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08 詩紀匡謬-清-馮舒 (master)


[00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詩紀匡謬
              常熟馮舒撰
  凡例云一上古迄秦以箴銘誦誄備載
原夫書契既興英賢代作文章流别其來久矣若箴銘
誦誄可以備載則賦亦詩家六義之一何以區分若云
有韻之語可以廣收則國策管韓之屬何往非韻素問
一書通篇有韻易之文言本自聖製書之敷言出于孔
[001-1b]
壁亦自諧聲不專辭達可得混為詩耶作俑於茲濫觴
無極焦氏易林居然入詩矣豈不可歎
  一漢以後詩人先帝王次諸家以世次為序
先帝王而後諸家以世次為序似矣然有必不安者子
桓與吳質書云徐陳應劉一時俱逝是知數子盡卒於
建安之年蓺文之序仲宣每云漢王粲此可證也然七
子宗主陳思列陳思於徐陳輩之後理所不可然置徐
陳輩於陳思之後可得謂之世次如此乎蓺文之序人
[001-2a]
也每要其終而言之故江令亦曰隋江總然唐人已目
之為梁江總矣必以其達於陳而係之陳也可乎
  一名家成集者各分五言四言六言雜言
一人所作咸備諸體一題所賦或别體裁未有可以篇
之長短韻之多少為次者古人之集亡來已久陳思蔡
邕二陸隂何俱係後人編集四言五言亦並間出足知
宋文鑑以前無分體之事矣𤣥暉文通二集是原本然
𤣥暉首撰樂府三言五言間列文通稍如後世體例但
[001-2b]
五言之外本無别體可以異同今一人之作必以四言
先於五言一題所賦又以三韻先於四韻即如蕭子顯
春别一詩簡文元帝各有和章首末各三韻四句惟次
章六句三韻今以六句之故各移第二章為末章是猶
歌南曲者以尾聲止於三句而移之引子之前也何俟
知音始為拊掌
  一詩數見而句字不同者參校其義稍長者為正
   文
[001-3a]
古人著書各出己意試以班范二書校東觀袁荀二紀
其一切詔令無不各出已裁即如所載之詩亦從刪改
理宜以一書為主而互注異同若擇其義之長者為正
則每書各取數字令人何所適從即如瓠子一歌史作
皓皓旰旰漢作浩浩洋洋史作為我謂河伯漢作皇謂
河公今史漢各擇一句豈浩浩洋洋漢長于史皇謂河
公班遜於遷耶此俱由晁補之楚辭後語刪改所誤
  一樂府起于漢又其辭多古雅故系之漢
[001-3b]
按宋書樂志相和已下諸篇其無人名者皆曰古辭樂
府詩集靈芝等篇亦然鍾氏詩品曰古詩其體源出于
國風去者日已疎四十五首疑是建安中陳思王所製
則作者姓名既無的定漢魏之界頗亦難分古之云者
時世不定之辭也昭明所選一十九章或云枚乗或云
傅毅概曰古詩原其體分意亦如此詩既如此樂府可
知槩歸之漢所謂無稽之言君子弗聽矣爰及横吹之
題梁清商之題晉郭氏亦但原其始耳或稱古辭或稱
[001-4a]
晉宋齊詞何嘗有一定時代而妄作耶
  大風歌鴻鵠歌
按文選云漢髙帝歌一首漢藝文志云髙帝歌詩二篇
則此二篇但當云髙帝歌二首不得増大風鴻鵠之名
也初學記云漢歌曲有大風文中子云大風安不忘危
並是以章首二字為義如論語之學而為政詩之闗雎
葛覃耳又按漢書名大風為三侯之章又曰作風起之
詩琴操又名大風起其曰大風歌者藝文類聚始也樂
[001-4b]
府詩集因吾為若楚歌之文名鴻鵠篇為楚歌其曰鴻
鵠歌者楚辭後語始也此等雖無傷大義然今人習而
不察遂謂古實有此題臨文引用亦所不安即如宋人
竊憤録一書記徽欽北狩事容齋極辨其妄萬厯末年
郡中人從嚴氏鈔本鬻之本無撰人余邑有吳君平者
妄増辛棄疾三字於巻首余謂之曰此從何來君平曰
世人不知書若無姓氏便爾見忽故借重稼軒此僅可
欺不知者如公自不必怪也近有一友作心史序首句
[001-5a]
便云余嘗讀辛稼軒竊憤錄不覺失笑故作文者茍不
原所始趂筆便用大風鴻鵠等題當與辛稼軒之紕繆
同類而共笑之矣
  將安所施
將字注云一作尚今按史記漢書並是尚字將字所出
乃是楚辭後語耳
  蒲稍天馬歌
按漢書曰太初四年獲汗血馬作西極天馬歌史記曰
[001-5b]
馬名蒲稍則此歌當題西極天馬歌不得曰蒲稍也又
按漢書但云作歌明是刪郊祀之文不得直𨽻武帝也
若此章可收則太一歌理同一例何以獨削原所自始
當從左克明樂府誤
  是耶非耶
漢書作非耶是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藝文則
作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娜娜何冉冉其來遲樂府亦
作是耶非耶並作偏無翩字
[001-6a]
  栢梁詩作臺在元/封三年
此詩每句各註姓名然細考之頗多未核自大司馬至
左馮翊皆按百官公卿表而為之至太常曰周建德則
元鼎五年已坐擅縣太樂令論矣大鴻臚曰壺充國按
表充國以太初元年為此官少府曰王温舒而温舒三
年已徙右扶風曰李成信此時成信為右内史參錯如
此豈更可信比閲藝文類聚乃於本詩之上各署作者
首句有皇帝曰三字次句有梁王曰三字以下則但稱
[001-6b]
其官而無姓名有姓有名者惟東方朔耳太平御覽引
漢武帝集亦如是然後知以下姓名皆後人増之而非
原文也何人増之曰註文苑者増之何以言之古文苑
之註不知何人大率蕪淺如伯喈青衣賦妄斷為少年
之作降為小字此其拘腐可知今按無註宋板文苑每
句之下小字分行於驂駕駟馬句下止註梁王二字則
孝王武三字明是註文苑者所増矣然舊本文苑註亦
自明辨每句二行分註左行曰梁王右行曰孝王武當
[001-7a]
可意推自詩紀通二行作一句直曰梁王孝王武詩刪
因之而舉世夢夢矣
  幽歌
樂府詩集題曰趙幽王歌漢書曰趙王餓乃歌初無幽
歌之目也直出詩紀杜撰已下燕剌王歌廣陵王瑟歌
廣川王望郷修成歌俱此類不重述
  東方朔誡子詩
劉節廣文選第十一巻有東方朔誡子詩今按任昉文
[001-7b]
章縁起云誡後漢杜篤作女誡文心雕龍云戒者慎也
禹稱戒之用休東方朔之誡子亦顧命之作也是則誡
之與詩區分已久藝文誡類與詩别出此篇但稱東方
朔誡子不云詩也若可兼載則何不遂收曹大家女誡
耶猶幸詩刪僅讀馮書詩歸見聞有限不然天下幾無
剰篇矣髙彪清誡例亦同此又按太平御覽引東方朔
集作明者處世莫尚于中庸則知截作四言者直是班
史所刪耳東方自有據地一歌近出史記去彼載此更
[001-8a]
自可笑
  司馬相如封禪頌
頌不為詩猶之賦也前例已明况此頌自喻以封巒已
下參散不倫周詩逸軌不知何以妄載詩紀襲謬遂誤
淺夫
  息夫躬絶命辭
此騷體也文選别出秋風辭體例可見若命為詩則小
山招隠淵明歸去辭何以獨棄
[001-8b]
  李陵别歌
按漢書但云單于許武還李陵置酒賀武因起舞歌曰
無别歌之題也戚夫人舂歌烏孫公主悲愁歌同
  結髪為夫婦註云玉臺作留别妻
玉臺第一巻有此詩題云蘇武詩一首並不作留别妻
也因此一誤今人更有以梁武代蘇屬國婦一首為武
妻答詩更可笑
  虞美人答項王楚歌
[001-9a]
此詩出楚漢春秋見正義四面楚歌聲作四方楚歌聲
詩紀改一字不啻徑庭
  卓文君白頭吟
宋書大曲有白頭吟作古辭樂府詩集太平御覽亦然
玉臺新咏題作皚如山上雪非但不作文君并題亦不
作白頭吟也惟西京雜記有文君為白頭吟以自絶之
說然亦不著其詞或文君自有别篇不得遽以此詩當
之也宋人不明其故妄以此詩實之如黄鶴杜詩注合
[001-9b]
璧事類引西京雜記之類并入此詩詩紀因之詩刪選
之今人遽云有此妙口妙筆真長卿快偶可笑可憐
  班固明堂等詩
此賦後所述非别篇也馴至齊梁每賦稱詩豈能並載
張衡定情歌思𤣥詩亦同此例
  張衡四愁詩
一思曰注云玉臺無此三字今按玉臺第九巻有此四
章並有之馮公未見宋本耳
[001-10a]
  蔡雍樊惠渠歌
蔡集今所傳者已不仝藝文第九巻渠類有此在頌類
前序亦不同是妄刪為之者
  琴歌
亦釋誨末章所系不得刪入
  酈炎見志詩
東漢書無此題後篇藝文作蘭詩
  昔有霍家奴
[001-10b]
奴字樂府玉臺俱作姝古人命詞多不直致不得因監
奴而妄改也黄山谷詩任淵注亦作姝
  董嬌嬈
按嬈字音乃小切戲弄也苛擾也無饒音毛晃増入宵
韻而以杜陵詩細馬自䭾金騕褭佳人屢出董嬌嬈為
證今據此字凡古人所用嬌嬈皆是食傍無作女者此
詩玉臺藝文樂府諸書亦並從食祗因毛晃誤増韻㑹
襲謬遂爾舉世亡此一字又按今本杜詩正作饒字宋
[001-11a]
元諸本亦並為饒不知毛韻何以妄増而今人妄聽并
改嬌作妖也
  王吉射烏辭
按風俗通引漢明帝起居注曰王吉射中之祝曰云云
則是祝非詩也不應加辭字而入詩紀
  蘇伯玉妻盤中詩
樂府解題云盤中詩傅𤣥作玉臺新咏第九巻有此詩
亦曰傅𤣥其為休奕詩無疑也惟北堂書鈔曰古詩亦
[001-11b]
無名氏其曰蘇伯玉妻者巖羽吟巻盲説耳世人敢于
信吟巻而不敢信解題玉臺等書寃哉
  君忘妾未知之 今時人知四足
譚友夏評云未知之婉甚柔甚不知玉臺正作天知之
鍾伯敬評云今時人知四足與其書不能讀當從中央
周四角云千古不識字男子被此女郎一語輕薄殆盡
不知玉臺正作今時人智不足而所謂女郎者乃是剛
勁亮直之丈夫也言之可發一笑
[001-12a]
  竇𤣥妻古怨歌
此四句御覽兩載皆題曰古艶歌無名氏藝文載𤣥妻
别夫書有衣不如新二句不應截作詩已又改其題曰
怨歌也
  龎德公於忽操
於忽操三章選詩拾遺云出襄陽耆舊傳此書亡亦已
久初尚意余輩見聞寡陋用修或有此書今按宋王令
逢原所著廣陵先生集其外孫邵説所編者共二十巻
[001-12b]
其第一巻賦後第九篇即此操其序云劉表見龎德公
欲起之公不願曰我歌可乎命弟子治一作/絃之凡三操
第十篇題辭粟操曰列子辭粟作第十一題陬操曰孔
子去趙作第十二題樗髙操曰惠子望大樗作明是逢
原托之古人也若於忽操可稱龎公則後三篇何不并
稱列子惠子孔子乎妄作欺人真可忿有一少年謂予
曰安知非今本王令集反借此篇予曰王令集不足信
宋文鑑家家有之何以亦載此篇亦題王令乎愚人之
[001-13a]
惑難解如此
  練時日
漢書練時日等俱列在章左曰練時日一帝臨二足知
郊祀歌是此十九篇之題而練時日等則以此分章亦
如所謂學而為政耳自郭氏樂府首列郊祀歌之題移
置練時日等為次行詩紀因之後人遂習而不察鍾伯
敬批曰造題古奥豈不寃殺若然則學而二字更竒崛

[001-13b]
  雁門太守行
宋書上列洛陽行三字下列雁門太守行五字明是洛
陽行是此詩之題而雁門太守行為此篇之調也以今
日南曲之體辟之則雁門太守行者如所謂梁州序念
奴嬌耳命調則同賦題各異自郭氏樂府始去洛陽行
三字而舉世眯目疑其以雁門太守歌洛陽令矣又王
僧䖍伎録云雁門太守行歌古洛陽令一篇亦可知古
之雁門太守行不獨此一篇但被之管絃則此篇耳餘
[001-14a]
如短歌行之對酒西伯燕歌行之秋風别日俱如此類
宋書甚明學者可撿對也
  斜柯西北眄
樂府玉臺俱作斜柯文人襲用不少自詩紀改作斜倚
詩刪因之而此字亡矣
  新婦初來時小姑始扶牀今日被驅逐小姑如我
   長
按此四句是顧况棄婦詩宋本玉臺無小姑始扶牀今
[001-14b]
日被驅逐十字樂府詩集左克明樂府亦然其増之者
蘭雪堂活字玉臺始也初看此詩似覺少此十字不得
再四尋之知竟是後人妄添何以言之逋翁一代名家
豈應直述漢詩可疑一也逋翁詩云及至見君歸君歸
妾已老則扶牀之小姑何怪如我此詩前云共事三二
年始爾未為久則何得三年未周長成遽如許耶正是
後人見逋翁詞妄増入耳幸有諸本可以確證今蘇郡
刻左氏樂府反據詩紀増入更隔幾十年不可問矣書
[001-15a]
之日就散亡可為浩歎
  匡衡歌
漢書但云為之語耳不稱歌也凡曰謡曰歌曰諺曰稱
曰語古並通用然須各還其本字可以兼載不得妄改
  擬蘇李録别詩
文苑但稱録别詩藝文往返雜叙並無擬字大蘇妄斷
為六朝擬作足知大蘇已前並不疑為後人所擬也此
字亦是詩紀所加世人遂謂骨肉縁枝葉等篇為蘇李
[001-15b]
原詩燦燦三星等為六朝擬作矣妄生間界可歎可悲
  紅塵蔽天地篇
按古文苑止載二句下缺文選李善本西都賦注亦載
二句蔽字作塞已下十二句升菴詩話云出脩文御覽
此書亡來已久所不敢信然以文義考之首云白日何
㝠㝠何得遽接云招揺西北指天漢東南傾耶 短褐
中無緒帶斷續以繩二句别見御覽緒作絮又小謝詩
曰瀉酒置井中誰能辨斗升合如杯中水誰能辨淄澠
[001-16a]
今直合作二句無論惠連必無勦襲之病可得謂之文
理通備否
  藳砧等篇
俱無的時代此亦古辭也
  古樂府蘭草自然香
此詩見刊謬正俗題作古艶歌然作言第三句作十月
腰鎌起亦無的時代
  兩頭纎纎青玉玦
[001-16b]
此詩王建集有之不得謂為漢詩也
  文帝秋胡行
汎水緑池末四句本是善哉行本辭或魏文自移入秋
胡調中或樂人填詞或荀朂所撰定俱不可知不必注
見善哉行也臨髙臺亦然
  子建閨情
此詩見藝文美婦人部無題今本曹集不足據也
  贈侍中王粲四言詩
[001-17a]
北堂書鈔作誄藝文有子建王侍中誄雖無此四句文
體却近决非詩也
  徐幹室思 雜詩
按樂府詩集云徐幹室思詩其第三章曰自君之出矣
宋孝武自君之出矣金翠闇無精詩藝文亦題擬室思
則此詩之為室思無疑也今遽以前五篇為雜詩而獨
以人靡不有初當室思誤也
  程曉
[001-17b]
藝文晉程曉業與傅𤣥贈答自應入晉
  阮籍詠懐
四言共十四首江隂朱子儋本尚有之今並刪去何也
  司馬懿讌飲歌
晉書云髙祖伐公孫淵過温見父老故舊讌飲累日悵
然有感作歌曰無讌飲之題也樂府詩集八十五巻有
此篇亦曰晉髙祖歌
  成公綏行詩一云途中作
[001-18a]
藝文在行旅部無題舍藝文無别出不知所謂行詩途
中作者何出
  傅𤣥和秋胡行
按玉臺題和班氏詩似擬咏史之作也故曰彼夫既不
淑此婦亦太剛直作史家案斷語今作秋胡行乃是誤
讀樂府詩集所致原夫郭氏之書聚詩集之樂府立名
之意已主廣收故凡樂府之題例俱取入青青河畔草
即係之飲馬長城窟日出東南隅即係之陌上桑例曰
[001-18b]
同前而不别出本題然作者各為題目豈得槩刪為樂
府詩集則可為詩紀則不可
  飲馬長城窟行
玉臺樂府俱無夢君結同心四句藝文所載至曠如參
與商而止未知後四句何人所増
  董桃行歴九秋篇
馮紀注云玉臺新咏以前十首為簡文按玉臺新咏第
九巻有此詩俱題傅𤣥不得因選詩拾遺而疑之也
[001-19a]
  苦雨 苦熱 天行歌
俱見藝文俱無題天行歌亦然
  陸機吳趨行
此詩樂府明注無名氏士衡别有一篇
  張翰雜詩二首
第一首見文選第二首俱出藝文言志部東鄰有一樹
六句為一首忽有一飛鳥六句又為一首俱無題
  翔風
[001-19b]
王子年拾遺記及太平廣記俱翾風今坊本拾遺從艶
異編改
  郭璞贈潘尼
見藝文衣冠部次陸機贈潘尼後未必即贈潘也
  楊方合歡詩二首雜詩三首
樂府詩集作合歡詩五首玉臺第三巻有此詩亦總五
首今曰玉臺後三首作雜詩惡板所誤也
  庾闡遊仙詩四首同前六首
[001-20a]
此詩藝文並載今移第一第二為第三第四而别題曰
同前六首何也
  蘭亭序詩
據栁公權書本云四言詩王羲之為序序行於代故不
錄其詩文多不可同載今各裁其佳句而題之亦古人
斷章之義也則知今世所傳俱非全文皆誠懸刪本也
其五言詩序亦刪興公之作序下小字注曰文多不備
載其畧如此其詩亦裁而掇之如四言焉明是右軍為
[001-20b]
四言之序而興公為五言之序也今混載四五言而移
孫序於末簡又并栁公所注而添入序中又増末句曰
所賦詩亦裁而綴之如前四言五言焉妄而窒矣
  謝混送二王在領軍府集詩
此詩見初學記前四句作謝琨後二句作謝混
  陸冲雜詩二首
藝文在遊覽部無題
  休洗紅
[001-21a]
休洗紅遍考無出楊慎云於棧道壁得之妄也
  宋孝武自君之出矣
玉臺題作擬徐幹藝文作擬室思樂府詩集題自君之
出矣樂府體例正與傅𤣥秋胡詩同自應據玉臺藝文
不應據樂府也下又注云玉臺作許瑶玉臺第十巻有
此詩並不作許瑶正作孝武耳
  秋胡詩九首
按文選作一首玉臺分九章亦作一首此正如闗雎三
[001-21b]
章原只一篇耳自詩紀分九首而詩刪遂摘取三章矣
可笑
  謝靈運王子等讚
讚别於詩例同頌誄不得以其近于五言而混收也
  范泰詠老
藝文老部有此詩而無詠老之題署曰梁范泰或梁自
有其人不得即以當蔚宗之父也
  王融和南海王秋胡詩七首
[001-22a]
此篇並同顔延之藝文文苑樂府詩集俱作一首
  丘巨源咏扇
丘巨源咏七寶扇詩玉臺初學藝文俱載中有畫作景
山樹圖為河洛神句五言律祖妄造首尾别作八句律
詩必也古今謂無一人讀書始可任其亂説耳不知律
説之成在于景龍之沈宋其造端于士章休文者祗論
宫商不專平仄此未可片言而畢聊附存此以諗知音
  梁武帝白紵辭
[001-22b]
注云藝文樂府作簡文今從玉臺作武帝按藝文玉臺
無此詩樂府英華正作武帝不作簡文也河中之水歌
玉臺亦作古辭不作武帝
  藉田
藝文止八句至嵗薄禮節少止初學有公卿秉耒耜四
句而無仁化洽孩蟲等六句未知此六句竟在何所不
得以意連屬也
  答蕭琛
[001-23a]
梁書但云上答而已語雖有韻實不稱詩
  梁簡文帝泛舟横大江三首
滄波白日暉一首英華樂府俱有之隴西四戰地悠悠
懸斾旌二首俱出樂府題作隴西行非泛舟横大江也
  京洛篇
注云樂府作煌煌京雒行列鮑照後而逸作者之名按
樂府目作宋鮑照二首巻中作同前二首下注宋鮑照
則樂府之非逸名可知也但此詩亦見藝文英華俱作
[001-23b]
梁簡文則樂府為誤
  蓮花賦歌
此亦賦末所係不知樂府何以混載當釐正
  小垂手
大垂手一篇玉臺作簡文樂府作吳均小垂手篇樂府
亦作吳均舍樂府别無所出自不得并入簡文也
  夜夜曲注玉臺作簡文
北斗䦨干去一篇樂府作沈約玉臺作簡文愁人夜獨
[001-24a]
傷一篇玉臺無此詩樂府明注無名氏不應混入也簡
文自有擬沈隠侯夜夜曲正是擬河漢縱復横篇耳
  劉孝威王遵七夕穿鍼庾肩吾石橋徐摛壊橋王
   臺卿水中樓影
題不云和簡文或各自立題不得附簡文後
  元帝出江陵縣還二首
第二首朝出屠羊縣篇藝文祗曰又詩未必即是前題

[001-24b]
  後園作迴文詩
藝文序王融後無的姓名簡文雖有和湘東王後園迴
文詩然畢竟缺疑為得馮君注云今列于此以俟再考
亦非决定之辭吳琯併去此注遂令觀者不解
  范雲有所思 樂府作王融者非
此詩樂府作王融藝文亦作王融舍二書之外無所見
不知何據而歸彦龍也
  望織女注云從玉臺作范雲
[001-25a]
玉臺無范雲詩
  擬古四色詩 四色詩四首
按藝文俱王融詩别無所出
  庾肩吾有所思
此詩舍樂府之外無他出樂府既作昭明應無可疑不
知何以入庾
  餞張孝總應令
藝文題作應令在餞張孝總後未必即餞張也
[001-25b]
  曲水聯句
藝文序簡文詩後題云又曲水聯句此詩宜附簡文不
然則殿下為何人也
  吳均春怨
此詩見玉臺第六巻目錄云吳均二十首張率擬樂府
三首查巻中自和蕭洗馬至詠少年已足二十首之數
自春怨至秋閨怨十七首目錄竟無撰人張率樂府在
此後竟未定此十七首是何人作也雜按藝文樂府等
[001-26a]
書知月夜咏陳南康新有所納是王僧孺詩為人自傷
亦王作則知中間十三首亦係王詩矣惟春怨一篇在
吳均後秋閨怨一篇在張率前俱無的姓名未可强為
之說詩紀竟以歸王特照時本玉臺耳非的說也
  蕭子顯陌上桑注云玉臺作蕭子顯
玉臺無此詩自應依樂府作無名氏第二首樂府之外
亦無别出應作王臺卿
  陶𢎞景華陽頌
[001-26b]
並是頌不得稱詩
  王僧孺春思注云玉臺誤作吳均
今按此詩在玉臺第十巻正作僧孺不作吳均也
  徐勉夏詩
英華作徐朏初學記作徐晚不得置脩仁巻中
  鄧鏗和隂梁州
首句云别離雖未久遂如長别離藝文玉臺俱同今作
暫别猶添恨何忍别經時不知所出月夜閨中次聯亦
[001-27a]

  劉令嫺答唐娘七夕
嵗時雜詠及玉臺俱作徐悱
  代陳慶之美人夢見故人有期不至
三首俱姚翻詩
  范靜妻沈氏戲蕭娘注云玉臺作戲繡娘
玉臺正作蕭不作繡字
  越城曲
[001-27b]
樂府無名應是古辭
  陳後主楊叛兒曲
按樂府作隋後主唐人每稱煬帝為後主則此曲意亦
煬帝所著改隋作陳非也楊升菴遂以越王侗當之選
詩拾遺并改題為京洛行更妄而可怪
  小窓詩
按姚寛西溪叢話云此乃唐人方域詩唐藝文志所載
煙花錄記幸廣陵事此本已亡今本偽作
[001-28a]
  沈炯字初明
按陳書並作禮明太平御覽冊府元龜並作禮惟南史
作初明陳書舊南監本此葉是宋板似可據南史不得
善本俟再考
  江總梅花落注云從玉臺
玉臺作於梁簡文在東宫之日安得有入陳之詩耶
  姬人怨服散篇
此詩出藝文止是一首不得分作二篇英華注明甚
[001-28b]
  岑之敬烏棲曲
明月二八照花新當罏十五晚留賔二句本之敬烏棲
曲載在樂府今截此二句添回眸百萬横自陳一句别
題當壚曲楊君之妄不待言矣詩紀每至楊君妄作之
詩俱注明出處意亦疑信半參吳琯再翻此書則併棄
馮紀所注遂為楚人妄談之柄
  劉刪賦獨鶴凌雲去
藝文作劉那此詩既無他出何以直斷云誤
[001-29a]
  蕭驎詠袙複
初學作詠裙複在裙部玉臺宋本亦作袙馮注云疑作
衵按集韻袙字注云袙複音莫白切衵字出左傳此二
字也
  王胄西園遊上方
樂府序王胄後明注無名氏
  徐儀暮秋望月
英華失名無可考不知何以定為徐儀
[001-29b]
  孔德紹王澤領遭洪水
按德紹以從竇建德伏誅其不入唐也明矣髙廷禮妄
載之品彚而改徒知懐趙景終是倦陽侯二句于木梗
誠無托蘆灰豈暇求之上今查初學英華俱倒此二句
則其為品彚妄改無疑今反從品彚更正無識一何至

  陳子良
新成安樂宫一首樂府云唐陳子良春晚看羣公朝還
[001-30a]
一首初學序張文琮後韋元旦前賦得妓一首初學叙
李元操後𢎞執恭前七夕看新婦隔巷停車注云玉臺
作陳伯材玉臺無此詩也初學又序于褚亮之後咏春
雪一首初學在上官儀前未必俱在隋之作也
  李密淮陽感秋
據隋書密亡抵淮陽舍村中變姓名稱劉知逺鬱鬱不
得志為五言詩無淮陽感秋之題也唐隋二史亦互異

[001-30b]
  李巨仁
英華載京洛篇在梁簡文後張正見前似非隋人樂府
則竟作隋李世臣矣
  十索曲
丁六娘僅四曲後二句樂府明注無名氏并混丁作是
升菴妄語
  李月素等五篇
不知所出近見新安鄭𤣥撫續玉臺有之未可據也
[001-31a]
  庾信擬咏懐詩
按藝文但稱庾信咏懐詩並無擬字此直子山自咏其
懐耳増一擬字遂謂以阮公為法如文通之效阮矣夫
阮公當晉魏之際寓托微逺顔延年謂其百代之下難
以情測子山自梁入周意氣激露論世不同原情各異
杜老所謂清新意正在此若曰擬阮則何啻徑庭世人
不察妄生議論皆此一字誤之
 
[001-31b]
 
 
 
 
 
 
 
 詩紀匡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