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229 願學集-明-鄒元標 (master)


[008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願學集巻八
            明 鄒元標 撰
  雜著
   書明道先生語畧後
明道先生之學盡識仁定性二篇考其時年二十四以
是知聞道不論早暮有自少悟者有老而不悟者在見
地徹否耳或曰先生所謂以誠敬存之者與仁有異否
[008-1b]
曰先生有云誠誠此者也敬敬此者也非别有一個誠
别有一個敬先生言之詳矣且先生所謂誠敬者非防
檢非窮索而後儒以防檢窮索為誠敬真白沙語云後
儒不省事差失毫釐間嗟哉
   書陽明先生語畧後
予嘗讀傳習錄以先生之學在是書近而知先生之自
得不盡在是書也葢當時格物之説浸滛宇宙先生力
排其説約之於内其後末學遂以心為内者紛紛矣與
[008-2a]
逐外者何先後間耶且當時先生隨人立教因病設方
此為中下人說法而所接引上根人則本天津證道一
語盡之學者當直言無疑可也嗟乎先生當時所造就
者濟濟今吾吉豪傑岳立然未有作人如先生者予於
先生不無遐思
   書象山先生語畧後
象山先生自少即悟宇宙即吾心吾心即宇宙古人之
學先立其大此可槩見然非先生剙言也軻氏曰仁也
[008-2b]
者人也形色天性也即先生宇宙吾心之謂先生於天
人更無分别而後儒以人合天惟愈欲求合而愈離矣
或曰先生一生學與元初所見未見月異而嵗不同何
耶予曰聞見之學日積月累知其所有無忘其所能衆
皆見其進也徳性之學所過者化所存者神即先生未
之或知也此其趣操皆殊矣或又曰先生之學人皆詆
之為禪何耶予曰此以耳食者也夫先生所誨人者孝
弟忠信所謹者庸言庸行故詆先生為禪者非但不知
[008-3a]
禪且不知儒
   書慈湖先生語畧後
慈湖廓然朗徹始於扇訟一提當下直見本心可謂勇
往直前矣至所闡師訓以無意該之非但有功象山方
且有功聖門竊嘗聞諸儒闡為學之要有主靜者有居
敬窮理者有格物者師之傳弟若手授密藏弟之受師
若頓起沉痼不知大道本無一物師不得傳之弟子弟
子不得受之師一無意盡之矣彼意立我成我成而人
[008-3b]
已異人已異而議論滋無怪乎指先生為異端而議者
紛紛也
   書白沙先生語畧後
予自志學聞諸先達言必稱先生取先生書讀之葢數
遍矣先生論學在靜中養出端倪又曰吾學以自然為
宗予亦嘗用心于内似端倪呈露廿餘年無所得又嘗
究目然為宗之㫖與先生之學似若扞格近知先生之
學自得者深非言語可求也夫端倪無處無之予以端
[008-4a]
倪求之無怪乎不得其端也道本自然予有心求自然
終與自然者殊也先生語云求靜之意反覆圖之未見
其可若遂行之秪益動耳又曰從前欲洗安排障先生
所謂養出端倪自然為宗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
   書心齋先生語畧後
或問鄒子曰泰州崛起田間不事詩書一布衣何得聞
斯道卓爾予曰惟不事詩書一布衣此所以得聞斯道
也葢事詩書者理義見聞纒縛胸中有大人告之以心
[008-4b]
性之學彼曰予既以知之矣以㤗州之天靈皎皎既無聞見
之桎梏又以新建明師證之宜其為天下師也竊嘗論
新建有泰州猶金谿有慈湖其兩人發揮師傳亦似不
殊斯道不孤徳必有隣予于兹益信或曰泰州主樂末
世有猖狂自恣以為樂體奈何予曰此非泰州之過學者之
流弊也夫流弊何代無之終不可以流弊而疑其學
   王夢峰先生賛
心慈而惠又確以誠寤寐先哲遵古攸行孝孚閭里行
[008-5a]
重鄉評逸民髙蹈儒者章程謂公慥慥無愧斯名
   書天下善士巻
予病卧白雲官舍彭生徳卿持劉學使友善巻索書予
觀徳卿老成練達無能措一辭雖然予所謂友善者不
同説者謂予為一鄉善士斯友一鄉善士國與天下皆
然若然則一鄉之不善者將置之度外耶予謂若果為
一鄉善士則一鄉之人皆善士也果為一國善士則一
國之人皆善士也果為天下善士則天下之人皆善士
[008-5b]
也繼之者善成之者性無賢愚無古今一而已我輩為
善亦當無賢愚無揀擇並生並育俱立俱達熈熈皥皥
即有至愚不肖者在其間亦竭力引掖奬勸相率而歸
于善譬之春風𢎞敷百草向榮所以謂之善若然則漁
樵畊牧皆吾真友不必冠冕也閨閣寢室皆吾實學不
必四方也成人之善有大小則所就亦有大小苟曰吾
為善士所友者止於善士不過孑然自小自度之人一
膜之中秦越同胞雖謂之惡可也奚善之有故曰大舜
[008-6a]
有大焉善與人同又曰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此聖學
脈絡必明乎善而後知予之非妄也嗟乎今志學者衆
明善者寡徳卿致意劉使君予之所朝夕未能者此而
已其何以教我
   書無涯公巻
崦泉周公晚年别號無涯公所著有無涯傳鄉人莫測
所謂以問鄒子鄒子曰夫道渾然太虚而已虚生氣氣
生形形生名人見其迹輒以為有徇生執有者道術為
[008-6b]
天下裂上知之士則又求之無名無形無氣之始甚至
糟粕仁義桁楊禮樂皦皦然曰無竟不知與執有者奚
異又有憂世君子欲為之調劑曰有則滯無則空求之
有無之間不知所謂間者將安所在至聖經綸立本知
化一無所倚若有所在是有倚也吾不知公之所謂無
涯者果執無之見耶有倚耶無倚耶公昔受學羅太史
文恭公膠庠擅鑄人之譽鳴琴流愷悌之聲飄然賦歸
行誼純固有柴桑風致柴桑罷官後著五栁先生傳以
[008-7a]
見志余讀其詞神王千古因嘆柴桑葢㡬於道者往往
為其清節所掩然柴桑固不有一世又安有千載可不
必論也公官與柴桑同無涯之况得無相類也雖然同
不同無論莊生云以無涯徇有涯殆已公不以無涯徇
有涯余又安能以有言徇無言哉他日與公騎决莽之
鳥窮汗漫之野相眎一笑而已
   書胡黄溪扇
癸卯春予扁舟白鷺環溪胡叟同坐問曰人講學在修
[008-7b]
徳夫子首曰徳之不修方才説學之不講中庸曰尊徳
性而道問學予聞而心喜告叟曰世儒說修徳非尊徳
性之㫖也徳性曰尊髙明如天一物無以尚之之謂也
禹之行水也行其所無事也修徳者知無修之修則尊
亦大矣
   書上國勝逰巻
呉孝廉光卿舉于鄉七年計偕癸卯春始擔簦從庾嶺
遡章貢望武林金焦入齊魯去社友為之賦勝遊明珠
[008-8a]
灼爍光卿載之為行李重鄒子告之曰今人居房闥者
望天日則目為之暢由邑井而之郡國者則神為之曠
自郡國之天下耳目肝膽非疇曩有矣子嘗謂登東山
一章孟子教人開見地法門夫學雖不滯於見却以見
入今世士局局然矜飾莊嚴如井蛙夏䖝不可語大道
者局于見也子行矣之齊魯所見者非泰山乎予嘗偕
友躋其巔與培塿無異竟其窅奥深厚終身不能盡夫
斯道日用庸常無踔絶奇異終身由之不能盡亦猶是
[008-8b]
已子究所謂不能盡而無可致力者然後為天游也已
   逍遙樓銘有序
元標拜别予師十餘年毎一念及寸心如搗師非但知
我且成我年入老大始知古人在三之義非虚語白髪
在堂逺遊未能回首山隂道上春風如在忽師寄逍遙
記一冊元標捧而讀之喜師邃學非近世謭謭者可窺
而客有在坐者曰先生以講幄舊學簡在聖衷兹㝢内
靡寧東倭跳梁礦使四出所在方岌岌讀先生文寄情
[008-9a]
烟霞魚鳥間花木竹石自娯眎古人江湖憂國之義不
有間歟且古之抱膝隆中畊萃版築者乃心罔不在王
室也以視先生謂何元標曰先生純孝人也聞之先生
父為東武公博學宏辭方正㢘潔士竊其餘膏輙取上第
為大官公獨浮沉州邑間以循良聞海内士縉至今髙
而惜之兹山故公樂適地先生居之若曰見公羮墻間
無之而非親非忘世也古人常於孝子之門求忠倘王
明用汲先生不乃以見公羮牆者試其未竟萬一乎客
[008-9b]
曰知師莫若弟子子言誠有當先生但記云陽見而氷
消者然則消與不消有别歟元標曰否否若以清者而
易濁是二之也譬之水凝則為氷融則為水水與氷消
與不消寧有二哉而世儒以道心主則人心聼命不知
其所聼命者有方所歟無方所歟此非深造天徳者不
能不溺其所聞而先生所謂無住而無不住無在而無
不在恢恢乎得斯道之大門下士奉為蓍龜敬系之銘
銘曰巖巖東武飛鎮山隂蜿蜒百里峭壁千尋誰其似之
[008-10a]
翳我朱公名實相副穆如清風筮仕柴桑名振循良再
刺維楊方駕趙張萬姓倚毗旋賦歸來詩書枕藉鹿鶴
裵徊爰啓後人一經授受源深流逺根培枝茂伯也服
官議讞持平未究厥藴克嗣家聲仲宗伯師世之羽儀
結廬兹山用永孝思兀坐危樓其身則幽白雲莽互黄
鳥相求煦以海日蕩以長風以逍以遙萬象皆融其融
維何不即不離如人飲水寒温自知言寄鄒生予今而
覺負笈而來予共爾學小子聞之實獲我心奉以師保
[008-10b]
天日如臨身未能至心則嚮往蠲吉南來齋心函丈師
其啓我無即于頑拜題蕪詞誓永名山
   瀧江講義題辭
瀧江歐文忠公阡表地其地多山山嶔崎磊落盤亘百
餘里一水從䖍溯歐抵瀧三獅踞瀧頭入其境者如陟
清虚玉都人文自文忠公至今鬱為海内冠冕先母羅
安人𤣥宅今厝漕坪與瀧伊邇予習與鄉人士遊間拈
書義偶有管窺得二十八章同志諸君剞劂以傳予連
[008-11a]
遭大戚二毛蕭騷形枯神憊不知學强商學不知書浪
説書醜態畢露狂譟未改先覺長者憐予醜發予覆洗
心而改取日虞淵未晚也
   仁文瀧江兩書院增定藍田吕氏鄉約題辭
邑故有約而間有借公道逞胸臆者予頗厭薄之年來
世事漸乖奢靡相競蕩然無復先民繩檢因思子云以
約失之者鮮夫約則鮮失不約則滔滔莫返寧獨鮮之
云乎哉乃取古藍田約洎邑中事刻于兩書院巨細畢
[008-11b]
載冀與邑人士舍其舊而新是圖書院衿庶畢集耳目
章明嵗時商略舊學與約偕行庶㡬稍有維繫人或重
學而輕約不知道無隱顯事無精粗約即學也程子有
云明得盡渣滓便渾化却與天地同體予謂兹約亦然
有能實踐約語無愧衾影雖聖賢復起當與同符不即
縱譚心性若數家珍一二不為里巷子揶揄者眇矣
   仁文㑹約語
一先悟學以悟為入門猶適逺者以問道為先務適逺
[008-12a]
者苟不問道里曲折山川紆迴其不至擿埴索塗者㡬
希故學必先悟然悟有不同有省悟有奮悟有透悟省
悟者謂人生百年光隂轉瞬石火電光所得㡬何何可
不學也奮悟者思聖賢齊民原同一體蚤夜心思有為
若是而奮心生焉透悟者則神而明之實有諸己所謂
不言而自得學之至也然有由言語觸發而入者有由
練磨薰習而入者由言語入未必徹根由練習入則恒
乆不已而居安資深逢原之妙因之矣葢嘗論省悟者
[008-12b]
如寐之得醒醒有復寐時也奮悟者如石之激火不激
則無煙也透悟者如汗之透體渾然周流無復滯礙之
患矣嗟夫透悟者斯道之正宗斯人如作吾終身請事
焉一重修夫學以修為實際今譚學者實繁有徒無論
不能化誨來學即多口之譏反增是豈人心盡無良哉
則素行不足以孚故也故學必本修孔子大聖也以子
臣弟友之倫為未能必曰有所不足不敢不勉吾儕視
孔子何如縱曰盡倫不過因沿於習俗之常而真意流
[008-13a]
盎於五倫之間者實有未盡分處故修在惇倫倫不惇
是室而可無棟梁也顔子大賢也聞非禮勿視聼言動
之訓輙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吾儕未必敏於顔子致
飭於視聼言動之間者雖有然越於禮者常多故修又
在崇禮視聼言動而可非禮是室而可無藩籬也伊尹任
天下之重一介必慎故放君而天下人信之以其不以
為利故也吾儕以身紹明聖直接千古之緒忽一介之
義則雖有掀揭之猷其誰信之慎辭受取予之節者是修
[008-13b]
之急務也夫學人修行猶女子持身未聞女子稍不有躬
而可以為節者亦未聞學人闊略修持而可以言道者嗟
夫世有克修此三者雖口不齒一字目不識一丁吾固
知其得斯道之大端矣一貴證證者證吾所謂悟而修
者也夫吾所謂悟而修者非他即吾之心也所謂修者
非他亦吾之心也非剙自我也孔子曰知及之孟軻氏
曰始條理者知之事也宋儒曰進學在致知非吾所謂
悟乎孔子曰仁守之孟軻氏曰終條理者聖之事也宋
[008-14a]
儒曰行所知則光大矣非吾所謂修乎夫又非判然二
事也悟者即悟其所謂修者也以悟而證修則不沮於
他岐之惑修者修其所謂悟者也以修而證悟則不涉
於𤣥虚之弊而實合内外之道二之則不是矣昔王文
成公曰不覩不聞是本體戒慎恐懼是工夫已又曰戒
慎恐懼是本體不覩不聞是工夫斯語也修悟雙融非
達天徳者未易語此語學必透此而後可以言證
   書太和巻
[008-14b]
予嘗試之一念而和景星慶雲一念不和妖星厲鬼和
者功徳母也雖然和者人所自有非强其所本無也試
觀赤子熈熈皥皥與造物游喜而不知喜怒而不加怒
號而嗌不嗄和之至也居士之和眎赤子何如果復本
體所自有耶亦取必於外而强自排釋耶復所自有者
可以享帝可以事親達之邦家無怨强自排釋者一膜
之外卒然觸之朝而焦火暮而凝氷而和之㫖逺矣居
士謂我然否
[008-15a]
   書同心之言别劉抑之使君
予自庚寅冬得聞抑之劉公賢恨不親其人既聞公出
而奉廷對又思安得借公為吉典刑亡何公果拜吉州
牧予歸卧青螺白鷺間時得炙公睟穆予與公年雖相若
然觀公褆身如處子服官如老吏幽閒貞静嘗自媿以
為不及公以治平第一銓曹數請首召備交㦸之選上
深居法宫未得㫖而公嘗嘆曰夫不臺省不官耶出入
内外罔非王臣粉署含香盡皆時彦吾無所擇官矣當
[008-15b]
事者熟公趣操蹔移水部未浹月内召㫖復下咸相顧
咨嗟曰胡不為今日地鄒子曰公品超世外而以世法
觀公者淺也譚仕之義莫備于易允升大吉矣卒至于𡨕
升夫至于消不富雖允升奚吉也素履以往似無咎矣
終至于其旋元吉至其旋元吉亦豈止無咎也易曰素
履之往獨行願也惟公今日以之吾人一念而㝠即都
三事而何厭之有一念而素升沉俯仰無之不可公行
矣鄒子自期與所以期公者千百年千萬世此素心耳
[008-16a]
持是素心可以配天可以享帝可以事君親可以對聖
賢公勉哉無令素者乆而緇也是謂同心之言其臭如
蘭公有味愚言乎
   白鷺㑹答問復
管窺説明明徳即説齊治均平說學即說恱說克復即
説歸仁說敬恕即說無怨真正復性自然民不能忘若
忘畢竟復性未至此聖賢自考考人實語三說即一說
第一義即第二義第二義即第一義未知然否其一/
[008-16b]
管窺格物之說古來多端常有言如人入都門東西南
北皆有路頭可入學者做得工夫片段到知止地步實
與先聖家風不殊石本可也朱本可也不必拘拘然較
同說異不知然否其二/
管窺未發之中常人未必有此陽明先生有激語夜氣
㡬希與夫嘑蹴不受即未發之中竊謂常人穿衣喫飯
時時未發之中在若無未發那得已發除已發亦無未
發㸔未發不必過深過髙常人箇箇有但常人未必覺
[008-17a]
其三/
管窺二氏之學功行亦細密世之儒者實受其益即欲
出語著書闢彼未必心服道路各别養生家一般存而
不論可也不知然否其四/
管窺不待擇而先服膺服膺何物必待存守而後擇請
問以何存守若不先擇恐存守亦是入魔路去其五/
管窺端倪即此不忍人之心也擴充息養瞬存不昧此
真心也善觀之後先儒者一様無兩様同此直達同此
[008-17b]
精密不知然否其六/
管窺反覆入身來此教學者真切語由真切而後能識
心體識心體而後能求心心體彌漫天地古今能收能
放能大能小不是儒者拘拘然以一腔血肉為心以一
腔為心如春蠶作繭為求夫放與求之義逺矣其七/
管窺調甫首尾疑體用未言人已葢調甫從用處得力
即用即體愚謂此聖人光天化日語除人與百姓别無
已除安人與安百姓别無敬若拘拘然守著一腔光景
[008-18a]
為性為存為敬於人漫不相涉此後儒之失也曰至愚
至賤將何為人與百姓曰一家父子夫婦昆弟朋友一
生多少在何謂無人與百姓敬字還當體貼安字安彼
此相安相樂無怨無尤之義能到處相安相樂即謂之
敬切莫錯認善俗媚世為安為樂其八/
學在知止又在不執知止公廓為迷眼打破意見良工
苦心但愚謂善俗與超凡入聖鄉約與講學是一様人
一様事無精粗不知然否其九/
[008-18b]
由龔使君言入躬行路由王先生言入正學路龔使君請
于本原處指㸃何狀王先生曰此處難言愚竊謂使君
問王先生荅本原歴歴昭然現前猶向别處覔本原不
知然否其十/
管窺此章調甫以現前平鋪為學公廓必探至元本汝
光以當下為原本王先生云真心無内外放不去收不
來洞見真心矣不知鷺洲自來有此嘉話否其十一/
汝光深探有見通篇不能瞞明眼座上曰但除妄想得
[008-19a]
無作和事語乎佛氏云不斷百思想菩提作麽長汝光
復我其十二/
管窺譚國家舉錯惟當舉錯者方可言不然以吾輩為
議政言生民利病惟畱心民生者可言不然忌吾輩如
芒刺大都㑹中惟實體素位而行不願乎外二語方是
本分藉口一體冒認孔仁恐未穏當其十三/
管窺調甫實落能充達得去精神亦自歸一即欲强之
以悟心性彼盖知欲立欲達即仁也强恕即仁也忠恕即一
[008-19b]
貫也愚竊謂果能充達更不必論心性矣能充能達處
即是心性不必深隠其十四/
管窺歸寂收攝保聚葢各因人性所近而入若調甫則
用不著譬之人有用宣洩者有用保和者學何能執一
但初學由此學不致放蕩其十五/
管窺告子之學實出世宗吾輩但當存而勿論孟氏守
先王之道以待後之學者其言自穩當其十六/
管窺良知之說遞相口傳失真予實厭聞昔年在青原
[008-20a]
有童子歌良知詩予因曰冒認良知語濫觴予輩當濯
以清風超度之須臾童子歌古詩調甫曰良知當下即
超度矣雖戲實挈𦂳語兹㑹譚良知語頗少予心喜嗟
乎誰知不譚良知之真良知乎其十七/
管窺不住即常住千古定論其十八/
   書白鷺㑹語後
白鷺勝㑹元標以病未能赴然神&KR0616矣方揵闗自訟侍
御公郵書望予意甚篤且屬以㑹語見貽元標乃敢續
[008-20b]
管窺荅問後以當請質諸先生言為現在㑹元標言為
未來㑹要知面不面言不言亡間也憶三十年前在青
原予與調甫汝定公廓汝光子開齋祓盟者㡬千人而
縉紳中獨王先生少曾㡬何時諸耆儒凋落獨王先生
如魯靈光居然狎主所執鞭弭從者猶然吾黨數子今
不無踵其後者是盼望朂哉吾黨人生堕地更有何事
無以兹言為瑱而時叅研之以底于成千里得一真儒
若比肩也矧吾里于道自其天性倘焰焰相續侍御公
[008-21a]
功徳螺鷺者益侈且大哉
   乾城紀遊引
予讀劉玉受先生乾城紀遊三十年山川雲物境象宛
然在目前元某以罪械而&KR0616纍纍然旦夕莫必其命而
先生乗傳奉王命以&KR0616苦樂雖殊致然元標賴天與憨
皮袋諸悽楚處頗不為楚而先生著作又能為諸山川
㸃染妙出無窮佳致元某是時為老頭巾所壓作擔板
漢先生則浸浸乎時以境證心時以心化境時而心境
[008-21b]
俱融非流連光景者壯哉遊乎西南天地流光多矣雖
然元某近有言曰學問未知入處須知入處既知入處
須知出處一知出處須知落處先生是紀入處具見良工
苦心而出處落處它日續紀再出必謂鄒生從夜郎王
走一遭亦不辜負兩人相視而笑何如
   圓塘錢氏興文㑹條件
錢氏祠以興文名㑹常走予求為諸士約予數年未之
應而諸先輩請意殷殷予愧難言然意不可負敬書數
[008-22a]
語後有聞言而知請事世必有興者即或弁髦予言豈
無一二有當予心者乎有當予心則予言不徒矣
一文之一字最難言今業制舉義便以為文不知曰文
不在兹是時無制義可作夫子曰文其必有所指矣於
乎不顯文王之徳之純文王之所以文在純一不已不
已者果何物乎諸生叅得明始可以言文
一士患無志所以從蓬蒿中錯過鬚眉丈夫何謂無志
搦管時思量作秀才一作秀才便軒然里閈宴㑹中人
[008-22b]
之屬必赴里中些小小氣必聞官自待甚小如何得長
進若是有志士思量我這箇身子叅天叅地如何混過
一生必不肯赴宴㑹必不肯圖小利必不計較小民無
論科名即位極人臣浩浩坦坦無所不容又有一等自
恃門第家中些小事便欲逞客氣説是扶門面不知祖
宗門面所以大者是有好人好様子若如此扶門面不
過刻削元氣天理昭昭何益之有
一世有興者必是隂徳自己心地好若未積陰徳今日
[008-23a]
思量得志報某仇明日思量得志行某事鬼神先已奪其
魄故一門之内雍雍穆穆忍人讓人必有賢子孫天來報之
未積陰徳未存心地縱詩書滿腹如樹之無根必立瘁矣
一今世相逢動輙訴窮一窮字不知丢却了多少豪傑
先輩也是如此窮如何濟濟先輩却能耐得今人耐不
得學未成文未通便欲求館不知一到館主人請得一
個先生來自已好歹全然不知兩目晦盲只見退不見
進故聰明少年有志之士真正苦讀予嘗譬山僧苦行
[008-23b]
修持鬼神且來獻食何況人乎不然請試之世有一心
讀書而餓死者是里黨宗族皆仇敵子當受拔舌之戒
一讀書作文自有一種竅妙書有書竅文有文竅父不
能傳之子兄不能傳之弟在人自悟但從熟中出叅中
悟悟中叅一日能留心日日能留心後常如此三年無
不過人之理親明師聚良朋逺匪人此特其末故以語
于終焉
以上五條四條立根本後一條是枝葉根盛則枝葉必
[008-24a]
茂英俊子弟留此種在識田中自然另長一格若以我
為藥言也惟命以我為狂言也亦惟命文肅公輩地下
有知其必不以予言為狂矣
   書刻汪子手持孝經賛
孝者學也學者覺也經者徑也路也以孝為徑路天民
先覺實不越此世有疑堯舜之道不盡于孝弟是惡知
孝弟配天地叅三光亘萬古堯舜而在今日盡孝弟寧
有窮時性中只有不足故夫子曰有所不足不敢不勉
[008-24b]
此是實語或又以夫子為謙辭此不知自性又惡知夫
子知性者生生世世只有此一路再無有盡萬分之一
處宜君疇三復數年躬為之賛也嗟乎天下有一人不
明此學果可謂我之孝乎古人欲明明徳于天下者正
如此義
 
 
 願學集巻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