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j0069 白雪齋選訂樂府吳騷合編-明- (master)


[007-1a]
序吳騷初集
夫世間一切色相儔有能離情者乎顧情一耳
正用之爲忠憤爲激烈爲幽宛而抑之爲憂思
爲不平爲枯稿憔悴至於纚纚一腔難以自巳
遂暢之爲詩歌爲騷賦而風雅與三閭諸篇竝
重於世昔史遷之傳三閭也悲其值而大其志
謂足以兼國風小雅而班固氏亦美之日弘博
麗雅爲詞賦宗此皆窺見平情而深乎其味者
[007-1b]
然情寧獨平哉佳人幽客好事多磨繾綣縈懷
撫時觸景聮牀同調兩地吊天我輩鍾情豈同
稿木故竅發於靈而響呈其籟代不乏矣漢以
歌唐以詩宋以詞迨勝國而宣於曲迄今盛焉
總之以風雅爲宗而憤激幽情錦心慧口相伯
仲也南國謳唫不減江臯諷咏三吳丰韻類延
晉代風流詞本於騷而地别于楚故因弁其騷
日吳嗟嗟今樂府濫觴極矣自有兹帙也洛陽
[007-2a]
𥿄貴收盡陽春氷玉蛟螭刻成天巧豈非造物
之情至此而一暢耶世不乏有情人而知吳騷
之足尚也 旹
萬曆甲寅秋日清懶居士書於尚白齋中
序吳騷二集
蓋自楚三閭大夫以騷著而楊子雲氏于是乃
爲作反騷嗟乎騷可廣卽廣矣可更廣反亾爲
也反反騷所爲作也何也夫人莫情眞情莫怨
[007-2b]
眞而離騷其言哀其志切其托諷遠怨矣哉所
云情之所鍾政在我輩三閭大夫其人也大夫
其有情癡也哉太史公謂其作離騷蓋從怨生
也有味其言之也雖然大夫騷于楚楚有騷我
吳亦有騷也吳騷廣楚騷者也曩初集行巳𥿄
貴洛陽海内復渇想次集遂復輯次集以廣初
集夫兩集皆曲也曷爲而騷之日體異而情同
也情曷爲而同其摛詞不必盡怨矣他弗具論
[007-3a]
間且歡日繇怨而歡歡復致怨者人間世聚散
之常也總之怨其情種也獨不日作者類不必
盡吳人乎曷爲而冠之吳也日地異而寄情于
響者大都屬吳音卽不盡吳音而按拍無如吳
人工也然則吳之騷曷爲而不騷其體顧曲也
日諸君子見當吾世而詞賦自命者示之騷定
睂酸于把卷卽開卷苦不得句也方將敝帚委
之寧冀有淮南王安通其義而劉向諸人岀尊
[007-3b]
其言爲經也則其文且湮没不傳而悠悠此情
終不獲表見于天下後世以故文生于情而情
恐不能以文訴人則變而衍爲曲庻幾考之樂
府亾慮知與不知并亾慮善按拍不善按拍而
情不自巳人人其式歌且舞也今日者卽起三
閭大夫泪羅中其能不以曲易之仍騷哉則吳
騷之集于初也洵足爲楚騷廣次以是集稱廣
廣騷夫誰日不可王孝伯有知當又以痛飮酒
[007-4a]
熟讀前後兩吳騷爲快矣千載下應不乏賈長
沙有爲文吊諸君子耳爲子雲氏者其爲誰
花裀上人許當世題
序吳騷三集
懷沙寫志幽憂無巳蓋繼三百而作者自宋子
師之而漢賈生擬感鵩之論凡幽人志士不平
而喜爲古言辭者人非楚而楚其辭撡筆而從
子雲之後者不乏人也然賦體浮誇引用古字
[007-4b]
稱長學士經生亦多未解世因變之爲詞曲語
近本色遂與里耳相通總之體異而志同也居
士號騷隱復集樂府而弁以騷良有深意乎今
好事者聞其名號便覺鬰沈之色都爲振起且
欲卽覩其全而未可得兹復手輯佳本授之剞
劂至再而三其韻嚴其響和其節舒其慷慨類
俠滑稽類誕怨思類憤悲歌惜若挾三閭大夫
而出佩蘭沈潭之貌吐其九歌天問哀郢之辭
[007-5a]
也廼居士少孤食貧意氣違俗所如多不合宐
其沾沾以騷著耶是刻也長夏掩扉散髮痛飮
手拈數闋長謳再過實岑寂中知巳耳若九宫
之辯有譜法在何庸贅
半嶺主人題
[007-5b]
[007-5b]
  塡詞訓
古士大夫聽琴瑟之音弗離於前性情之通絃歌而
治吟詠可巳歟客日詞餘之興也多以情癖大抵皆
深閨永巷春傷秋怨之語豈鬚睂學士所宜有況文
辭之貴期於渾涵若夫雕心琢句柔脆纎巧披靡淫
蕩非鼓吹之盛事曲固可廢也騷隱生日嘻子陋矣
尼山說詩不廢鄭衛聖世采風必及下里古之亂天
下者必起於情種先壞而慘刻不衷之旤興使人而
有情則士愛其緣女守其介而天下治矣且子亦知
[007-6a]
夫曲之道乎心之精微人不可知靈竅隱深忽忽欲
動名日心曲曲也者逹其心而爲言者也思致貴於
綿渺辭語貴於迫切長門之詠宜於官様而帶岑寂
香閨之語宜于闇藏而饒綺麗倚門嚬笑之聲務求
纎媚而顧盻生姿學士騷人之賦須期慷慨而嘯歌
不俗故詠春花勿牽秋月吟朝雨莫溷夜潮瑤臺玉
砌要知雪部之套辭芳草輕烟總是郊原之泛句又
如命題雜詠而直道本色則何取于寓言觸物興懷
而雜景揣摹則安在其卽事甚且士女之吻無辨暌
[007-6b]
合之意多乖文情斷續而忽入俚言筆致抝違而生
吞成語又曲之最病者也乃若傳竒之曲與散套異
傳竒有答白可以轉換而清曲則一線到底傳竒有
介頭可以變調而清曲則一韻到底人苐知傳竒中
有嬉笑怒罵而不知散曲中亦有離合悲歡古傷逝
惜别之詞一披咏之愀然欲淚者其情眞也故曲不
貴摭實而貴流麗不貴尖酸而貴博雅不貴剽襲而
貴冶剙不貴熟爛而貴新生不貴文餙而貴眞率肖
吻不貴平敷而貴選句走險有作者起必首肯吾言
[007-7a]
矣客日子之爲辭未必其無弊也乃執月旦以平章
曲府司三寸管而低昻之得無過當乎居士日人之
&KR1126人也不必其巳之妍也雙眸具在存其論而巳
矣今日者之評次雖謂作家之豸史亦誰日不可
[007-7b]
  作家偶評
騷賦者三百篇之變也騷賦難入樂而後有古樂府
古樂府不入俗而後以唐絕句爲樂府絕句少宛轉
而後有詞自金元入中國所用胡樂嘈襍緩急之間
詞不能按乃更爲新聲以媚之作家如貫酸齋馬東
籬輩咸富于學兼喜聲律擅一代之長昔稱宋詞元
曲非虚語也大江以北漸染胡語而東南之士稍稍
變體别爲南曲高則成氏赤幟一時以後南詞漸廣
二家鼎峙大抵北主勁切雄壯南主淸峭柔脆北字
[007-8a]
多而調促促處見筋南字少而調緩緩處見眼各有
三昧難以淺窺譬之同一師承而頓漸分受不可同
日語也乃製曲者往往南襲北辭殊爲可笑今麗曲
之最勝者以王實甫西廂壓卷日華翻之爲南時論
頗弗取不知其翻變之巧頓能洗盡北習調恊自然
筆墨中之罏冶非人官所易及也國初作者王子一
輩十六人僅傳其名詞未及見後起如楊升菴頗有
才情所著有洞天玄記陶情樂府流膾人口但楊本
蜀人調不甚諧而摘句多佳楊夫人亦饒才學最佳
[007-8b]
者如黃鶯兒積兩釀輕寒一曲字字絶佳楊别和三
詞俱不能勝固奇品也北人如王渼陂康&KR0863山翩翩
隹致其後推山東李伯華伯華以傍粧臺百闋爲&KR0863
山所欣賞今其詞尚在不足道所爲寶劒登壇記亦
是改其鄕先輩之作固自平平而自負不淺弇州嘗
譏其腔律未恊非苛求也大聲金陵將家子所爲散
套尚多借襲而才情亦淺然句字流麗可入絃索如
三弄梅花一闋頗稱作家固知好句不在多得王舜
耕西樓樂府較爲警徤題贈亦善調謔而少風人之
[007-9a]
[007-10a]
學士氣故伯起重之伯起之撰紅拂潔秀俊美但不
無輕弱之嫌陸南門散詞有一二可觀語亦雋爽先
輩如李空同王浚川諸公皆長于北聲不入南調大
扺曲之稱當行者首重譜韻次論詞章近日玉茗堂
杜麗娘劇非不極美但得吳中善按拍者調恊一畨
乃可入耳惜乎摹畵精工而入㗋半抝深爲致慨若
士兹編殆陳子昻之五言古耶名家苦心作家頗難
得予後學何知漫舉而評隲之非有他也蓋謂曲學
深奥見從來作者之難若諸君聲價乆巳實錄詞壇
[007-10b]
不可冺滅余抑何敢以管窺之見漫爲低昻也耶
[007-11a]
  曲譜辯
心感物而成聲聲逐方而生變音之所以分南北也
君子審聲以知音而律呂辨矣古律數九九八十一
以爲宮三分而損益之以爲徵商羽角此律吕之大
較也復之一陽始生律應黃鐘逓而推之爲大呂太
簇夾鐘姑洗仲呂㽔賔林鐘夷則南呂無射應鐘凡
十有二律所謂氣始于長至周而復生聖人合符節
調鐘律造度數繇此其選也樂府之制字辨陰陽調
恊平亥然未有舍十二律而自爲神明者今按之曲
[007-11b]
譜大抵譸張附會者什之八九夷攷其調僅有黃鐘
南吕二家諸如仙呂大石越調雙調之名不知從何
根據如謂舍十二律别有流暢則此黃鐘南吕猶然
十二律中之名義也而曲譜竟别剙爲仙呂諸調又
何說耶如仍出諸十二律則宫調之首當叙自黃鐘
始今南曲譜獨首仙呂又何說耶且也黃鐘爲官不
必更有正宮之名矣夾鐘姑洗無射應鐘爲羽不必
更有羽調之名矣夷則爲商不必更有商調之名矣
今譜之有宫商羽三調而又無角徵二聲獨何歟說
[007-12a]
者日軒轅之法及今淼矣此流傳者之殘闕也但不
知仙呂大石越調雙調䆒竟自誰伊始余竊揣之意
者十二律之仲呂或因仲字與中字仙字相肖遂誤
傳爲中呂仙呂乎又或呂字與石字相似遂誤傳大
呂爲大石乎善讀書者盡信不如其無則九宫譜之
謂矣然則何以處曲乎日曲者末世之音也必執古
以泥今迂矣曲者俳優之事也因戲以爲戲得矣然
則譜可廢乎日因其道而治之適于自然亦巳無憾
何必不譜也蓋九九者天地自然之數也律吕因此
[007-12b]
諧腔調繇此出譬如今日此曲之腔唱爲彼曲聽者
笑之謂其失於自然也然則按譜而作之亦按譜而
唱和之期暢血氣心知之性而發喜怒哀樂之常斯
巳矣況譜法之妙專在平亥間䆒心乃學之而陋焉
者僅如其字數逐句櫛比而所以平亥之故卒置弗
講似此者如土偶人止還其頭面手足而心靈變動
毫弗之有於譜奚當焉及學之而失焉者每一套中
以此調之過曲忽接他調譬諸冬行夏令南走北轅
卽名家大手&KR0616&KR0616有之於譜又奚禆焉昔人歌㽔賔
[007-13a]
之聲而景風至震易水之響而白虹貫所云動巳而
天地應焉聲音之感豈其微哉古之譚曲者日曲如
折止如槀木曲之道思過半矣客日今子伯仲之選
本其于譜書固兢兢矣而重翻此義可謂世行世法
我行我法者夫余然其言遂併識之
[007-13b]
[007-13b]
  情癡窹言
今之所稱多情皆其匿情而獵名者也悲憤調笑慰
勞寒喧若伶人之搬演落塲卽巳掉臂去之轉眼秦
越聚散搏沙耳膠漆戈矛耳其爲辭也浮游不衷必
多雕琢虚僞之氣欲自掩餙之而不能心之與聲有
異致乎人之有生也睂宇現乎外血性注乎内情緣
煎其中豈惟兒女子雖彼豪傑通儒豁逹自負者無
所感則巳一涉此途行且靡心就其維繫誰能漠然
而遊於&KR1071瀁之鄕哉說者日至人處靜不枮處動不
[007-14a]
喧居塵出塵無縳無解而且柳生其肘右鳥巢其頂
門此亦㝠忘汱寥之極矣今乃以萍踪浪迹愁病銷
磨痴矣哉噫彼之忘情割河而斬筏者人而至焉者
也我非至人苐求其至於人夫人情種也人而無情
不至於人矣曷望其至人乎情之爲物也役耳目易
神理忘晦明廢饑寒窮九州越八荒穿金石動天地
率百物生可以生死可以死死可以生生可以死死
又可以不死生又可以忘生遠遠近近悠悠漾漾杳
弗知其所之而處此者之無聊也借詩書以閑攝之
[007-14b]
筆墨磬㵼之歌詠條暢之按拍紆遲之律吕鎭定之
俾飄颻者返其居鬰沉者逹其志漸而濃郁者幾於
淡豈非宅神育性之術歟余于情識淡然矣挾一眞
率有情之侶與俱不勝其嚮往也間一拂情又不能
違心以就世法人亦多笑之弗顧也自率其情巳矣
世路之間有疑吾情者緣之艱也吾無庸疆其信斯
情者我輩亦能癡焉但問一腔熱血所當酬者幾人
耳信乎意氣之感也卒然中之形影皆憐靜焉思之
夢魂亦涙鐘情也夫傷心也夫此其所以癡也如是
[007-15a]
以爲情而情止矣如是之情以爲歌詠聲音而歌詠
聲音止矣
[007-15b]
凡例
 一往時選刻吳騷苦無善本所行者惟南詞韻選
  及遴奇振雅諸俗刻所載清曲大畧雷同韻選
  一書又爲金湯韻學而設僅惟小令散見而套
  數則落落晨星余特蒐諸殘簡蠧餘零星舊本
  及各家文集中積漸羅致雖巳刻者有三集而
  所見之詞不啻廣矣其後坊刻效步似亦栢梁
  餘材武昌剰竹耳終不能出其範圍也是集更
  彚精美用公見聞
[007-16a]
 一是集耑錄麗情散曲惟幽期歡會惜别傷離之
 詞得以與選其他雜詠佳篇俱俟續刻槩弗溷
 收
 一歌先審調不知何調則音律亂矣兹選照譜所
 序宮調分列各宫正曲居先犯調列後而南北
 調以及北調附列終篇俾知音者便於查覈
 一詞塲佳句多矣然於曲體及用韻溷亂者雖美
 不貴日以彚帙未僃漫爲寛收者有之兹則逐
 套研窮必求合譜依韻而越格者弗錄也其名
[007-16b]
  人好辭坊刻訛傳者悉照原本釐正有偶爲出
  入而塡詞佳麗不忍棄置者必謬爲斟酌琢瑕
  留瑜爲宫商之全璧云
  一曲中襯貼字眼須辨虗實非死煞也俗刻臆分
  大小自稱當行徒貽識者之笑兹則細加理會
  辨晰微渺殊費苦心
  一字有鼻音唇音舌音喉音齒音及撮口開口閉
  口等音不能盡標卽詞隱先生止圈閉口而閉
  口侵尋監咸亷纎三韻亦明載中州韻書知音
[007-17a]
  者按之自能一一分辨兹帙止圈去上兩聲其
  餘槩不蛇足
  一是選但衡其曲不問其人間有姓氏相傳確乎
  有據者則一一還其故物有託名誤刻而素無
  可考者亦不敢妄爲翻案獲罪前人蓋移珠借
  玉亦屬詞林常有之事如從此推𫾣必盡起地
  下而問之矣奚其能況詞以人重人以詞重寧
  任其咎以畱闕文之遺意可也若云杜撰則吾
  豈敢
[007-17b]
 一好曲熟爛人吻儘有爲人唱壞者是編剗去汜
 濫近補新聲名日合編雖依據舊本而仍寓増
 删之法非依様葫蘆巳也
 一各調逐詞或有疑案或有原評附載編中以供
 詞林鼓吹以佐譜書法輪
 一清曲中圖像自吳騷始非悦俗也古云詩中畵
 畵中詩開卷適情自饒逸趣是刻計出相若干
 幅竒巧極工較原本各自剙畫以見心思之異
 一坊選傳奇諸曲頗爲厭人嗣兹刻後當另出手
[007-18a]
  眼用公玄賞
 一是選雖未空羣亦稱鴻覧其他名家著作雖多
  一時不能悉購俟容廣蒐以成續刻倘得聞風
  辱教猶拜明賜
             白雪齋主人謹識
凡例終
[007-18b]
魏良輔曲律
 一擇具最難聲色豈能兼僃但得沙喉響潤發于
  丹田者自能耐乆若啓口抝劣尖麤沉鬱自非
  質料勿枉費力
 一初學先從引發其聲響次辨别其字面又次理
  正其腔調不可混雜强記以亂規格如學集賢
  賔只唱集賢賔學桂枝香只唱桂枝香乆乆成
  熟移宫換吕自然貫串
 一五音以四聲爲主四聲不得其宜則五音廢矣
[007-19a]
  平上去入逐一考䆒務得中正如或苟且舛誤
  聲調自乖雖具繞梁終不足取其或上聲扭做
  平聲去聲混作入聲交付不明皆做腔賣弄之
  故知者辨之
  一生曲貴虚心玩味如長腔要圓活流動不可太
  長短腔要簡徑找絕不可太短至如過腔接字
  乃關鎖之地有遲速不同要隱重嚴肅如見大
  賔之狀
  一拍廼曲之餘全在板眼分明如迎頭板隨字而
[007-19b]
  下徹板隨腔而下絕板腔盡而下有迎頭慣打
  徹板絕板混連下一字迎頭者此皆不能調平
  仄之故也
  一曲須要唱出各様曲名理趣宋元人自有體式
  如玉芙蓉玉交枝玉山供不是路要馳驟針線
  箱黃鶯兒江頭金桂要規矩二郞神集賢賔月
  雲高念奴嬌序刷子序要抑揚撲燈蛾紅繡鞋
  麻婆子雖疾而無腔然而板眼自在妙在下得
  匀淨
[007-20a]
 一雙疊字上兩字接上腔下兩字稍離下腔如字
 字錦思思想想心心念念又如素帶兒他生得
 齊齊整整裊裊停停之類至單疊字比雙疊字
 不同全在頓挫輕便如尾犯序一旦冷清清之
 類要抑揚於此演繹方得意味
 一清唱俗語謂之冷板凳不北戲塲藉鑼鼓之勢
 全要閒雅整肅清俊溫潤其有專于磨擬腔調
 而不顧板眼又有專主板眼而不審腔調二者
 病則一般惟腔與板兩工者乃爲上乗至如面
[007-20b]
 上發紅喉間筋露搖頭擺足起立不常此自關
 人器品雖無與于曲之工拙然去此方爲盡善
 一北曲以遒勁爲主南曲以宛轉爲主各有不同
 至于北曲之絃索南曲之鼔板猶方圓之必資
 於規矩其歸重一也故唱北曲而精于呆骨朶
 村里迓鼓胡十八南曲而精于二郞神香徧滿
 集賢賔鶯啼序如打破兩重禪關餘皆迎刃而
 解矣
 一北曲與南曲大相懸絕有磨調絃索調之分北
[007-21a]
  曲字多而調促促處見筋故詞情多而聲情少
  南曲字少而調緩緩處見眼故詞情少而聲情
  多北力在絃索宜和歌故氣易粗南力在磨調
  宜獨奏故氣易弱近有絃索唱作磨調又有南
  曲配入絃索誠爲方疷圓蓋亦坐中無周郞耳
  一曲有三絕字清爲一絕腔純爲二絕板正爲三
  絕
  一曲有兩不雜南曲不可雜北腔北曲不可雜南
  字
[007-21b]
 一曲有五不可不可高不可低不可重不可輕不
 可自做主張
 一曲有五難開口難出字難過腔難低難轉收入
 鼻音難
 一曲有兩不辨不知音者不可與之辨不好者不
 可與之辨
 一聽曲不可喧譁聽其吐字板眼過腔得宜方可
 辨其工拙不可以喉音清亮便爲擊節稱賞大
 抵矩度旣正巧繇熟生非假師傳寔關天授
[007-22a]
 一絲竹管絃與人聲本自諧合故其音律自有正
  調簫管以尺工儷詞曲猶琴之勾剔以度詩歌
  也今人不知探討其中義理强相應和以音之
  高而凑曲之高以音之低而凑曲之低反足淆
  亂正聲殊爲聒耳陳可琴云簫有九不吹不入
  調非作家唱不定音不正常換調腔不滿字不
  足成羣唱人不靜皆不可吹正有鍳於此也
曲律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