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058 強齋集-明-殷奎 (master)


[004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强齋集卷四
             眀 殷奎 撰
 行狀述附/
  元奉議大夫常州路宜興州知州盧公行狀
公諱僧孺字希文號定齋姓盧氏其先范陽人更五代
以來世居鄭之河陰金人入汴始遷滑之胙城五世祖
鈞生鉛鉛生璉元初為燕京等路萬户府奥魯縂管贈
[004-1b]
亞中大夫東昌路総管追封范陽郡侯郡侯前仕開州
卒塟城北黄斌之原野齋李謙為文其碑生通奉大夫
河南行省參知政事范陽文昭公諱克柔瓠山王構銘
其徳於墓文昭生翰林待制諱亘正議大夫衛輝路総
管諱景衛輝之卒金華王溍狀其行再世皆返塟開州
今為開州濮陽人公即衛輝長子也母夫人劉氏生公
四十日而卒祖母太夫人李氏躬自鞠育稍長入國子
監為生員讀書積學才器早成始冠衛輝府君命公以
[004-2a]
嫡孫承文昭公蔭朝廷以公勲臣之後不復任以錢榖
授承事郎侍儀通事舎人歴兩考以勤謹見稱天厯間
文皇親祀圜丘公預有事以勞陞奉訓大夫出知晉寜
路之遼州時公年才三十而當官為政人服其老成尤
以興學勸農為之本他州縣事有不決者大府悉委公
理之山西站道﨑嶇艱於䟦履檄公按視公以地勢所
因改鑿徒勦民無成功疏罷之滿考歸胙城之班聖固
有先世墳墓在焉衛輝府君時以處州守受代以太夫
[004-2b]
人年㡬百嵗不宜渉逺道因僑寓江陰公自故里徃覲
省未至而太夫人薨聞訃哀慟終身以不得侍養為之
恨至元六年遷寜夏路鳴沙知州進階奉議大夫未至
丁繼母史夫人憂至正二年服闋改奉直大夫知冀寜
之崞州公以衛輝府君年過六十欲以晨昏奉侍遂辭
不出眀年九月衛輝府君卒又眀年八月扶柩歸塟濮
陽之先塋至正六年春終䘮除奉議大夫泉州路総管
府判官泉當諸蕃商舶之市寳貨所集民夷雜居素稱
[004-3a]
劇郡公至官適羅天麟㓂汀官軍四集供具百需悉出
公之調度而民不告勞先是亷訪副使梁克中重建郡
學業完而梁遷他道工遂中止公曰梁公之績不宜敗
於埀成料材徴役為盡完之瞻學田若干畆為豪民柯
氏所據乆弗克復公視故牘悉追入之泉之常賦三萬
餘石興化路嵗復輸粮萬石於泉倉吏軰取索數倍一
石費至十四五緡有司視為常例置而不問公始盡去
其弊民大悅其輸不日而足政譽藹然臺憲交舉江浙
[004-3b]
行省知公亷幹選委温州白汰門封&KR0008未㡬府僚各以
事去官公歸獨署府事者二年民懐其恵咸禮塔以報
生為祠公于學官洎石佛寺三山林興祖為碑文以紀
之已而府官自守以下次第至公得代守與僚属知公
清貧相率出俸金二萬五千緡為之贐公謝曰居官三
年無纎毫私今日受之則前日皆非素守矣況有祖父
遺訓其誰敢違固辭之去之日軍士庶民結綵焚香于
其家署曰盧府判生佛送之東郭父老咸曰富庶之邦
[004-4a]
其官能免者㡬人泉南號佛國曷嘗見士民感服如此
至正庚寅朝廷重選守令以公知常州路宜興州事到
官首革吏弊舉廢政民翕然歸心訟為之簡公曰學校
政本本不樹政奚由出既選士有學行者聘為訓導稽
考吏牘得隱糧若干未輸租若干為修學資尊經閣規
模素廣頽弛日乆衆欲盡毁之公則為之再造餘皆以
次新之於是絃誦之聲復振彬彬多興起於學者矣社
稷之祀有司臨事寓其主於孔子廟門公曰命祀不敢
[004-4b]
褻敕改築西南郊垣于果利廟之右而壇墠之如制令
眀年秋七月妖賊襲破江浙省治蔓延廣徳公廵境上
擇險要置營寨招民兵為守備時奸民乗隙嘯聚徒黨
焚民室掠民財法當申聞公以決不待時擒其渠魁數
百棄于市民乃安九月晦賊兵襲州城既而常州陷公
抱印乞師於総兵官定定身率民兵為之鄉導十一月
七日遂克復之州民為賊詿誤者軍師欲肆其屠戮公
力陳其情迫不得已某守土臣也當先受誅誅民非辜
[004-5a]
帥義之民賴以免而常州詿誤之民皆被戮無為言者
既而省檄徴秋糧如常限公以創夷未瘳流離未復當
寛其賦具疏于上司未㡬詔下曲赦詿誤之罪免其稅
糧與公所請若合符然民謂公能體朝廷恤民之意故
其誠感若此士民為刻石以紀其績又明年春霖雨不止
薪米騰價民有飢色公諭富人蔣名三王亮軰出米一
萬餘石俾民以輭錢糴之錢法且通民亦獲飽州賦餘
廿萬石舊多吏弊公燭其奸集其人于庭示以利害由
[004-5b]
是大小如額富無侵奪之權貧無倍輸之患先期而通
關出矣至正十四年南山張𤣥保觀庄王恭等聚黨為
㓂常州萬户夀童宋至中等統兵討捕乆未有功公乃
身抵其巢穴諭以禍福許其自新衆遂降其後𤣥保不
悛復掠民財公遣所部義士張忠施良軰擒獲㡬盡公
在任七年適四方多虞盗賊蜂起州小勢蹙屢瀕於危
而撫治有方備禦以法民感其更生之徳咸願受策麾
下盖公積以誠信得其死力故其獨守孤城四面受敵
[004-6a]
而能以敗為功變危為安勞績彰著江浙丞相上其功
未報承制擢公同知常州路総管府事道阻弗克上廿
二年公府辟公攝守平江之崑山以年老辭去後七年
年六十有八卒于崑山之寓第實洪武二年己酉嵗八
月廿有二日也公兩娶先夫人李氏今夫人畏吾氏並
封濮陽縣君子男六人長元孫次九十次本皆早卒次
趙兒次瓛次瓉瓛瓉與一女皆今夫人之子其四側室
張氏所出也公昆季五人長弟𢎞堅福建省照磨次𢎞
[004-6b]
志未官而卒次𢎞毅浦城主簿次𢎞道未仕公以宗子
上承先祀下統羣從内外輯睦人無間言先世遺留琴
書三世不分昆季之間義深父子衛輝府君没時諸弟
皆幼公能撫育使之有成既使𢎞堅為伯父待制後又
命𢎞志承先縂管蔭孝友之情至矣至於為政臨民忠
厚慈恵不為表襮矯激之行而人自化服其處己待人
簡重安恭一以公為法交朋友恊鄉黨恤孤貧務盡其
力而至誠惻怛之意藹然見於言行之餘可謂古之愷
[004-7a]
悌君子者矣䘮亂以來鄉里之念既切而風景艱棘竟
不能歸日就衰老獨與一弟辛苦共事而𢎞道事之不
啻其父所以將順彌縫怡顔承意不使米鹽碎務得以
嬰其懐者盖不遺餘力也嗚呼盧氏累世孝友之風其
尚未艾也哉公卒之年九月丙申𢎞道洎嗣子瓛等既
奉公柩權厝于崑山積善鄉小虞浦廣慈尼舎之右且
手錄其世出行實託奎為之狀奎不佞無能發揚公之
功緒勉述其梗槩如此庶㡬立言之君子削其䌓蕪以
[004-7b]
為公不朽之圖幸莫甚焉謹狀
  故淵黙先生余公行狀
先生諱日强字伯莊改字彦莊姓余氏其先福之古田
人十二世祖褐宋吏部尚書徽宗嘗為書其祠額鏤金
以賜其家曾大父諱佑大父諱鄭父諱與可仕國朝為
武夷書院山長號藍溪先生至元中藍溪始自古田來
居平江之崑山故今為崑山人藍溪初娶趙氏無男子
再娶陳氏生先生先生生十有四年而藍溪卒家益貧
[004-8a]
先生孤露自奮篤志于學刻厲修潔盡力以養母雖蔬
食或弗繼而其親安焉嵗時祠薦俯伏齊栗如見其祖
考之享之者母没三年悲哀免䘮雖近出而返面其室
必哀泣如初䘮至其終身思之未始不流涕於邑也交
朋友取簡靜朴茂者自輔非其人弗與為友後進有一
善亟稱賛之若已出即有弗善委曲諷曉使之悅服改
圖而後己先生於書無不讀尤務精析經術論議講解
不雜不陋為文深醇宏雅追古作者而弗自炫燿嘗習
[004-8b]
舉子業已而厭棄弗為其為人氣象循循恭謹和易治
事應物未嘗與忤環堵蕭然圖史左右悠然自得視外
營末趍利祿紛靡舉無足以動其中無求於世不競於
名用是人莫得而知之盖先生之為學務實返本而無
好髙騖外之弊與人言降心以從善而不私其故常故
其學成行尊而勉策如弗及人莫有過者而欿然自以
為不足也先生生于大徳癸卯二月七日卒于至正甲
午三月二十日其享年五十有二而已烏乎惜哉娶潘
[004-9a]
氏同郡常熟人子男二人長曰安禮次曰安禧女二人
長嫁王居敬次嫁許淵始藍田嘗後李氏故先生初姓
李既長詢知其世出乃復姓余氏嘗欲徒歩歸鄉里省
先世墳塋問宗族親黨不逮也先生之遺書有尚書補
註若干巻詩賦記序碑銘雜著若干首將塟其執友門
人因先生自號易其名曰淵黙先生其塟在州南一里
先生墓次惟是懸窆之石未有以銘謹摭其行事之可
知者為狀謁于今世立言君子以圖不朽焉
[004-9b]
  伯祖行述
伯祖老堂居士名子厚字醇父華亭人其先世以好施
聞所謂殷佛子者其祖也祖有學行仕宋嘗佐節制使
以論議不合罷歸帥府再辟竟不起其父當宋亡時又
能出死力活其鄉人以故其人世徳之伯祖為人謙和
有守且敏於趍事故其家雖既廢卒能自樹立先世有
宅一區有力者幸其廢而取之伯父諍於族人不可得
則言輒悲之夫人倪氏語之曰妾雖生不能事獨不能
[004-10a]
死為厲鬼以泄子之憤乎遂感病死已而果見怪物竟
殺其主婦云夫人死時伯祖才三十耳䘮之期年而哀
不衰乆之有以無後告者伯祖泣曰幸兄弟各有子茍
先人不乏祀我得祔食於祖足矣他尚何求哉遂終身
不再娶烏乎伯祖夫婦如此可以無媿矣始伯祖承家
世既廢之後力事生産不敢弗及以能免諸孤弟姪於
飢寒後財雖不甚饒而族人逺近皆仰給焉或少不足
至形於忿詈伯祖遇之無倦也其與人語必依於孝弟
[004-10b]
忠信人皆敬信之今年八十有三其飲食起居無恙也
天以其是福之歟奎觀曾子固傳洪渥謂渥之行人人
之所易到故載之若伯祖之行盖不下渥而世之論者
類以茍難為賢而伯祖之事又未有以動俗驚世也是
以願假詞於執事者亦惟不鄙其愚且賤而傳信焉如
曾公之傳洪渥也不既幸矣哉
  故夷孝先生盧君行狀
本貫平江路吳縣鳳凰鄉曽祖諱仁仲宋故不仕妣杜
[004-11a]
氏祖諱鑑宋鄉舉待補進士妣沈氏考諱有常故不仕
妣吕氏先生諱觀字彦達其先龍興武寜人有稱中房
支者即其族也五世祖始來平江占籍為吳縣人考有
常隱徳弗耀以夀終先生少端重及長刻意讀書致疾
困劇既差猶篤志不倦師事鄉先生湯公彌昌錢公重
鼎傳經受業悉究原委隱居教授里中俊秀多所造就
事親盡禮酒食衣衾必以忠養既老亦不少衰毎遇時
節薦享雖物不得時具而滌濯陳設身必親之欷歔哀
[004-11b]
慕恒終日焉平居待人貴賤一致或妄以非禮加之先
生終不較其人慙謝待之如初遇人䘮塟患難雖力不
能贍亦為之盡心如己事燕人石生死於逆旅先生憫
其無歸為之棺歛其篤於為義盖多類此嵗大疫妹之
夫劉氏死者逮半先生日視飲食醫藥具棺槥晝夜不
去先生亦病瀕死家人相繼阽於危殆乆而後已於是
體力衰耗病日益侵生事日益落先生亦怡然不形於
色身飭子孫讀書習為禮容不少懈耽玩編摩諷誦終
[004-12a]
日凡經史禮樂百氏之書下至卜筮醫方小說多細書
成帙盖樂而不厭初不以貧病而輟廢也至正二十一
年母卒先生病不能執䘮悲號泣涕日夕不輟至是竟
卒悲夫先生生于大徳二年二月癸卯卒于二十二年
十月庚辰享年六十有五所著書有易集圖詩集説草
翠軒文藁樂府聲調集総若干卷娶同郡王氏子男二
人伯熊仲熈女一人白照嫁傅㪺孫男二人彭祖充&KR1846
孫女一人曰織將以卒之十有八日塟于長洲縣武丘
[004-12b]
鄉先人墓左其故舊門人相與誄行節恵私謂之曰夷
孝先生華亭殷奎嘗受教於先生者也知先生為詳輒
敢叙其行事以俟當代作銘者采擇焉謹狀
 墓誌銘墓表附/
  故處士傅君墓誌銘
處士諱翼字仲翔平江崑山人父榮母王氏處士少孤
苦既壯業吏事猶不免貧窶其為生甚艱然其志不以
是而亟夫貨利也有一子則使為儒者其所以教飭之
[004-13a]
甚力曰士而貧何有於皁之富也今其子學成遂為儒
家處士素直義見人善則為之喜躍不翅在已見為非
者則面督過之而不為背憎貸人財度不能償即毁劵
弗少吝遇親友無飾詞矯貌簡如也春秋六十有八至
正十六年丙午嵗十月八日卒娶周氏再娶劉氏張氏
皆先卒子男㪺長女嫁沈源次女嫁陸厚皆周出也孫
男杠㭒孫女杼㪺以其月十五日塟其柩馬鞍山隂之
中峯處士嘗手寫孔孟書四秩遺令内壙中銘曰艱於
[004-13b]
生弗徇世以媮矢其子以學去吏而儒叶而/由反今既償厥
志又將焉求
  故武略將軍錢塘縣男顧府君墓誌銘
君諱徳煇字仲瑛别名阿瑛姓顧氏世為蘓之崑山人
盖四姓之舊也曽大父宗愷宋武翼郎大父聞傳元衛
輝懐孟路総管父伯夀晦徳弗炫號玉山處士母陶氏
君㓜而警敏善記誦年十六佐父理家事布粟出内家
衆不能欺然輕財喜事以意氣自豪貴卿大夫多與之
[004-14a]
接鄉曲譽望逾其諸父矣年三十乃刮摩舊習更折節
讀書崇禮文儒師友其賢者喜購古書名畫三代以來
彞噐祕玩集錄鑑賞無虚日甫逾四十悉以田業付子
若壻改築園池於舊宅西偏名曰玉山佳處日夜與客
置酒賦詩為樂而君才贍思㨗語笑之頃章篇輒就恒
屈服其坐人今所傳唱和集是也又萃所友名公之作
如張承㫖翥李徴君孝光楊先生維禎張外史雨而下
刻梓者數十家総題為草堂雅集馬鞍山有劉改之之
[004-14b]
冡為僧徒所據君首率郡人弔酹白有司復其厲域舉
茂才署會稽教諭力辭不就省臣重其材亟任以事君
皆不屑也母䘮㫁髪廬墓大閱釋氏蔵書探討其文義
乆之若有得焉適淮兵屯呉聞君將用之乃謝絶塵事
營别業於嘉興之合溪漁釣五湖三泖間自稱金粟道
人盖已與世相忘矣嵗戊申從其子元臣遷臨濠而卒
實洪武己酉三月十四日也距其生之嵗至大庚戌得
年六十先是君以子恩封武畧將軍水軍正千户飛騎
[004-15a]
尉錢塘縣男夫人王氏先卒贈錢塘縣君子男五人元
臣前闕/ 副都萬户改奉議大夫湖廣行省理問次元
禮元□元憲元肅女三人長贅陸琦次適邵適黄孫男
五人元臣之子曰誥諟謙元禮之子曰禧禎孫女六人
君生世承平本富多貲方其年壯氣盛覬慕布衣任俠
之權至以原巨先杜季良自許請致賔客將希蹤鄭莊
一何快也及乎晚節逃名自放汗漫江湖欲招陶峴揖
魯望而與之遊又何卓也而時異事殊志弗克終所為
[004-15b]
詩有玉山樸藁二十卷幽情遐致一寄於斯吁亦足以
自見矣君卒之年冬十一月元臣以其䘮至自臨濠卜
以十有二月庚午塟君綽墪之夀蔵君嘗自為壙志戒
其子以紵衣桐冒㯶鞵布襪纒裹入土勿用長物為身
累至是理問復以江陰陸麒所為狀属奎述其遺事銘
之石始君北遷時嘗過奎曰吾與子為死别烏乎孰謂
君果不返耶雖文不腆其奚忍辭乃次而銘之文所不
能悉則互見其自志云銘曰四姓望呉粤自古初𦙍美
[004-16a]
維君亦名厥家少慕為俠馳騖里閭中始變節黜其豪
奢逍遥林泉曠懐自逸抗志煙霞髙謝薦辟咄哉莫年
殞命遐遷匪君之愆其又誰怨綽墪之陽白雲之埌吾
寜暫遊兹焉終償旅魂縹縹來歸自濠其寜永乆尚利
爾後華亭殷奎述武寜盧熊書并篆盖
  朱徴士墓志銘
徴士諱玉字君璧姓朱氏先世自江西來呉今為崑山
人祖已上譜逸考諱𤣥妣秦氏徴士幼頴異生十二年
[004-16b]
遭外艱能厲志樹立既長喜繪事聞佳山水毎翛然獨
徃數千里不以為難永嘉王振鵬在仁宗朝以界畫稱
㫖拜官榮顯徴士從之遊盡其技王君亟稱許之至順
庚午中奉中宫教金圖蔵經佛像引首以進方不盈矩
曲極其狀而意度横生不束於䋲墨人言王君盖不之
過云至正十有五年清寜殿成勑畫史圖其壁呉興趙
雍以徴士軰六人聞使使召之家道阻弗果上徴士亦
既老矣偃蹇一室以圖史自娯楊維禎先生所為記虹
[004-17a]
月樓也徴士行内修平居言貌循循薄於利欲身且老
猶精謹如壯者廿有五年十一月七日卒春秋七十有
四娶諸氏子男二長曰佑賢其幼輔徳蚤亡女一適許
氏孫男三曰翬翯翇孫女一曾孫男一曰寜曽孫女一
眀年某月某日塟馬鞍山陰予聞界畫家王士元郭忠
恕為首冠偭備高下一守矩度而王君視筆為尺曲折
層疊自如度越古人矣徴士得其傳是可銘也銘曰名
藝之成太平之澤貽爾子孫尚引弗替
[004-17b]
  陸仲徳壙銘
仲徳諱徳潤吳郡諸陸之裔也大父珪父某世居崑山
仲徳好陰陽星厯學客江西得秘數益推極其説節殊
脉貫使於理弗鑿枘學者是之然頗自閟匿不亟以語
人乆之乃知仲徳則既老矣仲徳為人簡潔退然類無
能者然喜信義交乆愈益善里中有爭仲徳嘗諭止之
後其人竟訟逮仲徳吏仲徳深自辱即發憤死呉元年
丁未四月廿八日也得年七十有三娶曹氏先十二年
[004-18a]
卒子三人男曰士良曰天與女適周復孫男女各一士
良以是年十一月癸酉祔塟于太倉城南之先壟問銘
于殷奎與之銘曰不虞其愆不辱其全何愧焉
  故盧府君夫人王氏墓誌銘
夫人諱蕙字靚之平江崑山人祖諱國噐父諱慶詢母
范氏慶詢子女五人而夫人最長得蚤承家教誦詩識
字縫紉烹飪皆精善年廿三為同郡盧府君諱觀之妻
禮頌端肅不妄言笑不輕出屏幃甚為姑章所重府君
[004-18b]
孝友能貧夫人相之唯謹其訓子女弗加笞責而悉能
有成待妾御未嘗訶叱鄉閭稱誦為楷法府君老且病
夫人經年不解帶府君殁後其子熊以祿仕迎養郡中
既而平江被兵夫人居圍城中憂悸成疾克城之日熊
被創甚例遣上道幼子熈自崑山來奉夫人歸里舎關
法不出婦人仍主於滕君徳進滕婦萬視夫人如尊嫂
親為調䕶呉元年冬十一月夫人疾革日在辛酉遂卒
年六十三貧無以為歛滕君復命諸子經紀其事親故
[004-19a]
亦多徃賻者熈始得塟夫人之柩于長洲縣武丘鄉去
閶門五里初府君之塟熊為夫人豫作夀藏兵後他冢
悉發而府君墓獨無恙至是竟合祔焉豈先徳之厚陰
有以相之也抑夫人平昔為善之報固如是耶熊博學
有才諝熈亦好修篤行女照嫁士人傅㪺孫男二人孫
女二人熊既丐銘于曹氏以奎嘗受教府君有契家之
誼復俾為序云其銘曰有子而仕繄親之喜曷養之弗
終覆憂以死孰衛其藏弗毁于兵合祔於此尚慰而子
[004-19b]
  元故靖夷先生顧君墓誌銘
先生姓顧氏諱權字伯衡世居婺之蘭溪其父達卿始
入呉因占籍崑山娶婦生子為崑山人達卿在蘭溪與
雲峯胡先生同里閈心敬慕之期有子當使為士及生
先生見其凝重岐嶷益自喜鋭意教督之先生少長能
體父之志敏力學業不以祁寒盛暑為少輟既壯博習
羣書尤究心於易以教授里中里中子弟多從之游時
人莫不善其父之能教也先生為人不事矜飾喜哦詩
[004-20a]
飲酒常頽然自放然其交際恭遜乆益謹盖未始忤人
也中嵗刻意為文章有古作者矩度雖一字未當不為
茍止其志亦欲以是少見於世者遭時䘮亂竟窮於無
所就以死年不滿五十無子男昆弟族人為主後烏乎
天於先生乃命之如此悲夫先生娶吕氏生子輒殀死
買妾得一女尚幼其卒以至正廿四年九月丁亥其塟
以十月丙寅其墓在馬鞍山之北麓其塟事知州偰侯
斯教授蔡君基之所具也塟有期日其故舊門生咸痛
[004-20b]
其有徳無後相與私諡之曰靖夷先生而奎與為銘也
銘曰善不必有後仁不必皆夀彼夢夢兮誰則能究言
甚文兮行甚茂烏乎先生為我能為兮茍不在我其奚

  從祖五府君墓記
君諱子諄字仁甫其先華亭人王父萬宋節制司幹官
王母孺人迮氏父澄母俞氏所生母潘氏娶任氏繼朱
氏皆無子妾徐兒生男女各一人男幼亡女贅某朱前
[004-21a]
嫁陳氏生男符今冒姓殷字信卿者也君生以至元壬
午六月十五日卒以至正壬午正月一日春秋六十有
一墓在崑山東倉之原其兄孫奎為之記哀哉
  外兄陳君窆室銘
君諱堅字孟固姓陳氏祖早卒祖母朱再適殷氏以子
符從符因贅殷父前出女實生君仍父子冒殷姓君生
廿有三年不幸淹瘵而死妻蔡氏宋武節大夫珂之孫
生子桓孫七日而孤悲夫君生之嵗為天厯戊辰月為
[004-21b]
丁巳日為庚戌死之嵗為至正庚寅月為戊子日為丁
卯窆之日為己巳銘曰陳其氏殷非實有志復遽死疾
我今成之刻其室
  先叔父君楙甫石表辭
維至正十有七年四月庚午處士華亭殷君楙甫以疾
卒癸酉還塟崑山呉岡門之先塋禮也君諱楙一名昌
字君楙曽大父萬宋嘉興節制司幹官王父澄父子諲
並隱徳不顯母邢氏妻魯氏繼室柏氏兩娶凡産四男
[004-22a]
三女男輒殀死於是以兄子璧為己子璧既娶婦有二
子矣女子伯妻郭戭先卒仲妻龔遂良其季以盲癈君
生皇慶壬子春秋四十有六其卒也後其母十二日母
亡君以卧病不能執䘮哭泣哀慕病劇而隕其生悲夫
  孝友秦先生改葬記
大元至正四年三月廿有四日孝友先生秦玉徳卿卒
享年五十有三其子約塟先生於州治之南三里會稽
楊維禎先生為之銘今廿年矣癸卯嵗其伯兄鼎以高
[004-22b]
年終而南原之墓薄於新城乃謀塟其呉塘先塋之次
因亦改塟先生實至正廿四年甲辰春二月庚申也同
郡殷奎為之記其粹徳懿行與夫州里世出則具見于
楊先生之文
  有元奉議大夫常州路宜興州知州盧公權厝誌
公諱僧孺字希文姓盧氏其先范陽人自五季逮元初
凡三徙今為開州濮陽人曽祖諱璉燕京等路萬户府
奥魯縂管贈亞中大夫東昌路総管追封范陽郡侯祖
[004-23a]
諱克柔通奉大夫河南省叅知政事范陽郡文昭公考
諱景正議大夫衛輝路縂管妣范陽郡夫人劉氏而翰
林待制諱亘者其伯父也公生膺世美噐宇凝重才諝
蚤成稍長入國子監為生員始冠以文昭公蔭授承事
郎侍儀司通事舎人至順三年以勞陞奉訓大夫出知
晉寜之遼州至元六年遷寜夏路鳴沙知州進階奉議
大夫未至丁繼母史夫人憂三年改奉直大夫知冀寜
之崞州復遭衛輝府君䘮終䘮除奉議大夫泉州路総
[004-23b]
管府判官有善政轉常州路宜興知州考滿留再任歴
七年當四方兵起撫循捍禦厥績尤著至正十八年江
浙丞相承制擢公同知常州路総管府事道阻弗克上
廿二年太尉府辟為平江路崑山知州旋以年老去位
後七年年六十八以疾卒于崑山之寓第實洪武二年
己酉嵗八月廿有二日也公兩娶先夫人李氏今夫人
畏吾氏並封濮陽縣君子男五人長曰九十次本皆早
卒次趙兒次瓛次瓉其瓛瓉與一女皆今夫人之子其
[004-24a]
三人側室張氏出也公弟𢎞道洎嗣子瓛等卜以九月
丙申奉公柩權厝于崑山積善鄉小虞浦之西原而託
奎誌其世出爵里卒塟嵗月梗槩如此其詳則俟它日
歸祔先塋而後書云銘曰鞍山峭㧞壁積鐡逾小虞西
氣靈結屠維作噩届𤣥月噫盧大夫寓此穴宜爾子孫
紹先烈
  吕徳常權厝誌
吕氏之孤復自平凉以書來咸陽致其先君子之事狀
[004-24b]
一通曰復不幸罹竒禍先人洎吾大母某吾母沈皆以
憂患殁旅次二母幸以還塟家塋吾父獨客骨長安弗
克歸復不孝為覊平凉蚤夜不寜庶㡬異恩儻得返塟
逮今五年矣懼終無以盡人子之責忍死卜以今年某
月日權厝平凉尚相依以居相守以俟先生吾父執也
所以志變故者不可無辭以刻敢以是累先生於戲吾
忍誌吾徳常也耶顧義不克辭廼序而銘之徳常諱恒
松江華亭之吕氏徳常其字也曾大父某大父某父良
[004-25a]
弼號來徳翁世饒貲翁生長承平思襮忠琢樸用詩禮
自賢於是築舎舘招致儒先生日夜課子弟集賔客為
文墨事而徳常以長子綜家務剞劂曲隱彌補罅漏不
少貽親憂以故翁得自佚於老以償其本志一時勝人
韻士莫不蔓然與之交門不停謁堂無曠筵至今浙水
西言善富能好禮者推吕翁則以徳常為之子也方是
時予以弱齡拜翁於賓階翁能折行軰與為禮徳常固
弗良行然所以先後佽相者甚恭既辱假舘從會稽楊
[004-25b]
亷夫先生游實與其季連業今遷慶陽曰恂字徳厚者
也後十餘年翁殁徳常伯季所為述父事者益力洪武
己酉御史首隱糧事連吕氏没其産徙其孥陜西蒼黄
流離困踣道路孫男六相踵以斃既而妻死白下母亡
山陽徳常至長安遂以毁卒烏乎悲夫俛仰事契于今
二紀猶一日也而變故之來若是其劇何哉徳常年若
干卒之日為庚戌之嵗五月十又一日二子長曰充謫
延安次即復也女二人長適邵先卒次適謝權厝之地
[004-26a]
在平凉某原銘曰彼保夀慶而令此遭命噫
  澄江盛先生壙志銘
先生姓盛氏諱徳瑞字祥父江陰人少孤鞠于祖母稍
長俾受學鄉先生陸子方氏逾冠徙居崑山以周易教
授閭里至正中聘先生入學宫為訓導在事七年教詔
之績紀于學徒既乃遯伏田野游心𤣥微與時消息著
易辯疑五卷洪武四年辛亥嵗閏三月三日以寒疾卒
塟于常熟南沙鄉之原春秋六十又八子二人男曰有
[004-26b]
天女嫁王復銘其壙曰海虞之東南沙之南是為盛先
生之幽宫其蔵之深其封之崇尚慰其學徒之心
  大眀故處士瞿君墓誌銘
吾里有二瞿先生儒雅風流表帥一時雖其出處不同
而孝友無間風致一節先生諱&KR0008字睿夫歴仕郡縣教
官屢辟藩府卒塟某地自有誌君其季也諱信字實夫
生嗜學善持論平居整暇無卒聲辟貌朝夕食必男女
異席巾帽非不寢不去書冊筆牘恒在手喜臨法書曽
[004-27a]
倣徐鉉體寫論孟子楷正精麗藏於家睿夫出四方君
事父母當其意其養雖貧父母驩焉嘗有台冦君負母
辟地青龍海上母安焉君遂改築其處題其堂曰閒野
雖居隱約客來恒滿坐終日語未始招人過故士多親
君睿夫卒孤兒女數人君喣字之甚至其㛰嫁己子如
也張志道老儒寒甚君遇之戚然盡解所衣衣衣之他
急義類此至正中南臺御史李烈舉君孝亷不應其子
度舉茂才授池州學正亦不使赴也洪武元年十月君
[004-27b]
來故里視劉氏女得疾暴卒其月十五日也曾大父熹
大父鎮世居蘓之嘉定父晟始居崑山通星厯學任教
授其州母呉氏妻金氏子四人男曰度好學有文采今
知臨洮府金縣事次曰庠女曰淑寜嫁某淑貞嫁某蚤
寡孫四人男曰翕如純如女曰婉娩始君之卒也有兵
戒還塟恵安鄉三里涇北其地下濕度謀改卜某縣某
地將以某年月日遷厝君而請奎銘其壙奎少也辱君
兄弟知厚而金縣又同門也雖不佞敢不酬君以所知
[004-28a]
者乎故嘗為之語曰簡而裁白而優節不亢於狷介情
不爽於孝友王君公陳季方馬少游其一流人也是為
銘洪武七年正月十三日咸陽教諭殷奎譔
  故將仕佐郎西安府咸陽縣主簿趙君墓誌銘
君諱璟字徳瑩一字文英福州懐安人也幼警敏習舉
子業明尚書大義洪武辛亥以儒士敦遣赴京擢咸陽
主簿御對賜衣一襲其年十月廿八日至官明年三月
以軍興憂怖得寒疾狂惑不治遂以是月甲戌卒官春
[004-28b]
秋二十有四其大父父皆無恙君尚未娶幸以盛年遭
時用儒得一官數千里外未及展布又不幸而客死悲
夫塟以丁丑其地在縣城東北五里其具皆縣寮為之
銘曰杜郵之西平陵之陽有膴者原是為閩人趙簿僑
寓之蔵其固其寜其魂氣無不之也夫何必乎故鄉
  故處士何希顔墓誌銘
處士諱仁字希顔姓何氏蘓州崑山人也曽祖某祖某
父天佑世為儒天佑贅同縣潘氏因業醫外科名其藝
[004-29a]
處士幼承家業淬厲不怠兼為内學取古書若難經素
問之類熟讀研思以進其技有衆人所不及者見人有
惡疾即慨然思拯之鄉人由處士而全者皆是也然處
士未始自以為功亦未始責人報也嘗自誦曰為醫者
當半積陰功半養生可也故人皆愛重之處士為人篤
實易直善養親能取友平居喜讀史書畫竹石以自適
澹然無它好洪武五年四月十六日訟有連處士逮繫
京獄既讞知非辜處士亦且疾釋徽纆居之外居無何
[004-29b]
病轉劇遂以是年十月九日死逆旅年三十有九宗人
宗之洎高泰亨為瘞其柩聚寳山側訃至天佑以其骨
歸葬馬鞍山陰眀年二月十日也娶沈氏生男二長曰
增次殀女四人長某適莊凱次皆幼未行將塟増泣曰
增天地一罪人也生不能致孝没不能盡禮痛哉願書
其槩以示乆逺辭不獲故書之以納其壙云銘曰生之
脩曷死之非郵既不爾郵死爾何求
  故善人余景眀墓文
[004-30a]
蘓於浙水西為地尤下溼人死不皆得高原廣壟以塟
則相為火柩以胔沈江流或薶之㶳人習見以為當然
曾莫之知非也異時吾先子䘮吾祖嘗援禮以行之而
誚者交至今俗又益媮視棄禮義如土苴非夫篤信之
士曷能自㧞哉比吾歸自關西則聞余員氏有親䘮能
買山塟吾曰嗟乎是加於人一等矣已而員來請予為
石表刻辭予既喜其事遂不辭而述之按員之言曰員
先世處縣之東鄉我大父諱某躬耕茜水之上蓄徳而
[004-30b]
不衒我父諱某字景眀業估事為人長厚嘗行貨他州
同邸商或失貨妄擬我父我父獨亷知某竊者秘不自
眀曰彼窶人其婦今免身覺無賴必且為婦禍吾橐中
幸有貲即出以償仍敇員勿敢泄盖其他行多類此我
母朱常熟人也自其盛年事我父即佐以儉勤我父以
商恒他出母獨留經紀家事且嚴教員員今幸得聞教
搢紳先生母之力也今年春刑部不以員不肖辟為史
符州縣遣致甚亟當上道二親以至愛為員慟哭㡬絶
[004-31a]
當是時竊念親年尚未老既迫命不獲養志田里儻得
斗升祿為菽水奉烏乎曾未數月敦謂二親乃遽相踵
下世乎痛哉痛哉員不孝逺去左右以遺親憂祿養弗
遂竟抱終天之恨罪復何言惟是送死之具所以表襮
其幽煇以慰吾親於地下者不敢自菲薄先生幸哀員
敢忍死以請又曰始員父病亟時員在京邑䘮者殆用
火員之友有某某徐文友者援制令為員沮衆議殯其
䘮且亟赴員烏乎我二親得免於水火繄二友是賴尚
[004-31b]
併著之嗟乎予盖習知員居里舎能飭身以致孝不幸
有大故又能以禮卒事是其母之能教固不可誣然君
子以為豈獨其母哉亦其父祖之所蓄積者宜有後員
方以才諝為世用余氏且必顯不當使無考也矧員塟
親又以禮二友者有古道不表之無以厲俗故為論次
如此員父年五十有八卒以五月十有八日母年五十
有四卒後父卒四日塟以六月廿又七日墓在縣北郭
馬鞍山之南岡今年為甲寅之嵗大眀洪武七年吾縣
[004-32a]
則蘓之崑山也是年十二月一日
  朱曄妻趙氏墓誌銘代作/
亡妻趙氏名貞其先自開封徙家蘓州崑山宋仁宗英
宗朝參知政事太師康靖公十一世孫也曾祖長卿承
信郎祖俊孫父景星𤣥學提舉母王氏𤣥學初娶劉又
娶王皆無一丈夫子獨有孺人愛之甚為之擇對以與
同縣朱曄相我内事夙夜憂勤既而有子有婦且畢婚
嫁而疾疢嬰之矣烏乎結髪相好偕老是期如何不淑
[004-32b]
竟殞厥生痛哉痛哉子男二長曰緝以後外王父先卒
次曰晟女二長殀次壻馬㢲孺人素孝敬其奉宗事唯
謹善養親能於其族䣊卑下有過立禁止之未始以姑
息為慈也以嵗癸丑十一月廿日卒距其生之年天厯
乙巳得年四十有五塟于縣治東九里婁江之陰孔巷
之里實龍集乙卯大眀洪武八年之二月廿四日也銘
曰薶之玉婁水曲固以寜貞哉卜
  大眀故承事郎同知開封府睢州事盧府君墓誌
[004-33a]
  銘
府君諱熈字公暨年三十有九以同知睢州事卒官返
葬蘓之長洲武丘鄉先壟其兄公武属友人殷奎為銘
奎外家與盧氏有連奎又少受學於其父夷孝先生實
與公武昆季同業羣居出遊未始不與俱也銘其獨得
辭乎廼洪武四年詔起丘園之士分軄中外公暨遂以
一命為州上佐時中原兵革甫定死傷流離遺民無㡬
嵗復薦飢公暨到官謂宜壹意休息則賛其守煦嫗撫
[004-33b]
摩勞來安集唯恐不逮不敢輕以民力立事幸功也眀
年公暨行守事商侍御史暠御命搜討舊軍所至陵轢
藩府鞭笞長吏悉籍見民為兵睢數近千人檄州拘送
於是公暨召民使自實得嘗𨽻尺籍數十人卑之侍御
怒甚械繫曹吏必盡得乃已不然且以沮格上奏同僚
懼議發民如所指公暨曰吾守民吏也民散吾誰與處
即自詣侍御奮曰州已無籍軍今民且散走獨有同知
請以充役侍御怒斥之堅立不為動彼卒無以奪民賴
[004-34a]
以安公暨平居恂然貌不自持其當官有守乃如此其
遇吏民推誠汎愛不喜任箠楚務養其亷恥故吏民皆
化其徳不忍有所累信其守不敢干以私六年授承事
郎七年六月公暨受事郡府得下利疾告歸州宅渉月
良已倐有疽附骨潰于腰下知府王公博知州董公俊
屢迎醫不克療吏民相率禱于神眀者累日竟以其年
秋九月一日不起烏乎悲夫公暨為人雅飭信厚博渉
經史尤善小學筆札清麗居官少暇讀書不輟一室蕭
[004-34b]
然衣無新製料錢祿米以奉過客周急難未嘗使有餘
及其卒也無一金之蔵棺歛殯奠皆董公為之具發引
之日吏民哭輓者數百人道被大雨無一人少郤雖田
父野老咸為服一月語之未有不流涕者烏乎庶㡬古
之遺愛者矣昔予徃關西道過睢公武有詩寄弟有虀
鹽清夢鐡石古心之辭公暨寘諸座右其後有從東來
者多能言公暨守官清謹有民譽及聞其摉軍事能以
養奮不畏彊禦每引以自壯今年得告還東擬過睢相
[004-35a]
與勞苦行至渑池乃聞其凶耗哭之於郵亭及過汳傍
邑又聞睢民悲哀行䘮如此即抵其州境遂為詩以哭
吏民亦來㑹哭是時公暨之䘮已南還矣廼今遂哭其
几筵而銘其墓可悲也夫可悲也夫盧姓出范陽公暨
先世由隆興武寜來呉中曾祖鑑宋平江府待補進士
大父有常始占名數崑山故今為蘇州崑山人考諱觀
博學通五經所謂夷孝先生者也公暨妻同縣張氏子
男二人長充&KR1846次曰暘孫先一月卒女一人秀奴是嵗
[004-35b]
甲寅十有一月壬戌朔則其塟之日也銘曰有懿盧宗
孝友素風累徳無位廼今始仕昆弟渠渠競爽誰如彪
然甚文江南二徐伯仕而止仲以徴起試佐襄邑儒效
卓爾其試㡬何其愛則多刻銘孔彰尚尉幽堂
  亡弟殷孝延壙銘
婁為里殷為氏亢為名孝延字生距死纔廿禩呉元年嵗
丁未月壬寅日乙巳從先人塟于是前髙岡後流水寜
爾居千載始噫
[004-36a]
  崑山殷璧妻曹氏墓誌銘
曹氏世居呉縣之包山其後徙崑山東倉累世以善人
稱至諱昌行尤卓廼獨早没其孤女適人又不得年天
之報於人何如也昌字子美娶魯氏其孤女名少寜六
嵗䘮父八嵗而母士其大父母念之属昌弟英夫婦養
視及笄以嫁同縣殷璧殷與曹有㜕知其女之能於叔
父母則能於舅姑無疑也初璧之仲父無子璧父以璧
為之後及孺人之來兩堂舅姑皆無恙事之舉得其歡
[004-36b]
心人尤以為難也不幸以疾卒于洪武己酉十二月廿
有八日距其生之嵗元至元丁丑二月十六日得年僅
三十有三其所出男女六人男曰陽生曰夷行女曰瑜
曰琡曰瑾曰璛璧以眀年正月一日塟其骨于呉岡門
殷氏先塋之側其大父名顯璧字孝連銘曰兒啼母夫
泣妻姑號婦烏乎天乎知此否
  殷母壙銘
母諱真姓邢氏平江嘉定人考曰益妣曰張生廿年歸
[004-37a]
殷氏是為故處士子諲字徳甫之室人貞孝慈眀克配
君子春秋七十有八後其夫二年而卒卒之十有五日
穿其夫之封以塟實至正十七年四月乙巳朔廿九日
癸酉也哀子庠誠信卒事有足稱焉其辭曰婁之東城
信義鄉殷父母邢同穴藏閱千斯齡樂未央
 
 
 
[004-37b]
 
 
 
 
 
 
 
 强齋集巻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