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116 謙齋文錄-明-徐溥 (master)


[00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謙齋文録巻三
             明 徐溥 撰
  引
   送吳甥吉士南歸詩引
吳甥儼今嵗領鄉薦而來得與天下士角藝於春闈再
㨗及廷試又在髙等尋被㫖選入翰林為庶吉士方益
攻文字以圖他日報稱俄而疾作思歸乃具陳請遂獲
[003-1b]
俞音予雖欲留之亦不可得也其行有日士大夫有惜
其去者多贈之詩顧余可無一言乃亦賦四韻仍僭書
數語於前儼為吾女弟之子少已失恃賴祖母鞠育而
承其父訓誨以至成立今而歸也兼遂省親之願可為
樂矣樂則其疾脱然以去去則速來以副朝廷儲養之
意以為科第登庸之光則予亦有光也
   都亭折柳詩引
都亭者何都城之外有亭焉以為置郵之地也折柳者
[003-2a]
何贈别之舉也古詩所謂反手折楊柳者是也别必於
都亭者何車馬之所集道路之所由分也别必有詩者
何發乎情形乎言言焉而成聲者也詩必以折柳名者
何擬古而作也詩何為而作送蔣恱仲學南歸也恱曷
為而歸以國學生待次未及而學於家也曷為送之恱
從予授經者也從予送之者誰鄉黨之士仕于朝及凡
所與識者也識其人知其所存樂與之處而不忍别焉
此情之所不能已也不能已者此詩之所由作也予曷
[003-2b]
為無詩方有公務弗暇也曷為引之亦有不能已者存
乎其情也予情曷存乎恱之所知也恱之所知雖假予
言而亦有不待予言者也
  䟦
   䟦蘇東坡手書後
吾鄉山水佳勝昔蘇文忠公愛而居之故其名益著公
之居此其事特見於文集與郡志中至訪其手迹僅有
所題斬蛟橋八字而已若此種橘一帖乃長洲李應禎
[003-3a]
携以示予者竊喜此為陽羡故事也遂用模刻于石臨
視惟謹不敢失真既又得公乞居常州奏狀乃予家藏
舊一小簡言買田事者復次第刻之而周益公謝采伯
䟦語各附其後蓋其考據嵗月皆精當可覽若元人一
二題詠亦不忍棄焉刻完歸置洑溪書堂所以起鄉人
子弟景仰先賢之意豈徒玩其筆畫之妙而已哉
  説
   巽夫字説
[003-3b]
粤惟萬氏為古者芮伯萬之裔漢雲臺二十八將有萬
脩封槐里侯其家世之逺可徴予同里萬姓者僅一二
要之為喬木大族獨非槐里相傳繩繩不絶者歟曰盛
者聰頴特達充邑庠弟子員明經飭行出人一頭地乃
今應詔貢于春官進試于内廷中式得入太學未幾循
例依親南還以予有同門之好告於予曰盛於加冠時
賓師以巽夫字之辱諸君子以字呼於盛也於兹有年
矣顧未有為字説者以繹其義以俾盛知所從事而自
[003-4a]
朂焉缺/
  贊
   商少保先生像贊
缺/
[003-5a]


[003-6a]
   安素軒難
客有難於安素子曰天之生人萬億其類或賤而貧或
富而貴或堅而久或柔而脆或揚揚而升或默默而退
誰云彼蒼而獨無私同人異與云胡不疑故富貴或可
以智取名譽若可以力私終南㨗徑何必往來乎義路
詭遇獲禽何必範我而馳驅富貴名利自我取之乞墦
揺尾孰得而知而子安履其素若顛若痴惟已所行不
隨乎時惟子之守不能韋脂惟道之謀不能變移雖古
[003-6b]
道之所尚實今人之所嗤子盍不變子之故從今之所
宜歟安素子聞之愀然不樂曰是何言之謬耶惟履之
初素履行願中庸亦云素位不願惟分之安固執不變
豈同小夫物理交戰彼雖文繡非我所羡彼雖膏粱非
我所勸徼倖而富貴孰云其為徳安分而貧賤孰云其
不善樂夫子之固窮羞子路之愠見故食取充饑藜藿
不羡乎膏粱衣取蔽寒緼袍不耻乎衮裳居取避雨茅
屋不慕乎華堂無外之求惟徳之將言既歌衞風雄雉
[003-7a]
之詩而和之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吾安吾分終身之
臧夷齊首陽千古之臧富貴驕人何足以臧歌竟髙卧
不顧客不敢難含媿而去
  行狀
   先妣何夫人行狀
先母何氏諱妙賢世為宜興人父逵輕財好義鄉稱長
者母夏氏有賢行卒時先母纔九嵗哀慟如成人後事
繼母能順適其意繼母待非其道未嘗以告諸父由是
[003-7b]
大為父母所愛相攸以歸先君為冢婦年十七矣是時
祖母吳夫人猶在見先母年㓜而動循禮度喜謂親戚
曰吾家得孝婦門户之興可知矣先祖瓊州府君以事
詔繋獄先君北上祖母止之曰爾婦將㝃身姑緩之先
母曰父母有難而顧妻子耶先君即日就道既而留京
邸三年仰事俯育之用一萃於先母先母奉養極其勞
瘁見祖母時或興念流涕不食百方解慰之時時弄兒
女以娛目前暮則率諸婦左右或咨禀家事或緝治女紅
[003-8a]
夜分俟祖母熟睡然後退蓋先祖仕宦兩京逾二十年
先母奉養其姑于鄉率如此而於其被難時尤窮窮如
也宣徳間嵗饑一夕盗至先母聞撞門聲急亟扶祖母
避竹園中俄而失祖母復奔至中堂覔得之仍扶以出
賊既去諸婦謂吾母曰何膽大如此脱遇賊何以自處
婆婆年老人無傷也母曰正姑年老恐驚悸成疾耳我
死何足惜後祖母久病在床晝夜不離側湯藥非親嘗
不以進及卒哀毁踰禮是時先祖歿久矣二庶祖母年
[003-8b]
固少先母一以姑禮事之撫庶叔五人服食必先己子
教𨗳漸成相先君為之婚娶故諸叔愛吾母亦如其母
焉先君性嚴毅吾母事之無違禮相守五十餘年而相
敬如一日嵗時祭享膳羞酒漿極其豐潔客至亦躬自
治具以佐先君之懽至老猶親主中饋不以委諸婦也
先君敎子弟甚篤供具賓師之禮先母唯恐不至每先
君程其課業輙從旁奬諭之見業有端緒者喜形眉睫
否則不樂也溥初應鄉試謂曰兒今行矣我有一事不
[003-9a]
樂溥跪請其故母曰南京繁華之地兒年少未娶恐為
所誘不能自持則致辱身虧行矣溥曰兒誠不肖唯恐
不能取科第為父母榮此非所患也溥亦不敢一渉非
禮以遺親憂及忝官于朝二十餘年再得告歸省所以
敎戒溥者尤切平生色仁而氣和接内外屬人謙謙自
將至與共衣食則嘗取其薄者居室無嫉妬之行每勸
先君納婢妾而先君自不從性勤儉於華麗之飾無所
好暇則治麻枲絲繭如小家婦女然財帛當用者雖費
[003-9b]
不吝祖母之姊之女蚤孤携歸撫育之及長當嫁時祖
父之禄入有限也吾母則輟奩具資遺之舅氏兄弟姨
妹孤貧者周䘏之始終無厭於他親戚鄰里亦然家所
畜奴僕頗衆一撫之以恩嘗曰此皆離父母而來事我
者奈何不加恤哉或有過必為之隱諱惟恐家君知之
有善輙稱道之加賞勞焉有被斥逐去之幾十年猶感
念主母而欲歸者吾母之善行類多可書此特述一二
焉初溥之免先君䘮當還朝不能遽舎以去先母諄諄
[003-10a]
然語之曰吾家世受國恩吾兒當思報効可也我有爾
諸弟在爾無以我為憂溥涕泣受敎迄今自抱終天之
恨痛哉先母生洪武三十五年五月丁亥卒成化十三
年五月己丑享年七十有六子男四人長即溥次濟次
瀹次澍女三人嫁同邑吳吉蔣蘭吳經孫男十四人孫
女六人曽孫女一人先母初封孺人再封宜人溥始聞
訃將歸吏部以聞蒙恩賜祭命有司營塟且給溥驛舟
以行是則朝廷之恩固大矣非賴吾父母敎育之力豈
[003-10b]
有今日溥哀痛悲號有死無隕今卜以卒之年塟于瑞
雲山先考庶子府君之墓謹具先母世出行事卒塟之
槩請文於執事以昭不朽伏惟哀憐而寵畀之不勝大

  墓誌銘
   中憲大夫鴻臚寺卿齊公夫婦墓誌銘
公諱政字以徳姓齊氏世家雲中少即穎異入郡庠為
弟子員學業迥出儕輩永樂丁酉試於鄉中式明年㑹試
[003-11a]
辭乙榜卒業太學宣徳丙午吏部從太學諸生選鴻臚
寺序班公在選中或謂公且登科甲公曰此古九賔之
職也懼不能稱耳卒就職己酉改鳴贊正統丙辰九載
考最擢本寺主簿仍專鳴贊事已而連遭父母䘮服闋
復任已已擢寺丞景泰壬申再擢右少卿天順丁丑英
宗睿皇帝光復寳位知公練達特擢本寺卿居四年以
衰老乞致仕上優詔留之又四年再以為請詔特令歸
展墓今上嗣位之初公年已七十有七請休致不已始
[003-11b]
賜俞允既歸二年為成化丁亥十二月十二日以疾終
于正寢訃聞上遣官諭祭以明年某月某日塟于大同
縣長安村之先塋公為人體質魁梧音吐洪亮日侍廷
陛而禮制習熟動無所失及年既邁恭謹愈甚故累朝
特寵眷之遂以諸生至九卿可謂嘉遇也已公之先皆
不仕父贈奉直大夫鴻臚寺右少卿妣楊氏贈宜人公
原配陳氏封宜人先公卒繼配何氏光禄寺署正瑛之
女有賢徳為婦為母皆有可稱以子佑貴封太恭人卒
[003-12a]
於成化乙巳十一月三十日享年七十有五以明年某
月某日合塟公墓子男三人長曰偉錦衣衞鎮撫陳宜
人出次曰佐臨淮縣主簿次曰佑鴻臚寺左少卿皆太
恭人出女五人長適廣平衞知事許瓊次適太學生田
疇次適張子増次適錦衣衞指揮僉事朱顯次適四川
總兵傅泰孫男六人曰仲章曰士竒義官曰士恩郡庠
生曰仕美曰仕禄曰仲輝女四人長適王宣餘在室曽
孫男二人女六人他日佑請於予曰惟先君之塟于兹
[003-12b]
二十年矣未嘗有銘今不幸遭吾母之䘮將歸治塟願
得一言刻石入墓中以逭不孝之罪予久識公且重公
能舉其職而公之子復能世其家乃按通政司知事黄
榮祖狀序而銘之銘曰
於赫皇明大禮斯備朝覲燕饗屹乎廷陛有美齊公袍
帶偉如周旋俯仰容聲舒徐歴事累朝惟帝眷顧連疏
乞身迫此衰暮其歸既遂其逝何長有子克家公尤不
亡何以致之曰有賢助家有所託子有所怙棄養相從
[003-13a]
于彼九原尚千百載子孫具蕃
   通議大夫南京刑部右侍郎金公墓誌銘
南京刑部右侍郎金公既卒之三月其子麒壽走闕下
言先臣歴事三十年官至三品今不幸沒矣兾得䘏典
以賁諸幽朝廷念之為遣官諭祭仍命有司治塟皆如
制至是復以塟宜得銘奉尹吏部正言之狀泣請于予
公予之同年友也又嘗以庶吉士同在翰林斯文之好
已久所以稱述其平生以慰乎存歿者固不得而辭也
[003-13b]
公諱紳字縉卿其先錢塘人元有諱仲實者隱居養志
子銘國初以閭右遷實南京始占籍上元縣銘生元亮
再世不仕元亮生潤以兵部司務出知南安府致仕進
階中議大夫贊治尹生公公㓜有竒質南安公敎之甚
篤學業益進景泰癸酉中應天府鄉試明年登進士第
由庶吉士授刑科給事中踰年英宗皇帝復位銳意求
治公適掌科數召對所以寵待者至上嘗誚一二大臣
晡時趣具彈文公援筆而就詞甚切當上覽而恱之方
[003-14a]
有意留用㑹晏駕弗果甲申今上嗣位進都給事中首
率同列論都指揮門達竊弄威柄罪繼㑹議廷中言都
御史王竑剛毅直諒可任大事宜亟召用一時達被逺
謫而竑起為兵部尚書與有力焉公於是益以言責自
盡嘗陳時政八事一持恒久以守新政二勤接見以論
治道三納忠言以致躬行四求賢才以備任使五擇重
臣以備邊患六明黜陟以儆在位七設武學以育將才
八用武勇以除冦盗疏入悉見采納成化乙酉遣祀徐
[003-14b]
王滁陽王還時兩京浙江河南水旱相仍漕舟不通患
不可虞公言事宜數條用之未幾京師米價竟減而縁
河盗皆散去朝廷知公才果可用遂擢南京大理寺左
少卿南京為公鄉里公先謝絶私謁而訊鞫明敏獄囚
多所平反凡十年譽望益盛乃有右侍郎之命公持法
益謹每戒其屬曰民易犯法於無可矜疑者尤宜盡心
且數躬視囚獄以故囚少瘐死者戊戌江西大旱詔公
往視至則先奏停力役徴收等事仍禁郡縣雖小費不
[003-15a]
得擾民俄而新昌萬載鄱陽諸縣盗發公督捕有方竟
獲其首誅之因舉救荒之政始通鹽商増糶價漸而粟
至及勸富民補官并折收船課皆以便宜行之已而食
足全活者不可勝計歴二年還任公既久勞於外得疾
即不起時成化壬寅六月甲寅也年僅四十九以卒之
明年缺/缺/日塟某鄉之原公之祖若父累贈至同公
官祖妣姚氏亦贈淑人配徐氏兵部尚書晞之孫封淑
人子男三曰麒壽貢士麒永國子生麒寧女五人長適
[003-15b]
貢士范昌齡二適卞璽三適任守正餘㓜孫男二人士
賢士良公性至孝南安公致仕二十餘年左右侍養不
違其志與其兄綬夫友愛尤篤自入官以簡約持已而
待其屬必厚平生好賢不倦在江西時嘗行縣過廬山
視白鹿書院傾圯特修葺之且為正先賢祠祀至於學
問之勤不以政冗而廢惜其年止於是而不得究其志
也所著有心雪稿青鎖獻納稿江西巡視稿若干巻藏
于家銘曰
[003-16a]
維金之先自杭而遷世晦不仕發於南安南安出守綽
有政惠延及於公益昌而熾少登科甲給事禁中謇諤
之詞見於疏封既受上知遂分留務維兹祥刑不忝所
付時有定國世無寃民司冦之亞名位益振西行救荒
萬口待食爰推其仁以濟吾術公則已矣其惠猶存食
此厚報尚俾後人後人纍纍繼登仕籍有如弗信視此
銘石
   泰安州判官崔君墓誌銘
[003-16b]
駙馬都尉崔君元既塟厥祖泰安君奉太常少卿王君
佐狀請予銘墓不得辭按狀君諱震時起其字世居東
勝州元季兵亂徙鴈門遂居代州祖諱普明考諱璟君
生而魁碩有度少補州庠遭父母䘮久困塲屋天順甲
申以例輸邊實為國子生成化甲辰試吏部授泰安州
判官州有泰山祠四方捐金帛供香火者嵗每不貲奸
盗百出君禁奸覈實綽有能聲𢎞治戊申輸宣府芻粟
有羡銀七百餘兩㑹齊河諸縣有逋數因貸之償民布
[003-17a]
政使戴君珙用禮幣勞君以旌其能獨石地逺粟貴民
困輸納君奏乞太倉粟給之己酉督兊軍儲于臨清有
羡米三千餘斛銀五百餘兩乃白部使者以修安山水
次倉七十餘間州有預備倉每不守守者輙被罰君贖
罪人以市地闢衢巷搆屋宇招民復業者居之盗不得
肆庚戌督官銀給遼東戍兵修廟學及祭器視昔猶加
己亥修徳藩一郡王府及周孔顔孟諸廟及濟南城隍
祠役重費廣計日而集巡撫都御史吳君節委攝肥城
[003-17b]
縣事賞罰明信兵民欣服累值嵗歉多所賑貸山谷間
有巨盗數十民病防守君悉力追捕皆就擒滅壬子巡
撫都御史錢君鉞及巡按官皆薦君為大縣不果癸丑
以老病致仕歸其鄉時君意有不能平頗欲自直㑹孫
元被選尚永康長公主君曰吾復何求遂絶口不道前
事於是放遊齊魯吳越間周覽形勝惟意所適徜徉將
歸乙卯七月二十三日以疾卒於蘇之旅次距其生宣
徳乙卯四月二十六日壽六十有一配某氏子男儒國
[003-18a]
子生實生都尉以恩授東城兵馬指揮女一適國子生
劉益之孫四都尉其長次曽次周次愚孫女二長適鄉
貢士謝國韶次未䀻是嵗十一月十三日塟於崔村之
原予每見都尉恂恂猶書生心愛重之知源𣲖有自也
比又聞其曽祖某素好義嘗梁滹沱以利病渉所積甚
厚及泰安君位不稱徳東城君鬱不得施乃於其曽孫
見之是固然哉為之銘曰
國有貴族出於儒門肇之者誰君徳是敦其徳維何曰
[003-18b]
有遺愛民情匪私輿論攸在善而不福豈理之常於君
徴之若貸而償簪纓蕤蕤耀彼門閥刻銘著聲公死不

   承事郎周惟詹墓誌銘
吾郡之江隂稱大家必曰顧氏周氏周世有令徳至孟
敬甫益以樂善敦義著聲于時景泰間不幸為訐者所
訟而其子拱謫戍雲中即惟詹也惟詹生富家年少未
更事遭罹家難孑孑趨邊陲執戍役而雲又苦寒地其
[003-19a]
官長念其家素務善厚撫之前御史吳蓁亦戍雲中惟
詹奉贄幣師事之往來咨問日漸月積學益進而智益
明遂執筆從事大將軍幕下大將軍加禮焉如是者蓋
六七年始蒙恩宥南歸歸則父兄已沒獨其母蔣孺人
在堂無恙惟詹念先業之至於斯也痛自刻厲措置規
畫窮日夜廢者興墜者舉不數年田廬産業悉復于舊
先是其母以孟敬甫下世惟詹又在逺方未還悲泣無
寧日及承朝廷抆拭之恩骨肉來歸家跌復振感激之
[003-19b]
餘繼之以泣嵗時子婦上壽亦頗為之盡歡母患痿痺
久在床蓐惟詹左右扶持侍藥食不去側獨以父不逮
養飲恨終身成化某年東南饑有納粟授官之令惟詹
曰此吾志也敢不率承輸粟若干石于官得承事郎階
七品惟詹自㓜服習家教讀書不煩程督其師崑山張
節之甚愛之及壯渉歴既深孝友恭儉卒亢其宗雖其
先澤未泯要亦惟詹能自樹立不誣也其軀榦偉碩得
脾濕之證以服母䘮過哀病二載竟卒實成化十四年
[003-20a]
四月甲子春秋四十有九以十五年十一月甲子塟于
某山之陽新塋曽祖伯源祖宗苑及孟敬甫俱以輸粟
旌門有孝義之褒娶趙氏子二祥熊祥驥女一許聘夏
元正初葉侍郎與中自宣府還朝嘗為予言惟詹處憂
患能恭謹敕厲其志欲蓋前人之愆可知矣又見所作
聽雪軒記愛助之意惓惓焉予因喜惟詹受知前輩將
來顯達不但已也豈意不得其壽而遂卒悲夫其子來
乞塟銘乃考知州徐士亨狀序而銘之銘曰
[003-20b]
繄顧山西曰周氏肇啟厥宗宋學諭華聲茂實代有繼
播越弗寧值元季有來自蘇際隆治務農敦善家日大
窮周匱䘏昭惠施烏頭綽楔旌孝義煌煌璽書天日麗
樹之風聲無逺邇何物無良思懻忮將泰之極否斯至
辟彼阽危器安置湛恩汪濊匪幸致積善有報宜不匱
嗟承事君得憑藉既蹶復起天所賜胡壽弗延奄長逝
新墳峩峩終古閟我銘刻諸詔來世
   湖廣按察司僉事張公墓誌銘
[003-21a]
張為吾宜興名家其先有諱槃者仕宋至金紫光禄大
夫因稱所居之地金紫圩公其十一世孫也曽祖伯英
祖永父元愷俱不仕元愷娶儲氏以宣徳丁未七月十
五日生公諱述古字信之别號巽齋㓜有妙質而器識
更逺其父于諸子中為可敎也遣從故進士姑蘇奚昌
受易日夜誦習精勤不倦竟以景泰辛酉中應天府鄉
試明年試禮部再中遂擢進士第時父母且老因乞歸
得侍養于家左右承顔能順適其意暇則與邑中士友
[003-21b]
講學一時蒙指授出而取科第者若故吏部郎中邵暉
輩數人家居六年而父沒䘮禮克盡人以為孝服除尤
不忍離其母或勸之盍受職以被恩典為親榮始上吏
部除行人三年考最蒙賜敕命進階吏部察知公賢薦
為御史公辭之秩滿陞南京吏部員外郎又三年擢湖
廣僉事成化戊戌致仕而歸矣公居官㢘謹為行人數
使於外若河南山東川廣諸藩所至未嘗一受餽遺及
使陜西掌行襄陵王府祭事尤為王所禮遇在刑部時
[003-22a]
詳明公恕不妄决一囚有古人求生道之意至僉臬司
事能辨疑獄人不稱寃而華容沅江等縣數被冦盗為
築城柵以保障之民始得安居焉然公素剛直少容自
度與世多忤慨然乞歸曰吾平生所恨者不得推恩榮
吾親耳既歸足跡不至州縣日與諸故友昆弟放情山
水田園間為詩酒之樂凡八年以乙巳五月二十二日
卒享年五十九公娶陸氏有賢行先公卒生男二太學
生邦祥邑學生邦瑞側室徐氏生男邦民王氏生男邦
[003-22b]
榖邦禄女二適王巽任徴孫男二女四於是邦祥等卜
地於騏驥村之陽以丙午某月某日塟公託進士芮君
為狀使人走京師請銘于墓予與公自少居同鄉及壯
為同年相知之深非一日矣且邦祥又為予之子婿有
姻連之好於公之塟也雖不忍銘然義不可無銘也銘

仕不謂遲止於臬司身不謂衰中嵗而歸惟其所持不
詭不隨世與我違如矩合規莫究其施歛而不為事親
[003-23a]
不虧事君不欺如此男兒為世之竒天命於斯更復奚
疑騏驥之隆瘞此銘詞
   昭勇將軍署都指揮僉事寧夏左叅將劉公墓
    誌銘
公姓劉氏諱紀字憲明大名清豐人曽祖大老贈寧晉
伯祖諱寛考諱海俱贈昭勇將軍署都指揮僉事御馬
監太監諱永誠則公叔祖也劉氏以太監公顯驟以戎
功封伯爵族極盛大公生其間負才器識道理為佳子
[003-23b]
弟厥父昭勇公擢錦衣衞正千户以沒時公甫十齡母
亦䘮太夫人敎遊武學比冠而廕天順丁丑太監公叙
公父沙洲之功朝廷乃進公指揮僉事成化庚寅公從
寧晉公討賊延綏卒遇賊身冐矢石脱圍山谷間得擒
斬功凱旋進指揮同知署指揮使名始著論者謂其可
任將領今太師保國朱公俾掌十二營號令明敏集事
尋用太師英國張公薦得總一營訓練有法𢎞治戊申
用兵部薦擢署都指揮僉事仍食禄錦衣充寧夏中路
[003-24a]
叅將公自念世受國恩獲預兵政誓竭志力以效勤一
方至則撫士卒詰奸宄綜畫指授皆有條緒未幾徴還
京師居數年以疾卒于正寢是為己卯三月一日距其
生正統甲子五月二十三日年五十有二娶楊氏錦衣
指揮僉事觀之女弟繼娶吳氏管氏女一楊出適都督
神英子用亦早卒公無子嘗求從兄故錦衣指揮同知
綱第三子璉為後許焉㑹有寧夏之行後指揮君卒故
未果公之卒合族以璉告于柩前主其䘮成公志也璉
[003-24b]
卜以五月某日塟公于某鄉之原奉狀乞予銘墓公又
有從弟福嗣寧晉伯鎮薊州祥禎皆鎮撫從子璟為指
揮同知並籍錦衣公雖乏嗣其族之顯蓋未艾云銘曰
國有貴族時有儁才公也秀出亦何雄哉少廕父官壯
居將幕分鎮西陲一方是託虎視羣㓂氣先萬夫中阨
於途弗究厥圖人必久用其才乃售孰遄之歸又奪其
壽輀車國門送者如雲後百千年叅戎之墳
   英國太夫人吳氏墓誌銘
[003-25a]
太師兼太子太師英國張公懋之母太夫人吳氏太原
陽曲人諱珍之女也公之考太師定興忠烈王封國于
英已娶李氏封夫人蚤多疾無以屬内政一子忠為勲
衞生亦不慧乃禮於吳而太夫人歸焉忠烈之考河間
忠武王肇樹勲業為鉅家太夫人弗逮事其舅事其姑
河間王夫人王氏躬執烹飪備極奉養嵗時有事于家
廟必䖍以相祀忠烈出奉朝謁議軍國弗復内顧凡壼
以内出納賞罰之政太夫人理之咸中節度忠烈稱之
[003-25b]
曰能忠烈之弟忠僖侯輗為文安伯裕國勇襄公軏為
太平侯一門三爵家益盛大而昆弟雍睦太夫人處姊
姒間亦怡然無間言李夫人有女子三其仲事仁廟為
敬妃孟適黔國公沐斌季適清平伯吳英並為夫人太
夫人尤善處接或時以善言相勸𨗳故外内族黨皆稱
之賢正統已已忠烈扈從北狩不得歸今公懋甫九嵗
朝廷念死事功特命嗣爵太夫人擇傅以敎間舉先世
忠貞諭之故公材器克就歴事英皇憲廟以及今上累
[003-26a]
荷知遇承倚任掌中軍都督府總五軍營兵監修國史
知經筵事以敦謹著勲卓然為世臣之首而太夫人實
饗其成天順癸未賜誥封英國太夫人其詞有曰淑善
之積益隆壽祉觀者榮之𢎞治乙卯五月四日太夫人
以壽終距其生永樂甲午九月十日春秋八十有二上
命禮部諭祭工部治塟事皆如制别賜寳鏹以貫計者
二萬齋糧以石計麻布以疋計者各五十尋復加祭以
壇計者五皆異數云太夫人慈厚謙約念勲衞忠無嗣
[003-26b]
以庶長孫為之後施及諸族恩及羣下皆貴富家所罕
見者可謂賢矣癸丑九月太夫人初度縉紳往賀有鶴
盤空而下躍入席前馴不復去既屬纊之明日悲鳴而
斃噫是亦可謂異矣太夫人惟懋一子女一適太師兼
太子太師保國公朱永孫七曰欽勲衞曰鎡曰銘錦衣
衞百户曰鋭曰鋼曰鎮曰鉉女孫三長適永順侯薛勲
次適安昌伯錢承宗次早世曽孫五曰嶽曰嵩曰端曰
崇曰巖曽孫女一初公塟忠烈衣冠于盧溝橋西連三
[003-27a]
岡之原卜是年八月十日以太夫人祔奉程學士克勤
所著狀請予銘監修時予實以總裁國史事又同朝久
故為叙其事行而系以銘銘曰
盧矢彤弓世受國封惟夫之忠有相之功桓圭繡裳載
躋廟堂惟子之良有敎之方曷其饗之鍾粟鼎肉曷其
飾之冠翟佩玉康寧富貴餘八十年人得其偏母得其
全訃聞在朝有祭有賻賻侈其物祭加其數生既極榮
沒亦孔輝匪惟今兹在古亦稀堂封是祔忠烈之墓勒
[003-27b]
銘奠幽永保無斁
   陸太宜人李氏墓誌銘
常州吾鄉郡也數十年來取科第登仕宦其尤盛者皆
曰陸氏因其父兄之敎使然亦惟助於内者有其人焉
若太宜人李氏非所謂助於内者乎李為武進名族世
積善不仕至處士某娶某氏生男女若干人太宜人最
長生而端重嚴整動作有常於凡紡績之事經手精絶
諸女婦皆莫能及而尤務勤儉不以所能自矜是以父
[003-28a]
母愛之既筓歸於陸為故南樂縣儒學敎諭贈南京户
部郎中諱某之配初為婦即以孝謹稱户部公遊邑庠
例貢于京而顧其母張孺人有戀戀意太宜人趣之曰
姑老矣宜速行為禄養計公感其言上道初得奉化縣
訓𨗳乃奉其母赴任太宜人養之安焉及公陞邵武敎
諭適閩海盗起則請留侍於家養之益謹或見其姑有
歎息聲輙踧踖不安曰豈我為婦有未至而思其子耶
必致其悦乃已姑沒殯歛俱厚公歸盡哀而無悔曰使
[003-28b]
我在側弗是過也公既起復改南樂南樂之俗婦女惟
播種樵汲是務諸生之母之妻嵗時瞻拜見太夫人精
於女事轉相慕習及他日扶公䘮歸攀號遮送者載道
觀者驚歎既二十年書帛之奉不絶而奉化邵武兩邑
之士道經常州必登堂跪拜對之感泣真若有母氏之
愛者可謂難得也已其敎諸子嚴甚自外傅歸夜則課
之每從齋外聆有書聲即止否則於其晨省必拒使弗
前凡賔友過從聞講説經史輙具酒食延欵或博奕嬉
[003-29a]
戲必使人對客提其具碎之家人以為辱客太甚則曰
吾知敎子耳不知彼博徒之為客也蓋其敎於内者如
此迨年漸髙有子四人歴見其三登進士第皆列官于
朝諸孫復進士及第居近侍東宫講學其一家可為貴
顯矣方益自貶損食不必重衣不必新日無過分以為
子孫之福晚尤康健聰明能歴歴記往事族人子弟平
居進見必委曲指陳前代敦樸之俗因人懲勸之或非
其人則絶不與言故人嚴憚之莫敢犯者初以長子貴
[003-29b]
恩封太安人後加今封成化十九年壽登八十有六以
正月十八日無疾而卒子男四人愷南京户部郎中悌
不仕怡南京工部主事愉刑部主事女二人適唐鑑孫
立孫男七人簡右春坊右諭徳節筌俱郡庠生箎範籌
女三人曽孫男三人長含章次巽章女四人以卒之明
缺/缺/日祔塟于邑劉莊之原諭徳君奉李駕部應
禎之狀泣而請銘予與太夫人諸子若孫交久矣不辭
而銘之曰
[003-30a]
職有必舉事有當為凡人皆然匪求人知况乎女婦
内行自持及其純備人卒知之維太宜人懿徳令儀尚
論其槩曰孝與慈天與遐壽以報其施子孫振振貴顯
于時何以致此内有家規劉莊之原祔藏于斯恩封再
加壤樹増輝其尚有待騐此銘詩
   程襄毅公林夫人墓誌銘
𢎞治八年乙卯七月十日程襄毅公夫人林氏卒于京
師官舎其子敏政解官扶䘮歸襄毅卒時先朝已贈太
[003-30b]
子少保賜塟于休寧南山之原今夫人卒賜祭命工部
啟壙而窆仍給驛歸其䘮蓋特恩云䘮且行敏政乃躬
述事狀請予銘墓按狀夫人姓林氏諱淑清為閩人唐
九牧之後也泒分環珠里號環珠林氏髙祖謙翁元授
進義副尉曽祖起宗贑州録事司判官祖子隆國朝洪
武初坐累謫陜之綏徳再徙河間遂為河間人考頎妣
李氏子女各一璵為淮之安東簿女即夫人夫人生有
慧質孝謹純至凡女工必精習讀列女傳女戒諸書輙
[003-31a]
領其要父䘮時尚未筓哀毁如禮安東治家嚴重念夫
人之賢必有以稱其選者久而弗得程氏之先自新安
來徙河間而襄毅在小學安東訪之為儕輩所服後入
儒學其家以婣請安東乃白於母曰程某逺大器必為
女弟擇配無踰此矣既歸襄毅之祖若考贈尚書公皆
在堂母張氏有四女一子未畢婚嫁尤務經理委夫人
獨奉兩世舅姑至躬操井臼治酒漿脯膾不憚勤勩寒
暖饑飽起居之節必得其宜數年襄毅舉進士授官夫
[003-31b]
人幸有禄食而儉素如故及嫁四姑娶一姒皆手分俸
金甚者撤奩具為助前後四經舅姑之䘮無違禮襄毅
歴給事中少卿都御史以至侍郎尚書督邊儲治兵旅
領巡撫之寄出入中外者四十年懋著勲績而夫人獨
任内政奉家祀施子敎待新安河間諸伯叔子必周必
至擇安東諸子可敎者俾就外傅其一方為河南長社
巡檢其一英為山東青州府訓𨗳皆底于成夫人馭臧
獲有恩待親黨故舊有禮見鄰婦里媪之貧者或解衣
[003-32a]
衣之雖數不厭其賢如此夫人凡三荷封命景泰初以
襄毅給事中貴敕封孺人天順中以都御史貴詔封淑
人成化中以兵部尚書貴進封夫人後其子貴雖累封
而夫人秩號已極不復加錫惟享有禄養後襄毅之卒
十有六年壽七十八臨終為敏政曰勉報上恩以光祖
宗我年已老得從爾父地下於願足矣言訖即逝子三
長敏政進士及第累官太常卿兼翰林侍講學士以文
學顯于時敏徳詹事府主簿改靳州判官卒敏行儒學
[003-32b]
生女一適忠義前衛指揮同知凌雲漢封淑人孫男四
長壎廕授錦衣衛百户次圻蚤世次塏次堂孫女四長
適邑人臨塘范翔次適婺源大坂汪𤣥錫三適新安衛
指揮子朱儀四適新安衛千户子于恩銘曰
曷徴能婦夫為名臣曷徴能母子為聞人霞帔翟冠夫
封之貴堂居鼎食子養之遂康寧壽祉有錫自天人得
其一母備之全視履考祥於理則有勒銘于幽以示永

[003-33a]
   平江伯夫人沐氏墓誌銘
夫人姓沐氏太保兼太子太傅平江伯陳公志堅之配
也其先鳳陽定縣人也曽祖諱英從髙皇帝起義兵建
大功爵至西平侯追封黔寧王諡昭靖祖諱昂為左都
督追封定邊伯諡武襄考諱僖襲雲南左衛指揮同知
後以子璘貴贈右都督夫人蚤失怙恃鞠于庶母孟氏
性敏慧不凡而容止詳慎不茍言笑女紅外無所嗜恱
間渉書史通女戒大義恒歎曰吾獨不得事吾親目有
[003-33b]
所觸輙涕泣不食兄璘嘗攝雲南軍務事謂人曰吾有
女弟如此不可不擇所宜歸聞平江公賢而多才遂納
聘焉比入門逮事其舅某國莊敏公暨其姑譚太夫人
孝謹備至相平江公祗敬未嘗少忤賔客之饋躬自治
具内處娣姒和不失色下及臧獲御之有恩旁至婣黨
禮意兼厚無不稱者及居䘮治塟一皆勸公行朱子家
禮尤嚴祀饗至親滌俎簋久而不倦公有二㓜弟鐸鎡
撫待甚篤與之合姻二妹之嫁亦盛奩具以遣衆皆感
[003-34a]
其義終身以母事焉公既嗣伯爵夫人獲膺封誥每嵗
節入賀太皇太后皇太后及中宫輙被寵賜而謙慎益
加公嘗佩征蠻將軍印總鎮兩廣督理漕運入掌督府
握京營兵出治河決攄誠効力無私顧之憂者以夫人
在也公壯尚未有子夫人寛以逮下忽夢二獸交走于
堂一老嫗曰此熊羆也寤以語公公曰此男子之祥也
翌日側室袁氏果生一男因名之曰熊夫人育之不異
已出稍長延師敎以經書今為錦衣勲衞為擇良娶朱
[003-34b]
氏太師保國公追封宣平武毅王之女得孫男女各一
誕孫之彌月燕飲甫畢夫人倐得痰疾熊焚香籲天剖
股肉和羮以進聞者曰觀子孝則知母之慈矣夫人卒
于𢎞治丙辰十二月十三日距其生正統戊午七月初
二日享年五十九事聞上遣官諭祭有司治塟如制後
特賜楮鏹萬貫及棺槨一具米布各若干公請于朝給
驛遣熊扶柩而南卜用丁巳某月某日窆于江寧大山
之原從先墓也說者謂夫人生距家歸顯族安處優裕
[003-35a]
未嘗知世間疾苦而能勤儉自將相厥夫子保有爵禄
方隆而未艾可不謂之賢耶公慟夫人甚思所以慰其
神于地下奉狀來請予銘弗獲辭而為之曰
猗嗟夫人勲舊之裔歸于侯門允作嘉儷事上撫下家
人是宜賢名式彰豈曰無儀鸞封煌煌有燁其服入朝
三宫出表羣族貴鮮不驕富孰非侈夫人持之勤儉終
始匪獨婦徳母敎亦敦廕澤之餘有子有孫胡享之隆
而世弗久曰祭曰賻世亦希有皇循舊度命藏故丘伐
[003-35b]
石勒銘恩昭九幽
   紀母張宜人墓誌銘
紀母張宜人今户部雲南司員外郎温之母也張世居
綏徳業隂陽家之術某南京欽天監靈臺郎生子文哲
本州隂陽學典術娶某氏生宜人聰慧端正為父母鍾
愛之筓而歸紀紀之先為蒙城人後徙綏徳以醫鳴家
為故承事郎諱瓛之配瓛字玉章號澹菴少孤事其叔
父母盡禮宜人能承順其意如子婦然至於奉賔祭待
[003-36a]
親戚事無大小必得其道人以賢婦稱之他日澹菴羣
從求異産力不能止遂出居於外惟取先世所遺醫書
數冊及器之敝者數事而已宜人怡然未嘗有愠色澹
菴醫日精逺方抱病求治者日衆至則隨手取應而退
亦不責報久則所積亦厚不喜自奉凡有義舉傾而與
之宜人亦未嘗有吝容其賢有如此𢎞治己丑九月初
六日躋壽八秩其子温仕于朝得士大夫詩篇甚富寓
歸為慶賔客滿門諸子婦率孫曽以次捧觴進拜里巷
[003-36b]
驚異莫不嘖嘖稱歎未幾以温之貴將受誥有宜人之
封甲寅正月八日俄以微疾卒温歸來泣告曰不肖賴
慈訓以有今日所恨者雖恩典之頒而不能光榮生前
矣九月十有七日塟于榆林城南三坌河之陽合承事
先君兆幸畀一言以慰之予居京師且久知温為郎官
有美才昔嘗感其孝為文以表其先君墓乃復按刑部
侍郎張君尚絅之狀書而授之宜人有男子四長洤次
即温又曰濚曰濂洤濚俱以輸粟授官濂鄉貢進士女
[003-37a]
一適冠帶總旗楊政孫男八人世相世良俱太學生世
椿世科世楹世禄世標世楫女九人長適榆林衞千户
李鳳次適王勲適朱鸞餘尚㓜銘曰
順以為徳嚴以為敎既宜其家亦事其報報以厚養復
躋髙年天恩且下曷不少延子孫如林盛而未艾立石
墓門其尚有待
   安昌伯夫人張氏墓誌銘
夫人姓張氏諱萬玉其先汴人世以武顯為河間忠武
[003-37b]
王之曽孫定興忠烈王之孫今太師兼太子太師英國
公之女母曰王夫人而夫人則劉氏出也歸於錢氏為
都督同知追封安昌伯之婦安昌伯承宗之妻也初承
宗母夫人孫氏故懐寧侯女盛年寡居治家有法撫育
承宗以長嘗與其兄今懷寧侯泰擇婚聞英國與王夫
人善敎而女且賢以為無能踰之者而公之母太夫人
吳氏亦曰是女宜其為吾家婦蓋公之先既以元勲貴
顯且連二世為太宗仁宗妃而錢亦英宗后族也兩家
[003-38a]
門户相當婚事既成繼而孫夫人病期一見其婦及入
門而卒故夫人以不得事姑為恨而事其夫生母曽氏
盡孝相夫治家甚有條理至待親戚以禮御卑下以恩
稱其賢者無間言俄而病更醫弗治年止十八其生成
化丙申五月二日其卒𢎞治癸丑四月二十九日以卒
之年八月初十日塟于都城西香山先塋之次夫人初
未授封其夫哀其早世具疏言于朝天子從之封安昌
伯夫人先塟來乞銘於予而英公且為懇請曰吾女年
[003-38b]
尚少何敢勞執事然不得一言無以塞吾悲也遂諾而
銘之曰
其㓜也以慧其長也尤徳其歸也甚宜其逝也何亟
   榮善夫人墓誌銘
夫人姓項氏世為順天之宛平人生而聰慧婉淑克精
女紅宣徳癸丑選入宫侍賢妃甚愛之天順間憲宗在
東宫英廟為簡老成謹厚有年徳者擁䕶左右衆咸曰
莫如夫人宜及皇貴妃於安喜宫迨今上嗣位夫人年
[003-39a]
既髙時被恩禮亦稍獲優逸而夙夜弗懈凡在禁掖前
後六十餘年白首寅畏莫有見其過言失度𢎞治丁巳
三月二十四日以壽終上念其舊勞特贈其號曰榮善
夫人命太監李興及右少監傅忠左監丞袁銳董䘮事
賜之祭者三賜賻銀帛諸物各若干命所司治墳於宛
平香山之原蓋異數也夫人生宣徳丙午之八月塟以
卒之年五月某日春秋七十有二銘曰
天門九闕嚴法宫兮白首服勞勤厥躬兮香山之原敕
[003-39b]
所封兮三后在天尚克奉兮
   亡妻李淑人墓誌銘
予少忝科第入翰林繼而為卿亞以預政事夙夜在公
不暇顧其私然而閫以内事亦治而不紊者以有吾妻
李淑人在也而今則已矣吾能免乎内顧之憂耶且吾
善孰與相過孰與箴事有不樂者又孰與勸而釋耶此
予不能不悲恨者淑人諱徳貞其先為金壇人伯祖順
當國初以武功積官至指揮同知其從子克裕娶胡氏
[003-40a]
生淑人筓年歸予初予䘮元配杜氏擇繼室不可得或
言李氏雖武弁而有家法且其女甚賢乃禮聘之既入
門克修婦道若素習然每念去舅姑逺不得朝夕侍奉
每晨興輙焚香望拜敬祝其壽而得一美味必封寄之
以為常及予得告歸省始挈之至家凡所以事舅姑者
必躬為之或請代其勞則曰吾方得侍奉何以代為其
孝如此遺二子尚㓜鞠育敎訓與己子等既長雖鄰嫗
不知其為非淑人出也其一女將嫁資裝既備復盡脫
[003-40b]
簪珥與之曰此女少失母當加厚其慈又如此蓋自其
少時性行異於人居父母旁日事女紅不妄言笑嵗時
親戚婦女過其家者見其容飾之盛輙為之羞赧俛首
不視當吾歸省時先君禮部公嘗輟飲器數十事畀吾
還京以為待賓之用淑人曰君歸無以奉親而反受此
不可且客居器用惟磁漆足矣予深然之卒不敢受先
君聞之甚加稱歎其儉約又如此歸吾數年未嘗越中
門以行一日兒有墜樓者聞之驚悸乃出以抱持之而
[003-41a]
僕隸輩始識其面其靜又如此平居處娣姒以和待親
戚以禮御童僕以恩與予處幾三十年而相敬如一日
諸子或有差失慮予之怒必和解之退而必自責讓不
少恕其亦可謂賢矣女事之暇尤喜讀書孝經論語并
古詩文多能背誦至於臨模字帖亦有可觀蓋其餘事
也予自春坊庶子擢少詹事兼翰林侍講學士淑人尋
亦得今封凡宫闈有慶累入内朝賀其顯榮亦至矣今
上念舊學之臣嘗以吾兒元概侍居京師特授官秩以
[003-41b]
示恩寵未幾又特俾乗傳還家畢姻事淑人乃率之行
事未及成不幸以一疾而卒其卒以成化二十一年六
月十三日年甫四十三將以又明年十二月塟于邑南
陽山之原朝廷又敕禮部遣官治墳墓且命常州守臣
諭祭恩禮稠疊愧無以為報也塟既有日乃述其梗槩
刻石納壙中以洩悲恨之情若其淑徳懿行親旅皆能
道之其多不能盡書也子男四曰元楷指揮僉事曰元
栻邑庠生蚤卒曰元相承事郎曰元概中書舍人女一
[003-42a]
曰元秀適太學生張祥孫男三曰文煥曰文燦曰文熺
女一曰文柔系之以銘曰
嗟淑人兮何去而不歸一室寥寥兮惟所遺衣吾尚可
以自存兮諸子倀倀然其何依胡豐其行兮嗇其壽吾
不可詰兮復何咎丘墳既築兮天寵則厚同穴而居兮
尚百嵗後
   仲弟時望承事郎墓誌銘
𢎞治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吾仲弟時望卒遺言於其子
[003-42b]
元橘曰吾生有汝伯為之兄以庇我今雖死可無憾矣
然知吾平生者亦無踰於汝伯吾死其乞文誌墓庶吾
目始瞑也於是元橘以書來告予聞之痛哭嗚呼吾忍
銘吾弟乎顧其言如此則又不忍不銘也惟先公户部
府君生吾兄弟四人吾為長次為吾弟吾弟自㓜明敏
讀書善記且善屬對先公甚愛之稍長即解事每見先
公治家勤勞輙請代先公曰汝年㓜正當與汝兄讀書
進學以取功名家事非汝所宜問也則對曰進取功名
[003-43a]
乃長兄代理家事兒之責也先公初未之許一日偶試
以某事即能中規畫先公驚喜由是凡營居室治陂塘
及耕桑之類悉委之皆如意後先公漸老家事一不問
得與詩朋酒友徜徉於山水間者以有吾弟任其勞也
吾弟性更孝先公嘗染疾甚危醫莫能治吾弟甚憂一
夕夢神以醫書指示謂汝父第服此藥既覺檢書果得
之依方服之即瘥人以為孝誠所感天順己卯予䘮先
妻杜夫人於京師冐暑來省因載其嫂之䘮并擕二姪
[003-43b]
以歸道中感熱毒疽發于背幾死無悔言成化癸卯三
弟得心疾疾作輙怒目叫呼家人皆不敢近獨吾弟日
夜在側百方治療然後愈明年四弟卒為之擇地以塟
敎育諸孤以俟成立及予繼室李夫人季子元概相繼
卒吾弟以予獨處京師又冐暑來省其篤於友愛蓋如
此平生於子史百家多所渉獵尤精於數學晚好讀醫
書蓄善藥病者多所全活至鄉黨以貧乏來告者悉周
之無吝近省予道遇廣西某進士之䘮輙助白金數拾
[003-44a]
兩竟不問其為誰也吾少讀唐書張公藝傳吾弟適見
之遽請曰古今人宜無甚相逺公藝九世同居吾兄弟
豈不能保一世乎遂出誓言期不為妻子所感厥後有
求分異者力不能止每以為恨故省予時歴舉先公遺
命贊予置義田以贍宗族且力任其事以往士大夫嘉
其志咸作詩贈之惜乎志未就而卒嗚呼可哀也已吾
弟名濟字時望號復齋生宣徳庚戌十二月五日距卒
之嵗得壽六十有三素有治才而不求仕嘗以入粟助
[003-44b]
有司賑饑補承事郎徐氏世居宜興曽祖諱福贈户部
郎中祖諱鑑瓊州知府考諱琳不仕三世俱贈光禄大
夫柱國户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妣皆夫人吾弟初
娶繼娶皆蔣氏又吳氏子男五人曰元橘曰元杏曰元
㯽曰元枤曰元楨元楨蚤卒女一人適同邑范倫以卒
之又明年某月某日塟于拜亭山之原為之銘曰
有事服勞昔見其人溪山在望其人何存田廬秩秩子
孫振振百世之下尚視兹墳
[003-45a]
   亡兒中書舍人元概墓誌銘
𢎞治元年四月二十四日吾兒元概以疾卒於乎吾兒
何遽至於是耶吾兒少重遲不好游戲家人以不慧目
之常一日舍舟登岸誤為木罌所䟦墜諸水時岸髙數
文湍流甚急忽浮水面不溺若有神扶而起者已而羣
兒訊之曰汝將墜何不持罌口曰持則罌覆吾身尚復
起耶及稍長出就外傅口授書數百言轉能誦暇則嘿
聽諸生所誦能舉其詞無遺先禮部府君見而竒之每
[003-45b]
出句以試能應聲而對往往有出人意表者由是鍾愛
尤篤天性孝友予每公退必拱俟于門雖風雨不少替
有不樂則遶膝而娛必致樂乃已與兄弟處雖一殽核
必待悉至然後敢食以是兄弟怡怡人不知其為異母
出也每受敎於兄栻後栻亡哭之必慟諸親長止之乃
曰天不獨亡吾兄又奪吾師也奚為不慟性復仁厚㓜
時為僕抱而仆于地予怒而杖其僕後雖仆不言或問
之則曰言則彼又受杖矣蓋從予居京師者二十餘年
[003-46a]
予初以禮部侍郎考滿恩例許遣一子入太學以吾兒
常習舉業欲俾就之則以生後讓其兄元楷元楷亦不
願先帝録溥侍從微勞特授中書舎人未幾南歸畢姻
遭母䘮哀毁踰禮疾乃作予聞而憂之然天意遽至於
此以貽予無涯之戚乎吾年未下壽而吾髪已種種三
嵗間既䘮吾妻又失吾兒胡不相予之甚乎吾兒名元
概字𢎞量姓徐氏常之宜興人曽祖鑑瓊州府知府祖
琳並贈禮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士母淑人李氏以天
[003-46b]
順癸未十二月十三日生年二十六於是其兄元楷元
相以卒之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塟于縣南張和山之原先
期以書來告因述此俾刻石納諸壙中吾兒娶今南京
吏部尚書晉陵王公之女無子以元相之子文熺為後
是為志
  墓表
   徐知州墓表
成化十五年荆門州父老詣闕奏前知州徐泰憂制且
[003-47a]
終願畀復本州以終惠斯民者詔下吏部從其請君既
之任治事未幾疾作以其年十月二十四日卒享年五
十一既返柩於鄉將以又明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塟于
無錫界馬鎮村福昌里之原其兄中書舎人惟正以書
來曰頥失吾弟不幸甚矣惟吾弟有二子元榖元菽皆
㓜未領人事凡經紀䘮事非吾誰為之治兹既畧備矣
惟墓上之石當得文詞以垂示後人非執事又誰宜為
之敢以卞户部華伯之狀來請予與君交三十年知契
[003-47b]
最深非特以鄉里之故而已於誼實宜書乃不復辭君
諱泰初字士亨後更大同而白生其别號也㓜而穎異
既長入縣黌從經師習尚書益好學不以家用饒而䘮
志嘗舉于鄉不利以貢入太學得與天下之士游而謙
厚若無能者大司成甚優禮之當景泰丙子嵗順天府
行鄉舉而吉水劉文介公主試得君文竒之擢第一時
有忿子之不預者言于朝謂所司去取士失當且謂君
出富室殆有私也宜復試大臣持正者以為不可特試
[003-48a]
五經魁於内閣君文詞義燦然無忝為解言者始慙而
名益彰於時矣後試春官在中列比剥巻主司見君姓
名以嫌竟不取久之歴正臺憲例選通法律者授御史
君在優等復以謙退授黄之羅田令六年政績大著遂
擢知荆門州在羅田時為政專察民隱不拘拘簿書之
末教民務農凡無牛種者官給與之值嵗大祲悉發義
倉積粟以賑饑民有尫羸不能行者則隨所居作饘粥
食之鄰邑來乞食者亦不拒一時賴以活者甚多更招
[003-48b]
徠逋逃復業者則蠲其役仍給官田使耕而食其入公
暇數出存問疾苦隱然有古循吏風邑人嫁娶論財故
多不以時始下令禁之有户將絶而出繼他户者官為
出錢贖還其家富民買田多隱稅㢘其弊發之貧者始
免催徴之累黄屬邑凡七民相率走藩臬請得君守郡
疏上未報適荆門守闕遂補之荆門之政大率如羅田
其俗則頗難治君禁令嚴明民不敢犯㑹夷陵有疑獄
巡撫大臣檄君往讞疑遂釋人尤稱之前後兩任數興
[003-49a]
廢舉墜而學校之士多所造就所得公錢悉市粟以儲
義倉其㢘名又人所難及者是以去任民爭輓留之既
沒尤思慕之不忘君為人孝友居父母䘮能哀治塟必
厚兄有疾輙宿禱于神以祈祐終夕不成寐弟坤㓜延
嚴師誨于塾冀必成立家雖饒裕見族有服用侈靡者
必深戒之而人以患難貧窶告則惻然周給不以財力
計也君常之江隂人曽祖均平有隱徳祖本中國初以
人材徴卒而旌其墓曰義民父景南義聲尤著以出粟
[003-49b]
賑饑受官蓋徐氏之積徳非一世矣至是乃得君兄弟
然君官至下大夫君之壽甫入中嵗報施之道茫然莫
考也夫禾之有穜種之先而獲之緩獲之緩而收必多
世徳之家蓋亦類此然則徐氏後人其復有興者乎因
録其事行之槩表于墓以俟
   永寧州吏目贈行人正楊君夫婦墓表
成化辛丑新都楊春登進士第既而念其母老歸養於
家居數年其母益康健促使入朝乃授行人司正初考
[003-50a]
最以例贈其父如其官母封太孺人踰年太孺人卒春
將歸塟詣予泣且告曰先君平生官不稱徳而卒塟久
矣今吾母復不幸而春繋官于兹不得躬治歛具心竊
痛恨惟墓之文乞憐而畀之敢以所為狀上予與春有
斯文之雅且感其言不能拒也按狀楊之先本楚人在
元嘗為武官後避亂於蜀因為新都人有諱賢者贅於
李遂冐其姓賢生壽山娶某氏生君諱文字美玉少温
恭謹飭舉業之暇尤喜攻書由鄉校貢入太學以家貧
[003-50b]
乞仕逺方得永寧州吏目永寧在貴州蠻夷中君安之
不以為事日治公事有不便民者輙私告其長吏除之
後夷民知其出於君也皆感恱或來稱謝君辭避不敢
當推之長吏吏復賢之久而土官浸知其才凡旁郡事
有不治者屬之君輙治嘗督工役築磨泥普施二城費
省而堅完至今人稱之州有弃地數百里與水西夷田
相接其酋以官無圖籍私致白金千兩欲得其地君適
攝州事拒不納曰吾官雖卑然亦守土之臣也地為王
[003-51a]
土可以私與人耶他日長吏竟利其金與之君每以為
恨景泰癸酉九月八日以疾卒于官享年六十三塟本
邑某山之原君初娶郭氏繼某氏再繼熊氏則春之母
也方君游太學時熊氏家居熊自為衣食計而節縮日
用以資給其夫迨從居永寧奉養既豐亦不肯妄費一
錢後其夫與郭氏二子相繼卒負遺骸歸塟備歴艱苦
所過地必號呼亡者告之從行男女數輩雖旅次倉卒
皆有區别既歸顧家尤貧遣春就學脱簪珥以助其費
[003-51b]
以其夫遺命令復姓楊氏初目眊已數年及見春授官
與其孫延和再登進士第目豁然復明年八十二以𢎞
治壬子二月二十一日卒祔塟墓右子男五人其二曰
逺曰政郭出俱先卒其三曰春曰惠曰哲熊出女二人
亦郭出長適翟贊次適鄉進士單麟孫男十人曰廷和
翰林院侍讀廷豫廷平廷萃廷像廷闕/
  女十三曽孫男五人曰慎曰惇曰愷曰闕/  予
嘗讀歐陽文忠公瀧岡阡表載其父崇公存心之仁及
[003-52a]
其母夫人誨言之善竊歎公之所以顯於世者維其文
章徳業見重於時亦其先徳深厚有以致之所謂其來
有自者也今觀楊府君與熊孺人之事其殆類此故其
子若孫列官于朝漸至通顯亦足以驗其先徳也予以
是表之
   桂陽同知前中書舍人楊君墓表
楊世出漢太尉震唐季徙家閩之浦城又徙建安入國
朝自故少師贈特進光禄大夫左柱國太師文敏公以
[003-52b]
髙文絶識弼亮四朝功施社稷勒於鼎彞號稱名臣垂
休襲祉奕世有人而楊氏遂為仕族之冠君諱仕儆字
敬甫贈少師工部尚書兼謹身殿大學士諱伯成之曽
孫文敏公之孫貞靜先生諱錫之子也少習家學以詩
經中天順己卯福建鄉試禮部弗第卒業太學聞見滋
廣聲名籍甚六館諸生咸推讓之再試不中乃以䕃授
中書舍人三年坐從子曅累謫廣東衞經歴六載考最
竟歸卧于家闢一室左右圖史寢處其中日繙閲不厭
[003-53a]
暇則課子孫讀書種桑棗藝蔬果於世途聲利漠如也
𢎞治改元詔起沉滯吏部知君謫非其罪特以桂陽州
同知奏起之檄至君歎曰吾老矣憊矣安能復與時輩
追逐耶竟不起𢎞治九年六月十有九日以疾卒年六
十缺娶江氏某叅政之女子二易鄉貢進士暹治舉子
業孫男二女一卒之明年三月二十日塟邑之登仙里
劉墩之原君偉貌疏髯氣岸軒揭平居恂恂簡重而臨
事能卓然樹立其在衛幕秩雖卑能搜剔奸蠧有怙勢
[003-53b]
者必以法裁之吏士竦服生長綺紈不為奢靡華麗之
飾聞人有異書則購之不惜重價所録自唐宋以及國
朝諸子百家凡數千巻皆手自校讐近世稱藏書之富
者殆莫加焉且長於鑒賞法書名畫一見即能定真贋
或有書淫畫癖之誚君笑曰視寳異物者何如哉尤尚
行義赴人之急如不及其在京師士大夫之賢而貧者
每取給焉弟仕儀蚤天有遺腹子且撫且誨愛如己出
今考工員外郎旦也成化間君數過予閒論古今事亹
[003-54a]
亹不竭予心獨偉之謂如君者非獨為閩産之傑也於
乎以文敏之勲蓋所謂猶將十世宥者而君一從吏議
擯外十餘年其從弟仕偉才譽相上下亦坐是累謫以
死是孰為之耶世嘗謂天之於才必愛惜而培植之其
果乎如此耶予與君善者喜其好古篤學重其行義惜
其不遇於時而懼其遂泯沒於後也故為表於墓以告
後之人尚勿毁哉
   封山西道監察御史何公墓表
[003-54b]
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何君鑑嘗知吾宜興予重其為人
因聞其家世之舊庭訓之善得厥考樸菴公之賢公既
卒鑑奉工部左侍郎徐公貫所為狀請予文表於墓道
之石乃摭而書之何之先本青州人五代時有曰茂者
仕吳越為節度使卒於紹興之新昌子孫因家焉代有
仕者祖諱友諒國朝為訓𨗳祖諱遵道考諱彦廣皆隱
於鄉公孝友信義出於天性甫弱冠即代理家政力田
供養奉時祀館賔客婚嫁弟妹皆不以煩其父後當分
[003-55a]
異父念其勞欲多與之公獨取瘠田敝屋悉以器物讓
諸弟母愛少女既嫁公猶析産與之父母疾公不去左
右至籲天請代居䘮毁瘠塟祭皆如禮尤重意氣間遊
京師里人有以白金數十兩託公有所營置道為賊所
刼公為貸金終其事而還過杭得遺金一囊於道俟其
人而還之嵗饑里人乏食捐粟濟之有借公馬者斃而
償以價公慰遣之而不責旅次寧海開户而卧有虎當
門躭視久之揺尾而去園有瓜二實一蔕人稱瑞兆以
[003-55b]
為隂徳所致公敎子有法鑑舉進士知宜興時遣使迎
養公以親在不果行常書清慎勤三語為戒鑑為御史
復勉以許身報國後被封為文林郎山西道監察御史
知河南府時公已終制乃就養無何直大饑人相食乃
歸命鑑悉心賑捄以全民命及鑑為都御史巡撫南畿
又戒之加説詳焉故鑑所至有聲績在兩畿尤卓卓可
稱者皆公敎也然則公之賢使身得一職任一事以自
用於世其禆補豈小哉公以齒徳當為鄉飲賔辭不赴
[003-56a]
沒而塟於鄉則為之刻石著徳以示後之子弟禮亦宜
之非徒為孝子之私而已公生于永樂己亥六月初九
日卒於𢎞治乙卯正月初二日壽七十七以丙辰年某
月某日塟于某山之原配吕氏賢而克相封孺人子二
長即鑑次銶女一適劉演
   林勿齋先生墓表
先生姓林氏諱智字若濬别號勿齋系出唐邵州刺史
藴之後世居閩之莆田曽祖崇寳父徳如皆隱居不仕
[003-56b]
先生生二年母陳氏沒又五年徳如翁亦沒賴繼母鄭
氏撫而鞠之稍長出從里儒授尚書習舉子業尋補縣
學生正統甲子中福建鄉試戊辰㑹試中乙榜授宜興
縣訓𨗳至則嚴立敎條示諸生以讀書作文之法俾各
有所依循晨必衣冠張燭坐堂上朗誦經書已而取古
法書臨摹至數百字手倦則復誦讀以倡諸生日以為
常雖祈寒盛暑不懈諸生亦各勉修士習為之一變大
有補於學校秩滿陞銅梁敎諭未幾丁母憂服竣復除
[003-57a]
宜興舊徳先生之敎者踊躍趨迎及士宦子弟悦從者
數十輩大肆講學文敎聿興提學御史陳選舉先生自
代吏部雖不能用謁選之日遂陞縣令先生謂人曰當
道宜用人所長某將老矣安能舎詩書而事簿書哉博
一敎官終身足矣崑山葉文莊公時為吏部侍郎知之
擢蘇州府教授先生至蘇學其敎法無異宜興時諸生
始若不能堪久之服其化益親愛之致有身為顯官而
追念不舎者先生前後為校官幾三十年皆在江南而
[003-57b]
四方縉紳多聞之故每當大比之年藩省爭先禮聘為
主司考浙江者一江西者再凡所取多知名士稱為有
識鑒云先生性至孝常痛父母早世每春秋時節祭祀
嗚咽流涕者竟日祖祠舊卑隘撤而新之増祀田若干
畆婦翁趙立沒而無嗣為之經紀其䘮得免暴露甥陳
元㓜孤擕之官敎育之與諸子等既長復為之娶婦乃
遣之歸其他周貧睦族重信義事多類此生宣徳丁酉
六月十日以𢎞治甲寅正月五日卒享年七十有八以
[003-58a]
某年某月某日塟某山之原娶趙氏子男八人曰巒岳
宻岊嶅仚岫崐巒早卒孫男女二十七人曽孫四人嗚
呼先生之徳之學莆人知之蘇人知之予宜興之人知
之豈待表而後見然天下不可以莆與蘇與宜興槩也
而能盡知乎况數世之下又有可恃者乎是固門下士
所宜憫而憂之者某於門下受敎為最先故特為之表
而不讓焉
   贈懷逺將軍錦衣衞指揮同知寗公配陳氏墓
[003-58b]
    表
正統己巳廣西弗靖今贈懷逺將軍錦衣衞指揮同知
寗公卒于寇難其配陳氏與其次子瓌皆相失莫知存
亡獨其長子瑾無恙事平瑾遂選入内庭年始十一既
長資性明敏益見向用積官至御馬監大監後三十年
為成化庚子瓌獲生還至京師大監公見之甚歡又六
年成化乙巳陳氏亦還大監公遣人迎至京母子相見
如故時憲宗皇帝在位今上在春宫聞其事為歎異暨
[003-59a]
太皇太后太皇后皆有賞賚既而瓌從征大同累功陞
錦衣衞世襲指揮同知因得賜誥贈其父如其官而其
母封太淑人居數年太淑人思歸故土瓌具疏乞恩特
蒙改廣東右衞以便侍養太淑人之歸也三宫賞賚之
厚復如前日人皆榮之既抵家數月俄以疾卒大監公
聞訃哀痛上賻祭加厚并命有司造墳安塟太皇太后
皇太后暨諸王亦皆有賻大監公乃擇明年某月具其
父衣冠合太淑人塟于邑白雲山之陽來乞文於墓上
[003-59b]
而騰驤指揮劉澄為之狀惟寗氏世居南海東充都大
良堡人後割其地増置順徳縣故今為順徳人先世嘗
有顯者譜亡不可考入國朝有諱日華者生武安安生
公其諱真字克誠為人淳樸不好華靡居常茹素以殺
牲為戒處鄉里尤善扶持患難周濟貧乏人素賢之其
生永樂己丑沒于正統己巳得年四十太淑人性勤儉
善理家人所以賢之者如此其生永樂辛酉沒于𢎞治
癸丑七月九日也子男二長即大監公少侍英宗皇帝
[003-60a]
于乾清宫今掌清寧宫事兼提督五軍營凡朝廷有大
昏禮并四夷宴享多委之次即瓌孫男一尚㓜夫人有
善行雖不幸遭變故亦未有不獲報身後者如公之死
其不幸可謂極矣乃生大監公以忠勤事上稱賢近侍
克致恩典與其配雖存亡不同而同享其盛則一而已
要非偶然者至若大監公身雖在内而夢寐不忘其親
其誠孝所感卒獲與其母若弟相見又豈偶然哉是宜
書之揭于其墓以示其後之人云
[003-60b]
   曹府君徐孺人墓表
嘉興有名族曰曹氏曹氏有賢配曰徐孺人諱秀澄同
郡嘉善儒家女也父曰文玉母曰陸氏以永樂甲申四
月四日生孺人既笄歸于曹為以東府君之配孺人自
㓜端重寡言笑在父母旁循禮度而孝敬不倦及為婦
事以東能執婦道性尤勤儉恒率諸婢晝夜紡績不以
為勞家人化之諸刺繡纎巧之作皆媿縮不敢出視生
子瓊敎之甚嚴瓊奉母敎若鄉慎行務農生殖稱克家
[003-61a]
子其後産業日盛食指日繁孺人卒不習侈靡事及以
東沒寡居五十年布素終身未嘗更一新衣其勤儉自
若也有孫曰山早失母孺人憐其㓜躬自鞠育雖甚愛
之然敎之益嚴俟其既長俾學于家塾日必考其課業
或書不成誦則聲色俱厲不少為容貸平生不喜尼媪
有登門者輙麾之去曰無壞我門法其正如此孺人好
施不吝凡鄉里之貧無食死無塟者必命其子周䘏之
嵗饑視人親疏悉以次賑給之食其惠者甚衆及其子
[003-61b]
沒至山益好施與士大夫交游益廣而曹氏之名籍籍
起浙西謂其世範固逺蓋亦有孺人之敎焉孺人既老
山奉養備至年九十三而卒實𢎞治乙卯九月九日也
子一人即瓊承事郎娶陸氏孫一即山以中書舎人娶
錢氏四川按察使博之女曽孫男六人嵩邑庠生崟岑
岩崙巃卜以丁巳十月二十四日塟邑之柳溪合夫兆
也山持狀赴京師詣予泣拜曰山非祖母鞠育無以至
今日所以不逺數千里躬造門下以請者唯欲得一言
[003-62a]
表于墓上以彰吾祖母平日恭孝慈節之美則泉下永
有光矣予感而言曰昔人有言婦者家之所由盛衰也
故中饋之吉著於家人厲階之害見於大雅其事不誣
往往可驗則曹氏之盛孰謂其無然哉宜刻之以慰山
之志以示諸來裔
   虎賁左衞經歴張府君墓表
府君既沒之十六年其子欽虎賁左衞經歴三載考最
蒙恩贈府君如其官階徴仕郎母馬氏為孺人於是欽
[003-62b]
泣而念曰朝廷不遺下臣施及恩典吾父母不幸皆不
及見痛恨何可言吾將致其事歸守先墓謹録敕詞燎
之以告于地下顧惟墓上之石尚無文以刻又何以發
濳徳昭慈訓而見寵光之來之有自耶乃奉山東叅政
張克謙之狀晉謁再拜而請予與張少相知而經歴君
又邑人也不能辭取其狀視之語皆不誣按狀府君諱
亨字嘉㑹世家宜興為宋叅知政事磻之後自曽大父
國用而上居邑之橋亭里人稱橋亭張氏國用仕元為
[003-63a]
鷹坊提領生廣徳州學正茂卿茂卿以族大遷今所居
曰張渚是生師賢師賢生愈髙愈髙生致逺致逺生三
子伯曰本彞季曰伯常其仲為府君府君生而純雅稍
長從仲父致和學致和嘗為信豐令剛毅方正敎導有
法臨諸子甚嚴獨愛府君由其孝友明順不煩束約也
正統間大臣有奉敕循行江南主斷繋豪民一時健訟
者蜂起或訟其考翁事連信豐並被將逮至京師府君
於時極力營救往返道路數冐艱厄不自䘏也其事卒
[003-63b]
白人皆稱為能子其平居父母之側温然無違禮母周
氏沒事繼母黄氏孝養不替兄弟相處怡怡如也雖衣
服飲食無弗共者及推以待諸從昆弟子姓以及婣戚
朋友皆為篤於恩義雖僮僕無不善遇之以至人有急
難周之不吝其事不能枚述嘗客金陵同舍人遺金數
斤獲之弗啟竟迹其人還之其人出半以謝拒之毫釐
不受又嘗獲監引於道坐候其人少頃有泣者至則一
富商奴所遺即與之奴謝曰非公吾必死主人之手感
[003-64a]
拜而去鄉有窶人缺食而貿其屋既給之粟而使復居
之如故曰俟嵗稔償我未晚吾不忍汝飽而無居也鄉
舊産茶四方來鬻者必實其直奴輩有不豫者曰若欺
心而増减之吾豈可為哉因之以戒諸子姪凡息錢租
粟之入宜寛貸而勿歛怨如此庶家門可保而久也有
司屢役掌鄉稅不事掊剋嵗饑更出粟數百斛以助賑
濟郡縣欲例授章服則辭曰吾安于韋布久矣敢冐圖
榮顯耶邑大夫嵗舉鄉飲禮請為賔至再即辭謝不出
[003-64b]
教子居京秩雖不獲生受封命然人間之福安享已備
可謂無憾于世者矣府君晚號真率翁壽八十有四以
成化七年某月某日終於正寢後某月某日其配馬孺
人亦卒壽八十二孺人出同里士族少有淑行及歸於
張婦道母儀皆有可稱以卒之某年某月某日合塟于
南華山之原子男四人曰原曰思皆克家曰欽即經歴
君曰銓女二人長女適義官吳佐次適士人蔣昕孫男
八人女四人曽孫男五人夫徳之優者不近名以為髙
[003-65a]
足以轉移乎風俗産之厚者能散財而益富足以庇覆
乎鄉閭觀於府君可以槩見為張氏後人者尚嗣其仁
於百世之下使君子之澤無有窮也噫此固府君之意

  傳
   南京工部尚書劉公傳
公諱宣字紹和一字應召號靜齋姓劉氏其先南康人
也在南唐有諱適者仕至工部尚書生君造以吉州推
[003-65b]
官留家安福谷木坑故今為安福人君造生璞南唐進
士至宋三世補太學上舍時人因稱三舍劉氏公生七
嵗而孤遭家多故能自力於學不隨同輩嬉戲從故禮
部侍郎李公克述習春秋精勤不懈父戍盧龍而沒躬
往代之雖處行伍中不廢讀書其志必欲以科第自顯
時麻城鄒公來學以都御史巡撫其地閲其業大驚待
以殊禮景泰庚午應試京闈鄒公送之郭外舉酒祝曰
汝此行必取解首否則無相見也衆竊笑之是嵗故少
[003-66a]
詹事劉文恭公主試得公文巻竒之置第一如鄒公言
明年㑹試禮部髙等遂登進士第授翰林庶吉士壬申
授編修丙子修一統志成陞修撰天順甲申憲宗嗣位
充經筵講官成化丁亥九載秩滿陞右春坊右諭徳修
英宗實録成再陞右庶子庚寅擢南京太常寺少卿寺
事多廢公建言十三事皆見采納丙申丁内艱壬寅改
除進本寺卿掌國子祭酒事公為師待諸生甚厚而差
遣必公考校必明無不恱服者琉球國遣子弟就學公
[003-66b]
舉舊制令所司給其日用之費他日其子弟奉白金一
觔為束修公力卻之已而復以其半為奉事聞于朝及
得㫖乃受丙午召為吏部右侍郎丁未夏旱奉命祀北
嶽地鎮𢎞治戊申今上嗣位再進左侍郎公以漸衰求
閒始拜南京工部尚書知公者乃惜其去公欣然以行
至則㑹計出納革絶侵漁未幾財用頓積而推舉屬官
以激勸其下人人皆為率職蓋嵗餘以病不起辛亥七
月十日也享年六十有七公少罹貧苦在盧龍時游學
[003-67a]
京師每徒歩往返為寒暑所中輙疾死道上逾時始甦
嘗建言禦邉四事其後有己巳之變果如所料及㓂薄
京城從禆將守備天津多所補益軍中有誘歸及欲妻
以女者皆不從其窮時已不茍如此惟耿介疾惡是是
非非不狥于人尤好面折人過晚乃務為優容善論事
引援證據聽者忘倦多知國朝典故每事能悉舉無遺
故尚書姚公為吏部時以慶成宴坐位未定詢及公為
言舊制至今以為式至功臣世系述其源委歴歴如指
[003-67b]
掌若山川險易雖逺在數千里外皆能指畫不差人服
其該博平居事母至孝迎養於京每旦趨朝必先問安
遇一美味必手自奉進兄沒撫其孤女嫁之如己出事
再從寡嫂及遇族人皆有恩意族有爭訟者開𨗳以理
使各釋然以去諸子教之甚嚴與其配王淑人必揖而
後食居家自奉至薄食不重味一衣至四十年蓋其儉
素又如此讀書務求精熟為文章必以理勝不喜作新
竒語有冲澹集藏于家祖諱某父諱某並贈南京太常
[003-68a]
寺卿妣並贈淑人三子長秉常國子生秉善邑庠生秉
監女四人論曰公卿起諸生一旦富貴遂忘其故而為
驕侈之習者比比如劉公禄位已崇所持猶寒士雖古
人何以加之且士非困窮不能自立所謂貧賤憂戚庸
玉汝於成也公之志甚大力甚堅惜未得專乎其位而
盡展之故其事業之所立者止此然其名則豈有久而不
傳者哉予與公有斯文契因書此以貽其子俾藏之為
家傳云
[003-68b]
  祭文
   祭湖廣僉事張公
湖廣按察司僉事張公惟公少時負俗之累奮發于心
黽勉于事績學精專莫之或先鄉榜甲科遂爾連連列
職中朝官階斯轉繼躋外臺仕路益顯雖則顯矣如忤
物何奉身而退其樂則多公身雖屈公名則完公志不
遂公心則安母氏髙年幸供子職孝養期終疾疹俄亟
嗟我與公豈直同年既忝鄉閭復結姻㜕聞公之䘮哀
[003-69a]
痛倍百繋官于朝欲往弗克聊馳一觴惟寫我心魂如
有知為我來歆尚饗
   祭某淑人母子文
祭某淑人母子之靈曰言言髙堂有此女師静專其徳
慎淑其儀身安享乎晚福子顯庸乎明時謂非修内行
而獲隂報豈榮壽若是乎兼之緬懷昨嵗登堂獻巵指
瑶池以為酒倣南山而賦詩恍壽顔之在目曽陳迹之
遽違夫何倚伏之不常哀樂之難期望婺星而光滅悵
[003-69b]
萱草之色蔞惟苫塊之哀重致傷生之可悲視疇昔而
不若撫二柩以纍纍設茵鼎而孰奉置槃珥其何施念
子道莫大乎送死顧家禍何縁而重罹曰惟不死惟孝
與慈帝有諭祭之文史有表阡之詞棘心寒泉可慰在
兹嗚呼尚饗
   荷誥封三代祭祖文
某荷誥封三代祭祖某仰承先訓屢荷聖恩載錫贈典
始以七品贈父封母既遷五品恩隨以加後官侍郎繼
[003-70a]
職宗伯重蒙恩加及二代兹者宫保秩滿又得推恩伏
蒙制下褒及三代贈曾祖考光禄大夫柱國太子太保
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曾祖妣為一品夫人而祖考
妣考妣及先妻之贈典亦如之給誥之詔方頒而加秩
之命遽下今陞某為少保兼太子太保户部尚書武英
殿大學士一月之内兼此二榮是皆祖宗餘慶所及謹
附祝文用伸昭告以亡室贈一品夫人某氏祔食尚饗
   祭長姊孺人文
[003-70b]
祭長姊孺人之靈曰與某同母實惟六人惟姊居長性
行尤淳爰自笄年歸于故族婦道克持孝敬殊篤良人
游學内助日劬忽焉中道賫志寡居僕耕于田婢織于
室衣食能謀家業無失况初失子幾絶其宗終焉嗣續
置妾之功撫育其孤庶見成立白首髙堂傷感抱疾自
與别違嵗時屢歴繋官縻禄懷思戚戚忽聞訃來哀痛
切激骨肉存亡永永嘆息煮粥無能揮涕沾臆敬遣兒
輩奠以酒食尊靈猶存洋洋來格尚饗
[003-71a]
 
 
 
 
 
 
 
 
[003-71b]
 
 
 
 
 
 
 
 謙齋文録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