川陸子之鄉也請各
誦其所聞可乎方二先生相望而起也以倡明道學為
已任陸氏之稱朱氏曰江東之學朱氏之稱陸氏曰江
西之學兩家學者各尊所聞各行所知今二百餘年卒
未能有同之者以予觀之陸子之質髙明故好簡易朱
[003-19b]
子之質篤實故好邃宻盖各因其質之所近而為學故
所入之塗有不同爾及其至也三綱五常仁義道徳豈
有不同者哉况同是堯舜同非桀紂同尊周孔同排釋
老同以天理為公同以人欲為私大本達道無有不同
者乎後之學者不求其所以同惟求其所以異江東之
指江西則曰此怪誕之行也江西之指江東則曰此支
離之說也而其異益甚矣此豈善學聖賢者哉朱子之
說教人為學之常也陸子之說髙才獨得之妙也二家
[003-20a]
之學亦各不能無弊焉陸氏之學其流弊也如釋子之
談空說妙至於鹵莽滅裂而不能盡夫致知之功朱氏
之學其流弊也如俗儒之尋行數墨至於頽惰委靡而
無以收其力行之效然豈二先生立言垂教之罪哉盖
後之學者之流弊云爾嗚呼孟子殁千四百年而後周
子生焉周子之學親傳之於二程夫子無不同也及二
先生出而後道學之傳始有不同者焉周程之同以太
極圖也朱陸之異亦以太極圖也一圖異同之間二先
[003-20b]
生之學從可知矣子之敎於武昌也其為朱氏之說乎
抑為陸氏之說乎幸誦其所聞以教我


  心田道院設醮詩序


  國朝之制士大夫官至七品皆得推恩其親爵秩視其
子至正七年五月新安鮑同仁以年勞升七品受從仕
郎邵武路泰寧縣尹以歸明年之官泰寧以状請於朝
如故事九年十一月命下同仁父景文先生周封從仕
郎徽州路黟縣尹母妻皆宜人命下之日先生適年八
[003-21a]
十自思朝廷寵以爵秩造物賦之夀考無以報效先是
先生預卜葬所於城南之葉有築宫其旁居道流以守
之正一教主天師大真人為題曰心田道院十一年二
月即其中設醮三日既以答天貺又以報國恩闡事之
際雲𨫼鉦鼓聲震林谷歩虚散花韻繞雲漢先生盛服
入就厥位俯伏在地誠敬恐悚真若上帝之臨乎前也
九朝既畢四鼓方鳴天地開豁星辰明穊乃行三祭酒
之禮醮事告周壇壝斯徹神人喜歡形於歌詠道士黄
[003-21b]
師𤣥首賦唐律一首以道其事子姓宗族朋友交㳺更
唱迭和積成巨帙鄉里傳誦以為美談師𤣥一日攜以
見過求予序其首此詩人天保之意而虎拜稽首之事
盖余之喜聞而樂道者况玉於先生為通家子弟執筆
書之其又何辭




  師山集卷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