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058 強齋集-明-殷奎 (master)


[010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強齋集巻十
 附録
  送殷先生叙
氣化之在人朔質南文非聖智孰能通之皇帝受命中
土聲敎之被極於朔南乃命銓曹典敎者南北互調著
為令盖欲其以質受文以文從質日漸月摩而後風俗
可一氣化可移嗚呼休哉迺洪武四年吴郡殷先生以
[010-1b]
選當為敎諭咸陽縣學吴去秦水陸㡬數千里先生母
老子女皆㓜衆謂必艱於行而受命之後從容戒行略
無難色旣軷求余一言以為别嗚呼道學與時盛衰人
才由世升降昔宋嘉祐間天下太平二程先生倡明道
學於河南學者莫不宗之當時横渠先生亦以道學鳴
闗中闗西之人稱之為夫子於是天下知有闗洛之學
及宋運中衰伊川亦没而龜山載道於南矣自時厥後
中原文獻不足者㡬於百年而有元興於朔方斯時魯
[010-2a]
齋先生許文正公實生河南其學有以上承伊洛之源
於是慨然以道自任嘗攷其蹟以嵗甲寅授京兆提學
闗中學者亦翕然宗之如横渠之於闗中於是道學復
明於北方中原文獻彬彬可考及乎元運復衰闗中屢
罹兵燹文正之學不聞有繼之者以時考之上去文正
又將百年皇上龍飛文治大舉而先生適當學職於斯
時以繼文正敎化所行之地先生之職文正之職也先
生之時文正之時也夫豈偶然哉宜先生之行無難色
[010-2b]
也且余聞之文正初年南北未通考亭之學無聞焉及
從雪齋姚公得南士趙復所傳朱子小學書語孟集註
大學中庸章句或問及伊川易傳而後深有黙契於中
皆手自鈔録以授學者今其書大行於世若闕地得泉
所至則在不以兵燹而廢如文正之時之得之艱先生
之敎必先之以小學廣之以大學論語孟子而以中庸
性命之學成其終庶㡬下學上逹之功脩已治人之務
闗中之士將見進於道由是上泝文正之源以求夫横
[010-3a]
渠之學而合乎伊洛之傳則先生之行育材之盛可謂
樂矣豈獨無難色而已哉如是則風俗可一氣化可移足
以上答聖天子興文之盛典嗚呼休哉有志之士孰得
如先生者先生行矣余又聞闗中有楊元甫者豪傑之
士文正之友也韓邦傑劉無競吕伯充者文正之弟子
也計其子孫必有存者文正淵源之詳先生有徴焉幸
以寄余洪武四年八月既望雲門獨叟齊郡張紳書
  送殷敎諭赴咸陽縣序
[010-3b]
國制凡府州縣必皆有學學必有官官必以府州縣所
薦士然猶必考驗于吏部乃歸而就軄焉殷君孝伯崑
山人也以古學倡其鄉邦為士人所推服大夫聞之因
薦以為縣學敎諭君以母老辭強起之旣上吏部試春
秋義及道統論各一通執政者見之嘉其學欲薦以為
守令君辭曰某迂儒職教可也民社之寄重矣然非才
不可也旣而朝廷以學官凖常選例亦南北互調遂調
君咸陽縣學教諭咸陽去崑山數千里而逺君還治行
[010-4a]
李鄉之人皆惜其官之卑而行之艱也而或歔欷以泣
然則余嘗有所望於君者而不在是也乃推君所論道
統之意以觧之曰聖人之道與天地之化同流也堯舜
禹湯之王固各有其地矣湯以後文王周公興於岐周
又五百年而孔子作於魯又百年而孟子起於鄒又千
數百年而周子程子生於楚張子復生於岐下而㑹於
伊洛之間未㡬而朱子出於閩焉夷攷其地則岐周西
北也魯與鄒東也伊洛中土也楚其西南而閩又極南
[010-4b]
也而天皆生其人焉其由西北而東者相去㡬五百年
其由東而來在西北在西南在極南者相去又千數百
年顧乃希濶若是然其在西北與其在東者先後雖五
百餘年而同代數人其在東者百年而有兩人在西北
者二千年後同地而復有其人又其自東來千數百年
後在西北在西南而㑹於中土者同時復有數人而其
在極南者其人又相續也夫天者之為是也豈無其故
哉盖世運至於周上之而唐虞焉下之而秦漢焉此升
[010-5a]
降之㑹也而文王周公孔子孟子乃先後見其一代之
間豈非天以道統重周也故地不偏王而其人或王於
西或素王於東以大是一統歟至有宋而周程張子者
出千數百年來欝積之乆而闡發之盛豈非天以宋之
有道也而其人生於西北生於西南而㑹於中土又以
大是一統歟宋之南也天下分裂考亭朱子之生不于
北而于南豈非天以其一人而存中國之道統歟然則
聖人之道沛焉在天地間由西東北南而假之以其人
[010-5b]
發之以其地而不囿於一方者天固使之然也今天子
以中國之主統海内外而學官設焉因命南之士典敎
於北北之士施教於南所以一道徳而同風俗也予於
是蓋竊思焉自昔元有中國而許文正公以朱子之學
佐其主自是南北學者咸知有朱子而朝廷亦以朱子
說取士然北方學者於朱子之微言精義猶未若江南
君子知之為深盖朱子之學授之黄文肅公文肅傳之
文定何先生文定傳之文憲王先生文安金先生皆南
[010-6a]
産也文安當元世猶存顧乃窮而在下其言雖立而未
能逺被於斯世若猶有所待者固有在於今中國一家
之日歟君生南方知朱子之傳為有在今而之咸陽焉
則文王周公聲教本原之地而張子所過化也兆方學
者有能或之先後者焉君其必相與考徳問業以要其
指歸則於國家所以一道徳而同風俗者非小補也吾
聞京兆有蕭維斗先生闗中之學者宗焉今亦有為其
學者乎比予與修元史獲次其言行寘諸儒學傳中君
[010-6b]
而得其學者試以予言而語之其亦有以教我哉洪武
四年九月一日蜀郡王彞常宗序
  送行詩
西上長安䟦渉勞三千里外朔風號地連渭水秦川近
山接終南泰華髙故國總消龍虎氣斷碑猶打駱駝膏
一官莫笑儒林選曽捧琅函覲赭袍
黄菊紫萸秋色新可堪攀折贈離人青袍博士尋常選
白髮髙堂七十親每頌採芹霑聖化載歌行葦仰皇仁
[010-7a]
平生故舊今遺㡬目送孤鴻度海旻 淮海秦約
廣文先生行幽獨閉户窮經住婁曲一庭紅葉滿床書
半畝荒園數間屋秋風籬落菊埀黄春雨池塘草生緑
堂上慈親鶴髪長階前稚子鶉衣秃絃歌不輟自春秋
定省無違謹昏旭先生屢空常宴如曵杖吟哦看脩竹
一朝捧檄入秦闗十月驅車走原陸三千道路渉風霜
百二山河壯心目咸陽宫殿草蕭蕭渭水園陵秋肅肅
還聞靈沼多躍魚不見望夷争指鹿秪今天子急賢才
[010-7b]
遺逸寧容在岩谷況君麟筆動朝堂名在銓曹貌如玉
一官雖冷道彌尊誰謂廣文飯不足丈夫平生四方志
自非燕雀知鴻鵠在昔宣尼不到秦何幸文翁能化蜀
古今出處雖不同世有英才當樂育具陳禮樂開盲聾
要使閭閻厚風俗由來𢎞道須人為今日於君此行卜
吴舟催發不可留颯颯凉風動林木對酒何須嘆别離
但期徳業頻相勗若到闗西有使來早寄平安書一幅
 豐城余詮
[010-8a]
西上西安道路長洛陽又復向咸陽崤函鴈過天微雪
㶚岸魚肥水若霜朝夕望思惟憶母春秋講授在尊王
老予翹首婁江上目送雲霄一鶚翔 河南陸仁
聖代崇文化賢良起草萊鳳鳴暘谷日魚躍禹門雷匠
石無遺棄鴻纎在剸裁咸陽秦赤縣博士楚宏材話别
嗟吾老横經羡子才渡江淮浦迥泝潁蔡河開紅樹迎
官舫黄花映酒桮紀行應俊逸覽古定裴徊遵陸由梁
苑馮虚自吹臺汳京城屹屹艮嶽石嵬嵬踏月車鳴鐸
[010-8b]
嘶風騎巻埃呉音傖父訝儒服異方猜應為青山住懸
知白日隤解鞍依近郭縱馬齕枯荄風急狌狐嘯天髙
鴻鴈哀詩情秋共澹鄉夢曉同催喜見烽烟息愁聞驛
鼔椎虎牢悲戰骨緱嶺覔仙胎岳峙嵩髙峻河傾水洑
洄山川猶鞏固風物亦竒侅鷄唱函闗啓龍飛泰華來
碑亭尋漢刻浴殿弔唐灾望極呉天末行循渭水隈别
家傾菊釀到縣動葭灰多士爭先迓諸生獲後陪獻菹
芹實豆舎菜酒崇罍五傳遺經在三餘萬巻該尊王明
[010-9a]
大義抑覇黜渠魁寒榻臯比設朝盤苜蓿堆樹藼思奉
母援桂念提孩有弟能調饍何郵不寄梅五陵還突兀
八水自縈回選勝笻扶手遐觀笏拄顔壞基留宿草斷
礎長荒菭異域多佳處兹遊實壯哉丈夫四海志肯使
寸心摧 汝易袁華
咸陽勝槩壓闗西渭水清流接泮池博士譚經還重席
諸生負笈正求師孤雲直望三千里一日思親十二時
轉首相逢又朱夏槐花開到最髙枝 譙郡曹亨
[010-9b]
西望咸陽路㡬千滿城楊柳帶秋烟江山在處皆新識
行李隨身只舊氊萬乗已應知姓字一官不乆滯才賢
眼中朋友如君少握手臨岐獨惘然 丹丘呉儁
肅肅新霜草木萎咸陽博士上官時闗開函谷無鷄唱
地接岐山有鳳儀銜鱣再看來鸛雀横經底用撤臯比
壯遊一一皆堪紀大軸題將慰所思 肥水包䡆
獨抱遺經出董帷秋風逺騎入闗遲用儒幸際千年㑹
造士欣為一縣師鴻鴈雲低秦壘角牛羊草没漢陵碑
[010-10a]
宦遊兼得尋遺蹟莫向尊前嘆别離 渤海髙啓
君子慎出處出處道所存親交貴知心知心義彌敦我
初相逢婁水濆升堂拜親笑語温如何傾盖間情好若
弟昆先生讀書探本根上泝六籍追羲軒竒功汛掃枝
葉䌓落筆肯吐常人言清如罍洗突出衆瓦盆壯如赤
手下搏滄溟鯤謙撝退避名愈蕃光耀逈脫超塵昏我
以駑鈍姿而欲接討論邇來鞭䇿期攀援信知適越須
南轅朝從暮和篪與塤恨不鄰舎同雞豚綸音日下需
[010-10b]
瑶琨蓄材要自黌宫門翩翩一札辭帝閽秦川借問將
何循三千客路隨車輪西風黄葉天雨塵此情此際誠
難伸先生勇往力孟賁要翦荆棘栽蘭蓀咸陽未必殊
河汾乃知君子心出處恥與流俗羣我聞黄河之水來
崑崙洪波日夜東南奔有源之學固如此豈但觀闕/浩氣
凌浮雲壯哉是行不可諼聖教幸復鳴中原明年花柳
盈晴川葛巾定下東呉船為君酌酒春風前 陳潜夫
落葉鳴空山天澹寒雲埀鴻鵠遡長風矯翮將安之嵗
[010-11a]
華行復晚霜露繁以淒眷惟㤙私被謂恐程途稽清朝
急賢才榱棟不或遺善價雖自韞令徳難乆羈闗輔人
物藪業術在所施渺渺川陸脩依依風日微摻袪祖道
周愴怳多離思行矣但珍重足慰朋情睽 陳珪
丘壑怡髙志朝廷急用賢苦辭羣牧瑞甘就廣文氊韞
籍涵才地聰明逹性天沖襟澄止水行已直於弦淳朴
咸陽古修明學校傳龍門經只尺驛路渉三千橘圃霜
華早萱堂晝景延送君扶老病目斷孝亷船 鎦肅
[010-11b]
束書西上咸陽道一望羣山日脚邉鴈影秋飛銀漢杳
菊花晴映絳幃鮮好將舊日春秋學早向升堂弟子傳
白髪阿㜷長憶汝便風莫惜寄歸箋 沙門曇瑞
諸公總慕黄金綬子獨甘為邑校官飲水著書差自樂治
民為政亦良難入闗不憚三千里望岳須經五十盤惟
有老親違侍養作書時得報平安 同郡申屠衡
束書來上國典教入西秦洒淚空慈母憐才獨故人闗
山迂客路行李犯霜晨渭水秋風裏休嗟寂寞濵 傅
[010-12a]

先生典教闗西日小子懷鄉白下時奉母總憐甘旨缺
問程獨計水雲遲菜盤香輭何須肉行李蕭條只有詩
莫厭冷官終汨没斯文此日要扶持 陳永夀夫
逺遊自是男兒志特立正當強仕年衣上宻縫慈母線
擔頭輕束廣文氊春秋三傳繼絶學畢郢諸生得盛傳
老我也須飛夢去振衣同陟華山顛 毘陵謝應芳
三千里外咸陽縣官冷那堪路更遥道上風霜須與避
[010-12b]
客邉眠食政難調慈親奉養無煩慮㓜子提撕不使嬌
頻寫平安書寄取脊令風急尾蕭蕭 弟璧再拜上
家本華亭宋宦門大父東倉初北徙先君紹以徳業優
隠約里閭仍不仕積善世乆乆必昌人謂當鍾我兄弟
大兄早嵗事名師春秋五傳窮微理旁搜羣籍求道真
閉户終年講經史不知聞達有可求棲遲萊室甘耘耔
縣令一朝騰薦書校室諸生須博士朝廷此際正貪賢
姓名遂入銓曹裏大綰金章守列城小亦青綸為百里
[010-13a]
固辭不怕丞相嗔守賤居卑非所恥尚書手持新例來
改調咸陽當渭水闗西學者喜得師呉東子弟愁失恃
水陸三千道路長好調飲食娱肢體勿慮庭幃乏奉養
諸弟還當具丼㫖先人墳墓與祠堂魚鱐尚可供祭祀
故鄉家業不須憂男事詩書女針黹願言明嵗早歸來
白髪慈親向門倚 第九弟箕再拜上
洪武建號之三祀詔立郡縣學官蘇之崑山屢薦其人
上輙命以朝職今年吾友殷孝伯先生實預兹選天官
[010-13b]
既竒其文將置諸有司之列先生以母老辭遂得教諭
咸陽齊郡張先生旣為序道學之絶續詳且悉矣余不
愧荒陋謹賦五言一篇用抒故舊之情云爾
吾友子殷子弱嵗不好弄樓居罕踰户矩歩那可縱黄
巻對聖賢車馬徒倥倊先逹恒造請俗士絶迎送洒然
脫凡近明體以適用惟六經根柢況百氏錯綜尋源泝
伊洛師聖比騫贛温温崑岡玉翽翽河東鳳黌堂據臯比
緗素日充棟塟祭貴合冝甘㫖資月俸遂令風俗移豈
[010-14a]
但州里重守令愧羔鴈剡薦異鄉貢責實名不虚主静
時則動奉表趨輦轂馳檄過婁葑造車斯合轍射鵠本
期中厚禄謝州郡至樂在章縫逺調詎辭難獨見已逾
衆怡顔别親友脩途越梁宋闗山青染衣河澌白流澒
啇飊攪揪梧凉雨滌塵霿咸陽古畢郢文武實開封皇
明萬物覩道繼百王統斧鉞夷暴強海寓沸絃誦正氣
方甄陶學圃勤播種安定蘇湖學朱子白鹿洞儒生得
依皈論說啓昏瞢芹茅侯國詩苜蓿庖人供絳帳擁貂
[010-14b]
裘革囊斟馬湩公餘暫休沐縱覽迂騎從浩蕩窺八川
&KR2750&KR2028凌九嵕終南梯昌盍清渭梁螮蝀逺追長卿遊窮
鄙歩兵慟相思月掛屋轉瞬風解凍尺素儻可齎邉鴻
不須控平生笑愚拙淡泊寸心共故舊登仕途冠盖空
里閧闡道慕指南著書憐覆甕箴砭誰我師歎息感深
衷範模慎厥脩贈言託規諷展巻比良覿悠悠故鄉夢
 范陽盧熊
  送咸陽殷博士南歸叙
[010-15a]
世果盡君子歟言與行一致道固足以相識世果未盡
君子歟中養不中才養不才人尤不可不識君子余昔
南役還宿州㑹呉中殷先生孝伯將典斆于陜之咸陽
見其容中充而外瑩粹然如古璧之含白虹於是得以
識其貌遂相從西渉數百里聞其論亹亹乎遡伊洛而
窮洙泗也於是得以識其言既就職相去僅踰舎既時
得一㑹見而譽之者旦暮至於是得以識其行之無愧
於古人今欵接踰二稔矣雖孝伯之心竊亦有以識之
[010-15b]
孝伯在咸陽遂薈蔚以立楝宇主周公孔子于中而序
諸生于左右朝夕儀度惟謹暇則幅巾徜徉登故堞以
望自終南太白右轉而顧以及九嵕嵯峨諸山皆踴躍
於嘯詠間又逺尋厯代遺蹟訽問風物無所不盡於是
鄉人之識先生者始比比矣適聞先世墓地為潮水所
嚙且慮慈闈之禮乆曠乃具事狀上之大府尋得告治
任將歸而凡識孝伯者相與為詩以送之竊惟皇明有
天下聲教所被舉欲為士君子之風況得㳤世如孝伯
[010-16a]
者處古文武興化之地哉雖然俗尚推敓先王之澤不
能不壞於季世之劇故愚常喜道人善冀有以風動鄉
曲俾人人暏君子之光以上承國家化民成俗之意固
鄙人之一見也孝伯行矣尚計登堂拜母之餘里中賢
士大夫將總總焉于時也願借餘論曰秦中不無識者
其為賜不既厚矣乎甲寅之秋七月既望西安府儒學
教授頻陽張紞謹敘紞字眧季仕/至吏部尚書
  後齋記
[010-16b]
予嘗讀淮南子之書而愛其原道之文足以發明老子
不先之義也其言曰先者難為知而後者易為攻也先
者後之弓矢質的也猶錞之與刅刅難犯而錞無患者
何也以其託於後位也又曰後者非謂其底滯而不發
凝竭而不流周於數而合於時者也吁淮南子之為此
言也不知者以為藏智之劵要之物勢當然之故也執
其勢者月不與日而出火必續烟而熖持棊者若鞏索
之距莫敢先動反之於已若蘧伯玉焉可也伯玉不明
[010-17a]
四十九年之非則不明今年之是也殷生奎椎魯而好
學其受業予門有所獨悟不敢以多上於羣游退然恒
若有所不及且名其書室曰後自後者人先之人先情
也不知有周於數而合於時者也故予以淮南子之說
推而語之生勉之母曰後以甘自後也而先人者莫禦
焉生其勉之周於數而合於時則千萬人吾往矣至正
十年二月初吉㑹稽楊維禎說
  木齋記
[010-17b]
呉下殷生奎天質古茂從予游一言一&KR0978醇乎其無僞
者也人以木歸之生遂以木名齋今禮部尚書台哈布哈
公愛其人為書齋額又求予言誌諸室世之罵椎魯不
聰者類曰木鄙為棄材亡所於用必多夫不木者曰便
曰給曰機曰警不知便給者蒙不仁之具而機警者啓
薄行之階也孔子嘗論木矣必與剛毅者同稱曰近仁
仁固可以木得之而不可以椎魯不聰棄之也夫大味
不和大質不雕大樸不散其惟木也乎仁者至朴而無
[010-18a]
偽之物也故論仁惟木為近孔子之言豈欺我哉嘻木
為聖人所器而論者棄之天下之能仁者寡矣抑論者
之所棄則有矣士之為木有似而實非漢稱長者木之
近仁者也惟勃最近之而易朴售至姦如周仁之流則大
似而大非其為不仁甚矣今聖人以深仁洽萬生使民
剗偽還朴表民者類求長者吏若生之木固又今聖人
之所器而又加之以聖賢之學使言仁者歸生生其不
應表民之求乎吾聞生之王大父大父父累世忠樸如
[010-18b]
生所鍾殆出於一家風氣之厚也殷氏四世而未昌其
當昌在生無疑者故吾叙而期之而又為賦詩一首極
木之所詣以率能詩者繼之詩曰七日混沌離穿鑿爭
七竅碩果一失仁百體俱弗肖巧詐日横生售朴至衣溺
聖人憂世深世變若原燎安得至木資與世作津橋學
齋取名木衆巧不同調回愚與參魯入室得道要豈是
灰槁人滅心比滅爝君不見紀渻雞人方詆木鷂至正
九年春三月十有三日㑹稽楊維禎在姑胥書畫舫寫
[010-19a]
  木齋說
㑹稽楊鐵崖號其呉下生殷奎讀書之亝曰木既誌其
故又令生持以求長語於雲間陸子陸曰奎西方首宿
於五行屬木子之名齋豈以是歟生曰非是也吾質朴
人以木詆吾吾曰是善名我鐵崖遂令名吾齋余謂生
木之類亦至衆而為用亦至廣子所謂木寧偃蹇閱世
為山中之夀耶將繩墨是從規矩是就耶寧渠渠為千
仞之夏屋耶將濯濯為牛羊之牧耶寧為不雕之朽腐
[010-19b]
耶將從成風之斤斧耶寧刻節梲而文以山藻耶將外
形骸而凝然如槁耶寧柔而可弦以弤耶將堅而可攻
以輪耶寧財挻斵閑負廊廟之重耶將不刳不剡遺濟
川之用耶寧守吾之太樸耶將從匠氏之小㭬耶寧為
馬嚴敦之鶩耶將為龍伯髙之鵠耶寧不鬬如紀渻氏
之雞耶將易照以絶穆曜之譏耶寧大其材為工師之
器耶將聽其斷為溝中之棄耶寧希秘書之府耶將為丘
壑之全耶此孰得孰失曷凶曷吉凡厥有生萬有不一
[010-20a]
或郁而文或朴而質胡子之生為世所詘生為揖而進
曰吾聞大智若愚大辯若訥譏悟聡詧厥内四逸彼柴
之愚實厚有餘此參之魯宗道之緒莫大於仁惟木為
近誰其似之豈弟忠信余不能難書其說以為慰雲間
陸居仁譔
  木齋詩
彼齋居而静者匪橜株拘之謂也惟木故訥惟朴故野
參以魯得匪事侈哆開見大意人知者寡曰木伊何譬
[010-20b]
柏與松維挺特不撓屈故能傲霜雪厯嚴冬嗟殷大章
父心古而貎古雖湛然剛毅至文其言焉則殊粲而楚
楚我知大章其心則仁故雖似乎木強而枝葉郁然而
春陽人辯已訥人訥已誠較已得失孰短孰長佐饔者
嘗佐鬬者傷詩以勸木惟木自量遂昌鄭元祐賦
崑岡有石堅如鐡竒璧中藏光奪月鐵篴一聲吹石裂
透隙虹光吐環玦不學荆人受雙刖殷君小齋以木名
外示朴頓中清明何殊此石多瓊瑛世人肉眼迷端倪
[010-21a]
但見礧磈稱文瑿豈識光價連城齊一朝持之獻天子
珉中玉表真鬱栖呉興知困生錢鼒賦
渾沌二氣分資稟有清濁聰明鍾聖賢魯鈍歸愚樸不
知愚樸姿聰明實中殻有美殷君子温醇匪齷齪懷哉
長者風青年飽經學齋居既名木於義已髙卓聖人許
近仁唯木就矩矱參以魯得之所貴在誠慤子非朽腐餘
美質加雕斵彬彬後素功於焉逹先覺秦溪馬琬賦
木兮木兮與仁斯近東方震焉惟仁之藴一眂同仁弗
[010-21b]
立畦畛其配以春其端惻隠載萌載蘖遂視既發昉以
道自彊毋蹈萎苶徳煌煌理庚庚燁其英煥天章豫章
盧觀題
殷君方妙齡從師東海湄往者常一見喜子純朴姿百
好不入心所志唯書詩它人或笑歌子言無䌓詞它人
方娭游子&KR0870如齊尸不知近道流或復憐其癡夫子以
木名將有逺大期番易黄季倫賦
  木齋銘二首
[010-22a]
華亭殷奎大章以木名齋其師鐵崖楊先生既為之記
又求余言以銘之孔子言剛毅木訥近仁四者質之近
仁者也夫木者質朴質之朴則守之固而無徇外之
失有是美質而又加之以學吾知其不至於仁不止也
銘曰絪緼𤣥黄聚而為人或澆而華或朴而純澆則易
失朴乃其至惟質之朴衆善所聚善非外來學則可致
聖人論學曰後生可畏曰今汝畫學之為貴士當志學
矤力之強積之既乆猶水汪洋彼漓不知日肆而亡故
[010-22b]
舉世佻巧去道茫渺舉世澆訛其失孔多朴而能學天
理流行物我一體其施不窮叶/我作銘詩歌詠是資至
正十年嵗在庚寅秋七月日永嘉潜齋老人陳剛書
質之美者醇而不漓或流于薄斯習之移木近於愚亦
近於魯之二物者聖門所許木強敦厚卒能安劉刻薄
如錯莫能自謀楊子之門乃有木生太璞不瑑實韜其
英木生寳之幸遇匠手器而名之可使傳後雲間孫華
元實父題于果育齋
[010-23a]
  附䢴殷處士碣銘并序/
至正廿二年九月癸卯朔十有八日庚申呉郡殷奎塟
其父雍逸處士之柩于崑山先塋之次既塟樹碣墓道
而請其師束維叟為之銘處士名庠字君序其先華亭人
居崑者再世矣崑俗喜貨殖類蓄髙資遺子孫處士哂
曰貲多愚子孫且賈禍何用哉聖賢之學逹可芘民物
窮亦善一身勑其子奎不逺數百里從余遊一州皆笑
以為迂處士不為變益市書築室使卒業余已喜處士
[010-23b]
之志果確而奎亦謹厚雅飭刻意古學余於是又善處
士之願克有遂也始處士少時即以長子任家督弗及
于學然其天質之美孝友忠信自有絶人者既壯間觀
古書傳求其人行事施諸家父性嚴處士事之竭力能
得其懽心遇二弟㤙意篤至周人急無所吝雖負之不
校其塟親弗襲世俗委諸水火君子稱之故其没也人
多哭之哀處士享年五十有七士君子誄其行者私諡
之曰雍逸處士其曽祖萬宋嘉興節制幹官王父澄父
[010-24a]
子諲皆抱徳不仕娶王氏宣政院宣使忠仁女子四人
女二人孫男女六人奎其冡子也殷氏三世有徳而無
禄四世而昌意者其在奎乎廼為之銘以俟銘曰生不
叶/死不夀徳則富叶/惟其不有以遺後賜進士出身
奉訓大夫江西等處儒學提舉楊維禎譔并書
 行實
  故文懿殷公行狀      盧熊譔
先生諱奎字孝章一字孝伯望出汝南世居呉郡華亭
[010-24b]
其祖徙崑山今為蘇州崑山人先生數嵗端厚湛黙熊
父夷孝先生深愛之故與熊同受小學其家設邸肆在
太倉闤市中旦夕挾冊歸舎定省外亦不遑及他事惟
務讀誦鄰巷罕覿其面既而受易於盛公徳瑞其祖父
柏堂翁乃作樓居儲書其上延良師友與之遊處時㑹
稽楊公廉夫自呉城抵崑山一見竒之即席上設弟子
禮由是從楊公往來錢唐華亭者累年聞見益廣其父
母具修脯金帛數遣童幹資之又作别業於婁曲買田
[010-25a]
益鬻書以俟其歸當時以經術文辭名東南者惟楊公
號傑出然其人率易任真絶去厓異先生業其門不肯
詭隨出藻麗語一言一動務合榘度楊公愈加愛重以
父兄命勉應江浙鄉舉一再不利輙澹然無進取意後
浙東憲僉孛术魯昱聞先生名舉主教席亦不起有司
延致先生訓導儒學先生以侍養便始起應命時知州
事東平費侯大興横序表率弟子侯性剛難犯雅敬先
生侯即明倫堂前立賢守令鄉先生二祠復作龍洲劉
[010-25b]
先生祠堂於慧聚寺之東齋先生即割田三十六畝歸
之學碑供各祠嵗時之祀後知州偰侯剏婁侯廟修治
先賢御史王公侍御史李公塜表朱節婦茅氏墓道塟
儒士郭翼顧權於馬鞍山之隂皆先生所建白也皇朝
改立學法先生與陳君潜夫聮事極力奉行教養有成
迄今為七邑倡洪武四年先生舉崑山教諭上吏部試
春秋經道綂論皆辭深雅奥上官置之髙等當是時上
銳意開治道痛懲吏弊儒者皆不次進用司舉選者將
[010-26a]
例授以郡縣先生懇請願為近地學官以便奉養老母
咈上官意遂調西安之咸陽又請告還鄉里辭親以往
先生至咸陽時即白有司夷荆榛畚瓦礫作校室以居
師弟子躬親教導時咸陽罹兵革乆民未知學賴先生
孳孳不懈文教復行是嵗陜西省即以禮聘先生考試
多士又請纂修闗陜諸府圖經書成而病作歸學治醫
藥尤以禮殿未完力疾襄事將訖功而先生不起矣時
洪武九年閏九月二十六日也年四十有六祖諱子諲
[010-26b]
父諱庠謚雍逸處士母王氏妻常熟陳氏後先生七日
卒子男二人長騊駼次嗣孺女三人長適朱晟次適林
宗騵瑟在室熊與先生有連且同年甲以研席之歡如
親昆弟一時交友如進士㑹稽丞傅㪺等數人耳太倉
地瀕海世業儒者固鮮慎終之禮尤為鄙陋間有秀俊
多為吏胥賈販以牟利時人稱賢父兄能教子弟者兩
家先有盧氏鈞華今揚州教授昭之父及先生之祖之
父處士君者人取以為法里中庸富人恒竭資以送死
[010-27a]
類以土薄不葬而卒委之於水火先生獨塟其祖若父
一遵棺衾塜壙之制人以為難咸謂殷氏有子矣當承
平日大夫士嘗即學宫行鄉約及嵗時相率講習經史
以為文㑹兵興禮廢及先生居學舎旦望休沐必與宿
儒秀民互為主賔論文稽古如司馬氏真率㑹約遇人
有喪病患難必為協衆力資助之東州名士故遂昌鄭
公元祐永嘉髙公明豫章葛公元哲華亭孫公莘同郡
余君日强今齊郡張公紳深禮敬焉先生以去年南還
[010-27b]
省親拜墓與熊攷論闗中舊事未㡬别去自言我衰病
不堪又且逺行奈老母何今年貽書云内傷疾作併屬
其子來視我熊緘其手迹抵家嗣是半年不得問比又
夢見之意甚不樂嗚呼先生果不起耶友人將作司令
王富文告熊以故為之泫然囙為位哭之於館舎蓋先
生素篤孝行非特以疾遽至於是誠以不獲奉養其親
為憂以致殞没論者謂為死孝先生入闗時齊郡張公
為論道學之緒自宋中興後恒在東南及許文正公設
[010-28a]
教北方當元初混一之際今孝章往闗中亦亂平治定
之時所以期望先生者如此其重盖呉中以道學鳴者
若王信伯王彦光李彦平王去非魏華甫史蒙卿皆以
儒師守帥闡揚程朱之學故先生力欲追蹤先哲以變
衰世鄙陋之習其姿稟之髙操履之正真有見於致知
力行實踐夫孝友忠信考於經籍道術而不事乎記誦
辭章全之於身者必欲循於禮措之於事者必欲合其
宜造次顛沛而不見其喜愠之容恬憺靖退而不尚於
[010-28b]
利之辯處家為孝子飭身為名士典教為良師經明行
脩謙㳟純潔人無間言私謚曰文懿先生孰曰不冝所
著道學統緒圖家祭儀喪儀崑山志咸陽志闗中名勝
集陜西圖經婁曲叢藁支離稿渭城䆿語總若干巻先
生平昔稱熊為識洽才茂熊深竊愧赧然知先生之深
者莫熊若也爰掇其景行以俟作銘者表著焉
  故咸陽縣儒學教諭文懿殷君墓誌銘
              汝昜袁華譔
[010-29a]
洪武九年閏九月二十有六日咸陽縣儒學教諭長平
殷君卒于官舎後七日其配陳氏亦卒孤騊駼病不能
奔越三載仲弟璧徒跣四千餘里閱五甲子以槥櫝還
將以是年十有二月庚申合塟于先塋其季箕持今知
兖州盧侯熊所為狀泣拜請銘華與先生同里閈同登
㑹稽鐡崖楊公之門而騊駼袁氏壻也故不辭而為之
銘先生諱奎字孝章一字孝伯姓殷氏其先華亭人曽
祖諱某祖諱某遷崑山考諱某母王氏先生端厚沈黙
[010-29b]
童丱入鄉校即以頴悟稱時鐡崖公以經術詞章鳴于
東南而襟度豁逹絶去厓異一見竒之先生從于呉城
于華亭于錢唐訢訢惟謹言動必合矩度由是益加愛
重囙以木名所居室且為之文先生雅無進取意嘗奉
父兄命試有司一再不利泊如也嵗丙申州治復崑山
越四載己亥有司以太學師聘先生囙侍養便始應命
比謁廟以先師曽子既進郕國封配享于廟矣而故號
仍列廡下於禮乖違白于典教者正焉凡邑中褒賢紀
[010-30a]
功立祠表暮繫名教者皆先生所建白洪武庚戌春大
新學制明年以教有成效舉教諭試天官中髙等而朝
廷方眷注於儒不次進用司選者欲擢寘郡縣力以母
老辭不允故調西安之咸陽咸陽罹兵革乆廟學蕩然
至則芟夷荆榛作室若干楹以居弟子員躬親教養民
遂知學無何省府聘考多士甲寅歸覲親既返而省府
修闗中諸郡圖經仍董其事恒以母老道逺弗克就養
抑欝不獲信因病内傷遂不起矣其入闗時以五陵門
[010-30b]
候自號及卒知縣莊九疇具棺衾塟咸陽原上竟符其
言先生篤志古學塟祭務循禮法非甚病手不釋巻故
攷訂精詳文學淵永邑人以道學鳴者若王公彦光李
公彦平皆表表者先生力欲追縱以變衰世陋習胡天
不假之年惜哉盧兖州謂先生處家為孝子飭身為名
士典教為良師而私謚之曰文懿先生時論咸以為然
先生生于元至順辛未得年四十有六子男二人長曰
騊駼次曰嗣孺女三人長適朱晟次適林宗騵曹某所
[010-31a]
著有道學統緒圖家祭儀喪儀崑山志咸陽志闗中名
勝集陜西圖經婁曲叢稿支離藁渭城䆿語總若干巻
銘曰
行之醇學之正叶/征孝篤志殞厥生仁者夀茫無徴不亡
者存有立言叶/寧
  殷教諭哀辭有序/     豐城余詮
洪武九年閏九月二十六日咸陽教諭殷孝伯卒于學
舎年四十六聞者莫不哀之去年冬孝伯自秦歸呉省
[010-31b]
親拜先壟嘗造予倉卒弗克欵奉言笑未㡬復入闗又
失於追餞予心恒悒悒然不知其為永訣也悲夫孝伯
謹厚嗜學讀書慕知聖人微言大法之歸趣孜孜忘晝
夜寒暑之變其居家也孝于親友于兄弟宗族鄉黨無
間言其訓學徒也諄諄不倦期於有成然後已其在咸
陽也新校室於瓦礫之塲振士風於凋敝之後人皆謂
闗西夫子復見今日豈期遽以疾而終於此耶置郵以
凶問至其家則其妻陳氏亦後孝伯七日卒矣嗚呼哀
[010-32a]
哉其子騊駼將匍匐奔赴扶柩以歸又值疾作弗果今
踰年矣尚旅殯于咸陽干里外嗚呼哀哉豐城余詮與
孝伯有斯文骨肉之好生無以答其交往之情死不得
憑其窆以盡其弔哭之道尚忍為辭以哀之然情有不
能自已者乃為之辭曰
夫有生而必死兮猶寒暑之推遷云積善而有報兮天
道之信然斯人既有此内美兮夭胡不假之以年竟坎
坷以終身兮志壹欝而不宣雖觀光於上國兮亦何意
[010-32b]
於廣文之氊忤銓曹而辭尊顯兮念兹母以拳拳值遷
調而逺邁兮致親愛以俱捐俾二豎之肆妖兮曽瞑眩
不可以少延遽易簀於庠舎兮寄孤櫬於秦川豈定數
之莫逃兮抑吾道之迍邅記玉樓而不返兮抱麟經而
誰傳諸生皇皇於舘下兮洒涕泗之漣漣朋儕何以質
疑兮撫皋比而煩悁鯉趨庭而無聞兮鴈斷行而不聮
親倚閭而白首兮鸞分飛而後先魂杳杳以長夜兮路
漫漫以修阻渺咸陽於天際兮委婁曲於榛莽況予與
[010-33a]
子以乆要兮焉能不為之悽憷奠一觴而西望兮遂永
訣於終古
  祭殷教諭文
洪武九年嵗次丙辰閏九月二十八日己酉承事郎知
西安府咸陽縣事莊九疇率僚屬耆士等謹以清酌柔
毛之奠祭告于故儒學教諭孝伯先生殷公之靈其辭
曰於戲惟公績學藝文實出楊門藝天光燄是炙是熏
擇言砥行聲譽四聞明朝取士雋㧞其羣廷閱甲科有
[010-33b]
社有民帝曰非爾實稱儒珍育我英才淑惠後人秦維
帝宅南渭北嵕咸陽既墟秀傑旋鍾俾振教鐸師表是
崇帝臣弗違奉職惟恭乃建泮宫有禮有容聿新風化
俊造景從絃歌旣聞鄰壤式宗孰不云樂有隠其恫有
親埀白子力臼井曷能致之闗河遼永目存心惟撫躬
弔影郡侯鍚類授檄歸省清風載道沙塵不驚舍車登
舟望里歡迎叙倫互拜母夀子寧有宅舊宇有植先塋
以忠養志良副㤙榮請急有程乃赴乃職贈言盈裝干
[010-34a]
金爾直詔申圖志府憲公辟公出其素按索有績有光
闗輔遺編奕奕我莅斯邑西賔有席何幸同僚同心同
徳士耆同慶民所矜式朝經暮史鉛槧在持積勞以疾
曽不告疲友人竺籀裹藥時資時病少愈弱不勝衣祀
事有請社稷其祈力疾將事肅恭是儀正言正色實為
我規總戎尚賢資文飭武府史迎門抗詞弗許自揆弗
堪興拜傴僂齒豁言譌怠佐尊爼頹然即臥氣息如縷
行旣弗果病亦自處閏月初吉倡我鄉飲友生習儀指
[010-34b]
畫在寢迎賔致幣惟公是審僎介有賢肅徳凛凛將届
之期公疾斯甚胡天奪之亟失我良朋我疑我悔奚考
奚懲蓋棺則已悲憤填胷咸陽有原纍纍塜陵按圖索誌
粲若列星宅兆卜吉慰厝神靈執酹傾心爼芳瀹清矢
詞永訣鑒爾精誠於戲哀哉尚享
維洪武十一年嵗次戊午九月庚午朔越十有七日丙
戌承事郎知西安府咸陽縣事莊九疇等謹以清酌庶
羞之奠祭告于故儒學教諭孝伯先生殷公之靈其辭
[010-35a]
曰惟公有言有徳顕名儒官自東徂西志亦盤桓樂新
文教咸陽舊都五陵門候其署自呼泮宫臥病寂寞渭
濱舘名枕流我其古人丙辰秋閏蓋棺則已爰瘞畢原
閱今三禩靈妥魄安宿草再碧式順爾先諒無我闕/銜哀
有弟誓言歸喪辛勤關河渉厯風霜遷壙滌骨裹以氊
車首丘夙志禮無爾渝嗟予同心承乏兹邑斧喪奚資
瓶羸奚汲翩翩靈旐東向其歸&KR0377觴祖道矢心以詞尚

[010-35b]
洪武九年嵗次丙辰冬十一月辛巳朔二十四日甲辰
前平江路治中東平費復初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
于故咸陽教諭強齋先生殷公之靈曰惟公之學之行
鄉黨莫先我叨守土爰知子賢瞍居庠舎厥䎹是傳始
崑之士詞章是學公始以經開示後覺乾乾日夕寳惜
分隂以教裨治尤契我心世轉風移十有餘載人異炎
凉公心不改以為善人當膺後祉云何一疾遽爾不起嗚
呼哀哉遺孤滿眼母老家貧闗山杳杳旅殯于秦果何
[010-36a]
謂哉天道茫茫誠不可信尚冀後人無殞厥問烏乎哀
哉尚享
洪武十年嵗次丁巳正月十有三日壬辰中書舎人盧
熊遣男彭祖以肴酒致祭于亡友文懿先生殷公之位
其辭曰烏乎先生純粹貞固爰自童年斥絶外慕閉户
下帷耽耆竹素良朋萃止名師早遇瓊瑶待賈華騮騁
路聲名籍甚星鳯爭覩一詣鄉闈韜光歛歩逍遥婁曲户
滿來屨助教學宫守長延譽表揚風節誨化童孺逺近
[010-36b]
率從雲奔川赴遵奉明法修飭典故薦書歘起伯樂驚
顧力辭郡縣寧處韋布西入咸陽名重師傅黌宇聿新
童冠景附振此絃歌修厥簋簠臯比坐擁三渉霜露烏
乎先生渾金璞玉叶/不事雕鐫靡藉陶鑄力追先哲纂
承遺緒孝友介潔綽有餘裕禮塟祖考㤙洽手足叶/
手交懽旬日相聚别語丁寧歎息衰暮曽奉報書嬰此
沈㽽如何數月長寐不寤命不少延皇穹難訴熊也鄙
劣親誼夙著麻植蓬生驥尾蠅附朝遊夕宿尚憶髫豎
[010-37a]
涕泗盈襟神喪色沮息黥補劓終莫予助爰修祭奠追思
燕醧攄辭相哀曷究情素烏乎哀哉尚享
維洪武九年嵗次丙辰十月辛亥朔十有九日己巳友
人袁華陳潜夫曹富朱吉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敬致祭
于故咸陽教諭強齋先生殷公之靈曰惟公學博而行
修氣清而質粹藹乎其有文温乎其有理望之者知為
有徳之士求之崑庠一人而已嗟乎藝貫文塲兮寧處
下位教鐸遥遥兮走四千里雖家貧母在常情為可悲
[010-37b]
而主教得人亦斯文之所倚蓋天生人為國之紀則樂
育之誠固無間於彼此何阨運之復丁遽銜哀於下地
後進失其師模有識為之短氣顧秦嶺之横雲栖旅䰟
於渭邸命與時違烏乎已矣雖然孝友一門朋遊以義
惟純粹而無瑕質幽明而無愧雖失意於一時宜流芳
於百世華等親舊之情交承之契異姓同心分猶昆弟
敬致哀於一觴寓䖍誠於葑菲䰟兮歸來無上下四方
只烏乎哀哉尚享
[010-38a]
維洪武九年嵗次丙辰十月辛亥朔十有九日己己門
人余熂等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先師咸陽教諭
強齋殷公之靈曰烏乎天生哲人以道為寄云胡不淑
遽爾不起嗟惟先生鳴道邑里鼓篋如雲敦薄寛鄙潜
心聖言有用有體世之蓍龜國之良器遷教咸陽奪此
與彼婁曲偉人闗西夫子木鐸琅琅以教禆治道旣淵
源豈曰小試歸覲慈闈篤孝惟至就養既艱志不克遂
痛念劬勞言輒流涕哀哀先生以孝而死行通神明俯
[010-38b]
仰無愧兩地菁莪痛忍遺棄尚想經帷恍若夢寐涙與
情俱荼毒無地觴酒豆肩敬致葑菲山川有靈不隔誠
意敬服師言永失弗替尚享
  挽殷教諭詩
黌舎咸陽喜一新手提教鐸振斯民闗山厯覽嗟今古
圖志増修獨苦辛化鶴仙遊身瘞玉離鸞舞影鏡生塵
更憐阿母髙堂上日夜興哀髪似銀 秦約文仲
尚想辭家逺入秦夢中頻見白頭親半生辛苦留遺稿
[010-39a]
萬里荒凉只病身弟子有情収朽骨天公無眼困斯人
嗚呼執友多淪没一奠生芻涙滿巾 陳潜夫振祖
天馬脫覊情莫已忽看墨蹟涙潸然三年心泳咸陽月
萬里魂歸渭水船道統至言登史册春秋精義照青編
先生一代河汾業留得淵源起後賢 張彦信
昭代徴賢大比年著書纔畢訃音傳鶴歸華表人埋玉
塵翳粧臺鳳逐仙行李尚遺新綵服冷官應棄廣文氊
忍將一掬知心涙洒向咸陽客墓前 孔克讓善夫
[010-39b]
朋舊淪亡思過半咸陽博士最堪憐春秋經學承師法
孝友名門邁古先目瞑闗西千里外魂歸婁曲北堂前
一朝返塟情斯盡華鶴寥寥月滿天 曹亨長通
一上咸陽不復還先生雅志益堪憐北堂親老含餘恨
西狩經殘孰與傳千里旅魂孤耿耿半生名教獨拳拳
哲人萎矣斯文係莫恠臨風涙滿前 朱吉季寧
天賦淵源學行精斯文無賴哲人傾婁江水咽西風冷
秦嶺雲横夜月明阿母倚門埀鶴髪門生抱道泣麟經
[010-40a]
為歌楚些招魂處千里靈車㡬日程 陸平公載
已矣殷文懿由來學行優士評先月旦書法老春秋醇
酒心俱醉明珠價莫酬修文從地下空憶舊風流
嘅彼斯人逝天胡不假年還鄉惟旅櫬載道有遺編雲
斷千山外天低一鴈前難兄有難弟大塟得歸全 易
恒九成
黯黯藏舟夜壑移先生遺我又何之忍聞渭水來丹旐
驚報唐賢失紫芝露冷庭萱情易老天清鶴唳苦歸遲
[010-40b]
自慙莫負侯芭土一讀遺編一涙垂 門人余熂茂本
憶昔覊旅中片言識鬷蔑十載忘年交兵戈正騷屑隠
居事親孝知子志卓越春秋參五傳湮微必搜抉適當
陵谷變遵養樂岩穴修辭去浮藻矩歩踵先哲大明更
化初鋒車聘髙潔辭榮忤當路一命萬里轍志違烏鳥
養涙忍杜鵑血咸陽方燼餘教雨被綿蕝奐輪周孔廟
駿奔豆籩設庭階生瑞草書帶青可擷孤雲日在望縮
地恨無訣遄歸一覲省亟去兩踰月老夫獲晤語清風
[010-41a]
濯煩熱著書固已多討論心愈切安知三疊歌竟作千
古别招魂賴遺孤魂返妻埀絶於乎世之人天賦何優
劣或厭飫八珍子獨茹冰雪或穏歩康莊子獨蹊阢隉
行行止於斯天視豈荒惚崑山雲氣慘婁江水聲咽誰
為有道碑修名罔磨滅 毗陵謝應芳子蘭
試藝天官&KR0978上台咸陽縣裏講堂開春秋乆擅専門學
梁木俄驚一旦摧龍劍芒寒歸寳匣鳯笙聲斷隔瑶臺
銘旌早晚還鄉土白髪慈親涙滿腮 范立中立
[010-41b]
典教那知老向秦秦中無日不思親江山萬里牽歸夢
風雨孤燈照客身可歎遺文稱絶筆最憐後學失端人
百年風采誠難忘猶想當時戴葛巾
訃書一道出西秦愁殺天涯七十親薄宦未能酬素志
儒冠已信誤閒身一生孝友貽孫子千古文章屬後人
獨有畫圖遺像在每來揮涙拜衣巾 門人朱晟
 
 強齋集巻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