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6a0025 起世因本經-隋-達摩笈多 (master)




《起世因本經》卷第二


隋天竺沙門達摩笈多譯


欝多囉究留品下



「諸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頭髮青色,垂
長八指,其人一色一形一像,無有別色可
知其異。諸比丘!欝多囉究留人輩,不全露
形,不半露形,無有適莫,齒皆平密,不踈不
缺,善好潔白,猶如珂貝,明淨可憙。諸比
丘!欝多囉究留人輩,若有飢渴須食飲時,
彼等即取,不曾耕種自然粳米,清淨潔白
無有糠糩。取已擲置敦持果中,置已即將
火珠置底。而彼火珠,眾生福力,自然出焰,
飯食熟已,焰還即滅。彼等人輩,欲食飯者,
即坐座上。於彼時中,東西南北來欲食者,
為彼人等設於飯食,飯終不盡,乃至彼等
施飯食人坐而不起,彼之飯食則常盈滿。
彼等食彼自然粳米成熟之飯,無有糠糩,清
[002-0371c]
淨香美不假羹臛,眾味具足白如花聚,其色
猶如天酥陀味。彼等人輩,食是食時,身
分充盈,無有缺減,無老無變,湛然不動,乃
至彼食,資益彼等,色力安樂,辯才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若有欲於諸婦
女邊,生染著心,意相向者,彼即觀看彼之
婦女,而彼婦女,即便隨逐彼人而行,至於
樹下。若彼婦女,是彼人母,或復是姨、是姉
妹等,為彼等故,彼之樹林枝不垂下,其葉
即時萎黃枯落,各不相覆,亦不出華,亦無
床敷;若非是母,亦非是姨,非是姉妹,彼諸
樹木即便垂覆,枝葉欝茂,樹枝各各共相
蔭映,眾華鮮榮,亦為彼人,出百千種床敷
臥具,彼等相將入於彼處,歡娛受樂,隨意
所作。


「諸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住胎七日,至
第八日,而彼婦人即便產生。其產既訖,若男
若女,即將彼子安置坐於四衢道中,捨之而
去。時,彼所有東西南北人輩來者,彼等諸
人,為欲養育彼男女故,各將手指,內於彼
等男女口中,彼等指頭,出好甘乳,與彼男
女,飲已得活。如是七日,彼等男女,還成就
彼一種身量,如彼人輩等無殊異。若是男
子,即隨男伴,相逐而行。若是女人,即隨婦
女,徒伴而去。


「諸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壽命一定,無
有中夭,若命終時,即便上生。復次於中,何
因緣故,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得定壽命,命
終已後,皆向上者?諸比丘!世有一人,專作
[002-0372a]
殺生、盜他財物、邪婬、妄語、兩舌、惡口,及綺
語等,貪瞋邪見;以是因緣,身壞命終,當墮
惡道在地獄中。復有一人,不曾殺生、不盜
他物、不行邪婬,又不妄語、不兩舌、不綺語、
不惡口,不貪不瞋,又不邪見;以是因緣,身
壞命終,趣向善道,生人天中。復何因緣,向
下生者?以其殺生及邪見等。向上生者,以
不殺生及正見等。復有一人,作如是念:『我
於今者,應行十善。』是因緣故,身壞當生欝
多囉究留人中。彼中生已,住一千年,不增
不減。彼作如是諸善願已,行十善業,身壞
當生欝多囉究留中,彼於彼處,其壽命住
滿一千年,不增減也。諸比丘!此因緣故,其
欝多囉究留人,得定壽命。


「諸比丘!何因緣,向於上生?諸比丘!閻浮洲
人,於他邊受十善業已,身壞當生欝多囉究
留人中。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若其舊有具足
十善業,如法行已,身壞皆當向上善處諸
天中生。諸比丘!此因此緣,其欝多囉究留
人輩,向上勝處。諸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人
輩,若其壽命終盡之時,彼無有人憂愁啼
哭,唯莊嚴已,棄置四大衢道之中,捨已而去。


「諸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有如是法。若
彼眾生,壽命盡已,應時即有一鳥飛來,其
鳥名曰優禪伽摩隋言高行。爾時,彼鳥優禪伽摩,
從大山谷迅疾飛來,即銜其髮,將彼死屍擲
置餘洲。何以故?以欝多囉究留人輩業清淨
故,欲意憙故,不令風吹彼臭穢氣。諸比丘!
其欝多囉究留人輩,若欲大小便利之時,為
[002-0372b]
彼人故,彼地開裂,出已還合。何以故?其欝
多囉究留人輩,欲清淨故,欲意憙故。復次,
於中有何因緣,說彼名曰欝多囉究留洲?諸
比丘!其欝多囉究留洲,於四天下,比餘三
洲,最上最妙最勝,彼故說欝多囉究留洲,
為欝多囉究留洲也欝多囉究留隋言上作


《起世經》轉輪王品第三



「諸比丘!閻浮洲內,若轉輪王出現世時,此
閻浮提,自然而有七寶具足,其轉輪王,復
有四種神通德力。云何七寶?一金輪寶、二
白象寶、三紺馬寶、四神珠寶、五玉女寶、六
藏主寶、七兵將寶,是為七寶。諸比丘!云
何轉輪聖王輪寶具足?諸比丘!其轉輪王,
出閻浮提,以水灌頂,為察帝利。於彼逋沙
隋言齋日十五日月圓滿時,洗沐頭髮,著不擣
白疊,垂髮下向,飾以摩尼及諸瓔珞,在樓
閣上,親屬諸臣,前後圍遶。是時,王前自然
而有天金輪寶,千輻轂輞,諸相滿足,自然
來應,非工匠成,輪徑七肘。爾時,灌頂察帝利轉輪王,作如是念:『我昔曾聞如是言說:
「若有灌頂察帝利王,於彼逋沙他十五日滿
月正圓時,洗沐頭已,身著不擣白疊之衣,服
諸瓔珞,在樓閣上,親屬諸臣,前後圍遶。是時,
王前自然而有天金輪寶,千輻轂輞,諸相
滿足,自然來應,非工匠成,皆是金色,輪徑
七肘。有是瑞時,彼則成就轉輪王德。」我今
定應是轉輪王。』


「爾時,灌頂察帝利轉輪王,欲得試彼天輪寶
故,即令嚴備四種分力身兵,所謂象身、馬身、
[002-0372c]
車身、步身。四種分力身嚴備已,即時詣向天
金輪邊,到已偏露右臂,在於金輪前,右膝
著地,以右手捫彼天輪寶,作如是言:『謂天
輪寶,我今若是轉輪王者,未降伏地為我降
伏。』其天輪寶,應時便轉,為欲降伏諸未伏
故。諸比丘。是時,灌頂察帝利王,既見彼天
輪寶轉已,其轉輪王,即便嚴駕向東方行,
彼天輪寶,及四種分象馬身兵,一時皆從。
諸比丘!其輪寶前,復有四大天身而行,
其天輪寶所到他方住止之處,其轉輪王
及四分力象馬身兵,皆於彼中停住止宿。


「爾時,東方所有一切諸國王等,各取金器盛
滿銀粟,或以銀器盛滿金粟,如是具已,皆
前詣向轉輪王所,到已啟白轉輪王言:『大王
善來!此是天物,東方人民,豐熟安樂,無怖
無畏,多有人民,甚可愛樂。唯願大天,垂哀
受取,憐愍我等微細諸王。我等今日,承奉
天王,一無有二。』時,轉輪王告諸王言:『汝等
誠心,若能爾者,汝等各各於自境界如法
治化,莫令國土有不如法。所以者何?汝等
若令我之國內有諸非法惡行顯現,我當治
汝。今教汝等,當斷殺生,教人不殺,不與
勿取,邪婬妄語,乃至邪見,皆不應為。若汝
等輩,斷於殺生,教人不殺,不與勿取,不行
邪婬,實語正見者,我即當知,汝等諸王,國
土降伏。』


「爾時,東方諸國王等,聞彼轉輪王如是勅已,
一時同受十善業行,受已遵承,各各國土,
如法治化。是轉輪王,自在力故,所向之處,
[002-0373a]
輪寶隨行。時,彼聖王天金輪寶,如是降伏東
方國已,達東海岸,周遍而迴。次第歷到南
方西方乃至北方,依於古昔轉輪王道,引導
而行。其轉輪王及四兵身,相次行時,而彼
在先天輪寶前,復有四大天身而行。時,此輪
寶所住之處,於彼方面,其轉輪王及四種兵,
即便停宿。


「爾時,北方所有一切諸國王等,亦各齎持天
真金器,盛滿銀粟,天真銀器盛滿金粟,俱
來詣向轉輪王所,到已長跪,作如是言:『善
哉天來!善哉天來!我等北方,蒙天王故,人
民熾盛,豐熟安隱,無諸怖畏,甚可愛樂。天
留治化,我等隨順。』其轉輪王,即便勅言:『若
能然者,汝等各各治化自境,一依教令,勿
不如法。所以者何?勿令我境有非法人及惡
行者。又復汝等,莫作殺生,教人不殺,不與
勿取,邪婬妄語,乃至邪見,汝等當斷。若離
殺生,乃至若當行於正見,能如是者,我即
當知,汝等國土,善已降伏。』其諸王等,同共
啟白轉輪王言:『如天教勅,我當奉行。』


「爾時,北方諸國王等,聞轉輪王如是勅已,
各各遵承,受十善業。受已奉行,皆悉如法,
依律治化。其轉輪王,自在力故,所行之處,
其天輪寶,隨逐而行。此天金輪,如是次第。
降北方已,度海北岸,所有土地,周迴其際,
遍已還來。爾時,始於閻浮提中,選擇最上威
德形勝極精妙地,其天輪寶當於彼上,東西
經絡,闊七由旬,南北規畵,十二由旬。如是
度已,爾時諸天即夜下來,自然為彼轉輪
[002-0373b]
聖王,造立宮殿,應時成就。既成就已,妙色
端嚴,四寶所作,謂天金銀頗梨琉璃。是時,
彼天真金輪寶,為於聖王,當宮內門上虛
空中,嶷然停住,如著軸輪,不搖不動。其轉
輪王,當于爾時,生大歡喜,踊躍無量,作是
念言:『我今已受天輪寶耶!』諸比丘!彼轉輪王,
有如是形,天金輪寶,自然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其
轉輪王,復有何等白色象寶,應當具足?諸
比丘!是轉輪王,於日初分,坐宮觀時,即當
王前,出生象寶。其象妙色,形體純白,如拘
物頭,七支拄地,有大神力,飛騰虛空,其
頭赤色,如因陀羅瞿波迦蟲,象有六牙,並
皆纖利,其牙微妙,雜色莊嚴,猶如金粟,
其象名曰烏逋沙他隋言受齋。轉輪聖王見象寶
已,作如是念:『此象既現,若調伏時,堪受諸
事,作賢乘不?』時,此象寶,一日之中,即便
調伏,堪任駕馭一切諸事,猶如無量百千
歲數所調伏來,端嚴賢善,隨順調適。如是
如是,彼之象寶,於一日中,受諸調伏,堪任
眾事,亦復如是。時,轉輪王欲試象寶,於
其晨朝日初出時,乘彼象寶,周迴巡歷,遍諸
海岸,盡大地際;周匝既已,還來至本宮殿
之處。是轉輪王,便進小食。以是因緣,彼王
爾時,於其內心,歡喜踊躍,為我故生如此
象寶。諸比丘!彼轉輪王,有於如是白色象
寶,自然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何等是彼轉輪聖王馬寶具足?諸比
丘!是轉輪王,日初分時,坐宮殿上,即於王
前,出紺馬寶。身青體潤,毛色悅澤,頭黑
[002-0373c]
髲𩭤𩭤,有神通力,飛騰虛空,其馬名曰婆羅
囉呵隋言長毛。是轉輪王,見此馬已,作如是
念:『此馬既現,若調伏時,堪受諸事,能得為
我作善乘耶?』時,彼馬寶一日之中,應時調
伏,堪受諸事,猶如無量年歲調來,妙勝賢
善。彼馬如是如是調時,一日之內,堪受彼
等一切諸事。時,轉輪王欲試馬寶,於其晨
朝日初出時,乘彼馬寶,周歷大地,還來本
宮。彼轉輪王,乃至進食。以是因緣故生歡
喜,踊躍無量:『我今已生紺馬之寶。』諸比丘!
是轉輪王,有如是色馬寶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是轉輪王,何等名為珠寶具足?諸
比丘!彼轉輪王,有摩尼寶,毘琉璃色,妙好
八楞,非工匠造,自然出生,清淨明曜。其轉
輪王,見此珠已,作如是念:『此摩尼寶,眾相
滿足,應當懸之置於宮內,令顯光明。』時,轉
輪王欲試於彼摩尼寶故,嚴備四兵,所謂
象兵馬兵車兵步兵,具四兵已,則於夜半
重雲黑暗,電光出時天降微雨。時,轉輪王
取彼珠寶,懸置幢上,出園苑中,意欲遊觀,
驗珠德故。諸比丘!彼摩尼寶,在於幢頭,光
明周遍,普照四方,及四兵身,悉皆明了,如
日照世。爾時,彼地所有一切諸婆羅門,及
居士等,在彼住者,悉皆覺起,作諸事業,謂
言:『已明,是日出耶?』以是因緣,其轉輪王,受
大歡喜,踊躍無量,心念此寶,為我生耶。諸
比丘!彼轉輪王,有如是色珠寶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何等名為轉輪聖王女寶具足?諸比
丘!是轉輪王,出生女寶,不短不長、不麤不
[002-0374a]
細、不白不黑,端正姝妍,甚可愛樂,最勝
最妙,色貌備充。若天熱時,女寶身涼,寒時
身暖。彼身體上出栴檀香,口氣恒如青優
鉢羅香。為轉輪王,晚臥早起,勤奉恭敬,有
所作事,無失王心;彼女意尚不生惡念,況
其身口。以是因緣,轉輪聖王,受大歡喜,踊
躍無量,內心念云:『此已為我生女寶耶!』諸
比丘!彼轉輪王,有如是形女寶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何等名為轉輪聖王主藏臣寶威神
具足?諸比丘!彼轉輪王,生主藏寶,大富饒
財,多有功果。以業報故,生有天眼,洞見地
中,或有主藏、或無主藏,皆為彼眼之所洞
視,雖復水陸若遠若近,於中所有,其主藏
臣,皆悉為彼如法作護。若無主者,即便收
取彼中金銀,為轉輪王有所資須,財寶用
事,應時辦具。時,彼藏臣即便詣向轉輪王
所,到已啟白轉輪王言:『大聖天王!若天所
須財寶用者,願天勿憂,我能為天有所須
者,皆悉備具。』時,轉輪王欲試於彼主藏寶
故,行到水邊,上船上坐,住水中流,告藏
臣言:『汝主藏臣,我須財寶,可速備具,可速備具。』主藏啟云:『唯願大天,待須臾時,此
船至岸,當於彼處,為天取財,以供天用。』王
告藏臣:『我今不欲岸上取財,但於此處,為
我具備。』其主藏臣,即白王言:『如天所勅,我
不敢違。』時,主藏臣聞王勅已,即袒右臂,便
以右膝,著船板上,手攬海水,指如螃蟹,
多撮金銀,滿諸瓮中,安船板上,奉上轉輪
王,而白王言:『此天金銀,天以此寶,供贍於
[002-0374b]
王,為財事用。』時,轉輪王告藏臣言:『我不須
財,但試汝耳。』時,主藏臣聞王此語,還收金
銀,置於水內。以是因緣,其轉輪王,受大
歡喜,踊躍無量,我今已生藏臣寶耶。諸比
丘!彼轉輪王,有如是等藏寶具足。


「諸比丘!何等名為轉輪聖王主兵臣寶威相
具足?諸比丘!是轉輪王,福德力故,自然出
生兵將之寶,所謂巧智,多諸策謀,洞識軍
機,神慧具足。彼轉輪王,若須兵力,即能備
具。所謂若欲走兵身時,即皆齊走,欲散即
散,若欲置立,即能置立。時,兵將寶即便詣
向轉輪王所,到已啟白轉輪王言:『若王欲須
兵眾教習,願王勿慮,我當為王教習兵眾,
使令如心調柔隨順。』時,轉輪王欲試於彼兵
將寶故,即勅備具四種兵身,所謂象寶兵身、
馬寶兵身、車兵、步兵,悉皆如是。嚴勅備具
四兵身已,時王勅彼兵將寶言:『汝兵將主,
善好為我備具兵身,教令隨順,善走善行,
善集善散,如法勿違。』其兵將主,聞轉輪王
如是勅已,白言大王:『如天教勅,我不敢違。』
其四兵身,並備具訖,依王所勅,教走能走,
教散能散,乃至若欲置立皆能。以是因緣,
彼轉輪王,受大歡喜,踊躍無量,我今已生
主兵將寶。諸比丘!彼轉輪王,有如是形主
兵將寶威力具足。諸比丘!若有如是七寶現
者,然後得名轉輪聖王。


「諸比丘!何等是彼轉
輪聖王四種自在神通具足?諸比丘!彼轉
輪王,年歲壽命,長遠久住,於迦羅時三摩耶
時,一切世間無有人生,能得如是安隱久
[002-0374c]
處,如彼轉輪王,長命久住。是則名為轉輪聖
王第一壽命神通具足。


「復次,諸比丘!彼轉輪王所受身體,無病少
惱,眾相具足。又復其腹不大不小,寒煖冷
熱,隨時節調,進止輕便,食飲消化,安隱快
樂。於迦羅時三摩耶時,無有餘人世間生者,
能爾少病無諸疾惱,如彼聖王。是則名為轉
輪聖王第二身力神通具足。


「復次,諸比丘!彼轉輪王,報得形容可憙端
正,為諸世間常所樂觀,最勝最妙,色身清
淨,具足莊嚴。於迦羅時三摩耶時,無有人
中所受生者,能得如是端正可憙,為於世間
願樂觀矚,如彼轉輪王,形相備者。是則名
為轉輪聖王第三色貌神通具足。


「復次,諸比丘!彼轉輪王業報因緣,大有福
德,所謂種種資產豐饒,世間珍奇眾寶具
足。於迦羅時三摩耶時,無有人中所受生者,
有如是富、有如是財,服玩眾多、寶物充溢,
得及於彼轉輪王者。是則名為轉輪聖王第
四果報神通具足。諸比丘!若有如是四種神
通,皆具足者,然後得名轉輪聖王。


「諸比丘!又彼福德轉輪聖王,得諸人民之所
愛重,心常喜樂,譬如諸子愛敬其父;又諸
人民得轉輪王之所憐愍,意恒慈念,如父愛
子。


「諸比丘!其轉輪王坐毘闍耶多隋言最勝好車,欲
出遊歷觀看園林及諸善地。於彼時中,諸人
民等得覩於彼轉輪王時,皆大歡喜,各共
同告彼馭者言:『汝善馭者,唯願持轡,緩緩
[002-0375a]
徐行,勿過速疾。所以者何?汝若安步,寬
縱車行,願我等輩,多時得見轉輪聖王。』其
轉輪王,聞此語已,亦復如是,告馭者言:『汝
善馭者,徐徐緩行,慎莫速疾。何以故?汝若
安住,善持車行,則令我今多時如是周遍觀
矚彼諸人民。』諸比丘!其諸人民,見輪王
已,皆各自持所有珍寶,或以珍寶於前奉獻
轉輪聖王,上已白言:『我今奉天,此物屬天,
願天受已,隨天所用,但此之物,唯應天用。』
諸比丘!其轉輪王,出現世時,此閻浮洲,清
淨平整,無有荊棘及諸稠林丘墟坑坎,并餘
廁溷雜穢臭處、礓石瓦礫沙鹵等物,自然金
銀七寶具足,不寒不熱時節均調。又諸比丘!
其轉輪王,出現世時,此閻浮洲,自然安置
八萬城邑,皆悉快樂,無諸怖畏,甚可愛樂,
穀米豐饒,聚落眾多,人民熾盛。又諸比丘!
其轉輪王,出現世時,此閻浮提,村落城邑,
王所治處,比屋連甍,雞飛相及,人民快樂,
不可思議。又諸比丘!其轉輪王,出現世時,
此閻浮洲,常於夜半,從阿那婆達多池中,起
大雲氣,遍閻浮洲及諸山海,即便澍雨,乃
至如一𤛓牛乳頃,其水具足八功德味,水深
四指,更不傍流,當於下處即浸入地,皆沒
不現;到夜後分,雲悉開除,還從海中,起清
涼風,吹彼潤澤,觸諸人民,皆受安樂,又彼
甘澤,潤閻浮洲,普使肥鮮。譬如世人巧作
鬘師、若鬘師弟子,作鬘成已,以水灑上,令
其悅澤,華色光鮮,亦復如是。


「復次,其轉輪王出現世時,此閻浮提土地,
[002-0375b]
恒常沃壤滋茂。譬如有人用酥油塗其地,
津液肥美膏腴,亦復如是。諸比丘!彼轉輪
王,出現在世,經歷無量久遠年時,雖受
人間所有覺觸。譬如細軟柔弱體人,食好美
食,運動施為,少時疲觸,須臾消化。如是如
是,彼轉輪王,處世久時,生死覺觸,亦復如
是。諸比丘!彼轉輪王壽終之時,捨身命已,
上生天中,與彼三十三天共俱。


「又諸比丘!彼轉輪王當命終時,上虛空中,雨
優鉢羅、鉢頭摩、拘物頭、分陀利等種種香華,
為轉輪王作供養故,又復更雨天沈水末、多
伽羅末、栴檀香末,及天曼陀羅華等,復有天
諸微妙樂音,不鼓自鳴,亦有天妙歌歎之
聲,為供養彼轉輪王身作福利故。


「諸比丘。時,彼女寶及主藏寶、兵將寶等,取
輪王身,即以種種香湯洗之,香汁洗已,最
初先用劫波娑纏,然後乃以不擣疊衣持
用裹之,次復更以微妙細疊足五百端,就
上次第如是纏已,又取金棺,滿盛酥油,持
輪王身,安置棺中,安棺中已,更取銀槨,復
以金棺,內銀槨中,內銀槨已,以釘釘之,又
復集諸一切香木,作於大𧂐,然後闍毘。既
闍毘已,乃於四郊大衢道中,為轉輪王作
蘇偷婆隋言寶塔,高一由旬,闊半由旬,雜色校飾
四寶所成,所謂金銀琉璃頗梨,其塔四院,
周圍縱廣五十由旬,七重垣牆、七重欄楯,略
說如上,乃至眾鳥,各各自鳴。時,彼女寶,并
及主藏、主兵寶等,為轉輪王作蘇偷婆成
就訖已,然後施設微妙供具,所謂種種諸來
[002-0375c]
求索,須食與食、須飲與飲、須乘與乘、須衣
與衣、須財與財、須寶與寶,盡給與之,悉令
滿足。


「諸比丘!彼轉輪王命終已後,經於七日,彼
金輪寶、象寶、馬寶、摩尼珠寶,一切自然隱沒
不現,女寶、主藏及兵將等,皆亦命終。彼四
寶城,各各改變,為摶土城,彼之人民,亦皆
次第隨而減少。諸比丘!一切諸行,有為無
常,如是遷變,無有常住,破壞離散,不得自
在,是磨滅法,暫時須臾,非久停住。諸比丘!
乃至應須捨於諸行,應須遠離、應須厭惡,
應當速求解脫之道。


《起世經》地獄品第四上



「諸比丘!其四大洲及八萬小洲,諸餘大山
及須彌山王等外,別有一山,名為輪圓前代舊譯
云鐵圍山,高六百八十萬由旬,縱廣亦有六百八十

萬由旬,彌密牢固,金剛所成,難可破壞。諸
比丘!此輪圓外更有一重大輪圓山,由旬
高廣正等如前。其兩山間,極大黑闇,無有
光明;日月如是有大威神大力大德,不能
照彼使見光明。諸比丘!彼兩山間,有八大地
獄。何等為八?所謂活大地獄、黑大地獄、眾
合大地獄、叫喚大地獄、大叫喚地獄、熱惱
大地獄、大熱惱地獄、阿毘脂大地獄。


「諸比丘!彼八大地獄,各各復有十六小地獄,
周匝圍遶而為眷屬,是十六獄,悉皆縱廣五
百由旬。何等十六?所謂黑雲沙地獄、糞屎泥
地獄、五叉地獄、飢地獄、渴地獄、膿血地獄、一
銅釜地獄、多銅釜地獄、疊磑地獄、斛量地獄
[002-0376a]
雞地獄、灰河地獄、斫板地獄、刀鍱地獄、狐
狼地獄、寒氷地獄。


「諸比丘!何因緣故,名活大地獄?諸比丘!彼
活大地獄諸眾生輩,生者、有者、出現者、轉住
者,手指自然自有鐵爪生,纖長尖利,並皆鋒
鋩。彼等眾生,既相見已,心意濁亂,心既濁
亂,各以鐵爪,自爴破身,或自擘身,擘已復
擘,或復大擘,裂已復裂,或復大裂,割已復割,
或復大割。諸比丘!彼等眾生,於彼時中,作如
是知:『我已被傷,我今已死。』然於彼時,以業報
故,復生冷風,來吹其身,須臾更生,身體皮
肉,筋骨血等,已復還活。既得活已,以業力
故,復起東西,各相告言:『汝眾生輩,願欲得
活,活已勝耶。』諸比丘!於是中間,少分分
別,故名活耳。然於彼中,更有別業,極受辛
苦,大重諸惱,楚毒難忍。而於彼中,命既未
終,乃至彼惡不善之業,未盡未滅、未除未
轉、未少分現、未全分現,若於先世,起者造
者,若人非人身中作者。


「復次,諸比丘!彼活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生
者有者出現者轉住者,手指又復生鐵刀子、
半鐵刀子,極長纖利,各各相著,心意惱
亂,乃至爴裂擘割破截等死已,冷風來吹須
臾還活。諸比丘!如是少分,略而言之,名為
活也。諸比丘!更復別業,而於彼中,極受苦
惱,苦未畢故,求死不得,乃至彼惡不善之
業,未盡未滅、未除未離,或復往昔作者造
者,若人身作,若非人身作,如是一切,次第
具受。
[002-0376b]


「又復彼等大活地獄諸眾生輩,無量時中,苦
報盡已,從於大活地獄得出,出已復走,更
求其餘屋宅之處、救護之處、歸依之處。作
是念已,以罪業故,即便入於黑雲沙小地獄
中,廣五百由旬。入彼中已,上虛空中,起大
黑雲,雨下如沙,其焰熾然,極大猛熱,墮於
彼等地獄眾生身分之上,墮皮燒皮、墮肉燒
肉,至筋燒筋、至骨燒骨、至髓燋髓,出烟出
焰,洞徹熾然,受極苦惱。以其受苦未畢盡
故,求死不得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不滅不
除、不轉不變、不離不失,若於往昔,人及非
人如是作來,次第而受,更無量時。


「諸比丘!彼等眾生,經歷無量久遠長道,從
黑雲沙地獄中出,出已復走,求屋求宅、求救
求覆、求歸依處。作是念已,又復入於糞屎熱
泥小地獄中,廣五百由旬。彼等入已,從咽
已下,生糞屎泥熱沸焰中,入已行焰燒手
燒脚,耳鼻身體一時燋然,乃至彼惡不善之
業,未盡未滅、未除未轉、不離不失,以於往昔
若人非人作重業來。復次,諸比丘!其糞屎泥
小地獄中,有諸鐵蟲,名為針口,住彼獄中,
為諸眾生處處鑽身,悉令穿破,先鑽破皮,
鑽破皮已次鑽破肉,鑽破肉已次鑽破筋,
鑽破筋已然後破骨,既鑽破骨住於髓中,
食於彼等眾生脂髓,令彼眾生受嚴劇苦。
乃至壽命猶未畢終,既未盡彼惡不善業,乃
至不滅,如是次第具足而受。


「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有時多時長
道久遠,從糞屎泥小地獄出,出已奔走,求
[002-0376c]
室求宅、求護求洲及歸依處,即入五叉小地
獄中,其獄亦廣五百由旬。彼等入於五叉獄
已,時守獄卒,取彼地獄受罪眾生,撲於熾
然熱鐵地上,其焰洞起。時諸罪人在中仰臥,
如是臥已,於兩脚掌,釘兩鐵釘熱焰熾然,又
兩手掌釘兩鐵釘,焰亦熾然,又臍輪中釘一
鐵釘,焰又熾然。獄卒於是以五叉搩,極受
嚴苦,乃至彼處壽命未終,惡業未盡,若往昔
造,若人非人身中所造,如是次第彼地獄受。


「諸比丘!彼諸眾生,多時長遠,從於五叉
小地獄出,復走求救、求室求洲、求依求覆及
守護處,詣向飢餓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
處已,時守獄者遙見彼等眾生來已,即前
問言:『汝等今者來何所欲?』彼等皆共答言:
『仁者!我等飢餓。』時守獄者,即便取彼地獄眾
生,撲著熾然熱鐵地上,令其仰臥,便以鐵
鉗開張其口,用熱鐵丸擲著口中。時彼地獄
眾生脣口,應時燒然,燒脣已燒舌,燒舌已
燒腭,燒腭已燒咽,燒咽已燒心,燒心已燒
胸,燒胸已燒腸,燒腸已燒胃,燒胃已經過
小腸,向下而出,其丸尚赤。如是彼等地獄
眾生,於其時中受嚴極苦,命未終故,略說
乃至若人非人先世所作,如是次第,彼地
獄中,種種具受。


「諸比丘!彼眾生輩,於無量時久長遠道,從
彼飢餓小地獄出,復馳奔走,略說如前,求
守護處,詣向燋渴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
處已,時守獄者,遙見彼等地獄眾生來,而問
言:『汝等今者何所求須?』彼等答言:『仁者!我
[002-0377a]
今甚渴。』時守獄者,即取彼等地獄眾生,撲著
熱鐵熾然地上,在猛焰中,仰而臥之,便取鐵
鉗開張其口,融赤銅汁灌其口中。時彼地獄
眾生,脣口即便燋爛,脣口爛已燒舌,燒舌已
燒腭,燒腭已燒咽喉,燒咽喉已燒心,燒心已
燒胸,燒胸已燒腸,燒腸已燒胃,燒胃已直
破小腸,向下而出。彼等眾生,各於其中,受
嚴重苦,受極痛苦,受異種苦。彼等乃至壽
命未終,若不盡彼惡不善業,略說如前,乃
至若人非人時造,如是次第,具足而受。
《起世因本經》卷第二