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112 彭惠安集-明-彭韶 (master)


[007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彭惠安集巻七
             明 彭韶 撰
  墓表
   雲南丘副使拙菴公墓表
𢎞治二年八月莆致政雲南按察司副使丘公卒越又
明年十月四日葬于邑谷清里白塔山之原翰林編修
凃先生瑞既銘其墓矣其孤郡庠生守淵欲表顯之致
[007-1b]
書奉刑部郎中朱君悌狀來屬余余與公有姻契好是
不可辭公諱山字安重别號拙菴姿貌明秀性氣温惇
自少便入佳士之目常慕元儒盧齊韓之為人於遺篇
諷之甚習有所吟作類其格調而興致幽逺大有能詩
聲且妙書法同里林庭芳先生永樂進士負重望罷新
㑹令為學者師竒公才女焉踰冠遊邑庠治舉子業精
專不怠於時攻時文者多不事雜作獨公兼之而聲名
益振竹岩學士柯先生時歸省在家深所器重天順乙
[007-2a]
卯舉閩藩鄉薦髙等城南諸生相率從公學若郎中朱
君悌博士鄭君繼皆公徒也閱兩㑹試至成化丙戌登
羅倫榜進士觀政工部承朝命往甘肅散賞有功官軍
畢事歸總戎遺以貂裘異物俱卻不受越明年授温州
府瑞安縣知縣縣號煩劇人民樂奢豪猾至不肯奉法
貧富生女多不舉公嘆曰民俗之弊一至此乎即嚴令
禁之有一豪負老猾弗循約法乃捕至於獄且聞奏而
重繩之自此境内肅然㓜口全活者衆仍教以婚嫁之
[007-2b]
宜禮節簡儉無浪侈費民雖始惑而終信叛教者逺矣
邑以治稱故刑部侍郎曽公翬巡視浙江首奏旌異辛
卯浙江鄉試公自簾外以夙望入補簾内所舉士時稱
得人壬辰滿三載考績赴京擢江西道監察御史初巡
通州倉再巡南城皆力去宿弊不事姑息乙未京師饑
監糶太倉米斗斛細給而多攬取息者輙斥弗聴民厚
徳焉未幾奉勅往兩廣清理軍政凡三年逺惡州郡無
不身至從容逮踐根究始卒而親與定奪軍民交口稱
[007-3a]
便丁酉廣東鄉試公監臨其事得名士尤多若凃編脩
其解魁也辛丑巡按應天等府南畿根本重地按治之
寄非老成御史不可公以先聲一旦莅彼寛嚴適中人
謂得體及被璽書恤刑巡行咨詢悉心推鞫活誣陷三
百餘人周歲代歸滿九載矣遂擢雲南按察司副使公
居六察年久多陳言匡禆然又不欲株連毛舉自托於
骨鯁之名以傷朝廷大體故人多服公之量而亦憚公
之介也既而擁節臨滇恩威並著夷方懐服忽以足疾
[007-3b]
懇疏乞休以去滇人圖留不能得上下嗟思不置年方
五十五云方公之脱屣滇憲也道出貴陽余有内臺之
拜未行公曰丙戌同進十又二人吾幸先取金紫兹得
早歸天意不薄壺山風月當盡收入吾詩囊願先生勿
久累功名山水之樂不孤矣予諾而未及踐公歸閑三
載每於壺山蘭水之區載酒遨遊觴咏為樂一日將斬
木結廬以避俗偶遽得風症起伏二年竟不能治至是
卒上遡宣徳辛亥春秋五十有九所著有賓陽樓集凡
[007-4a]
六十巻存於家其書法之妙則金薤琳琅在崖州大忠
祠石刻可考也公之先晋江人世系遷徙具載㑹元陳
公中撰封監察御史直菴府君墓誌中妣林氏贈孺人
繼朱氏封太孺人配林氏亦封孺人子男三長守浩中
書舎人娶郭氏次即守淵娶林氏三守洪娶陳氏女一
淑鈿適山東提學僉事楊公琅之子溟孫男八茂椒茂
梁茂楧茂榮茂㭿茂中茂章茂榶嗚呼公問學有源委
行已有本末器量過人政事可紀余輩素所推下者也
[007-4b]
奈用未究而歸歸未久而沒君子惜之雖然觀其所立
可以永傳而不朽矣况彬彬孫子皆可望以克紹其世
者乎余故表之以垂後之人
   南京户部郎中同年方朝宗公墓表
方為莆田族姓之甲葢江南之望也名位科第蟬聨不
絶自宋為盛然止於卿監經畧而未有登宰執者元世
稍歇入國朝又盛然止於郡守御史而未有正部院者
以韶所獲識若大行人栁東先生潮郡判東軒先生碩
[007-5a]
學篤行宜致通顯然皆守初官不轉一階他不及二先
生者有起家於其身至卿佐殆物無兩大而各厚其一
歟此予於郎中方公朝宗有慨焉公上與宋廣南經畧
使大琮俱出閩禮部郎中仁載之房世居烏石山下既
生長右族濡染詩書習聞官儀知行已為政之槩而公
又少頴敏獨異嗜問學長入郡庠名重儕輩景泰丙子
舉福建鄉試明年天順丁丑登進士第韶黍同榜觀
政刑部公觀政都察院實同寓舎公簡約清飭終歲徒
[007-5b]
歩時時讀律令為鑒戒若法為己設者性善飲然人非强
不沾唇不妄譏議人慨然有志於事功欲知見於世交
際持論微露克己頗為異意者所不合而韶愚直自遂
感而愧改者衆矣既而韶忝備刑官公亦拜南京户部
江西司主事陞員外郎郎中皆於其曹曹事雖分省而
治至於差遣則惟材是使常擇以委公其事之所以難
者軍國財計倚重東南凡吳楚江淮之賦漕運外大半
留南京又賦禾稿秸以備馬政皆於江南北列倉場居
[007-6a]
之執役其中多軍衛狡卒時與主吏為奸利民行賄受
濫惡物即不與賄於斛秤暴以取贏使民常負其數公
受委監視蒞之以明察持之以亷勤奸弊衰少輸民䝉
惠於時户部言有為郎官必數公成化乙酉歲侵所在
民飢時議行平糶法舉公主之措置有方竭其心力貧
富稱便歲己丑亦然右都御史太原周公户部尚書鳯
陽陳公先後總督粮儲皆知公凡南京四十八衛倉常
命公總理之七年辛夘公以郎中滿六載考績於朝還
[007-6b]
道病困卒儀真舟中時三月二十八日也春秋四十有
一適同年工部主事髙邦寧在磚厰為治喪䕶至南京
子桓迎以歸莆塟於烏石山之原士大夫咸痛惜之公
為主事郎中兩得推封父尚與先生如其官母鄭氏累
封太宜人皆年七十有餘公負衣冠之胄隆孝友之行
而又材器動人使假以年髙可邁祖烈平亦不失慎終
為二親榮乃今已矣公豈能瞑目哉噫將天欲夀方氏
之世不使其大發泄而遺其慶於後耶不然固不當遽
[007-7a]
止是也公名海字朝宗以字行後又字廷宗配宋氏封
宜人子男三長即桓次模次栒女一公之塟也學士金
陵倪公既為之銘桓又請予表其墓予推天道人事而
致嘅嘆於再三列其大者如前不無望於桓與叔仲云
   南京大理寺丞何惟孝公墓表
何公惟孝余天順丁丑同年也厯官刑部主事貟外郎
郎中以至南京大理寺右寺丞其丞也善類皆以為喜
未數日即終於位又皆以為悲時成化七年辛夘六月
[007-7b]
也方四十有二其年反塟於新淦何家山之原翰林傅
先生為誌其墓而表碑未樹至十三年丁酉公之弟監
察御史惟一按蜀將歸謂某宜為公之善名夫人能知
之然寺丞常例不登史傳不有述焉時異世逺又何所
因以考信乎葢自厭常好異之學興士以庸行不足為
相誇為竒節盛舉以痛快人心然考其自治則踈矣是
謂無本事業惟孝不如此也為人以重人紀厚倫理為
急其遇事可為則為之此其所以加人一等也惟孝於
[007-8a]
事親未嘗有厲色惰容而委曲以就其懽心禄不待厚
時輟以市衣服具㫖甘世有達官文人兄弟俱登朝著
而不能同居惟孝於二弟先後舉進士皆養而教之資
用出入無異財二弟之事其兄亦如嚴師然與人交也
出中言以相語無少險誕遽罹禍不測極力營救或不
合誦言使聞之其人往往悔曰惟孝無心是吾過也於
是同年同志無不愛而敬之居官任職不憚煩碎甘淡
薄去華侈鞫獄視詞如何理直矣無勢亦白不直即上
[007-8b]
官必與之辨四川中都屢有詔獄三法司議奏皆以委
惟孝推之卒得其辜功以報於是輿論歸重而大理之
命下矣惟孝於父子兄弟朋友之間迪知允蹈所謂先
立乎其大者大者既立則於他事宜無不用其情一時
賢士大夫皆屬意惟孝可階大拜而惟孝乃止於此惜
哉惟孝性敏而專為事必底於成少治舉業名動羣士
右㑹試遂為第三人學者多相從授經以取進士若吏
部員外吳珉山東僉事侯恂户部主事孫中中書舎人
[007-9a]
周紹榮監察御史李瑛行人薛珪進士吳珙樂鏞皆是
也稍暇讀書不輟為文章簡暢有氣骨詩雜諸體冲淡
和平皆藏於家方惟孝之往金陵也寓書於韶曰生平
不厭學而奪於職事今兹南都留務甚簡將盡讀未讀
之書足償吾願矣詎意中途連喪妻子而惟孝亦染病
不起何斯文之不幸而吾黨之遽哀乎然考其所自立
所謂一日之長百世之短吾必謂之讀書矣公諱衷世
居新淦之蓮潭父貞代府教授累封刑部員外郎母徐
[007-9b]
氏累封宜人兄弟六人善新城知縣純即侍御配宜人
習氏子男五慎益忱怡悌習與益俱先卒女二未行自
公之沒韶宦遊廢學甘於無聞其言何足以為公之輕
重然追思往歲進同年官同曹居同巷而知公之胷次
學行為最詳葢公之學可能而勤不可能孝友㢘介可
能而誠不可能是宜述而書之嗚呼百世之下豈無聞
而興者乎尚有考於斯文
   四川副使范誠夫公墓表
[007-10a]
公諱純字誠夫號樸齋蘇州府嘉定縣人同予登天順
丁丑進士第又同拜官為兩京刑部屬成化辛夘予副
蜀憲公來僉司事予分道川北公偕持斧使者走邊盤
驗芻糧梁益地廣西南界畨部道險惡多瘴毒凡憲臣
所不能至之䖏咸有公迹考覈虚偽徴理稽欠汨沒簿
領中踰年而後歸又權治戎事於松潘皆鞅掌勞力且
有戒心者公曰職耳為之愈勤故事舉而名彰川南北
二道分巡再歲紏慝繩奸風采肅然歲丁酉予以憲正
[007-10b]
朝京公釐總司缺失賴以葢覆明年予出蜀又明年
松茂有警公督運至威州蠻來攻城據髙山夾水架木
飛擲入城人不能行如是者連日威幾不守公計招羌
民數百夜伏伺山後旦皷譟開前門若往攻狀蠻盡下
趨我軍羌民已潛馳山頂用其飛木反擊之蠻敗去邊
境自是遂安適瀘叙等處整飭兵備副使缺朝議擢公
為之葢自為郎至是二十餘年青衫華髪始進階四品
而猶有逺役滿三年大埧都掌諸蠻部寧帖無事鎮守
[007-11a]
大常侍掊軍實市珍禽以充貢奉一衛或賦白金四百
餘兩公白止之弗聴嘆曰吾不能與吾人為地豈可復
仕乎即以疾乞歸著練溪醉叟傳以自見其言曰醒者
能取大富貴久視而長生叟恒於醉者不能為彼之為
將一貴賤齊貧富等彭殤不知孰為髙孰為逺而孰為
大小嗚呼可以窺其所存矣公不嗜飲寓言耳好讀書
其學最長於詩雖處冗劇不廢吟咏興至拈筆疾書格
調清雅稱為作家凡有詩十八巨帙文二帙藏於家公
[007-11b]
之先温人元季曽大父仁夀避地居嘉定生景逸是大父
生彛封南京兵部車駕司主事轉員外郎丁外艱改南
京刑部以至今官成化丁未十月朔卒春秋六十有二
娶金氏贈安人繼娶王氏封安人生子男二長曰升邑
庠生次曰豐女三孫男二嵩驥孫𢎞治元年二月八日葬
于城西頃涇先塋兆次公先自為墓志其十月予理鹺
事道嘉定哭弔公家升等以文請予諾之乃以二十八
言表其墓曰三十而仕六十止内省外臺官再徙洸洸
[007-12a]
風雅見遺文過者必式范公墳
 
 
 
 
 
 
 
[007-12b]
 
 
 
 
 
 
 
 彭惠安集巻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