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229 願學集-明-鄒元標 (master)


[00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願學集卷二
            明 鄒元標 撰
  書上
   上朱金翁
竊常論相天下者事業不在既拜之後而在未拜之先
何者其道貴先自重也自重而後人重之近時不無因
依於人而始進勢不無所因依則雖有炳煌之業其誰
[002-1b]
與我吾師身雖未進而得自重之道今雖不相又何憾
焉且近時風俗愈下而議論横滋太阿倒置而機漸内
移無論其尤者即一美事而甲可乙否以小人之心揣
君子之腹道旁之議何事無之即一端士而朝夷暮跖
以忌妒之心肆不根之謗萋菲之口何人無之此最今
所當寒心者人心至此極矣握世道者譬之撑巨筏洪
濤中赤戛戛乎難哉遲之風恬浪息利涉大川天其有
意我師乎惟自重以待不肖又聞士君子齊三才靈萬
[002-2a]
物匪僅僅以爵位自表見也陳剰夫胡敬齋彼一布衣
也而千秋不磨師以正學示我弟子則師之所貽與弟
子之所企期者又奚論相不相也友道相知不為貌言
矧不肖於師何如惟師督誨之
   謝蕭兑隅
大都不肖之學務在自信自得夫依人譚説非中藏之
珍也隨人脚根非堅貞之守也元標寧甘遯世不敢附
㑹以自欺寧守固窮不敢波流以逐世此則不肖仕與
[002-2b]
學者如此
   啟鄧定宇
世綱淪廢極矣匪有至人難語至學匪有至學亦難與
至道歸根以靜太史公養邃矣至道非公凝而誰
   其二
白雲居士金帶懸腰我本無心富貴怎奈富貴催人莊
定山老翰家棲三十年赴部補官李西崖閣老曰定山
衙門出色人物當優之丘仲深曰我不知所謂定山也
[002-3a]
仍補南郎中丘又曰引天下士叛君父者此人倪文毅
復計之先朝號稱隆盛時如此羅文恭晩年私與門人
曰官家以國師禮處我我當一出乃嚴分宜徒每得文
恭書把翰回環曰達夫達夫老夫不曾用得你已又曰
名髙了嘉靖時如此章文懿數起不赴國師必赴文懿
官雖尊然平生國學稍有施為餘不過大官中夜思量
君父之義文懿必有怛然不自安者毛義亦是不聞道
的人細想他色喜真是不慮而知的真性不肖先年以
[002-3b]
出處之義商之諸老及先生與念兄僉云當出弟亦以
老慈年髙七十餘乘時得沾一命人子心稍慰遂無復
留滯即播弄不悔今亦甚喜白雲菽水眎昔戍時所得
良多太君年八十餘畫舫相將江魚竹笋進則振鐸歸
則戲綵何所不得惟先生圖之熟計之清靜之士特優
於躁進者若龍德正中大人則有間不加不損知性者
出處視之一也惟有以教我是祝
   柬友人
[002-4a]
吾鄉學問極能纒縛英豪三尺豎兒口能談陽明問其
所以為陽明白頭不知也言及此令人厭甚吾兄直當
擺脱諸陳言舊見直求自得苟能自得芻蕘可采矧先
正乎未能自得孔孟且不信矧陽明乎真正大英雄決
不隨人口吻決不隨人脚跟至於學問中一段機權詭
譎之術先賢決無此家法弟初年墮人術中不覺近始
識破未得其學先得其術如入千層囹圄永無卬首之
期此古今學術所繇分也吾兄以弟言為然乎吾輩千
[002-4b]
態萬狀有過失不妨使人看破惟是遮䕶不可有耳
   復羊嵩原侍御
吾儕樹立乾坤全在此學學術既明如滄溟之無所不
容不然溝澮皆盈縱有微長亦如服烏頭毒終有時發
也丈在案牘中無非學術抛却尋春之説則似學有方
所矣烏臺之職在振風紀邇年政尚操切民其若焦存
寛大𢎞博之意是即所以振風紀也且丈半稜整峻一
望已儼然可畏即恩如春育下吏罔不奉法矣
[002-5a]
   答方鳯軒民部
近世之士卑者亡足論即髙明者亦有住著處何者未
聞道故也足下來云肩頭要樹得起脚跟要站得定口
頭要守得定心腸要洗得淨弟則以為只在一處作功
吾儕頂天立地只靠得一個心心腸一淨肩頭自樹脚
跟自定言語自定孟軻氏曰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
不能奪也此之謂矣不然千派萬路應酧之所撼震亡
窮而功夫之所料理者有限顧此失彼其將能乎此集
[002-5b]
義義襲之所由分惟足下教之弟入長安亦已三月在
稠人中不善作便佞趨承之狀衆皆木石視之又其下
仇讎視之矣弟恬不以為意時而用我必竭盡駑力以
答清朝時不用我芒鞵蓑笠匡廬彭蠡何處不投足也
獨弟見今時士氣太卑無論大闗係大節目閃爍萬狀
即纎若毛髮色動神疲國家氣運全係此輩今若此殊
可憫心
   答穎泉翁
[002-6a]
維持正學與充塞正氣原無分别夫學而無益於世則
𤣥虚之譚也氣而不本之學則血氣之剛也吾輩學無
可見見之於事事無可考反之於心世豈有扶正學者
而無正氣耶亦豈有正氣者而無正學耶太山巖巖厯
陳仁義所如不合浩然不屈孟氏之正氣孟氏之學也
一生厯朝不滿期年患難死生講而不輟晦翁之正氣
晦翁之學也使當時謂孟子朱子而不足以維持正學
則三尺童子所不信矣古人身任天下之重無一事可
[002-6b]
少而今人視事有躱閃者必其學之未有至也翁以為
何如
   答羅近溪
不肖年來亦漸有路妄謂此學一得即得不得即終身
不得夫所謂即得者非影響襲取先儒所謂用力之久
而一旦豁然貫通之謂也吾學貫通直是與天地同流
廓然無涯更復何物可以易此先生以為然否望裁教

[002-7a]
   答李見羅
不肖自總角時誓此心無愧天日即觸染性回首提撕
即得本心自有志大人之學妄謂此心無愧即是當下
聖人此心牽絆縱譚王説伯如拖泥帶水永無卬首之
期故常於獨知處人雖不知已獨知之不謂翁一見而
洞燭不肖之肺肝也雖然行百里者半九十所恃以夾
持箴規恃有翁在不肖亦不敢不勉焉以無負此生以
無負台教耳
[002-7b]
   其二
邇來正人頗難用世然正人亦不必於盡用吾學苟明
吾心無愧即終身泉竇吾甘也所願先生以身任斯文
之重攻之者愈堅而執之者愈力繼往開來舍此更無
功課
   其三
老先生眠食自愛皇仁如天必不使老勲臣抱向隅之
泣正法眼藏正當此時尋繹出而一為千古吐氣吾道
[002-8a]
有遭乎萬里寄心
   答文谷宗兄
弟竊觀士君子在仕途君子有君子病小人有小人病
小人病在卑汚或乘機而射利或與時而競進此如面
上之瘢有目者見之君子之病病在髙明如澡躬自持
過於刻厲則汚者忌中立不倚過於激昂則懦者慙且
人情之遲速異宜強之以不堪則過天理之隆殺異宜
責之以大難則甚此皆髙明之士所自以為是者猶入
[002-8b]
骨之瘡非有國手鮮克用瘳丈得無類君子之病歟一
或類是今日正動心忍性之地裒多益寡之時未必非
丈之助而弟之所深慶也聖人於知及仁守猶曰動必
以禮則聖人經世之猷槩可識矣敢以是與丈共勗焉
弟性資愚魯自登仕籍葢幾十年而貶而謫十居其九
竊嘗沈潛磨勘自知病根種種前之云云者正欲揭病
根祈丈之不病以藥我之病病也若謂屢經多難解安
心誠愧之矣
[002-9a]
   其二
門下抱𤣥黄之學具千古之眼往往以不可抑之氣為
世仄目林棲數年果浩然獨存耶亦返之恬淡寂莫之
鄉耶恬淡者道之都宅而三才之樞紐也元公提衡有
宋無欲二字即恬淡之義願與門下共鏡之不肖在家
别無伎倆惟從困衡中煞於此學稍有入處非復往者
襲别藏以為已珍誇都市以為家寶可進亦可退可抑
亦可伸而彼山鬼執伎倆以撓山僧者亦大騃矣苟此
[002-9b]
志之無怍誓將奉以終身
   答尤鑑峯民部
兄前柬中意大都嫉世之虛談而害道者夫虛談者世
間儘有總之實學者鮮不足以轉移之若實學者多則
虚者自消孔門一時仁賢彚集豈皆顔曾之徒惟在涵
養而薫陶之故人才濟濟兄只當於自己身上整頓起
來世之種種自欺者亦自有所觀感而興起也學問固
以躬行為是然未可便以躬行是頭腦若以躬行為頭
[002-10a]
腦不知所行者何事如行孝所以行孝者何物行忠所
以行忠者何物今人激昂慷慨外沽忠直之名而中藏
惡垢有許多在果可謂行忠耶即此一事餘可類推孟
子曰行不著不著處便謂之不知道不然行足矣何以
曰不著又何以曰不知道聖賢言亦不可不玩味之也
兄云人之求為聖賢如人之求却病延年必質之盧扁
考之素問等書然弟意竊謂病必有根善醫者必察其
病之所自來若不惟其根之求而惟其標之治旋治旋
[002-10b]
發扁鵲不為也世無良吏總之緣上無良觀察上無良
觀察緣上無激勸人才之實兄來教真切大都風俗愈
下滔滔江河挽之不止同志者亦畧救得一二分便是
好手段吾兄志真才髙不可不任其責也集事以才成
事以志志立學則為真儒治則為良吏願與兄共勉之
   柬吴安節
弟在患難中於近世譚學脚跟不能無感總之發根未
真徒逐人譚説故不得不因世變為盛衰視宋儒精神
[002-11a]
萬分相逺願與兄發憤矢心寧為真小人無為偽道學
須從隱微處鞫審無令渣滓未盡不患不到光大地步

   其二
弟年來知臺下功深志篤無從請教今天幸請正有日
待仙舟過文江時弟掃徑奉迓為萬古之盟荆川先生
二語正此老葛藤處山中念念不放過此從念盤桓者
居官事事不放過此從事料理者是則心事俱是非則
[002-11b]
心事俱非此須覿面商量迺可耳
   其三
舟中相對自與孟我疆鄧文潔相友後今日重見之海
内於此學心心念念須臾不舍如臺下者不多得薛文
清是樸實路頭從此學決不誤事久之灑然處則一而
已弟年來深山寡侣常認無分别處即學日以笑譚親
俗子為事非知此學路頭者決不開口然自省畢竟是
討便宜心腸自與臺下别後又自有入處乃知學問無
[002-12a]
盡友真不可不㑹也山中去撫州數日敬持一書代候
臨書綣切
   其四
書去數日即得手教謂神相感非耶臺下若果再照白
鷺青原弟當負弩前驅何止掃石蓮洞片石待耶寡欲
之説昔文潔數數勗弟至人之言不約而同佩服佩服
雖然此義甚細若以世間行言欲則又易見矣何如今
年新中諸君逢人感臺下德愛乃知善教得民心如是
[002-12b]
附聞文潔集成乞多賜數冊諸同志索之者多也此老
學問甚渾深即文亦髙厚惟同志者知之耳
   答吕新吾少司㓂
老兄家食時弟胸中屈指海内同心至中州首必新吾
先生恨無由一請正耳兹幸同舍覩老兄精神凝定氣
象端嚴心服曰真有道君子也已在公㑹㕔雖促膝片
晌然老兄意㫖總能窺其一二晩復承過我亹亹辯論
弟言雖激自謂未嘗有過老兄安得有一過耶而自署
[002-13a]
三過弟不敢以為然長空皎潔自生障礙耳老兄終日
省過弟竊謂吾儒之學有大頭腦頭腦既定譬之大將
威望有素小小奸宄亦自滅息若終日過上盤桓是破
屋止賊滅於東而生於西終不能禦賊枉費精神耳過
固過也省過者又誰也識此而道思過半矣老兄恐弟
髙明之資易於豪雄超脱之識樂於徑頓意甚良厚末
復云明善先於誠身知止後於能得正協弟愚見夫曰
知止止者何物曰明善明者何事必未有從事枝葉終
[002-13b]
日牽纒而曰知曰明也釋氏諸書弟亦未嘗泛觀然其
語未易道陸子陽明白沙三先生弟方奉之為指南老
兄欲弟束之髙閣是欲弟適越而北轅也不敢聞命三
先生書商量處頗有而欲棄之弟不得其故老兄夜云
極喜明道周濂溪先生書弟竊謂三先生直接列聖之
統而與周程比肩者也若於三先生未信必其於周程
未深信耳老兄思之弟自幼時不知者目之為清狂之
士既登第後人目之為氣節之士然弟蚤夜惶愧不敢
[002-14a]
自以為是者誠有見於道無窮性無窮故耳往年終日
紀過終日書學正與省心紀相類也復有南臯日程敢
以呈覽弟雖愚鈍必不敢視此身為贅疣而慢不加檢
顧弟所檢者與時人不相似葢不在粧㸃間著脚中間
省惕楮札難悉也我疆兄之學弟竊謂北方之學未能
或之先至南方之學亦莫有過之者老兄不妨細細切
磋他日知弟言不虚也吾儕路頭不妨不同惟此志亘
乎萬古則不容不同弟後生小子何見何聞辱老兄教
[002-14b]
愛不得不披肝以聞諸圖冊謹領外具記一通説一通
請教并新刻三種仝上望老兄終教之正來草歸得無
又謂弟紀過簿乎統希再示
   其二
寄到呻吟語畧一冊如獲面承夫學無窮盡欲書之即
削南山之竹不足悉其藴奥惟於無可著言處煞有理
㑹始信六經皆我註脚真所謂塵編一字無也不知門
下能徹地信此一步否弟初擬春初乞歸不謂量移不
[002-15a]
允跡涉怨望優游雲司收斂恬淡實見得無可怨尤者
在非勉而能之也何時得同門下一共淬礪念之念之
   其三
山西之書曾拜於家以南都人寄至遲亦無便使修謝
未幾覩丈入為中執法矣弟深為社稷慶幸亡何覩邸
報有彈射呻吟語畧弟不覺呀然大笑夫吕先生之所
殫精繼往開來者在此而乃為廿年老友所借口昔宋
氏諸老亦曾有此書不患不傳之古今矣既覩丈無一
[002-15b]
字辯駁又服吕先生之定昔日當呻吟今日不當呻吟
此俱有天則惜乎吕先生不明告此義於朝以開其竅
也今世士習眩惑極矣昔為鑽穴則又跳而之乎此如
鬼如蜮不可方物由當事者一様葫蘆故士巧有所避
後有所覬丈其知之乎人品真誠屈指可數丈須大開
胸襟勿為世界所惑也至囑至囑
   其四
違教日久讀丈疏可泣鬼神聞誣丈事令人膽寒窮竒
[002-16a]
饕餮之徒不相容于朝則可迺欲駕人以家族之禍此
等心術鬼神有知寧食其餘念之可為髮豎目裂吾輩
所可自信者惟天理二字人力終不能勝天也丈幸自
寛常思與丈相處丈若謂弟不善藏身以沈蓄厚德如
丈今亦遭此此俱可付之一遇矣孟叔龍往其餘稿幸
一收拾之鄧定宇先生辭世天地閉賢人隱今不但隱
矣念之可為世運扼腕想丈同此懷抱也昔士不得志
於朝則山林而已今山林何如境象惴惴然惟祖宗墳
[002-16b]
宅是懼所至愁蹙即髙臥得乎如弟連遭先母先妻之
變百苦酸心兩鬢已班以心知如丈不得一把臂開顔
每南望中州令人神往因夏邑敝同年曽兄便附布鄙
况書不盡苦情萬一也不盡
   答趙心堂中丞
學之不明於世久矣卑者墮落聲色利達固無足瞬即
髙者搏空捫嚮觸處成障如先生彼已無礙此非幾無
我之學者能之乎雖然其幾始於無欲無欲則明明則
[002-17a]
公公則溥公溥視人猶己無復窒礙之患矣元標初擬
先生學雖力踐然一意潛藏恐於斯世斯民痌癢不甚
闗切今試之何如禹稷思天下饑溺猶已饑溺孔孟遑
遑成己成物此真無礙之學不然恐流於世之所謂無
礙者其於吾儒似稍間先生以為然否
   柬周山泉總漕
近時以情識為仁體豈但非仁體即亦非真情識如飛
鳥依人人自憐之以丈夫作妾婦態可羞也願先生特
[002-17b]
行一意無使隻眼者窺我德不孤必有鄰何必混混逐
逐而後稱仁恕也不肖近在林臯磨勘先天一步之説
無可言説有可言説者皆後天時事若涉教門即道路
不同然不害其為一總在發根處要皜皜潔白若根緣
不潔白到老迄無成功習氣疑根即聖賢不能無一真
百真一不真百不真不可不辯
   其二
少宰歸來麟岡生色黙察此衷有加損否朝堂更鼎轉
[002-18a]
眼滄桑人生飄萍孰為不變嗟乎孰染世味動附儒流
此今學者之大病也我輩安敢不勉不肖竊窺神明臨
爾真是可畏纎毫未淨無少隱匿道心濃魔軍長從古
然矣我輩可不嚴慎
   答金存菴少司㓂
葢嘗慨道之明顯莫盛於今之世而學之不甚取信於
人亦莫盛於今之世下焉者固無足論而髙明者憑其
意識揣摩敷演成章無復體認深力故其入人也不深
[002-18b]
讀日錄種種心得井井有條昔人謂繭絲牛毛良工心
獨苦今於老先生見之矣欽服欽服不肖總角妄意先
哲鋭意向往初入仕途年少氣盛自干用罔謫處荒塞
良心不死頗加磨勘孤陋無侣自謂有得及出而涉世
故吾猶在根淺易摇頃復歸家幸初志不墜覺此學真
如菽粟布帛甚於水火恨未能坐春風聽法誨耳
   答周友山司農
宇宙雖廣同心之士寥寥無幾奚以面不面為親疎焉
[002-19a]
間亦有號為同心者然發根隱微渣滓未盡千古之下
猶可窺覿矧生同時乎若先生則固挺然南服者也長
安傾對半朝别來不勝企想先生之學豈非所謂千萬
人吾往者歟夫學貴直入直入千谿萬途總屬囊括而
實無纖毫之不盡也雖然能信實難來教習氣疑根時
相擾病良是良是先正云大疑則大進小疑則小進不
但信為功德毋疑亦指迷之津疑亦未可少者惟是性
氣從有生來消磨不盡孟氏之巖巖程伊川之稜角朱
[002-19b]
晦翁之屢為人攻總之習氣未了矧吾輩乎惟是不肖
覺吾輩學不長進只緣精神有滲漏處非下全力終難
廓徹不肖近一切抹煞願終身請事惟先生迪我於成
過必告善必聞是千萬古知已不肖敢不奉以為指南
望之望之
   答陳心谷中丞
先年曾貢蕘語請質退而自愧狂誕已而思臺下端人
也休休者也容人盡言者也必不以我為迂為誕兹奉
[002-20a]
鼎翰洋洋若將誘不肖盡言而惟恐其言之不盡令人
頌服奚勝紬繹𤣥㫖臺下已闖聖學之窔而卓然先立
其大前所贅陳者是何異捧土而塞河也雖然臺下示
我以聖學之鵠不肖有俗學請質諸前臺下云其功在
勿忘勿助而喫緊在慎獨元標嘗用勿忘勿助之功矣
勿忘勿助在持志而養氣一日忽悟曰暴氣固不是而
持志亦未為全是夫志即心之神也神無方而易無體
非如一物拘拘然執之為已有也故惟恐其忘者非真
[002-20b]
忘也若真忘則不以生而存不以死而忘雖忘而未嘗
忘也元標亦嘗用慎獨之功矣以獨為在心從而反求
諸心盤桓數年猶自惉懘邇年來始知獨非内也心意
知慮固獨也而鳶飛魚躍亦獨也戒慎恐懼慎也而優
游涵泳亦慎也兀坐一室之内慎獨也即兵戈搶攘千
萬人吾往亦此慎獨也而庶幾孔門慎獨之㫖雖然元
標咸其頰舌孰若臺下恂恂躬行之為愈乎然元標亦
不敢不勉矣臺下徵色發聲察言觀色之語此自聖門
[002-21a]
視履考祥家法前不肖所陳者葢見今世風㑹日流忌
嫉成風鄉評不足據而官聲不足以徵故常謂士君子
真有掀揭宇宙之思自信自考雖一國非之不顧也天
下非之不顧也葢若有懲於今之時而不覺其言之過
激耳望臺下終裁之
   其二
不肖常云吾儕心腸直要建諸天地質鬼神考三王俟
百世若必以當時口吻驗自已得失恐諧俗者多調停
[002-21b]
而凌特者多拂逆亦將以是為準乎望老公祖自信老
公祖身係一方重鎮其不能無冗無溷無窘者其跡也
而實無冗無溷無窘者其體也本體自如不動不摇未
可便謂之蓬心若必以是為蓬心則孔孟之汲汲皇皇
周公三吐哺三握髮其冗且溷如此可謂之蓬心乎惟
是邇來虚文勝而實意衰議論繁而成功尠此在老公
祖所深痛也當此頽靡之日靜以制動簡以御煩和而
勿倡亦足以少濟望老公祖教之
[002-22a]
   上朱鑑翁師
門生回思年華忽明年四十矣往摳趨函丈時英氣勃
勃今伎倆已盡木落天空無能光衍師訓中夜慚惶惟
是不染不取克遵矩矱此生誓不敢負我師也夫學道
發志易耐久難苟能耐久精神與聖賢相為揖讓語云
不變塞焉強哉矯有味哉言之也學誠有得用世而非
強世愛物而無尤物古聖賢無不可處之人無不可仕
之國有一毫憤世意在與道較逺師其以為然否
[002-22b]
   其二
不肖竊惟人在世法門料理功夫有疎有密惟從了心
處印證無有歇空時南中舊遊多為大貴人惟王洪陽
道氣相為煦沫奈此君去為醉翁主人今亦甚寥莫有
道心者有道態有世心者有俗態此不足異也承師問
及敢以此復若不肖半生經厯功案頗有萬却陳於前
聽之而已師與馮老先生昕夕聚首亦一時間氣願師
徹明心體無泥經書無參意見此處得有轉身地便是
[002-23a]
了心時願師無二心可也
   其三
自師入都曾兩奉書一自鄧定老一自敝邑劉上舍不
知何時先後入覽獻嵗元旦祝師萬福今年師奏最計
在四月間良足欣悦願師收心内觀得再生世兄一二
人此門生祝師者如此學不可執見夫子焉不學一執
見所入便有限性海無窮經刼難明於離意誠思想處
密密參印殊覺見之不可執也焦從吾周友山楊復所
[002-23b]
劉明自師與之朝夕必有心得望以教門生門生年華
老大師恩未報惟徹明心地一事止報師門萬一不敢
退惰師時加鞭勉茫茫宇宙真志真行至虛至謙願矢
此答師終身世間行未足瀆師聽也
   答顔沖宇侍御
不肖於此學煞有入處不作疑不起障此不肖實得力
處安得就正我翁世道茫茫同心者寡髙官者自眎至
尊無對卑小者以富貴利達為事不肖誓奉此志終身
[002-24a]
無改有便幸督我於成先覺之責斷不容諉不肖能受
大爐錘也
   柬徐魯源太常
學之不明久矣言孔者率本於二氏元標自綰髮來聞
江門餘姚之㫖尊如蓍蔡近頗不能無疑焉餘姚直指
良知其説畫一而江門之説則襍矣語錄中禪伯偈語
時時備陳此葢由方外而超然自得者就其中以無念
為宗與聖人老安少懷之㫖亦自懸隔何者彼所謂宗
[002-24b]
者猶未免有意之也聖人則無意無必無固無我曷知
有宗而未嘗不宗也由之忘物回之忘善其所謂忘與
今人之規規焉以聲色名勢為物以好為人師為已則
又逺矣先生既已窺無念之路愚意曷不以孔氏之仁
為宗斯真正孔氏家法何如雖然江門精神如僊鶴搏
空飄飄然不可得而羈圉仰而思之吾師也焉敢緩頰
元標學未成章而隨人口吻則吾豈敢
   其二
[002-25a]
來教云久乏良友則意孤不假提醒則緣竟逢大勢利
則好遁習有重墜則難反其意與文成同一懇惻敢不
欽服雖然先生云覺惟此性無窮無染無累無伐夫覺
矣則居斗室而不為寂應百折而不屢遷處匹夫匹婦
而不為少處王公大人而不為貴凋三光齊萬有皆是
物也
   答宋都憲桐岡
夫學之為世諱久矣自非獨往之士誰肯以身任之又
[002-25b]
誰肯以身發揮之讀佳製良工苦心真為獨得學在得
悟得悟則忠恕即一貫也明德明此親民親此更無他
岐不肖居鄉惟此一味功課
   答鍾文陸侍御
夫學非可以意氣承當非可以知識揣摩日推月捱自
有光融要難以言傳也
   答楊貫齋方伯
夫學貴有要得要則一齊俱了如明道定性識仁二書
[002-26a]
千古様子示學者作聖階梯二程諸書似太少愚意當
於二程語錄内增入不知髙見以為然否弟數年棲身
閒地於此學頗有入處學須從自已磨練黙識出來乃
為自得乃為深造一切從聞見從意想得者終是勦説
   答丁勺原參知
學在得悟終日講説還是畫餅終日躬行還是添足然
欲入悟須從收斂退藏入語云收斂退藏乃見性情之
實收斂退藏不是將形跡做假模様夜半而起見得此
[002-26b]
身種種濃釅計較滿身過惡方才有虚受境象出來此
收斂退藏入路也人年四十譬牽屠羊者愈入愈近思
及此少年盛氣伎倆一切批摋
   答史忠嶼比部
學問與政事原無兩事以為有兩事者自生障礙如文
移迎送皆是實學隨事於人有濟隨各官於彼有省發
此是真學若舍却諸事别去尋道理孔孟復生亦無能
為丈試察之弟近在寒寂中看民生不遂只是吏治不
[002-27a]
精吏治不精上課吏治或以交情或以鄉曲或喜其逢
迎一㸃虚靈遂為其所蔽而不覺故貽害於人長且逺
丈於此等處切勿放過考人所以自考也
   答李心湖儀部
夫道無鉅細學無精麤真修真學慥慥皜皜此是終身
依據
   柬馮文所督學
來教云任事有休任仁無休之語具審近來體認實功
[002-27b]
但不佞意分事與仁為二者世儒之見也夫事即仁也
仁外無事事外無仁任事者無休任仁者則有休不休
不足以為仁易曰休復吉此不佞年來麤入處幸出與
柬溟丈正之
   答蕭漢潁太守
翰教云非我者不難于破而難於絶在我者不難於覺
而難於完非實研究近裏何能為此語不肖久從先輩
浪習無所得年來從百死一生中探究實有見於萬物
[002-28a]
皆我之㫖夫有見於萬物皆我本無可破可絶亦無可
完可嫌可取願老丈細究深信無落二見幸甚移風易
俗儒者常譚然我惟因之則可順之亦可無故取斯人
而日忿戾之整齊之是馭馬而燒之刻之也
   答王豐輿方伯
教云須當下受用打成一片方為實證實悟夫所謂打
成一片者非強而合之以已合彼之謂孟氏曰仁也者
人也又曰形色天性也識得仁即是人人即為仁自本
[002-28b]
自根無思無為更有何事雖然理有頓悟事以漸修古
先聖賢兢兢業業至逺不休者何哉除却此段未免以
欲為理認賊為子奔潰衝決莫知底止弟與兄丈咸有
世道之責可不慎與
   柬李元沖司馬
兄志甚確人甚真願力持之不變塞塞者不通之義此
所以為強世間多少同志到仕途上以周密為功課以
情欲為仁體一片滚滚到老何曾有成立兄勉之弟不
[002-29a]
槩祝也
   其二
年來講學先生在仕途人皆不信其不信之由亦當自
反總在塵途上躁進周世狎俗夫既已冒講學之名而
又官必美俗必諧非不佞所敢知也
   柬徐匡岳督學
世之任道者須先開眼若眼未開所任者意興氣魄久
則弛兄以為然否近來同志入仕途八字定脚者甚少
[002-29b]
故於吾兄不能不懷思
   其二
得來益稿讀之服丈信道之篤任道之勇尊師之誠吾
榜中得丈真增光九鼎吾道中得丈真豎立萬仞但覺
丈譚道如貧子暴富成一家當丈若將辛苦所起家當
一手打破手裏起得手裏散得作一窮漢便成真匡岳
不知丈以弟為戲言乎亦以芻蕘為可采乎學問只到
止則修在其中若更提修是二之止不容易匪修何能
[002-30a]
得止丈若真知止則仕與學無兩事出與處無兩心何
必以潔身為髙從官為汚哉宜乘精力健朗報答明世
為祝
   柬吕叔簡中丞
顧弟與兄所蒿目千古者不以一時升沈榮辱之跡而
在萬世學術之的兄苦心拮据亦既有年今澄然無事
乎日休乎未能日休譬之負土填海力盡而斃先正云
千休千處得孟氏云行所無事明道云内外兩忘此正
[002-30b]
學眼藏一差毫釐迷繆千里弟自去年後豁然一醒非
復向時吴下阿䝉敬食芹而美逺以薦兄勿入口而辣
也何當執手相眎一笑
   柬馮望山孝廉
夫子論仁守矣必先曰知及之葢知及則所守者不錯
孟氏論始條理為知之事葢知則入聖有基孔孟之所
謂知即所謂悟也道丈悟耶未悟耶日捱月磨水盡山
窮始知仁知合一之㫖良非欺我形色即天性無氣質
[002-31a]
之可袪萬物皆備我無物累之可融天自運川自流本
無蔽錮亦難粉飾信此而後為達天德若徒規規較量
名色器數先賢語言淺深正所謂貧子譚金與沈溺欲
界者清濁何後先焉不肖年來頗有契於此一語如虚
甘伏妄言之愆神明其鑒我心不二矣
   其二
大學一書全在知止知止則修齊治平物格誠正一以
貫之心齋先生云斯止無止斯所無所若以為有所者
[002-31b]
子莫執中也木落藤枯水盡山窮門下必恍然無疑於
此不肖受家師提直之恩生平心口不敢自負近歸來
閉闗自省足不敢履棖闑近刻二冊并祠記一通請教
門下索我於語畧中亦見一斑矣
   答祝無功明府
夫士患無真志真學耳真志真學愈練愈光世間行豈
罣靈襟哉兄丈晩登一第苦心為令而上人不盡知其
為儒下人不盡信其為難遇此足以見兄丈之真能從
[002-32a]
此勘得明晰屹然不變亦可少歇脚矣若彼攻作用以
酧世者偽儒也不願同志有此
   答周中岳進士
吾輩有挺然不拔之志要有汪汪千頃之量故曰士不
可不𢎞毅近士喜譚竒氣勁節皆是氣習之病究竟與
委靡功名者一耳一心近裏便自平常安穩
   答傅楚築方伯
臺下今當雄藩孜孜知人安民是真悟也舍此而索之
[002-32b]
窈㝠昏黙是眎悟為空心與事為二矣昔象山㸃慈湖
於訟扇時而趙清獻則於坐堂上有省此從事磨練而
入不以思索為悟境明矣
   答錢繼忠
夫君子不必之人而所必者此心吾心真誠則凡毁譽
計較之私方眎之為蟻鬬為蜂戲而真定自若老丈其
確信無惑瞿塘灧澦維檝既固所向無復迷津矣
   柬陸五臺
[002-33a]
吾輩立朝庸人有庸人病好人有好人病庸人病在好
利好名好人病在情識夫情識不去則雖朗如秋鑑終
是渣滓夫渣滓不能為太虚之障亦能為太虚之累常
愛先輩因女壻求官推桌碎食器於地一事思之冷面
寒鐵令人髮豎
   柬汪登原督學
先輩謂此官須渾身是天理孟軻氏曰反身而誠樂莫
大焉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身而曲儒則認一身為身
[002-33b]
認檢制防閑為反身無惑乎其未能樂
   柬孟雲浦文選
人真人也官假官也吏曹假之所從出乎假者居其地
密情縟儀送往迎來厚同鄉同年舊僚舊交預報陞除
曲為應援此感其小惠彼稱其厚德是人亦得微名仕
途仕途亦誤採而用之弟嘗竊觀之譬之藤蘿左纒右
絆非大斧利刃不能割斷大丈夫寧為轅駒無為社鼠
寧為蒼松無為藤蘿多少英雄誤入此坑塹矣若吾兄
[002-34a]
昂首何似易曰過涉滅頂願三復其言弟願兄無迷本
真若曰本無真假無作真假觀則弟當三緘矣
   答田竹山太守
赤子之心無中外無遐邇盡同此心若謂大人者為赤
子時其心獨異則亦非天命之性矣大人為赤子時此
啼哭此乳抱凡民惡人為赤子時亦此啼哭此乳抱不
增不減無凡無聖大人者特順此心凡人迷此心惡人
逆此心凡人不迷而悟則大人矣惡人不逆而順亦大
[002-34b]
人矣人於此處看得親切真是人皆可以為堯舜直是
超凡入聖願門下徹地信此若謂又須格物格物格其
迷而逆者非多其聞識之謂若多其聞識適足為此心
之障耳陽明之良知乃乾以易知之知非有對待之知
也既曰無對即中心即性即中即道即行即天理實無
有二義後儒之所謂良知去陽明又逺乃知識之知夫
識非不可謂自知來而實不可認賊為子雖然陽明語
有為上達語者亦有為下學入門語者曰其言語正當
[002-35a]
快意時便翕然收斂得下又曰如猫捕鼠如雞伏卵那
有工夫説閒話管閒事此等語亦自警策舍其心性諸
語而取其警策者亦自有受用處似不必有異同也予
獨怪今之譚良知者以識為知不知尚有無知之知夫
無知之知不落擬議不落情識此不肖有志未之能也
願與門下共竟之
   答江纘石中丞
世肩天下之重任者須是明天下之學夫學非一人之
[002-35b]
學天下之公學也此心生生之機流盎宇宙不作見解
不起測度便是羲皇氣象人皆可為堯舜者以此弟癡
儒一心以報國為事為世齟齬此自有任其責者於已
何傷移官南來良朋亦不少蕭寺名園趺坐譚心與門
下建牙聽政其心一也感念同心之雅輒布愚悃不盡
   答沈鏡宇少司空
夫上之朝講及東宫事此雖第一義然難以口爭調和
而黙護之可矣後進出位言者雖有亦不可病之篤恭
[002-36a]
不顯萬古消沈向此中惟翁與諸君子留意不肖來南
實覺無可增減者憶昔年自貴竹茹艱履辛百死一生
自謂於學有進既涉官省垣私覺未也幸謫南刑幕一
年餘不肖不敢退墮一日年餘轉銓曹自謂再謫之力
居多已自銓曹歸家五年一朝稍有所入自謂庶幾矣
已之都下又覺未也葢以血氣為德性以知識為性體
以鹵莽為直捷愆尤種種認賊為子幸復來南動而知
悔始知道無窮盡功無間斷從性氣發揚日放日怠從
[002-36b]
性氣練磨無時無功則天所以成不肖者意良深厚不
肖並不敢以名位為軒輊也翁再勿為念不肖不敢請
告者見左遷者便悻悻不安其位不肖不敢躁急以逆
君又方奉母南來遽奉之歸亦非子道不肖不敢薄親
兩推不允遽欲辭官是遺佚而怨阨窮而閔聖賢決不
如此不肖不敢拂造化惟聽大計後𤓰期且近或可儌
一命報親從容而去於臣子之義不悖如是而已
   答馮慕岡僉憲
[002-37a]
近時學術龎襍入門宜慎夫學未有不從磨練經厯而
能有得者足下久當知之不敢多贅也
   其二
頃承寄念知道念精進憂世心切但未見示近日用何
功得以知密修密證處方有商量倘未有實落親證雖
日近名友相處成話柄耳世之淪廢固可憂然未有學
不親切而能以意見用世者此不孝孤折肱而來非虛
語也不孝孤頃覩廷推命竊為世道加額乃復不果何
[002-37b]
説要自有數存靜以俟之
   其三
足下入楚鄙意疑其與時不相合今果如此足下安之
世間言語不復為足下道惟是從萬死一生中勘校多
凶多懼千苦萬楚中間吾性安在明得性體方不負此
畨受用若要熟須從這裏過不然縱説向道未免從世
間語言粧㸃意氣撐持語言粧㸃終露色莊意氣撐持
終有消歇足下勉之上聰明同堯舜好生同天地心知
[002-38a]
足下為國為民一㸃真心但恐吾輩負君負國不愁君
與國負吾輩臣子勉之勉之處困而亨亨字了心之謂
能了心始是亨通吾豈望足下以一世人哉臨書不盡
肝腸語仰乞台照自愛自寛
   答劉澹峯給諫
不佞再入金陵無可為梓里道惟是不怨不尤近裏著
已不敢不勉葢嘗論今之學者動喜稱竒氣勁節其流
弊與沈溺欲海者則一夫士固自有真願與門下交鏡
[002-38b]

   答馮謙川太僕
夫道原自平坦中流出自可久可大一切少年英華剛
鋭之氣宜剝蝕消鑠
   答吴念虚太守
吾道於忙處辱處難處能鎮靜寛裕此即入道之門
   答劉淳寰廉訪
承諭衙齋坐對烟雲魚鳥不減林臯知丈趣自别但學
[002-39a]
如有見簿書紛挐亦烟雲魚鳥也不然恐成玩弄隆萬
間同志濟濟求如近溪先生能作個了事漢煞難其人
丈取識仁篇從後閲起一次至十次他日見教吾輩生
既知嚮學再無得作不生不死人無得作半間半界人
無得將聰明來倩無得將意見抵無得將平生行誼算
數將身是個一無知無能愚人得轉身路方謂首出庶

   答宋正吾吏部
[002-39b]
標伏在林臯於同心之友未嘗不睠然有懷忽承台翰
胸中添我宋先生也何時得一奉色笑以完心願此道
如水至淡無味輕重隨人自取足下在濃豔中獨索之
淡然之味又加意於寛閒病夫此其趨操元標謹拜而
藏之中心并承尊指發揮一篇付盛從以行盛從至止
小菴三日筆澁詞不足道心中萬一養之不到故言之不
茂負足下來意矣鄧定老有太夫人之喪恐未能執筆
馮丈古心古行幸勗之以闇然自飭愛身所以報國也
[002-40a]
   答周海門吏部
得扇中語知兄於斯道攛身研窮但中云欲中亦有禮
不行中亦有非禮二句似有未瑩欲即理也不行再無
有不行時性猶水也水豈有不流時節原憲是未識性
將來把捉故夫子但許其難不許其仁再具答别幅請

   答陸時乘孝廉
足下偉姿時入夢思大鵬宜翔寥廓猶滯丘樊此何以
[002-40b]
故得讀佳作多聱牙詰曲豈襲鈎棘之體忘雅馴之度
乎夫祖莊列瞿曇氏口沬以文聖賢之精神此近世之
陋習非大英豪不能回首足下宜無所事此夫理無得
於心而妄為穿鑿者舛也學無徹於見而妄為附㑹者
謬也不佞常謂今秀才家譚天説地試問渠自家性命
何似則茫然置對何者學未有見也足下欲有見乎試
掀畨窠臼自闢一乾坤一生受用不盡豈獨一生即夙
世良因皆於今生植之足下勉之不佞二毛參差無補
[002-41a]
盛朝徒負浮名為造物忌歸來懸一榻白雲之隈時有
知巳或以為師或以為友或在師友之間亦時有嚮往
處不敢負光隂耳草草布謝書不寫心
   答劉直州吏部
門下歸未得走一介請益頃有僧傳門下逍遥匡阜間
恨不得侍杖屨來往白雲窩即證千古然心嚮往矣以
門下之才之志何堅不穿何微不入滿載由已解纜亦
由己更不從他家托鉢惟是吾輩終身結果係於最初
[002-41b]
一念最初一念即是配天地並日月質鬼神稍有渣滓
終身必現古人形著動變之語豈欺我哉門下三樂俱
全天縱頗篤更無一毫足以芥沖抱者易之潜爻實惟
其時如不肖多難灰心年幾老大精神非復故吾惟有
休心以堅末路無足仰裨髙明門下不以腐物見棄竊
願虚心有聞焉佳詩沖然大雅捧咏如披清風時值水
寖舉足泥塗未能酬和空有愧赧惟髙明照亮不盡引

[002-42a]
   答劉開卿吉卿茂才
吾儕有志於道宜出身擔當大開田地更不沿門持鉢
一心開荒牛具種子齊來得見大意即當發誓度人更
不向竹籬茅舍藏身足下勉之
   其二
昨冒病走雪中百餘里上文昌書院梁歸從輿中思及
賢昆仲葢謂吾邑如巨室必須有人撑持其所撑持必
須有人承當此學此學豈易承當乎未開眼千古雖屬
[002-42b]
大儒亦名影響可不懼乎來教云僻性難除客氣易動
近於難除時十分磨刮於易動時十分把捉愚竊謂僻
性客氣未足為學累惟十分磨刮十分把捉則其為病
不小賢昆仲欲寒徹骨乎毎相見時能向我終日開口
使賢昆仲開不得一口是其徹骨時矣今尚早在他日
必知之
   答朱汝虞大理
久不得吾兄教殊仰殊仰得來教云道理無涯究竟匪
[002-43a]
易誠然誠然吾輩發根處真工夫日子深舂杵竟成鍼
未知學人却要發憤既知學人非全放下終難輳泊起
爐作竈把捉意念自以為實得力不知去道愈逺何啻
霄壤吾兄以為何如
   答李養愚中丞
黄友來具審道候萬福貴邑兩名儒挺出非丈一表章
其間先正流風幾於剝落乃知地方不可無端人也感
應之理今古不爽他日必有傳丈之學者丈真修密詣
[002-43b]
弟何敢贊一辭但招引初學欲其脚根穩固不東走西
馳必以實踐為言若真正工力完密之人直當以徹性
命為了手來教云心無停機學無止法夫無停機者造
化生生之妙也吾輩又欲施人力其間似乎與造物爭
衡故曰率性之謂道世儒以意念纒緜妄謂實功終無
得力之日不知丈以為然否弟亦實無所得徒一時臆
見然亦自師友困苦磨練出來故不覺縷縷且與丈廿
載生死之交敢有隱情伏乞斥正
[002-44a]
   其二
曩承重委不肖細批善山公卷覺此老儘入細微故謾
揭其入處揚之簡譬之井蛙窺天天雖小不可謂非天
也得來教洋洋滿紙具仞丈苦心實功孔曰習逺而在
慎習孟曰惻隱而在擴充丈身任繼述之責握孔孟之
印即此二語足以質往聖開來學何必一一談良知而
後為學乎敝郡人談二字者甚多居官褆身有能如丈
之不愧孔孟否雖然弟有請焉曰習逺不知所逺者亦
[002-44b]
算得性否若謂不由於性則所習者誰為習之曰四端
在擴充不知擴充還假人力否既曰真心亦不俟擴充
而自彌滿六合也風便幸批教來教云今主教當用一
轉語夫道一而已矣精神不真轉語成虚吾輩惟當息
心置辯務底自得道在天地原無病也何君歸愧無以
發之實而來虚而歸空有赧顔
   答蔡鳯池明府
逺承台諭知門下勃然有志於道至末云修道以仁仁
[002-45a]
者人也道即為身身即為道門下闖斯道之奥矣雖然
此非可以億度言非實透徹則身是身道是道邈然其
不相涉昔楊慈湖問如何是本心象山指㸃斷扇訟是
本心慈湖遂廓然大悟門下今猶聽訟際試一印正果
與慈湖當下無間否若疑猜未斷身與道猶二之也不
肖生平實從憂戚患難屈辱寂寞磨練而來不敢誑語
門下宜辦堅定必往之志無以二三之見襍之斯道幸
甚敬謝逺存不盡仰止
[002-45b]
   啟盛平寰主政
不肖裁尺一謝夙愛而老丈不鄙夷我累累數百言皆
近世末學之膏肓老丈似亦有槩於中誠哉其言也夫
既稱為學道人矣而復落聲色貨利進取坑臼彼雖得
一世浮名利一世進取然君子視之如見肺肝其與不
學者卒同歸於湮滅腐朽而已此不足憂也惟是弟觀
世之憤人之假者多棄已之真夫彼之假可嫉也我之
真可尋也我精神若逼真直貫日月通四海流萬古矧
[002-46a]
今世之人不可以感動乎弟願丈且愛己之真實從子
臣弟友忘情聲色名利豎起脊梁務達天德不負此生
斯弟所効忠者如此貴鄉先哲如尤西川先生近世醇
儒丈取其書而究之必有以復我臨書不任依切伏惟
炳鑒外小刻二冊為受教地幸正之
   答楊惟舉謝汝敬孝廉
未知足下歸息時時有懷忽捧翰教次於面炙貴邑崛
起二公人人拭目以觀豎立夫豎立科第者一時之計
[002-46b]
豎立道德者百千年之計足下雅志素辦願更努力葢
人生世上如石火電光直當與人為善與人為善不在
嘵嘵爭同異惟在獨知處密證自修衆人所欲者我能
不欲衆人所為者我能不為久之人亦自化於善矣今
之人不為不欲良心豈不昭揭只為欲根一萌天地為
昏轉眼滄桑并所欲者無纎毫受用祗見不學者之愚
也足下登髙招臂其見必逺竊聽佳譽以慰同心敬謝
逺存諸不悉
[002-47a]
   啟曾植齋宗伯
先年以鄙見請正辱長篇娓娓惟懼弟之落坑塹而欲
拯之非丈衛道之篤何能有此弟心服心感予輩學最
怕執見以為家舍弟若執止無所止以為是則亦有所止
也丈若不執有所止以為是則亦無所止也弟所奉告
者兩人以此密證而丈所告者則謂啟迪後學不可以
此立教誠然然弟猶有請質焉弟讀大學常謂啟後儒
紛紛異同之辯實此一書葢以其多落階級若中庸只
[002-47b]
一性字便自包括身心意知物包括國家天下陽明先
生只提一知字以包之誠善讀大學者也我輩認得性
字透即大學且為註脚彼儒者若何為異若何為同可
一笑而置矣文王之止仁止敬止孝止慈止信豈如今
人一一而求之葢文王之德之純純者純是德性也為
君自仁為臣自敬為父自慈為子自孝與國人自信故
誦文王曰於乎不顯若一一以求所謂孝敬仁慈信而
止之則亦顯矣且弟所謂知止者即易所謂休復學問
[002-48a]
不得受用只為不得休無論陷溺利欲為不得休即終
日兢兢天理亦為未休易曰天下何思何慮又曰易無
思也無為也必如此謂之窮神謂之盡性至命舍此而
學不過以意見纒縛道理而已非自得也弟愚見如此
老兄弟不妨時相商搉宇宙内同心能幾人也謹此請
正伏惟批教
   答許敬菴中丞
先生起家時滯跡周南方欲修訊而棨㦸遥指八閩矣
[002-48b]
一中丞不足為先生喜惟是紫陽後遺風凋落山川寂
寞得潛修實儒提衡其上此足為世道喜也竊謂民生
不遂由官紀不清小臣不廉由大臣不法此其機若轉
圜匪言語能喻先生勉之世號為儒者口譚性命身墮
欲界一入仕轍乗機伺便輒攘臂爭先吾輩今日惟願
以身發揮之悟貴透徹修在慥慥諸聖復生無以易此
門下其謂何不肖束髮嗜學苦困有年庚寅值四十初
度日日思年華老大寂無所聞幸天靈偶有所入翻然
[002-49a]
出山思欲乘壯時為國家効一割而忌者黠者相鬭捷
其中至令今上有三黜之疑實非上意先年請告未允
今已發乞休疏葢進退禮義用行舍藏褆身要領不敢
壞先賢軌度即以此得重譴所不辭謹因注存申謝并
布近况如此臨楮瞻遡不任
   答劉奎陽
讀足下來教知用功良深但云覺此中時有空明境界
此段境界儒者執之為人間洞天知學者目之為隂山
[002-49b]
鬼窟若不從此鬼窟度日始知真學足下欲功夫無間
斷所以間斷欲主宰歸一所以不歸一請道不欲無間
斷不欲無歸一作何調停此處即子不能得之親也弟
昨日自文昌上梁冒雪而歸正思邑中無有擔當此學
者得來教慰我心期望丈教之學志不可不成此當事
者之責不然他日有不可知者惟丈倡之
   答余鏡原中丞
吾輩既知此學此皇極之福學無用以事為用道無體
[002-50a]
以事為體日間於事事物物無放過處即此便是實學
更不必羨入山也惟是不孝覺生平麤志於此浮氣為
祟未能入裏處事自家庭以及衆務皆從刻薄一邊此
最害道不淺傷造化之元氣昔人稱孔子曰太和元氣
流行近而悔之無及門下既志此道願以不孝為戒寧
心跡不見亮于人而吾身之元氣決不可傷不孝孤折
肱於此故首以是言即此是深造即此是自得即此是
心傳門下以為何如劉淳寰丈真修真品服官不孝孤
[002-50b]
亦欲進此語世間好人蹈此二字以為家當者不少以
是知吾輩宜學也
   答沈銘縝太史
荒牘冒干典記迺辱門下推老先生愛俯䝉優答兼辱
賜奠髙誼泠泠寸心難冺不孝於門下未面然門下心
事卓犖才猷宏鉅則時於老先生所悉之今有斯世斯
道之寄者患無才將之有才者患無誠門下才誠養之
有素將來何鉅不肩不獨通家之私願也竊嘗窺孟子
[002-51a]
登東山而小魯是教人開見地一著登髙一步則見大
一步故先儒曰内重見外之輕今之重外輕内者彼無
所見之也孟子惟開千古之見故屣萬鍾藐王侯世儒
漫讀過只云所見既髙則其視下益小所見者果何物
耶若只在名相義理上恐便不能輕小外物門下以為
何如望進而教之不孝襄先慈大事外即結茅深山之
濱與樵夫木石為侣懷我先覺此心悠悠如之何久欲
申謝津梁阻絶敬因入賀楊使君布所請正如此臨風
[002-51b]
仰止
   謝袁玉蟠太史
不孝過不自揣冒干名賢乃辱不鄙夷賜之教言洞肝
決腸兼賜奠唁更辱雄文跪而告之先靈九原有耀元
標益信此心無内外無人我無逺近無古今纎毫不隔
也年來海内於此學有窺者不孝方期之為仕路津梁
乃皆垂趐而歸世遂以為詬病豈天忌其開眼而堅其
成乎亦保任之功尚疎耶夫學猶不離保任此不得已
[002-52a]
為癡人面前解嘲若真正開眼保任更何復言門下亦
以不保任為保任耶亦未離保任耶亦保任猶不害為
不保任耶昔吾邑先正末年單提收攝保聚四字不孝
竊疑其神識用事今拘儒猶以此為救命靈符門下將
孰之從
   柬劉雲嶠太史
小力歸備述丈雅誼此自丈錫類之仁念不孝孤千辛
萬苦無能報亡人萬一故必欲底于成弟何修而得此
[002-52b]
於大賢惟有感篆而已先慈復荷丈雄文厚奠九原生
色感極欲涕久欲申謝緣隻身躬襄事之後積憂積苦
積勞積病且家無可遣之童遂成稽遲丈必不謂不孝
弟為不知德人矣兹敬專人布下忱丈歸而養髙此自
千古定著即欲負天下之重未有不自艱難靜觀出來
無論諸賢而嚴分宜先生黔山之養十年詩云元無蔡
澤輕肥志不向唐生更問年此何等志氣世皆以大任
器丈不孝弟則云大任今古無限惟真心為大人則不
[002-53a]
以彼易此定宇先生往矣此老我輩矜式奚以名位論
軒輊哉西江譚學令人掩耳直證聖修不孝不能不望
丈為前驅幸有以振之不孝孤襄事畢已結茅山中楹
帖云居深山之中隨俗所便生聖明之世與天者游其/二
野興還來羣鹿豕庸才端合老山林其三/新闢山門徑
躬耕隴上田丈肯駕雪夜之舟不孝弟當開蔣詡之徑
無言掃周益公雪矣臨書引睇
   六科公書
[002-53b]
不孝腐儒也握髮從諸先達游今二毛種種矣竊窺吾
儒之學别無竒特惟親其親及人之親子其子及人之
子如是而已故孟氏曰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
夫天下平至難事而不外親親長長非孟氏眼髙千古
安能道此不孝自先母先室之變茹痛忍死以考滿事
辱我門下哀逝閔生翼我於成俾不孝得跪告先亡者
則誰之賜哉所謂親其親及人之親子其子及人之子
於門下見之即此便是善與人同門下更無他讓不孝
[002-54a]
更不以世語謝矣
   柬余少原
自門下别文江後頃過禾川令人覩遺祠而興思耳聖
㫖未下在門下必不為苦有志作人有心世道者正是
磨礲處受苦一翻則進益一翻心細一翻始知世間不
得意人亦有不自由處方能以已及人方能恕以待物
方能忍人所不能忍學非從困衡中縱聰明伶俐極終
成話柄厯觀古名賢不孝不能無疑心耳以其未困也
[002-54b]
門下勉之世間可語者甚少有志者甚少易之睽曰君
子以同而異日間與人同者跡也黙黙進脩體認則同
而異也不孝移家深山中萬不得已葢苦難言處亦自
知得近日體貼靜後觀喜怒哀樂未發前作何氣象乃
知宋儒亦深入此正著實用功處門下試之必不誣各
項參來學方不錯始有歸一處日間與友朋相處還當
敬而靜此正近日對證功課心懸懸左右附此譚心惟
自愛
[002-55a]
   答錢啟新侍御
吴中使便多是匆匆無從寄候知門下杜跡深山與世
相忘嘗念世無真正為國家擔當之人有真正擔當之
人又羣起而忌之門下是也門下何負於國哉每從友
人熟數門下巡粤西狀過則有之不及則未也竊為斂
衽門下近功何似吾輩學學其同于人者非學其異於
人者與漁樵牧豎匹夫匹婦同體是真正學問千言萬
語俱從自家身上體貼方為實學不然以為天地間一
[002-55b]
塲好事一塲好話無異兒戲弟所謂管先生末一條路
者煞難言不孝知丈之一條路又微與不孝不同須聮
榻而後知之世路嶮﨑合併良難南望令人脈脈向往
矣不孝積憂積苦言難宣心三小刻請教丈未忘我再
望嗣音學脈闗繫千古周父母使源源來也臨書惓惓
   柬郭青螺司馬
李見羅公脩身為本此艮背功夫此老必不言大㫖不
越此劉雲嶠兄淨土此生死功夫李則凝神一竅劉則
[002-56a]
結念一䖍凝神者不欲使神外走結念者不欲使念分
散淨土功夫閒時貨急時用也兩家道路各不相妨能
兩兼之亦可能兩忘之更妙翁丈今日能兩兼之兩忘
之乎愚意翁丈於生平竭力一二不朽之圖畢精竭知
亦已盡矣日間無事宜一味休歇將去不思善不思惡
平平坦坦熙熙穆穆自有好消息相應易曰休復吉此
弟請正鄙意幸批教之
   答前人
[002-56b]
足下髙明但沈涵收斂之極便自穩當久而知不肖言
有味也起滅不易持循此處難商量欲持循即自起滅
而又欲持循無起滅乎幸參之
   答曾敦吾二守
足下引諸賢世德為言此猶落見解足下知漁樵畊牧
家世業即世德乎過信此一步則不敢卑今而尊古矣
   答管東溟僉憲
初丈寄七九錄劉野僊者到丁年兄者未到弟披讀之
[002-57a]
中間不但如前批駁且有許多可疑處動輒説夢説應
感説道統有歸説轉輪王令人大生疑丈心夫使學者
竭蹷而不止者誰之過歟弟年來覺無可説得丈書動
輒萬餘言究竟必欲合三教為一即此是妄心即此是
多事今日弟不苦口與丈説破誰復為此言者弟叨庇
襄先慈後事已結屋深山中楹銘云居深山之中隨俗
所便生聖明之世與天者游即此是弟一部問辨錄蘇
老云但願生兒愚且蠢無災無難到公卿弟云但得生
[002-57b]
人寡且陋不僊不佛不聖人丈之病在多若無若虚是
丈今日受用處附此謝併布欲言書不盡結萬一
   柬蔡虚台選部
頃從青原山中匆匆奉謝中間不記云何是時楮筆不
恪計知已垂亮丈金玉君子近精進此學行且一日千
里惟是學以培養天地元氣為主則自不差若自己身
上做得光潔於他人身上全然不管此於世間稱好人
而元氣亦薄矣説明德便即説親民一民失所引為巳
[002-58a]
責古人往往如此丈有志世道有天下國家重責者幸
進此一步則福氣更無量以丈仁心為質於此學更有
根基弟不望丈誰望哉弟在農間十年無開顔事近聞
上冊立爰立二事喜極欲狂江湖小臣難道無心廊廟
但中間機括不知上自轉乎亦有斡旋者乎幸示弟敬
此候起居并布欲言如此臨書不盡心中萬一仰干心

   柬劉斗墟憲副
[002-58b]
信友為君子已亦君子矣信友為聖賢巳亦聖賢矣有
一毫逆度心損巳莫甚學仙者扶持一人升仙即是一
仙吾輩須如此乃能處末世之局促者浩浩其天也
   賀李本晦進士
羅儒士行曾匆匆布忱書行後思足下孝友置之古人
中不過而一段慈衷至性則又天地神鬼之所鑒昭也
居嘗謂繪神者必先以沈檀為質未聞其以溝瀆朽材
此貴質之説也足下有其質矣從此以至性而一鄉一
[002-59a]
國而天下俾世覩真儒明德親民之學以吾里為鵠則
足下之明德逺哉不佞老矣望足下以衣被吾文江者
猶落第二義惟足下勗之萬里發軔政自今日始此學
如入海無以望洋自沮不備
   賀蕭拙脩進士
觀人者觀其細微細者巨之徵也不佞熟足下居里細
行至詳備今足下第是天以儀我邦人士也有不為也
可以有為軻氏明言眉山氏發揮最詳盡足下其必大
[002-59b]
有為于明世若區區以一第賀不堪足下一瞬吾里先
輩徹始徹終光明俊偉孜孜求友以故出處皆有章程
惟是不佞老而懶亡能為他山之助然談及足下有奮
心矣
   賀郭章弢進士
足下第為足下喜為曾舜徵喜而里中人傳有賀客凑
集慶堂者甫翁曰此何大事與族中親友相約一茗而
别此之清風譚之有生氣咸曰非是翁不生是子足下
[002-60a]
資本金玉虚已下人又加以家庭烝又培養之自臻廣
大髙明與古人為徒竟甫翁所謂大事者予日望之且
以鞭末後著矣
   賀蕭如城進士
君家少師之所貽者何濃郁而深厚哉宜足下之挺然
明時也足下有今日自青衿向闇夫弟數道之此不必
為足下賀少師舊書在秘閣中可取而讀之吾郡數年
藜閣不入豈有待耶幸勉之仕路危道學入微始不為
[002-60b]
危所侵謹固維檝親正人為切砥幸毋少置念不宣
   答髙景逸大行
人有一種真精神相感通處有終日相對眉面南北者
有一面未交萬里几席者有日坐臯皮終日譚而人不
入者有口不譚一字人折肝相信者門下冰心玉骨入
微造室不肖神相感孚幾三十年如一日如連衽常恨
無由一登堂請正得奉手教宛如面承乾坤許大譚道
頗有然非入義理則入揣摩非落意想則墮神識不肖
[002-61a]
束髮志道轉折葢不知其幾近老而越知其難年來覺
種種罪過自懴自悔自以為悟矣不知隔千山萬山自
以為脩矣不知造千魔萬障建天地質鬼神考前聖俟
百世處尚逺中夜起坐真有皇皇不欲生者恐迷浪而
返如之何門下其無忘我老而時督教之羽便即附八
行也&KR0616見門下初問道時掉入商量卜度叢中無足以
助發門下髙明今想看破徹此迷雲矣涇兄已往東林
主席惟門下是任萬古在前萬古在後幸無怖苦以忍
[002-61b]
耐心樹鐵脊梁作東南砥柱是望
   答張雞山明府
河山異域真心千古相照况生同時乎竊常思西地諸
君子有一人挺然而起即千聖賴之以重光門下今其
人矣紬繹來教是不暖暖姝姝學一先生之言自足者
葢直欲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故無險不穿無家不參
宋時諸儒濂溪明道象山慈湖尚已我明學有兩派河
東醇儒也新㑹餘姚則直拈聖學之宗矣諸家語曰靜
[002-62a]
中養出端倪曰致良知總是止啼法夫道一而已矣惟
一一此惟精精此辨必了性命之志徹聞見支離之障
頽然穆然若不識一字人如是者久忽然日開月朗先
聖言皆我心所已言者若何為良知若何為天理若何
為端倪可不言而喻矣學非從粧㸃聲色可成者如食
本以求飽如衣本以禦寒如講學原以完吾明命明命
未徹縱模擬極工隔千山萬山不肖束髮有志今老矣
念及全歸一著汗皇欲死然路頭曾經踏破故逺承教
[002-62b]
愛披肝奉復門下以為然否便中望教之肅肅如對
   答劉君東孝廉
承教知道况萬福并諗近來靜中學力精進見與區侍
御書翁丈見地的確不但吾里魯多君子醖釀之功亦
年深證騐之力所論陽明先生生知不但陽明是生知
人人是生知無一人不生知翁丈試觀孩提愛戀父母
果學而知乎亦生而知乎若生而不待學則人人是生
知矣體到此處始是人皆可為堯舜所云無善無惡心
[002-63a]
之體是到家語未到家者語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鮮
不驚駭旴江歸善如陸子之於慈湖豈容輕測翁丈謂
然否大都學人只一味自參自悟既到家如人飲水冷
煖自知不必先横是非異同之心在胸中此意畧存為
毒最烈鄙見請教幸財之賢郎相處數日知其練達老
成令孫玉立翁全福人殊可喜舟中捉筆八行殊不盡
鄙忱倘未當翁丈嚼武夷君數碗一澆之一笑
   柬于景素儀部
[002-63b]
常念今之學者欲學古之人如翁兄儀刑中外信服今
人有餘師矣約情歸性權不離經此二語誠千古正論
諸走而之他道者是自昧其性也弟看來聞道還要愚
人愚人得即能守顔子黙識顔子之愚又曰參也竟以
魯得之處今日時不自託于愚魯不可得也弟與翁兄
並錮山林亦天以成吾兩人之志作大官轉眼空花山
林原不負人也志山脚底不知走何處佳音未到不知
委作何文字弟於翁兄何敢辭惟所命耳顧弟今下半
[002-64a]
年病瘧精神未復聞翁兄精神如六十嵗人羨之敬附
教諸不盡
   柬唐凝菴太常
久不問翁起居中間有便非翁相知故不敢託年老大
越喜前一班朋友得講嘉靖間先輩行事安得不翁是
思哉憲時編是大著作幸早成之宋儒謂孔子傳顔子
者另一道是寐語若然是真有隱乎爾此道如大海能
飲一杯者能飲一盂者各充其量各得性之所近孟子
[002-64b]
秋殺亦是孟子性之所近明道伊川兩兄弟便自不同
均不害為道惟乾元統天乃為全學保合太和乃為實
功和不本于元則流于情元不發為和則流于寂顯微
無間體用一原翁窺其全矣弟愚庸之資固守山中無
可請政因來教敬布所欲言此生緣豈遂再無日乎心
時時如對也月峰公為諸少年口角此老不竟其用可
惜可惜近聞澹生公編吏部書祝其竭力闡此老無聽
人言也翁謂若何
[002-65a]
   答馮少墟侍御
同聲相應同氣相求不佞于門下應求非一日矣乃今
春偶于張鄢陵得聞其槩今得親承手教神情㑹合針
芥相投何幸何幸捧讀大集宛侍几席聆金玉之音而
令人醉心起舞也門下一段沖襟恢恢不以既至自足
不以成章病人猶于楮穎外悉之門下入無涯矣拙序
聊當請事亦以志神交萬一此生如有晤時乎則道緣
未了刳心有日此生如竟無晤期乎則數語訂盟亦永
[002-65b]
千秋惟門下大加斤斧無貽同志笑也不肖年已老大
今秋初病瘧大半年精神未復門下年甚少俟河之清
有日兩地悠悠所恃者真性流貫不作纎毫間隔即時
時如見也拙刻頗有道長行人隻身難攜容得當呈上
   答胡趨儆侍御
常竊疑海以内播遷幾三百人豈無申隻手闢巨眼為
吾道一吐氣者偶從李君所得讀碑詩四首予驚而起
曰此開眼先覺也急欲通姓名左右而李君行迫遥望
[002-66a]
中州一星斗懸夜望斗極心亦與俱懸門下其有以自
重矣自重者而後能重天下萬世今日舉動後日榜様
越嚴越微吾道倚賴是祝是望不肖生平從生生死死
千起萬折稍通一隙舉目寥寥難相告語懷我良朋何
日覿面相看也承台函敬此復去秋七月病瘧至今皮
骨僅存杜門謝客伐木有懷惟深心相照是禱
   答楊晉菴都諫
不聞問者又幾二十年懷我同心豈竟無緣一把手耶
[002-66b]
不然是于心吾雲浦二兄有緣而于翁兄竟相左也必
不然矣中州之學雲浦可與語上而從大集中知自得
之深匪膚儒所能窺從此直達天德日宏日邃作千古
正宗望之望之弟生平從百折磨練而入匪從順境中
來安得與老兄就正一榻是此生之幸也李君來承台
教佳集敬附謝不盡言兩地脈脈弟此時因病瘧八月
未能霍然難以細布惟台亮
   答余鳴雷鳴盛
[002-67a]
别後二十年來教云髯如㦸不佞老可知也為之悵然
書中有急急承家學之意具為足下喜以僕觀甫翁居
官禾川垂澤甚逺秦中功最髙近管大察公而恕其所
貽者良厚足下輩當盡人事以承天之眷佑不佞學無
他長惟望世之學者從規矩準繩澹泊立定脚跟即學
脈不同然已先立其大不然縱聰明才華此如無根之
花立見其瘁人家處勢盛能澹泊家範嚴肅自守未有
不長逺光大者也尊翁居官良苦制行亦苦惟僕知之
[002-67b]
足下輩居官時始知之僕病自去秋瘧起至今皮骨僅
存杜門謝客偶逢盛從至謹口授以請教楮短情長惟
心體力行之不宣
   答李用行
足下傳經中州尊母夫人教良是學問即淺近即神化
舍近而慕髙逺舍家庭而離親遊俱非正理足下學有
入而性又敏但願從規矩準繩萬不失一至道之凝以
至德敦厚之謂凝藏密之謂今人不及古正少此一著
[002-68a]
足下勉之得暇過我彼此一切究之是所望也
   答趙乾所吏部
承教中多奮世激烈之語世間人品不齊贋而售者多
亦天意也吾輩學惟法天則兼容併包無不在覆幬中
足下如璞玉望味古人切磋琢磨之義已精益精巳密
益密自能慮以下人不見世間過於斯道方能堅凝不
肖語折肱而來不敢以虚語事足下葢所望者長且逺
也萬勿以為狂言得覩尊容堂堂正正陽明用事宜其
[002-68b]
表表偉偉妄題數語不知有當髙明否
   又
正氣之伸有日望大著心胸寛以待人嚴以自待世間
人不必著一惡心豈但作大官者假即得美諡亦假者
衆世間事往往如此世界原無定準本心自有定向惟
不昧本心即是為己之學一切世間升沈毁譽得失如
浮靄往來太虚無加損也持此直布少墟先生既相信
望細細商量日求所未至
[002-69a]
   答徐藎夫尚璽
賤生荷隆愛愧無以當嗣無從申謝然心中時懷仰不
置兹復勞逺存知門下留心大業家學重光甚為助喜
不肖自去孟秋病瘧至今皮骨如削杜門謝客久疎筆
硯念門下孜孜為道之意兼所選者精而核令後學易
讀曉故病餘不辭執筆謹具稿請正幸斤削為望學問
不論脈絡只要精神逼真精神真千條萬派同歸於海
不然縱譚王説伯何用今人動輒議晦翁去晦翁精神
[002-69b]
何啻天淵門下之見卓矣敬謝教
   柬吴𤣥水儀部
往承教存嗣有入都門者即裁書奉復持書者至而門
下已捧命出國門矣常怏怏無從請教記從一遊學者
曾道此意想亦浮沈矣心相映照世間形跡不必論也
舍親李文源兄歸始知門下移官白下舍攘搆紛華之
境趨恬淡寂寞之鄉此天所以堅門下道緣即此越過
學人多矣吾輩學無别證世皆進從退處安得世皆濃
[002-70a]
從澹處耐得此正學之受用真為致知格物望門下以
身發揮之
   答錢肇陽明府
昔人云顔子没聖人之學亡愚見聖人之學千古千今
人人本有未嘗亡也在人悟不何如曾子之學猶有可
傳者故人得而祖述顔子四空懸崖無可倚靠故曰末
由學者未能悟循循曾氏家法亦是遊于彀中晦翁格
物一解雖有異同然精神建天地質鬼神有功後學甚
[002-70b]
大不得以其註解而少之愚見如此髙明裁之
   答髙景逸大行
正病危中得手札及㑹語三小幅時不能作字命穉奴
曰此同心之言宜謹藏之近稍甦欲附請正報翁兄而
穉奴從故簏中搜不可得始而怒既而思曰此天以啟
吾兩人不在文字中卜度過日子記得札中有自誠明
二句分疏語又謂從崔後渠集有所悟格物夫後渠非
知學者翁兄取其言虚而可知誠明兩字要活看學開
[002-71a]
眼即誠即明即明即誠分疏不得初未嘗内顧胸中此
時是誠此時是明若將先儒語言較長競短再無有了
期又記得三札内錄出㑹語恐有不妥翁兄一段沖襟
儼然聖胚學問先立其大横説豎説正説偏説逆説順
説俱是又不在言下説是非目前可望拈出正宗與千
聖相印正者惟翁兄實賴至道非至德不凝以其人足
以勝之翁兄是已久而知不肖語語血誠也滿眼風波
正藉之為切磋砥礪之資請看風急天寒夜誰是江門
[002-71b]
定脚人白頭髙帽頂青天是其時矣直布知心寒暄不

   答錢梅谷侍御
讀黽記稔老先生學問淵宏與世儒大不同語語提唱
曰仁曰生生則其造詣可知此之謂效天法地之學從
此路殊可以參天兩地方謂之聖胚不肖老矣學之未
能故于同志不憚饒舌知臺下與太虚同度也
   答汪登原中丞
[002-72a]
久不得臺教意者弟無足以受教耶常念之如在目前
承翰示喜不可言弟即當趨教老年兄弟聚首此宇宙
間快心事顧鄙情具復㑹衆札中夫以名德元老如翁
兄篤實光輝一彈指羣山助響諸君豈日對岱宗而不
知乎弟竊以為嗣㑹即以貴郡諸士縉為盟主即有餘
師毅然行之自貴邑始燈頭有火起抱薪叩鄰家門求
殘燼語云早知燈是火飯熟已多時願翁兄力任之敬
此謝臺翰之辱諸不具
[002-72b]
   答新安㑹中諸友
道鄉佳盟下招腐儒誼當竭蹶以趨遂夙慕真心顧歸
耕二十餘年杜門一壑遂成孤性而去嵗一病元神未
復坐失良晤豈不佞道緣之慳乎雖然以不佞未來乎
思諸君子濟濟鏘鏘聚㑹一堂金石迭奏不佞神未嘗
不往也常謂有一方區宇必有一方勝槩有一方勝槩
必有一代元夫竊覩鄉有元夫傑儒而日溺于見聞者
非忌則怠輒不知景而效之是猶家有夜光而羨人之
[002-73a]
抱一珠一璣以為竒也夫貴郡之黄山白岳代有名儒
即近代諸老以予所款交或秉斧鉞或司諫諍或持憲
紀或理民社皆烈烈大儒名賢芳猷此必有根器潛修
未易語人者世不之深求而别有所索是道在邇而求
諸逺也是家黄山白岳下不知其奥而别宗孤峰半岫
以為雄也諸君子一降心揖志舉目有餘範矣諸君子
生長紫陽里意謂紫陽學似今日稍晦不知晦翁精神
建天地質鬼神考三王俟百世誰能淆之彼之持説稍
[002-73b]
異者正所以翼晦翁未墜之緒而光大之皆紫陽血脉
異同不足計也又以二家學並馳域中乎不知道一而
已晦翁云新安無朱元晦青田無陸子靜以二家並馳
者是二之也通此則紛紛藉藉不足較矣惟思天之與
我者自成自道為仁由己當仁不讓千古以前千古以
後誰能禦之語云縱不識一字終是還我堂堂大人願
與諸君子交勉之不佞近又理㑹晦翁釋至善云事理
當然之極無一毫人欲之私此語直接唐虞精一真傳
[002-74a]
若以些小見地理欲交襍去至善天淵即起陳王二先
生言亦卒不能越此敢以此畢請正之私莫往莫來悠
悠我思惠而好我示我周行元某九頓日望之矣
   答馮少墟侍御
拙作聊定千古之盟而翁丈沖襟與進皇皇恐恐弟自
先秋感瘧至今春大劇幾與天遊幸稍愈杜門謝事始
知了死生一路此路一提不知事者硬以為佛氏之學
不知易曰原始返終故知死生之説吾夫子先道之矣
[002-74b]
不然未有不流入見聞覺知生滅路去也開示後學少
不得與之拄杖若吾輩年俱老大歸根復命是脚根下
事謹以請政同心千古兄弟惜道路逺無由數請教明
月在天有懷如結
   答肇陽明府
先是曾有近刻三冊托太和王父母呈上得來教似尚
未到門下學日新月盛吾道之福來教引諸先儒具仞
逺心但吾輩老年脚跟下事要明白一切名號俱是色
[002-75a]
相倘自己本命元辰受用不來即千萬世名我輩以大
聖大賢皆是虚假的然闇然處正在於此願與門下共
竟之太史歸來共竟大事父子師友天倫真樂他日出
而任天下之重始知家學淵源良為同心慰不肖先秋
病瘧至今春劇幾與天遊近杜門謝客日有鞭策不敢
放過辱門下愛敬以謝
   答錢機山太史
聞門下以大老先生初度請歸門下以為尋常事而觀
[002-75b]
者羨庭闈樂事仁孝完福儒紳中僅見者昔孟氏所稱
三樂人輒漫讀過不知所樂何事不愧不怍實有用心
處倘非如尊公及門下夙常根究則世之父母存而育
英才者豈少哉竊常思文貞先生一生入細微處真不
可及故臨事種種有致門下乘時一尋先輩遺軌此分
内事不必遜也幹大事肩大任未有不自窮廬始不肖
老矣與世何求念同心之求故敢請政一切世間語不
敢瀆望努力明德以光家學不宣
[002-76a]
   答蕭畏之孝廉
足下枉教知神情凝定得來教又知於學脈尋究僕晩
年得此良友喜幸何其諸老云云如藥方隨人用用得
一方著久久自能開悟悟開如人飲水本地風光受享
無疑不待人告語矣總只在發念真真一生結果無量
足下勉之
   答劉石閭中丞
翁德學日新浙人誦清淨寧一之妙不容口今始知篤
[002-76b]
恭不顯之説聖賢切實語不欺我也弟年來覺惟有聞
道一路再無别事愈收斂愈真切愈真切愈進步一切
聲色俱屬幻泡弟嘗私念云㕑前火杖能得幾時不自
猛省真為枉生惟翁無棄我督之成是祝山林朝市相
對此心纎毫不二耳敬謝不宣
 
 
 願學集卷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